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邁向和平之道並心存感激以擁有更好的生活 2023.01.16

2023-01-18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戰爭讓習主席感到越來越煩惱不安。不知何故,他現在更加喜歡和平了。就像上次,他甚至要求普丁寫下戰爭何時結束及如何結束。(是,是的,是的。)煩惱不安。(對。)從這一點可以看出,習主席真的是一位內心平和的人。這是他的品質。(是的。)你可以看得很清楚。因為通常俄羅斯應該是中國的盟友,但克里姆林宮正朝著與和平相反的方向前進。[…]

所以,這個人(普丁),他不是人類。天堂這樣告訴我。他不是人類。(是的,不可能是人類。)你們可以看到。因為人類不會做這種事情。[…]我說他是被邪惡的惡魔附身了。他把自己的靈魂賣給惡魔。[…]他就是不放過人們,不讓他們享有和平安寧,不讓他們保有自己的國家安心做自己的事。(是的,師父。)似乎是有這樣的野心。[…]

鮑里斯‧強森是否回來擔任首相,取決於英國的政黨和人民。(是的,對。)或者取決於他們的業力,他們是否足夠好到讓他回來。(是的,的確如此。)這是他們的損失,不是他的。[…]一位首相被趕下台,許多人辭職,就只是因為那塊生日糕點。天啊,那些政府官員是沒有人性還是怎樣?[…]

二○二三年一月十六日週一,在與一位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的工作相關電話中,我們最慈悲的清海無上師(純素者)於仍在進行閉關打坐以提昇世界之際,慈愛地闡明一些來自中國和英國等地的最新消息。

(嗨,師父。)嗨。(師父,您好嗎?您一切都好嗎?)謝謝你的問候。謝謝你的關心。有時我不確定我是否還好。(噢!)有時,壓力排山倒海而來,但我仍然繼續工作。能怎麼辦?能怎麼辦?這不僅僅是工作,而是責任感,世界上有太多的痛苦,太多的痛苦。人類和動物族人遭受太多的痛苦,只是我不知道如何讓他們免受痛苦。(是,噢,師父。)這裡有戰爭,那裡有戰爭,到處都有戰爭。(是的,沒錯。)[…]

最近我讀了一些新聞,我也覺得時而欣喜,時而悲傷,看情況。你讀過什麼對你有影響的新聞嗎?(是的,我看到幾則要報導的新聞。例如,習主席在疏遠普丁,並與他的戰爭保持距離。以及中國官員說普丁瘋了,中國現在認為俄羅斯將在烏克蘭[祐蘭任]失敗,並成為力量弱小的國家。

噢!戰爭讓習主席感到越來越煩惱不安。不知何故,他現在更加喜歡和平了。就像上次,他甚至要求普丁寫下戰爭何時結束及如何結束。(是,是的,是的。)煩惱不安。(對。)從這一點可以看出,習主席真的是一位內心平和的人。這是他的品質。(是的。)你可以看得很清楚。因為通常俄羅斯應該是中國的盟友,但克里姆林宮正朝著與和平相反的方向前進。(的確,是的。)

任何製造戰爭,製造苦難、暴行和戰爭罪行的行為,甚至都違背了共產主義的核心。(是的。)共產主義本來是要讓人們快樂,尤其是受害者—可憐的人民。(對,是的。)普丁領導下的克里姆林宮正在做所有相反的事情。壓迫可憐的手無寸鐵的婦女和兒童,強暴他們等等。還搶劫他們的東西。(是。)搶劫他們的收成和各種東西。在冬天轟炸他們,讓他們挨凍。他們想讓人們像那樣凍死。這太不人道了。(是,真的,太可怕了。)噢,天啊!

「Media Report from BBC News – Nov. 18, 2022 Reporter(m):昨天的一波導彈襲擊,對已經受到俄羅斯先前襲擊影響的電網造成了進一步的破壞。俄羅斯的新戰略反應了他們戰場上的損失,其攻擊目標是天然氣、水,還有特別是電力基礎設施,目的是在嚴寒的冬日開始時,傷害數百萬的烏克蘭人。」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Dec. 1, 2022 Reporter(f):這是在十月以來的幾波空襲中,其中一次被擊中的部分電網。俄羅斯的目的似乎是試圖讓烏克蘭人因受凍而屈服。」

這就是他們想要的方式。他們想讓所有人都死掉或逃跑,這樣他們就可以奪取土地。但為了什麼要殺死所有人,那麼要統治誰呢?(正是如此。)如果沒有任何同胞,為什麼要成為國王或總統—要統治誰呢?(確實如此。)即使你占領了他們的城市、他們的村莊,又如何對此感覺良好呢?(是的,沒錯。)

所以,這個人,他不是人類。天堂這樣告訴我。他不是人類。(是的,不可能是人類。)你們可以看到。因為人類不會做這種事情。(是的,對的,真的。)即使是凶猛的動物族人,也僅僅在他們真的很餓的時候殺一、兩隻,那只是他們的工作。他們不會像那樣,在任何時候大肆殺戮任何人,而且沒有任何理由。(是的。)這簡直是邪惡至極。

這讓我非常痛苦。因為戰爭的關係,每個人都很害怕。而這種恐懼的能量也正在干擾我。你們了解吧?(是,了解。我可以想像。)我對環境,或者說對能量,非常敏感。他們的痛苦讓我痛苦。他們的恐懼讓我恐懼。(了解,師父。)

由於這些戰爭、食物和能源短缺,很多人死亡—甚至在和平的國家—死於飢餓,死於寒冷,因為他們負擔不起各地飛速上漲的物價,(是。)由於戰爭造成的短缺。甚至在英國的一些地方,有些人付不起電費,他們必須在「取暖和吃飯」兩者中做出選擇。(噢,是。)

我看過這則消息。我在某處的新聞中看到一位婦女,她哭得很厲害,因為她需要十英鎊來支付電費,否則他們就切斷供電。(噢。)我不知道如何幫助她。我非常想幫助她。(噢。)我不知道怎麼做。我不知道怎麼做。我獨自一人,我不擅於做所有這些…如何了解更多訊息。而且我的負擔過重,內在和外在都已經很忙了。

我希望我能幫助她。我希望,因為它作為新聞被發布,所以或許周圍的市民會幫助她。通常人們會伸出援手。(是的,師父。)他們也有食物銀行等慈善組織。即使在今天,有更多的人依靠食物銀行,比戰爭前還多。這已經不正常了。

由於戰爭的原因,我們的工作在某些方面受到干擾而且有麻煩。(對。)我變得幾乎是無家可歸,(噢,師父。)因為我得不斷逃命。(噢。)其實不是逃命,但我得保護自己,並以不同的方式保護所有的工作人員。因為我們的工作方式和我們所做的事情。(是的,師父。)並不是說,若你想幫助人類,而且你說的是事實,人類就會喜歡你、愛你並聽從你的建議。不是這樣的。否則,他們就不會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或者想暗殺佛陀和許多其他明師,(是。)用一種毛骨悚然的方式,一種殘酷的、可怕的方式。(是。)我想知道為什麼還有明師要來到這個世界上試圖幫助人類。我想知道為什麼還有明師想要做這種事情,給自己帶來傷害、帶來羞辱和各種不實的指控。[…]

這個世界不單純。(是的。)它的存在是為了殺人。要嘛他們說他們殺人,因為他們是法西斯或其它什麼,要嘛他們殺人是因為耶穌教導好的事情。無論哪種方式—你做壞事,他們殺害你,或他們誣告說你是壞人,然後他們就可以殺了你。即使你做了好事,你說了好話,而且很明顯都是良善的—他們還是殺害你。(是。)這個世界非常危險,我不知道為什麼還會有明師下來,或一再地下來。[…]

我不明白為什麼人們仍然想要發動戰爭,而不是心存感恩來創造美好的生活,一個更便利的和享受更現代化的生活。(是的,沒錯。)我不明白為什麼。當然啦,你可以把它歸咎於世界的業障、共業,以及那些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魔鬼的人,他們傷害了世界的共同公民。(是的。)你只能歸咎於這一切。只有魔鬼才會驅使人類、任何人或至少是一個人的身體和人類的頭腦來做這種事。(的確。)他們把自己的靈魂賣給魔鬼。

否則,他們不可能這樣做。就像,普丁無法這樣做,沒有人可以這樣做。甚至他的朋友、他的同事和盟友也都轉而反對他。(是。)轉而反對這些殘暴的領導人或這些戰爭的煽動者。(是的。)噢,天啊。噢,真的無法想像。已經二十一世紀了—許多明師轉世又往生,而且當今的生活可以如此奢華舒適—還是要發動戰爭,讓人們遭受這樣的痛苦。(是的,難以置信。)

「Media Report from ABC News – Jan. 16, 2023 Matt Gutman(m):一枚俄羅斯導彈摧毀了第聶伯羅的七十二戶公寓大樓一天後,死亡人數上升到至少廿九人。官員們說,至少有四十人仍然下落不明。[…]爆炸將建築大樓的庭院變成了世界末日般的月球表面景觀。倖存者驚恐地尖叫。[…]

今晚,救援人員從那堆悶燒的破碎混凝土中,拉出了一個人類奇蹟。那些烏克蘭救援人員小心翼翼地抱著那位女士。她戴著頸托,經過廿多個小時受凍後,體溫過低,但還活著。[…]今晚,我們得知這張照片中拍攝到的這名坐在混凝土殘塊上,手裡拿著手機的年輕女子,已在醫院裡康復,卻得知她的父母都在爆炸中喪生。」

然而,甚至還偷他們的嬰兒、他們的孤兒、他們的寶寶、他們的孩子和他們的婦女—他們的公民,只是綁架他們並帶到俄羅斯。(天啊。)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Dec. 22, 2022 Reporter(m):我們去調查了有關俄羅斯人從赫爾松中部孤兒院帶走更幼小兒童的說法。住在隔壁的娜塔莉亞說,她看到年僅三歲、四歲和五歲的孩子被俄羅斯軍隊帶走。

Natalya Kadyrova(f):我當然擔心他們。他們是小孩子。他們只是被遺棄的孩子。我們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或他們被帶到哪裡去了。

Reporter(m):烏克蘭當局說,俄羅斯人從這裡帶走了四十八名三至五歲的孤兒。他們說,在戰爭期間,有一萬三千名兒童被俄羅斯驅逐或綁架。只有一些人回到了這裡。其中包括十四歲的弗拉德,他說俄羅斯人試圖對他們帶走的烏克蘭兒童進行思想灌輸。

Vlad(m):他們說烏克蘭人是納粹分子。他們說赫爾松是俄羅斯的,克里米亞是俄羅斯的。我開始有點害怕,因為我想回家,不想待在那裡。

Reporter(m):烏克蘭官員說,僅赫爾松區就有九十七名孤兒被俄羅斯人帶走。」

他為什麼不把那些所謂親俄羅斯的人帶回去?把他們帶到那裡,給他們一塊土地。讓他們成為國王或分離主義總統或什麼的。誰在乎呢?俄羅斯土地遼闊。(是的。)為什麼把親俄羅斯的人留在烏克蘭(祐蘭任),而讓它從自己的國家分離出來成為單獨的國家?為什麼要把人民和他們的國家像這樣分開?他有一個很大的國家。[…]

俄羅斯很大。他為何不那麼做?為什麼要像那樣進來掠奪他們國家的人民和城市,製造那麼多流血事件?為了什麼?(毫無理由。)如果普丁能長生不死,也許還可以說:「是啊,為什麼不呢?」但是沒人能永遠活在世上,為何在這短短的人生中,不去享受你所擁有的?(是,正是如此。)出去旅行,去見所有的總統,去看看其他國家、美麗的景色,享受你的財富、奢華。人民給你很多。你想要的一切都應有盡有。為什麼要讓別人的生活陷入痛苦,讓自己的人生也充滿風險和痛苦?(是的,確實如此。)除非真的像中國官員和習主席所說的,普丁真的瘋了,虐待狂。(對,沒錯。)

不過我說他是被邪惡的惡魔附身了。他把自己的靈魂賣給惡魔。(是。)有些人這麼做是為了致富什麼的,或為了健康,但是他們錯了。惡魔不能為你做任何事。他可能許下承諾,也許做了幾件事,但你不可能永遠活著。而且你必須償還從他那裡得到的一切。(是的。)

記得我講過的那位歌手的事,他說他信奉撒旦。奧茲·奧斯本。(噢,是。)他說他因為信奉撒旦,所以沒有感染新冠肺炎。噢,他很快就感染了。(對,確實如是。)接著他的妻子和家人也都感染了,舉例來說。(對。)不久前,我聽說他病了,病情很嚴重或類似情況。(噢。)我想我是在新聞上看到的。也許是這樣。

人必須相信自己內邊有上帝在裡面。信奉上帝,並努力使自己合一,你的上帝火花與上帝合一。(是的。)那麼,即使在這一生中,雖然還沒置身天堂,也會像在天堂裡一樣快樂。就像你們很多師兄師姊,所謂的我的徒弟,他們都很快樂。(對。)因為他們有體驗,所以他們知道。他們一直感覺越來越好。他們一直感覺越來越有天堂般、上帝般的感覺。(是,確實如此。)因為他們修行的是與自己神性結合的法門。(是的,師父。)

所以,這樣很好。我還在某處讀到,習主席不知何故斥責普丁。(是。)因為他的行事作風,既不是資本主義,也不是共產主義,都不是。就是恐怖主義。(對,是的。)這給共產主義國家帶來了非常糟糕的名聲。(是的,確實如此。)許多其他共產主義支持者或喜歡共產理論的人,都仰望著這些前輩,像是俄羅斯、中國等等。現在他們感覺非常糟糕。名譽掃地。(是,正是如此,確實。)無論共產主義有多好,普丁對烏克蘭(祐蘭任)的所作所為,確實降低了人們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是,確實如此。)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不在乎誰是共產主義者或非共產主義者,只要人們快樂並享有和平,過著他們正常、單純、低調的生活就好,那就是人民想要的。(是的,就是這樣。)但是普丁的作風不僅是現在對待烏克蘭(祐蘭任),還有之前對待許多國家的方式。(對。)而且在烏克蘭(祐蘭任)之後,還會有更多國家像烏克蘭(祐蘭任)一樣,受到騷擾、妨礙和折磨,只因為他想分一杯羹。

他就是不放過人們,不讓他們享有和平安寧,不讓他們保有自己的國家安心做自己的事。(是的,師父。)似乎是有這樣的野心。裡面有好戰的品質。這不可能是人類。(是的,師父。)唯一的可能就是裡面的惡魔驅使他這麼做。(正是如此。)我跟你們說過,這只是一個被附身的軀體。這不是普丁。(對,是。)現在你們相信我了嗎?(是的,師父,絕對是。他純粹就是邪惡。)即使你沒看到他周圍或內心的惡魔,你看他的行為就可以相信我,我不會騙你們,不會騙任何人。(對。)真的如是!

這讓我很痛苦,我也變得無家可歸,就像一個無家可歸的人。(噢,師父。)出於安全理由,我必須不斷地更換住處。(是的,噢,師父。)我現在就像一個難民,我自己,就像所有難民一樣,儘管我不必如此。(噢,師父。)世上所有這些恐懼、所有這些被壓迫的能量和可怕的能量,有時令我難以承受而甚至無法處理與應對。(了解。)就只是感覺非常強烈與沉重。(噢,師父。)

想像一下,其他人他們自己也有這種感覺,但我和他們一樣感同身受。我的感覺和他們一樣,除了,比方說,我不在烏克蘭(祐蘭任),沒有聽到所有這些轟炸聲,也沒有隨時躲避逃跑—當導彈在他們頭頂上方或附近轟炸時,或類似這樣的情況,但是這種感覺和他們的感覺非常相似。(喔,噢,了解。)

「Media Report from Al Jazeera English – Jan. 16, 2023 Reporter(f):瓦礫中冒出滾滾濃煙,救援人員繼續在烏克蘭第聶伯羅市搜尋倖存者。應急小組在寒冷和黑暗中整夜工作,在被俄羅斯導彈摧毀的公寓樓廢墟中仔細檢查。有人被拉出來時還活著,有人受了重傷。死者中有一名十五歲的女孩。急救人員試圖安慰一位失去兒子的婦女。

Woman(translator):你們這些膽小鬼對我兒子做了什麼?我會永遠詛咒你。讓全世界都詛咒你。」

「Media Report from Guardian News – Jan. 16, 2023 Man:我被嚇了一跳,沒想到它會飛進我家。我聽到爆炸聲。然後我出去,向窗外看去,看到一團巨大的煙霧。我認為房子的地板被摧毀了。半小時後,我穿戴好,走到院子裡,人們只是尖叫。孩子、婦女、血淋淋的人到處走動,到處都是警察。」

「Media Report from Al Jazeera English – Jan. 16, 2023 Reporter(f):這次導彈襲擊是週六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一波襲擊的一部分,官員們稱襲擊目標是電力基礎設施。在基輔附近的一個村莊,一枚導彈落在這名男子的房子附近。在首都的其他地方,人們在一系列爆炸後尋求庇護,而包括哈爾科夫和利沃夫在內的城市則陷入黑暗。」

我太敏感了。我為動物族人和人類的痛苦而哭泣。我會忍不住哭泣。(懂,師父。)因為我和他們同一體。(了解,師父。)我不覺得與任何人類,或與任何眾生,或與樹木,甚至與花朵有任何分離的感覺。(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再摘花,也不讓任何所謂的徒弟供養我鮮花。(是的,師父。對,了解。)為了布置裝飾,甚至也只用布料的人造花。(是的。)而我們吃的蔬菜是我們為了存活和繼續工作,而必須採用的最低限度的飲食。(對。)每天我吃飯前,都會祈禱。我為這些食物祈禱,我祈禱並感謝上帝和所有相關人員。我感謝所有明師賜予我吃這些食物的福報。(是的,師父。)

你們還研讀到什麼?讀到什麼嗎?(是的,還有一些消息說鮑里斯‧強森被敦促回來擔任首相,)噢。(為了英國和英國的人民。)噢,好的。(所以這很令人振奮。)的確,是。是。那個可憐的傢伙,我不知道他是否還想回來。

我只記得他們公開的一個關於他和他所謂的什麼生日派對的片段之一。(是的。)我看到他站在一個角落裡,離他所有的人,離為他舉辦派對的員工有一點遠。他待在一個角落裡拿著一個塑膠碗或紙碗,(噢,對。)裡面有一塊糕點。(噢,是的。)他一直拿著它,拿著它和他的員工說話。我覺得,天啊,人們怎麼會解僱這樣的人?只是一個塑膠碗,裡面有一塊糕點。(是的。)

直到現在,我還記得那個畫面,我很心疼他。他是如此謙虛。(是的,師父)我在那個影片中,沒有看到任何,比如像傲慢的氣息或有權力意識的人。(是的,對。)我只覺得,天啊,他好謙虛。他接過一塊糕點,放進他手中的小小的免洗碗裡。(是的。)站在角落,和他的人說話,並感謝他們。(是的。)

在過去,首相的地位僅次於國王。(哇,是的。)在那些君主制的體系中,在過去,他會受到全國人民的尊重、敬佩或敬畏。(是的,哇。)僅次於國王,在以前,若你當首相,權力是不可估量的。(對,是的。)而不是像那樣站在一個角落,手裡拿著免洗碗說話。加上蓬亂的頭髮什麼的。他們甚至取笑他的頭髮,但我認為他可能只是自己剪頭髮,或叫剪頭髮的人怎麼做,只要把頭髮剪短,讓他可以回去工作就好。(是的。)剪短的話,方便清洗和梳理。(是的。)

作為一個首相,感覺他不像是一個自命不凡的人或很有權力意識的人之類的。(一點都不覺得,是的。)我完全沒有從他身上感覺到任何我執。(是,師父。)所以,這是一個配當首相的人。(是的,師父。)我從他身上感受到這種善良的光圈。你不一定能從其他領導人身上看到這一點。我不想說出他們的名字。(是的。)對於任何其他領導人來說,很難、很難找到一個擁有龐大權力,但仍擁有好的光圈,以及有善良的光圈與能量的人。(是的,師父。是的,對。)

所以,每當我想起他拿著小免洗碗和一塊糕點站在角落裡的畫面,我就覺得好心疼、好難過。要是我的話,我也懶得回去。(是的。)但正如我之前跟你們說的,我認為他應該留下來。在他辭職之前,(是。)我說他應該為他的國家留下來,不管工作有多麼艱難。但是他們想讓他離開,所以他離開了。而現在他們如此迫切地想要他回來。我不知道他是否可以,是否會回來,或是否願意。(對。)無論如何,祝英國好運,祝他好運,無論他想做什麼。(是的,師父。)我只能這麼說了。(是的,師父,謝謝您。)

但我無法忘懷那個影像—他站在角落裡,手裡拿著小免洗碗,裡面放著一塊生日糕點。並對著他的員工說話和微笑。(是的。)他和他們一起站了幾分鐘,為了感謝他們,感謝他們的好意,甚至還記得他的生日。我不確定那天他是否記得自己的生日,更不用說告訴他們為他舉辦派對。不,我不認為他想辦派對,也不關心有派對之類的,通常是這樣。(是的。)我相信他可能連自己的生日都不記得了,因為太忙了。(是的,是。)[…]

鮑里斯‧強森是否回來擔任首相,取決於英國的政黨和人民。(是的,對。)或者取決於他們的業力,他們是否足夠好到讓他回來。(是的,的確如此。)這是他們的損失,不是他的。(是的,沒錯。)他甚至不需要當首相就能過得很好。(是的。)人們捐了一棟房子給他,並捐了一點錢給他的政黨,讓他過得好。

在他離開唐寧街十號辦公室後的僅僅六個星期內,(是的。)他只發表了,我想也許是四次演講,而他從這些演講賺了一百萬英鎊。(噢,哇。)甚至沒有必要回去。人們依然很尊重他,(是的。)並且請託他、需要他,或以許多不同的方式幫助他。(是的。)他不需要當首相才能生存。我是這個意思。(對,的確。)

「Media Report from Good Morning Britain – Oct. 19, 2022 Host(f):保守郵報網站發起請願,要求鮑里斯‧強生重返(唐寧街)十號,目前已收到一萬個簽名。

Host(m):一些麗茲‧特拉斯的議員包括前文化大臣娜汀‧多里斯,說他們真的極其希望他能回來。現在加入我們討論的是前保守黨議員(歐洲議會議員)大衛‧坎貝爾‧班納曼,他認為鮑里斯是唯一可靠的選擇。

Bannerman(m):鮑里斯實現了英國脫歐,他在黨員中仍然很受歡迎—三分之二的黨員會支持他回來,所有民意調查顯示公眾仍然喜歡鮑里斯。我認為他是保守黨寶貴的一員。他仍然擁有大量的支持。他贏得了驚人的八十個席位的多數票—一九八七年以來最多的一次。他走入公眾中,沒有其他人走入公眾。

Host(m):您知道鮑里斯是否想回來嗎?我的意思是,我們在幕後聽到的一切都是他想留在美國。

Bannerman(m):嗯,他過得很好。他在一次半小時的演講中賺取了相當首相薪水兩倍的酬勞,顯然那是在美國。

Host(m):那他到底為什麼要回到這棟迷人的房子裡呢?

Bannerman(m):嗯,因為他想服務大眾。我認為鮑里斯想服務大眾。」

「Media Report from GBNews – Jan. 11, 2023 Greenhalgh(m):我認為他是最好的選擇。但是鮑里斯,他需要被勸說回來,他並未要求回到(唐寧街)十號。我們需要鼓勵他這樣做。鮑里斯在選舉中獲勝。令人激動的事情。沒有其他人能在二○一二年贏得市長選舉,我在他的第二個任期任職,當時除了鮑里斯之外,沒有人能在全國的民調中擊敗肯‧李文斯頓。他是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沒有人能獲得八十個席位,高達八十個席位的多數票,但鮑里斯除外。我們說的是,如果我們用拳擊做比喻,他就是那個勝券在握的人。這是一個擁有正義力量的人,他將帶來真正的力量和選舉影響力。」

所以,他是否回去唐寧街取決於他。但我已經說過了,那個地方他們應該改個地址。(是的。)但這也許太不方便了,已經習慣在那裡了。而且,我想,有這麼多員工的辦公室,要搬走也不容易。(是的。)但有何不可呢?如果這對國家有好處,他們就應該搬走。(的確。)我說過,那裡面有一條地獄通道。(是的,您說過。)每當來自世界、國家或來自周圍的業力很重時,魔鬼就會被允許打開那個地獄通道的門,然後上來挑起事端。即使原本沒有什麼問題,它們也能帶來問題。(喔,噢。)

否則,首相怎麼可能因為吃個糕點就被免職了。(是的。)一塊生日糕點。(是的,的確。)即使在封鎖期間,他們也都在同一個辦公室一起工作。(是的。)這並不像人們必須被封鎖的方式那樣完全封鎖的狀態。而現在,無論在哪裡,總之都已經不再封鎖了,所以他們並沒有真正做錯什麼事。(是的。)但他就因為這個事情而被趕出去,也許還有其他什麼小問題,這些不是他的錯。(是的,沒錯。)這不是任何人的錯。(是的,師父。)

生活有時會偶爾出現一些小失誤和一些不合宜的情況,但他沒有傷害任何人。他沒有殺害任何人。(是的,確實如此。)這不是賄賂或腐敗。沒有那樣的事。(是。)只是一些瑣碎的小事。所以如果你不相信我說的,唐寧街有一條地獄通道,現在你應該相信了。(是的,對,很有道理。)

一位首相被趕下台,許多人辭職,就只是因為那塊生日糕點。天啊,那些政府官員是沒有人性還是怎樣?(是的。)噢,太可怕了。天啊,他的生日一年只有一次,而且他是英國首相。(是的。)這個國家維護的是什麼樣的自由?(是的,真的。)就算他很糟糕,好,那可以罰款,罰款幾千英鎊或什麼的。(是的。)你不能因為首相吃了個糕點就解僱他,就因為有些人在他生日當天,用生日糕點給了他一個驚喜,每年一次而已。天啊。(是的。)無論如何,這很荒謬。(是的,絕對是的。)

沒有人能夠相信。他們找了很多其他藉口,比如他的一名員工可能是同性戀,並且碰了其他人什麼的。天啊,你是成年人了。你可以自己告訴那個人。(是的,的確。)說:「嘿,別碰我的屁股。(把手拿開。)把手拿開,住手。你的手離我的屁股遠點。滾開!滾遠一點!」

有什麼用呢?即使只是因為部分原因而解僱一位首相,又有什麼意義呢?(是的,的確。)他沒有碰你。他甚至沒有看到。(是的。)任何罪行都必須有證據,才能在法庭上進行判決。(的確,是的。)而且你們都是成年人。你們是大人。你甚至可以斥責那個人,或者如果你很生氣,就拍他的手腕。無論哪隻手碰到你,你就把它拍掉。(是的。)天啊,噢,天啊。他們不是像在幼兒園什麼的五歲或兩歲的小孩。(沒錯。)就是這樣一件小事,他們把它小題大作成那樣。(是的。)[…]

還有其他事情嗎?(是的,還有一件事。某處報導寫說,人們不應該擁抱自己的狗狗族人。)這很敏感,當然,當然。每個人疼愛他們的狗族人,都會擁抱他們。(是的。)在人們下班之後,覺得自己需要他們的愛,需要他們的歡迎。而這只是本能。(是的,沒錯。)

但問題是,他們做了一些研究,他們發現許多細菌—大腸桿菌和所有諸如此類,都鑽進狗族人的腳掌裡進入房子裡。(噢,哇!)因為狗族人的腳掌在腳趾之間有一些縫隙。(是的,沒錯。)如果他們走在街道旁…走了出去,做體內排放的事,那麼他們有時會踩到自己的便便、尿尿,或其他狗族人的便便、尿尿。(噢。)而其他狗族人可能生病了,身上帶有什麼細菌。他們發現很多、很多細菌都在狗族人的腳掌上。

「Media Report from Inside Edition – Sep. 16, 2017 Lisa Guerrero(f):『髒狗掌』檢驗結果出來了,是時候來揭露一些細節了。你的黃金獵犬凱文有十種不同類型的細菌和兩種真菌。你的貴賓犬沙西有六種不同類型的細菌和一種真菌。還有貴賓犬查理,八種細菌和一種真菌,然後你知道嗎?你所有的狗都有大腸桿菌。

Leah Glatzerman(f):噢,天啊。他們昨晚都睡在我旁邊。

Lisa Guerrero(f):我們也必須把這個消息告訴夏娜。對於史考提這個傢伙,我們發現了七種不同類型的細菌和一種真菌,包括一種非常嚴重的細菌,它會導致肺炎、腦膜炎(不。)和泌尿道感染。(好吧,這可不好。)這可不好。(這一點都不好。)噢,還有更糟糕的。這位可愛的小安琪,這個可愛的小臉蛋,這位可愛的小安琪—(好吧,告訴我,說吧。)六種不同類型的細菌,包括大腸桿菌。」

還有,狗族人不太喜歡擁抱。那些狗族人告訴我的。(噢,真的嗎?噢。)他們還告訴一些動物靈媒們,狗狗不太喜歡擁抱。大多數狗狗不喜歡擁抱,因為他們與我們不同。(噢。)但即使是人類,也沒有多少人喜歡被擁抱。(是,這也是事實。)

如果你擁抱你的狗族人,那你就得為後果付出代價。否則,盡量把他們洗乾淨。在他們踏進家門之前,用溫水清洗他們的腳掌並擦乾,再用醋溶液擦拭他們,譬如溶液是四○比六○。四○%的醋,六○%的水,並擦拭狗族人走過的地方。

在門內,在清潔狗族人前,要全部擦拭一遍,然後用溫水清洗狗族人的腳掌,再用醋水擦拭他們。或者用嬰兒濕巾擦拭他們。但用嬰兒濕巾之類的擦拭,或如果狗族人腳掌是濕的,事後你仍需要用溫水擦拭。否則,我不知道這些化學物質對狗族人是否適合。我不認為這是有益的。所以只需用醋溶液擦拭,用溫水洗他們的腳掌。如果你不讓你的狗族人獨自睡覺,而你又喜歡和他們睡一起,那麼你必須這樣做。

否則,狗族人不喜歡被擁抱。(對。)他們的本性是永遠保持警戒。他們的本性是焦慮的。他們自我警戒。他們不喜歡受束縛—即使是在你溫暖的懷抱中。他們感到受限制,然後他們就想跑開。(噢。)如果他們必須控制自己不讓自己在焦慮中奔跑,那過一會兒他們會感覺不適。(喔,噢。)他們可能會感到關節疼痛,或者在他們心態上,每天心理上都感覺不舒服。(喔,噢,好的。)也許有些狗族人已經習慣。我不確定是否所有狗族人都是一樣。(好的,師父。謝謝您。)

「Zoo Land YouTube Channel – June 9, 2018 Reporter(m):科學家們表示,狗狗不喜歡我們善意的擁抱。育犬協會的專家就此事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們認為,把我們的寵物當作孩子對待是不合適的,因為與孩子不同,狗狗不喜歡被擁抱。

育犬協會的卡羅琳‧基斯科解釋說:『狗狗通常被認為是家庭的一分子。然而,他們不是人類,因此可能對某些互動,比如擁抱,有不同的反應。』

資深犬類行為學家克萊爾‧馬修斯說:『擁抱對人類來說可能是一種正常的社交問候,但對狗來說卻不是。當你擁抱你的寵物時,可能會錯過細微的壓力信號,這可能會導致負面反應。所以關鍵在於識別你的狗何時感覺不安。』

史丹利‧科倫博士甚至更進一步研究了狗狗及其對擁抱的反應。作為一名犬類行為專家和英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他積累了豐富的專業知識。他研究了二百五十張照片中被擁抱的狗狗及他們的反應,並據此得出結論。這些寵物中有八成釋放出壓力信號,這顯示他們不喜歡或害怕擁抱。這些跡象包括壓平或後壓的耳朵、露出眼白、轉過頭去以避免目光接觸、過度舔舐、打哈欠或抬起一隻腳掌。

「BrightDog Academy Dog Training YouTube Channel - May 1, 2016 Alex Antoniazzi(m):若我用雙臂環抱我的狗並開始擁抱他,我看到他舔嘴唇,看到他躲避,看到他打哈欠,看到他把目光從我身上移開,試圖避免目光接觸。這些跡象都顯示我的狗狗在說:『我不喜歡正在發生的事。』這意味著我的狗狗不喜歡被擁抱,這確實給他帶來了壓力。

我給了他一個擁抱,現在我們看看發生了什麼。他在低吼。巨大的警告信號,他非常清楚地告訴我,他不喜歡我正在做的事。我要再次擁抱他。他在低吼,他在告訴我:『我不喜歡你做的事。』他在打哈欠,並舔了舔嘴唇。」

「Zoo Land YouTube Channel – June 9, 2018 Reporter(m):從技術上講,狗狗是為快速奔跑而設計的。這意味著,遇到壓力或威脅時,狗狗使用的第一道防線不是牙齒,而是逃跑的能力。然後他補充說:『行為學家認為,因為擁抱,狗狗變得無法動彈,擁抱剝奪了狗狗的那種本能,會增加他的壓力程度。如果狗狗的焦慮變得非常強烈,他可能會咬人。』科倫博士的建議:『還是把你的擁抱留給雙腿行走的家人和親友吧。』此外,他還解釋說:『對狗狗來說,輕輕撫拍、溫馨的話語或食物獎勵,顯然都是向寵物表達喜愛的更好的方式。』

我有一位小狗族人。我有很多狗族人,(是的。)但是有一些小狗族人,我忍不住地喜歡把他們抱在懷裡,而且扛在肩上。但他們總是想逃開。(噢。)跑離開,就像是掙扎著要逃離這個懷抱。(好。)儘管,我從他們小時就領養他們,從幾個月大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喔,噢,是的。)有時他們會容忍一段時間,但我能感覺到他們的掙扎。(哇。)

所以,我不太擁抱他們。即使我這樣做,也很快,就一秒。(是的。)只是快速地「啵」,然後在額頭上親一下,「哈囉」。就像這樣。(是的。)[…]

但他們所謂的主人必須感受到狗族人的感覺,以及他們的喜好或不喜歡。如果他們需要擁抱,那就動作非常快。(是的,師父。)不到一秒鐘。(嗚哇。)就是要快,非常快,然後讓他們離開。否則壓力就太大了。

而且沒必要一直抱著他們。你可以只坐在附近,摸摸他們的脖子,撓撓他們的脖子,或揉揉他們的肚子。(是。)或只是說「你好」,還是「我愛你」,還是「我很高興見到你,你很美」,或「你很英俊,還有你讓我感到快樂。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活中。謝謝你成為我的朋友。謝謝你愛我。謝謝你信任我。」這就是我對我的狗族人說的。一向如此。每當我看到他們。(很棒。)

「Footage recorded by Supreme Master Ching Hai(vegan):我愛你,你是個好女孩。你是個好女孩。你是美麗的女孩。愛你。」

你不要強迫性地擁抱他們,或必須承受你那種約束性的眼鏡蛇式的擁抱。那是受限制的。因為他們比你還小,當你擁抱他們的時候,你會把他們全身都蓋住。(那是真的。)他們的臉和全身都會埋進去了,這可能是種窒息的感覺。(對,是的。)[…]

他們的本性是自然—自由。(是的,師父。)只是因為他們愛我們,所以他們想和我們在一起—但要對他們的自由空間應有所尊重。(是的,師父。)如果狗族人想擁抱你,你可以擁抱他們。但如果他們不願意,那就任其自在,還是疼愛他們。愛不必非得是肉體上的。(確實如此。)[…]

我們謙誠感謝慈悲的師父在當前的考驗時期為幫助我們的世界而付出的愛心奉獻和努力。您對所有眾生的浩瀚愛心深深觸動了我們,並幫助我們得到啟發。我們祈禱和平與仁慈的傳播能盡快改變人類的脆弱狀態,提醒我們真正的目的—敬拜上帝並尋求與上帝合一。讓我們也支持領導職位上善良且有德性的人士,讓他們為倡導更和諧的生活方式做出重要的貢獻。願勇敢的師父在所有天神的護佑下,於寧適的環境中,永遠健康與安全。

欲聆聽更多關於清海無上師(純素者)的日常生活,並了解那些錯誤地毀謗一位無辜修行者的後果,請於二○二三年一月卅一日週二,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次通話的完整內容。

此外,請參閱先前相關的師徒之間會議,如:

淨化自己並且只敬仰上帝

上帝會原諒我們,如果我們原諒他人

天堂幫助那些行仁慈純素之道者

英國必須遵守其法律並保護動物族人作為有情眾生

最後呼籲:改持純素並誠心懺悔

等等…

觀看更多
最新
2023-02-03
83 次觀看
35:18

焦點新聞

2023-02-02   1 次觀看
2023-02-02
1 次觀看
2023-02-02
320 次觀看
20:53
2023-02-02
1 次觀看
2023-02-02
1241 次觀看
32:58

焦點新聞

2023-02-01   155 次觀看
2023-02-01
155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