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好丈夫的品質(二集之二) 2019.05.04

2020-06-14
用語: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說,因為世界苦難嘛,我才離開啊,讓你這麼痛苦。我三十年以後,還要跟你道一個歉這樣子。我覺得你是很好的一個朋友,你不是我先生而已,你是最好的一個朋友。

 

也不會啦,不是每個婚姻這麼那麼。我的很好就對了。有時候我看到什麼情況的話,還會想念他。不是想念想回去,跟他做什麼,就是想他那個溫柔的那種品質啦,體貼的,好好的一個先生。我認為沒有別人比他好就對了。我還有寫一首詩給他啦,三十年以後。(您先生有接到那首詩嗎?您怎麼給他?)有收到。(您先生好有福報。)我有福報。沒有很多人能夠結婚,然後這樣,那麼有好的紀念,多數都相反。(都是不快樂的收場,如果離開的話。)離開就更不快樂,就更講壞話。

不過,我不記得那個了,如果你要我唸我不記得。我意思說,大概就是... 我不記得那個。我就意思說我們認識的時候,我是沒什麼人的。我意思說,無名嘛,小卒。我是,不是什麼人哪。不過你送給我你的全心。然後差不多這樣。我說,因為世界苦難嘛,我才離開啊,讓你這麼痛苦。我三十年以後,還要跟你道一個歉這樣子。我覺得你是很好的一個朋友,你不是我先生而已,你是最好的一個朋友。我那個時候年輕,又很有理想。意思說,年輕的人,多數都比較有理想,意思說,做這個、做那個,比較有衝力啦。所以,我不是不喜歡你,才離開啦。我說我隨時都會很愛你啦,不過,我愛世界比較多。說對不起這樣子。沒什麼,差不多這樣。不過寫得很條理啦,跟悠樂(越南)一樣嘛,它會有調在一起了。我說,我不能把世界轉回去啦,不過,如果我能做什麼,對你做什麼,我會的。

他女兒很有興趣。他說我送的,給他書,他女兒趕快搶了,拿回來看。因為她也是那年紀嘛,大概十八歲啦。跟一個談戀愛,然後就很喜歡那種浪漫的東西。聽說她爸爸也有浪漫的那個歷史,趕快拿。我說:「你有看了嗎?」「沒有,女兒搶走了。」他說他剛翻了幾張而已,被女孩子趕快搶走。他女孩子很漂亮,他們都很漂亮。就是這樣啦。

差不多啦,高興?高興了。挖到底了,高興。她挖底,給我講出來。因為我那個時候... 我說,我那個時候理想太高嘛。那個理想性太高,所以就想到自己去做的事情,那個時候沒有考慮到他的感情、感覺。有考慮一點,不過現在我才了解更多。所以才說,我現在才了解,你那個時候一定很痛苦、很痛苦。比我想像痛苦。所以我才會去跟他道歉。因為那個時候我走,當然我也哭,他也哭啦。不過年輕嘛,很快就忘記了。然後自己有自己的理想,自己創造自己的範圍,就沒有考慮到他那麼多。三十年以後,才覺得有考慮的。才真正地了解,他那個時候的心情。所以,我真的跟他道歉。

不是說,當明師也弄錯,就不跟人家道歉,不是這樣啊。我不怕跟你們說的啦。我這邊沒有那首詩,不然我也唸給你們聽。我沒有,我不曉得放哪裡。我不曉得放哪裡。大概在西班牙什麼地方。

如果你們能夠結婚這樣,才要結的。真的是終身不會忘記。終身還會尊重、疼愛那個對方,才要結的。如果真的找到一個這樣人,才要結。不然的話,就找麻煩給自己。沒用啦,浪費時間!浪費雙方的時間。造出來雙方的痛苦。沒意思,太浪費時間了,時間寶貴。寧可沒有人。

我覺得那首詩很好。如果我再找到的話,就再唸給大家聽。好好,很從心出來寫的。真正了解的,那個時候寫的。然後他叫他的小孩子啊,我從來不認識他們,他還叫他們叫我繼母、繼母。(他的老婆不在旁邊?)在、在,都知道。整個家人都對我說,這繼母就對了。他太太都知道啊。沒什麼隱藏的。我說:「你不怕你老婆找麻煩?」他說:「沒有,她都知道。你是其中我的生活一個部分。我不會隱藏起來。我不會藏起來哪裡。」他說:「我家裡滿滿都是你東西。」我說:「什麼滿滿東西?」他說:「你的食譜,煮飯那些。」(食譜。)還有什麼一些別的。我不記得了。我說:「你講的錯了。怎麼會繼母?」「繼母就是,比方說你離婚了,然後我接下去,養你的小孩子,才說繼母。」怎麼會叫我繼母?我根本不認識。我根本從來沒認識他們,也不知道他們長得怎麼樣。長得好高、好大,我有看到幾個。見我看到一次而已,然後我送禮,他說:「如果你要送禮給他們的話,你要一個一個看他們才行。」我說:「對不起。不要刁難,我沒時間。你帶回去送給他們就好了。」

他的女孩子很好奇,什麼我東西都要看。無上師電視台都看,整個家庭都看,不是她一個人看。我後來才知道的。不曉得,現在新的,有沒有看?以前的都看。她說她偶然找到的,沒有人跟她講。她說她偶然找到。然後大家都看。所以女孩子才知道這個、那個。我說,不是繼母啦。我從來不知道他們長得怎麼樣子。我也沒有接下來照顧他們。怎麼說叫我是繼母呢?他說:「本來就講話、講故事,然後就跟這個名字都接,就變成這樣啊。」因為有小孩他就問:這個人是什麼什麼啊?他就說:「這以前,是我的第一個太太,是你們的繼母。」然後變成...那個名字就變成流傳在家庭裡面,大家都叫我這樣子。因為我聽他講話,電話說:「你的繼母來了。你要趕快來看。」我說:「誰是她的繼母?哪一個人是繼母?繼母什麼?」他才第一次解釋這樣一大堆。他好可愛。他不會忘記師父,所以找什麼藉口,都一直唸、一直提醒。

所以你們如果找到像這種婚姻的對方的話,才值得結婚。不要學我榜樣。當然我不好啦,我拋棄他了,不好啦。不是說我不喜歡他,他最好的男孩子。我沒找到更好的。如果我找到更好的,我跟你們再見啦。再見,再見。

 

不過,謝謝大家,每個星期都很認真來。如果你們不穿這個衣服,就看起來有時候不一樣。我如果不常常... 因為平時我不看你們男孩子。我真的不記得,哪一個、哪一個。那一個平常在旁邊,拿麥克風那個,我就比較會記得。如果在後面,我就不會看。平常你們知道,我都不會看你們。你們是在後面,我就看同修而已。我知道「塌鼻」,因為他從兩歲我們已經認識了。已經三十多年了。哇!好厲害。三十年過這麼快。(前幾天無上師電視台,有播到他小時候的樣子。)有嗎?為什麼?(剛好師父您在以前講故事的時候的那個畫面,然後有帶到我。)原來如此。(他還是小孩子。)是、是、是。他小的時候很吵,一直吵著要看師父。每次他都跟他父母吵著:「要看師父,」聽他父母講啦。所以我比較認識他,因為他長得跟以前一模一樣,就鼻…鼻不塌,鼻不塌而已。然後我不曉得我為什麼認識他?因為他常常在旁邊。對、對。打禪好幾天,我一回頭,都是他在後面。意思說,我要交代什麼事情的話,都是他在後面。所以就會記得。然後好像也記得他啦,因為他長得比較特殊。不過如果他那天,不自願說:「我是護法啦,師父。」(您也不會去看他。)我就不會,我會換了過去。我不會知道的。然後我一定不會記得他。他,我不知道。他,一定不記得。他,不記得。他,也許現在記得。(小猴子。)因為他笑那個樣子。

我很少看人哪。我看靈魂而已。看人的話太醜了。那個包,那個袋子會好醜。或是很多樣那個,很多層。看靈魂就比較漂亮。所以我小的時候都沒朋友。很少看什麼人,很少看,很少跟誰講話。現在相反啦,相反跟以前不一樣。連結婚的期間,我也很少跟誰講話,除了打電話給他們問,給那些和尚啊,問那些佛教經典的事情,不然我交代越南(悠樂)難民的事情,不然的話,那個佛教會的事情。佛教會,不是佛教和尚的會。就是學生,佛教學生的會。我是其中一個,會長,所以要工作。

他們自己選我的,我就根本不知道。我不在,他們在後面選,然後就說:「你得選了。」我說:「得什麼選?」我沒有去。(沒有去開會嗎?)也不是開會啦。比方你要得選,你要先...(報名。)報名什麼的,自願的,是嗎?(對。)像總統那些嘛,或是議員。然後就去發表。(當候選人。)投票選我,投票選我。我就是啦,那個那個。沒有,我根本不知道任何事情。就是我師父們啦,他選幾個,然後幾個信任的嘛,幾個就平常工作很多,有幫助佛教啦,就這樣子。

所以我要想出家的時候,他們都說:「不要、不要啦。出家幹什麼?你在外面工作比較好。」意思說,幫助佛教更多。出家的就沒事幹了,就每天在那邊唸經拜佛而已。當在家人有好處,也是對啦,因為比較自在。你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沒人管你。你當和尚不能這樣子,隨便出去發傳單什麼,或是講來講去,或是做這些、那些事情。不一樣嘛。

不過後來我去...我先在印度當印度和尚,後來又當西藏的和尚,後來才回台灣(福爾摩沙),當台灣(福爾摩沙)的和尚。然後我去剃度的時候,他們都來看師父。在台灣(福爾摩沙)看,然後他們不准那個... 佛教會的護法什麼嘛,不能隨便進來看。其中一個師父他說:「聽到不能看我,就全身都軟了。」他說這個意思,他說很彷徨就對了。我看不到他。他來看,不過他們不讓進來。然後那個時候,在剃度裡面好像兩個月了,誰都不能進去。也許有進去的時間啦,可以看。他們吃飯的時候才看而已。不能去參訪什麼。他就聽到就說,他說他手腳都軟了。

哇,他從法國來呢!專程來看師父。那位師父他就看到師父幾次而已啦。另外那幾個師父,在德國是比較多交往。不過他很疼愛師父,他知道師父很好。專程從法國來看,卻看不到,當然手腳都軟。他這樣講。所以我聽到以後,我就去歐洲的時候,我去法國看他,拜訪他。他過去了。他是好好的一位和尚,真正地修行。他真的很好的一位修行者。我知道幾位很好。我認識都是很好的,真的修、有修行,誠心的。可惜現在只有幾位還在世。

我要找一位,我還沒找到。我常跟他講話那個。我先生說,你講話那麼久。事實上我沒講,我聽而已。一直掛著電話,掛了很久這樣。我沒講話,因為他講,他解釋給我聽某某經典什麼的。然後他就說,以後師父還比所有的師父都光亮出名的那個。我就找不到他,到目前找不到。我還叫他們繼續找。別的有找到了。我有供養一些,給他們生活舒服。寺廟就給他們付錢,就不用欠債等等。

不過那一位,我還沒有找到。他真的有修行,他看到好多事情。他就跟我說,我說:「我要出家才行哪,在家裡我覺得不適合。」他說:「不會啦。出家、在家都差不多。看你那個心裡面是不是很誠心要修行。有一些出家人,他不誠心修行。所以,你不用這樣子幻想啦。」我說:「沒有,我看你很有修行。我看那一位女士也很有修行,我看某某也都有修行。怎麼說沒有修行的出家人呢?」他就說:「是你有福報,看到都是那些有修行的。你不知道有一些都不修。穿袈裟衣服而已,不算修行人。」

他是很開朗,他經典背了好多,背了好多經典。好老了,那個時候,他六十多歲。他很有耐心哪。以前他有一位在家人來,想在寺廟裡面當和尚。不過他記憶力不好,他不懂怎麼唸經。如果你當佛教和尚,你要知道這些規矩嘛。你要背很多東西,咒語啊,經典一些才行。還要懂怎麼唸經。最少有一些要背起來才行,像早課、晚課啊。你不能在那邊看書啊。你要背起來,大家一起唱早課、晚課。還有一些咒語,還有很多事情,還有很多規矩。他說他比較不懂,比較沒學問,他不能唸經啊。然後這位師父,我剛才講那個,會算當來那個師父,他就跟他一字一字這樣唸給他。他每天教他一句。比方說:「如是我聞…」然後他背完以後,明天他再教他,他再教他另外:「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打坐。」一句一句這樣,每天他教他唸,好有耐心、好有愛心啊,讓他能夠當和尚嘛。他的發願,他誓願,是這樣,想當和尚。很誠懇哪,就是不能唸經。怎麼辦嘛?沒有辦法,跟大眾沒辦法早課、晚課唸經,不行啊。然後他一字一字這樣教他。他跟我說,在悠樂(越南)的時候。所以那個人非常有愛心、耐心。然後他跟師父說,我會比所有師父都偉大的,我就笑了。(講對了。)我跟他笑。我認為他開玩笑。他臉好嚴肅嘛。他那個人很嚴肅。我從來沒看他笑過的。所以我認為他開玩笑也是這種臉。我認為他不知道怎麼笑。我認為他當難民比較苦嘛,我是看很多人,難民苦難哪。所以他悶哪,笑不起來。

 

OK了啊?這是什麼?也要吃一下,不然他們會…(這是溫開水。)開水也要喝啊?(好。)好,遵命。啊!沒什麼。(她被嚇到。)討你開心而已。多謝大家啊!(謝謝師父。)好吃,很好吃!好吃、好吃。你們還沒有時間吃啊?(有、有。)有吃一點啊?太好了,太好了。他呢?好像沒有吃。有吃嗎?有啊?(有、有。)太好了。多謝大家。改天見!

 

啊,我知道為什麼今天那麼慷慨了,我心情快樂嘛。因為我把那個屋頂推上去了。它現在沒水了。水全部都掉下、溜下來。然後現在就平常了。以後下雨它就會下去,它不會沉在那個凹下去的… 沒想到可以救。我不用什麼,我用那個掃把,不是掃把,拖…(拖把。)拖把。把它推上去就好了。我也沒想到,前幾天我想不到,今天才想到的。有時候時間到了,你才能想到。然後我就推上去。哇!果然。(成功了。)「砰」就上去了。砰這裡,砰這裡,全部都上了。我高興死了,我說我今天一定會告訴大家,要幫我慶祝。(重大的好消息。)啊,好消息。噢,這個對我是很大的消息。

你不知道,我每一次進來,出去忘記一關門,開門。門也可以關、可以開。比較緊一點,不過可以啦。就是開的話,它會把那個屋頂(水就會流。)弄下去一點嘛。那碰到屋頂了,「咔咔咔」這樣子,然後它就水就跑下來,像瀑布一樣。哇!(要小心。不然衣服都濕掉。)頭稍微全部濕掉。然後重新再換。我忘了,等一下又忘記。(再一次。)就麻煩。(然後師父怎麼那麼慢才出來。)如果不是正式衣服沒關係,沒打扮的話還好。如果已經準備好,要出去的話。(哇!又重頭再來。)要整個頭髮又弄乾,然後還有要塗來塗去。要洗完以後,重新再塗。還有鞋子什麼都要換。(男眾還是比較方便。)不會啦,你們也要每天要刮鬍刀。(喔,對。)

 

這個山洞蠻好的。冬天也不會這麼冷。冷也不覺得冷。不曉得為什麼?大概我現在厲害了。像昨天什麼十九度而已。平常十九度,我就會已經開始冷了。我記得冬天還在這裡嘛,十七度、十六度也有呢。我不覺得怎麼樣。那個時候連窗簾什麼都還沒有。那個時候就空空的,紗窗,一點紗窗。還不覺得冷呢。當然也穿多一點衣服啦。套一個棉被什麼那種外套,這樣而已,不覺得冷。不會冷什麼。那個時候,我連這些機器什麼都沒有。這個可以弄熱氣的。(是。)不是啦,電風扇。(這個。)(電風扇有暖器。)嗯,冷熱都有。不過,也不是說整個房子就會涼。這個是電風扇呢。然後熱氣的話就熱一個人,在帳篷裡面夠。以前我沒有這個,冬天沒有。現在夏天就有,剛剛沒有多久來。我記得,「噢,有這種嘛。」叫他們買,或是從西湖帶來的。不然的話,我也沒有,什麼冷氣、熱氣呢。以前記得沒有,連那個什麼…棉被,那個熱的棉被也沒有呢。

奇怪!我現在才記得。好厲害呢,銅皮鐵骨什麼的。每天進來、出去也都是這樣子啊,沒有什麼特別。穿比較那種…像那種衣服啦,就這樣而已。不過在帳篷裡面,就不用穿了。太熱,晚上穿衣服,不好睡覺。特別那些很厚,會限制人。

 

我喜歡看動物的影片。動物會讓我很高興。(推起來。)(還幫他翻身。)誰教他呢?沒,沒人教他。自己來的啊。獅子怎麼懂得做啦?他們就跟我們一樣啊。(嗯。)就是看起來不一樣。大家看不起動物而已。能不能想像,你就是他,然後更大的人都看不起的。事實上,你什麼都懂啊,什麼都會啊。就是因為你看起來比較小,比較不一樣。是這樣,動物也是一樣。什麼都會,什麼都懂的,比我們懂多了。他們會心靈溝通啊,跟天堂可以溝通。我們多數都不會。(你不要欺負他,因為他的綽號,是「猴子」。)(他什麼都懂。)他已經那麼弱小了。(跟小動物一樣。)是不是運動所以才變瘦?(從以前小時候到現在都是瘦的。)這樣子啊。(沒有胖過。)OK,我不是說胖才好。而是說,怕營養不夠。怕一個人不懂啦。(所以你要多吃一份巧克力。)沒關係,娶一個太太,然後你就幫她吃掉。你們兩個人就可以幫她煮。就像兩個杯子一樣。(那兩個杯子。)(那兩個杯子的故事。)或是要縫衣服。(結果我又配合要弄兩份。)(就太太,把你的食物一起吃掉。)(幫你吃了,(幫我吃了。)你要幫她運動。)(多好!)洗碗筷也是一種運動。洗衣服也是。特別洗兩個的話,運動更強。(變多了。)(要變強壯。)還好嗎?大家,要不要走了?(好。)可以了嗎?(可以,謝謝師父。)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