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標題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要成為有價值的人就要好好修行(五集之四) 2019.04.09

2024-05-19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噢,他們跟我說了一些令人驚訝的事。我說:「你為什麼咬她?你知道她很好;她是你的姊妹,是一家人。你為什麼咬她?」她說:「我也沒辦法。」我說:「你說沒辦法是什麼意思?」她說是那個人的能量逼她這麼做。我說:「你不能反抗嗎?」而這是我引用狗(族人)的原話:「那股力量對我來說太強大了。」她沒有說「能量」,她沒有說「否定能量」。她說的是「力量」。「她的力量對我來說太強大了」,比方說這樣。然後他們一直告訴我:「不要用這個人,不要用那個人。」[…]

所以如果你有這個時間—能來看我,我們能像這樣享有和平—請珍惜,好嗎?我不能保證什麼。這個世界是個非常…複雜的地方。沒有什麼是我能夠一直掌控的,因為這跟世界的業力有關,也跟徒弟的業力有關。成為同修並不意味著你就不會再有業力了。你仍然有—很多業力—這樣你才能繼續活下去,才能繼續施與受。懂嗎?因此,有些在我身邊工作,或為我工作的人,他們滿滿沉重的業力,或者是我前世的敵人,比方說這樣。他們有很多很多不好的業力。各種不同的業力,甚至會讓狗(族人)生病。讓狗(族人)出現平常沒有的皮膚問題。讓我生病。而當我知道時,已經太遲了。事情已經發生了。

因為當有人進來工作時,我從不認為她或他有任何問題。我心想:「噢,很有奉獻心。」第一,我從不往壞處想。第二,也許魔王不想讓我知道。想讓我受苦。所以即使我檢查了,也不會有任何結果。但我並沒有檢查,通常我不會檢查。因為他們看起來都很好,而且…女孩子!你怎麼會對這樣一個漂亮又可愛的女孩產生不好的想法呢?你怎麼會想到任何負面的事情呢?直到它發生,直到事情已經發生了。然後我說:「現在我可以知道了嗎?」我又查了一遍,一遍又一遍。我說:「祢們現在到底能不能告訴我真相?就算祢們想讓我留下她,也請告訴我真相。」然後祂們告訴我:「那件、那件、還有那件事,皆是因為那個女孩才發生。」

他們的能量有時很衝突、很尖銳。而且他們不好好修行,他們並不想修行。他們進來只是為了靠近,只是為了找份工作,然後大家都會覺得:「噢,真了不起!」或是他們在外面很無聊。有時,他們不想在外面工作。進來在師父身邊工作。你還會想要什麼?大家都把他們吹捧得很高,他們就以為自己真的是這樣。進來掃掃地什麼的,他們做的工作不過如此。他們不打坐,不誠心。然後否定能量就不會被稀釋。於是能量就集中起來,日積月累後就會傷害到我和我的狗(族人)。

我想過很多次,我應該自己照顧狗(族人),但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做。工作總是堆積如山。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我每天都無法逃脫。即使我要閉關三天,我也需要事先準備好一切,趕著做完一切事情。然後再出來處理堆積如山的文件。即便如此,這也是做得到的。只是在閉關期間,即使我想見狗(族人),也不被允許見他們。我不能不閉關。我真的進退兩難。不像以前,那時候情況沒那麼緊急,我甚至不需要…當我可以、當我想要閉關時,我就閉關,狗(族人)也可以來。或者說,我已經和狗(族人)有了更多的日常聯繫。這些狗(族人)是野狗(族人)。他們還是幼犬。我沒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們習慣有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和訓練他們。所以他們很沮喪,有時會彼此粗暴地玩耍,咬來咬去等等。

但當那個人待在周圍時,他們會咬得更兇。我注意到了這一點。所以我才會詢問。通常我什麼都不會想,直到這種情況總發生在那個人在周圍或剛離開的時候。然後他們就開始打鬥。於是我問狗(族人)。噢,他們跟我說了一些令人驚訝的事。我說:「你為什麼咬她?你知道她很好;她是你的姊妹,是一家人。你為什麼咬她?」她說:「我也沒辦法。」我說:「你說沒辦法是什麼意思?」她說是那個人的能量逼她這麼做。我說:「你不能反抗嗎?」而這是,我引用狗(族人)的原話:「那股力量對我來說太強大了。」她沒有說「能量」,她沒有說「否定能量」。她說的是「力量」。「她的力量對我來說太強大了」,比方說這樣。然後他們一直告訴我:「不要用這個人,不要用那個人。」他們一直在給我暗示,但我並沒有看。

和平時不一樣的是,他們會在沙發中間撒尿或隨地便便。當然,我就責罵了他們。我會說:「壞女孩。不要那樣做。為什麼要這麼做?」後來我想:「他們以前和我在一起時,從來沒有這樣過」,那時我有一點時間思考了。我必須有時間思考。之前我沒有,問題在這裡。要趕快,趕快清理乾淨,然後去做下一項工作。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然後他們告訴我,他們這樣做只是想警告我。直到第三次、第四次之後,我才意識到不對勁。我太忙了,沒時間思考。如果我不處理任何文件,我就必須打坐。或者要餵狗(族人),或清理狗(族人)製造的髒亂,等等之類的。或者他們把我弄得一團糟:那些助手讓我的工作變得更多。

他們也給其他工作人員帶來麻煩—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一個人給很多人添亂。這樣就會有很多額外的工作,而不僅僅是順利的例行公事。事情就像那樣。我就這樣隨它去,由它去,隨它去。不過當我確定有人真的在傷害狗(族人)時,我就不會猶豫。傷害我,沒關係,我能忍受。我忍受得太多了。有時候,他們的能量是如此骯髒。他們在追捕我。天哪,你不知道。感覺就好像有人向你潑髒水,但你卻逃不掉,因為距離太近,又出其不意。噢,我很生氣,很生氣。但我還是留著他們,因為我想,好吧,為了狗(族人),我必須忍著。但後來,當我知道他們對狗(族人)有害時,我就立刻把他們砍掉了。毫不猶豫,毫無疑問。

你不知道,我必須一直換人,因為這個、那個原因。但總是為時已晚。因為我一直希望他們會因為我告訴他們不要做這個、不要做那個而改變。但沒有,什麼都沒有改變。他們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只是為了留下來製造麻煩,向人們潑髒水。這就是為什麼我告訴你,無知便是福。我現在知道得越多,越能看到人心,越能查到更多東西,我就越是感到受夠了。越是感覺…天啊。我付出代價沒有關係,但我不希望我的狗(族人)受到傷害。他們是天真、無辜的。

他們告訴我這些事。然後我問說:「為什麼其他狗(族人)沒有告訴我?」其他狗(族人)也做過類似的事。我沒有理會。你知道的,我不曉得。我罵了他們。我把他們放在另一個房間〔達〕十分鐘—暫放在隔離區。然後我把它清理乾淨。十分鐘後,他們就出來了;我像往常一樣愛他們。他們都試過了,但都沒有成功。然後我說:「如果你們再這麼做,就不能來了。」他們明白了,沒有再這麼做。

於是我問了最後一位這麼做的狗(族人)。我說:「沒有其他狗(族人)這麼做。你怎麼會這麼做呢?為什麼不是他們?」她說:「別人都不敢了,因為您罵了他們。」「好吧。」我說:「那你為什麼?你怎麼敢這麼做?」她說:「我也不敢,但師父的安全對我很重要。我只好這麼做。」他們告訴我一些令人驚訝的事。這太感人了,我不得不去擁抱他們,並向他們道歉:「對不起,沒聽你們說話。對不起,錯怪你們了。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但我愛你們。」

我只是說:「進房間去。」於是他們試圖迂迴前進。我說:「不!進房間!」最後他們只好夾著尾巴進去了。(他們真可愛。)「真的要進去嗎?」看著我:「真的要進去嗎?」我說:「進去!」我不得不把他們關在裡面—關個十分鐘。他們明白這是錯的。不到十分鐘,他們就會忘記自己做了什麼。十分鐘後,如果你繼續處罰他們,他們就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會認為你瘋了。但通常,我會在那之前放他們出來。這只是為了方便清理。否則,當他們到處亂跑時,他們會踩到一切。然後你就不能只清潔一個地方,你必須打掃整個房子。還得更換床單、毯子什麼的。那就更麻煩了。

我不知道我一個人怎麼能照顧好我的狗(族人)。我曾經自己一個人照顧五位狗(族人)。我甚至還去購物。所以照顧狗(族人)並沒有那麼困難。只是我那時並不忙。我沒有像現在這麼忙。我打掃房子,我去購物,為自己做飯,為狗(族人)做飯,打掃清潔,一點問題都沒有。當你獨自一人的時候,你知道你必須這麼做,你會安排好一切。但當你有很多其他工作要做時,那就十分困難了。

如果我們再有任何打禪—比如在六月或八月之類的—我們就得再次搬家。你們明白嗎?有很多規定。在西湖不需要。我們以前在西湖發生過很多次「颱風」。整個國家都在報紙、電視上寫我的壞話,寫了很多很多。業障太重了,我有十年左右都無法回到台灣(福爾摩沙)。我回不來。每次我試著回來時,都會發生一些事。或是不能留下來—只能待個幾天,然後就必須離開。不過在西湖,他們已經習慣我們了。所以沒有人想再去那裡做什麼事情了。我們之前蓋的東西都被他們拆光了,沒什麼可拆的了。我想他們沒辦法拆除樹木,因為種樹並不違法。

所以如果你們是在那裡,事情就容易多了,明白嗎?我們在那裡打禪很多次。沒問題,對吧?我們不必搬到任何地方—反正也沒地方可搬。只是…現在不一樣了。這是一個全新的地方。我想這裡對你們來說是個好地方,因為它很大。有一棟五層樓的建築,但那棟建築卻毫無用處。看起來很大,但空間不夠。而且我們還得遵守許多規定。無論如何,我們盡力而為;我做我所能做的一切。我們必須跟進和採取許多步驟、做許多事情,以使一切合法化,符合法律規定。這是一項繁重的工作,需要大量的文書工作。購買之前就有很多文書工作了。那是最簡單的部分。

然後你們的一些師兄師姊…因為本來我想買下這個地方,並支付費用。但天堂說:「不,讓他們自己出錢吧。」因為如果很多人出錢,就會有不同的業力,事情會比較容易。但如果只有我出錢,那就只有我有功德,你們都沒有。那麼它就不會長久,就像我為你們買的很多其他地方一樣。都不長久,且會帶來麻煩。所以這一次,他們也出了錢。我付了一半左右,然後…本來我說:「你們得付全部的費用,我不再付錢了。我會把這筆錢用在其他地方,用在無上師電視台,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你們人數眾多。如果每個人都出點錢,就足夠買了,足夠了。」

但當時他們還沒有足夠的錢。而且還有一個最後期限,你必須支付訂金,否則將會失去一切。所以訂金一定是一大筆錢。第一筆訂金可能少一點,但第二筆訂金一定會多一點。當時他們沒有足夠的錢。於是我說:「好吧,我借你們。你們必須再還給我,沒有利息。」不過我並沒有借,後來也就算了,我給了他們。我不習慣借錢給人。我不知道要怎麼借。後來他們說:「慢慢地,我們會還給您的,師父。」我說:「啊,沒關係,我只是說說而已。我把它當作禮物送給你們。」怎麼能把錢借給自己的徒弟,又要回來呢?我說:「我已經送出去的,不會要回來。沒關係。」也許他們現在有足夠的錢,比當時有的錢還多,但我們需要更多的經費。我們需要更多經費來建造東西和維修。

照片說明:內在與外表可能大不相同。

下載照片   

觀看更多
所有分集  (4/5)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