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持純素與和平為我們帶來天堂,肉食與戰爭摧毀一切(九集之六) 2022.06.15

2022-08-03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假設在俄羅斯的某個地區人民像這樣開始分離,並與其他俄羅斯公民打仗,政府會喜歡這樣嗎?(當然不喜歡。)當然不喜歡!沒有哪個國家喜歡吧?(對。)沒有!甚至毫無任何理由。(沒錯。)他們一直吃著來自烏克蘭同胞,他們自己同胞公民的糧食。他們被他們養活,被他們養育,被他們照顧,直到他們長大成人,然後轉過身來殺害他們,殺害自己的人民。

我也有一些好消息要告訴你們。(哇!請告訴我們吧,師父。)為什麼拍手?你們還不知道是什麼消息。(不,我們不知道。)

食物不是很好吃。食物對我來說不好吃。這意味著我不會變胖。我不想變胖。(噢。)已經這麼多工作,又這麼累了,如果我必須多背幾公斤在身上,那麼我就變成一個窩著不動的懶人了。

我看起來就像你們上次在照片上看到我時差不多。(是的,師父。)最後一次是去年,對吧?最後一次有照片的會議是在去年,對吧?去年夏天,還是?(也許在二○二○年。)所以是兩年前嗎?噢,一年半以前?(是的,師父。)哦,真的嗎?不是。時間過得真快。(我不確定。)

上一次,最後一次會議,我記得我化了很濃的妝,因為我的鏡子壞了。(噢。)我看不到妝化得怎麼樣。而你們也沒有幫忙修飾或什麼的。那個第一個編輯的人—就是最早編輯BMD(師徒之間)節目的人。然後我看到了,但我想,「噢,沒關係。像這樣,當我出門時,沒有化妝,人們就認不出我。這樣也很好。」好,很好。還有什麼消息?(我們全都說完了。)

有一個聽起來比較和平的小小的好消息,就是一開始時,頓巴斯地區的親俄勢力抓到三名烏克蘭志願兵。他們不是烏克蘭人,他們只是自願來和烏克蘭人一起戰鬥。兩位是英國人,一位是摩洛哥人。然後他們想殺了他們。他們想處決他們。他們判他們死刑,他們要處決他們。我時不時看到這個,他們說沒有理由,不執行這個處決,這個判決。(是的,師父。)但是昨天或前天,我看到英國方面說,他們會盡一切努力來解救他們的人,解救這兩位死刑犯。(是。)

然後,我看到另一則消息,第二天,這些頓巴斯親俄羅斯的管理機構說,他們已準備好聽取英國關於囚犯的看法。(對。)他們甚至不想交換囚犯。(是的。)所以英國可能要付出一些代價,才能帶回這兩名英國囚犯。我從摩洛哥政府那裡並沒有聽到任何消息。但我從英國那裡聽到。他們說他們已準備好聽取英國對這兩名囚犯的意見。(是的。)現在溫和些了。(是的,師父。)似乎更和平了。(是的。)

看來克里姆林宮的口氣較為溫和了。這可能是因為普丁的死亡。(了解。)因為今天,我剛剛又讀了一則新聞。它說的是…我會讀給你們聽。(好,師父。)它刊登在《新聞週刊》上,說:「普丁的盟友懇求在烏克蘭增援,但得到克里姆林宮冷淡的回應。」(噢。)繼續往下一點,它報導說:「莫斯科支持的烏克蘭頓巴斯地區的叛軍首領,請求俄羅斯提供軍事援助,但克里姆林宮已經迴避了這個請求。」(噢。)聽到了嗎?(是,師父。)這意味著克里姆林宮不想再支持這些叛軍。(噢,哇。)噢,我真不敢相信。感謝上帝。(是的,師父。)

我有很多關於這件事的故事,但我不敢告訴你們大家。(了解。)等塵埃落定後,我會告訴你們一切。(好的,師父。)若情況好轉,我會告訴你們。有幾則故事,你們在人類史上永遠不會從其他任何人、或從任何地方聽到。(哇,我們迫不及待想聽。)我也很想告訴你們,但我現在不敢。(了解,師父。)我不敢,但我會的。(謝謝您,師父。)若上帝許可,若情況允許。我請求天堂允許能告訴你們。我當然想這麼做。你們覺得呢?如果我把這一切藏在心裡,對我有什麼好處?但我不能說。(了解,師父。)我說過,如果說出來,結果會適得其反。這就是問題所在。(是的,師父。)

噢,我告訴你們另一件事。就在剛才,這不大相關,但它確實發生了。我剛才跟你們說,食物對我來說並不好吃。我沒說嗎?(有,您說過。)所以我不擔心自己會變胖或什麼的。(是的。)說了之後,我吃得就像很久沒見過食物一樣!噢,我很害怕。我說:「等一等。現在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因為我跟你們說了,才變成這個樣子?」(是的,師父。)

但我很高興,樂在其中。(是的,至少您對您的食物滿意了。)我只是不想吃過量,然後我甚至可能變胖,而我說了不想那樣。(了解,師父。)享受美食是好事。但我不想發胖。我無法再承受任何負擔了。(了解。)即使只是為了我自己的身體,但我真的很開心。食物很簡單,沒什麼特別的。(是。)沒有我愛吃的東西或什麼的,只是非常簡單普通的食物,但很好吃。(哇。)我吃了很多,很丟臉,但很開心。

這是我之前告訴你們的消息的補充,關於親俄的分離主義分子要求更多增援,但克里姆林宮否認、拒絕的事。(是的,師父。)

我想現在是每個人都該覺醒的時候。俄羅斯人民現在感覺有所不同了。他們可能已經從惡夢中覺醒過來。因為這些分離主義者是為了什麼要與自己的烏克蘭同胞打仗。(不,他們毫無理由。)他們是同一個國家的公民。(是的,師父。)這裡有則新聞,他們說:「親俄羅斯分離主義者說,他們正在給烏克蘭部隊造成損失。」他們表示:「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分離主義分子正在與烏克蘭軍隊交戰。」

他們也是烏克蘭人!(是的,的確。對。)然後他們毫無理由地給自己的同胞造成傷害和麻煩。(是的。對。)不管是什麼原因,因為他們也是烏克蘭人,而且他們的國家是一個良好、和平的國家。(是的,師父。)因為,即使他們以前不這麼認為,他們沒有看到光明,現在他們應該看到了,因為大多數人,那些不受分離主義控制的人,都在逃離他們。(是的,師父。)農民,還有甚至婦女、老婦人、年輕的女孩、男孩,都一起出來對抗俄羅斯。(是的。)這些所謂分離主義分子為何會有不同的想法?

如我所說,倘若他們這麼喜歡俄羅斯,就該離開!(對,師父。是。)而不是像這樣和他們自己的人民打仗。(是的,師父。對。)噢,這就是魔鬼。這就像之前我說過的關於強盜村的故事。(是的,師父。)任何想打贏某些官司,或想得到政府保護的人,就說自己是強盜村的人。(是的。)

所以現在,人們不該只仰賴俄羅斯,然後認為只要他們想,就可以得到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或在自己國家殺害任何人。這是不合乎道德的。(是的,對。)應該以叛國罪審判他們,若他們不改變和懺悔,並且採取一些行動來彌補他們的錯誤。(是的,師父。)

現在,即使以前他們不認為政府是良好的,他們現在也應該知道,因為所有的人都支持政府。否則他們會逃離。(是的。)他們支持政府,但他們必須逃離,帶著自己的孩子、老人,遠離傷害。所以他們應該知道,烏克蘭人民並不贊成普丁或俄羅斯統治他們。(是的,師父。)所以這些分離主義分子現在應該知道,他們的國家很好。他們應該知道,這個國家很好,這個政府很好。好得不得了。(是,師父。)噢,天啊。他們突然把這個國家撕裂成那樣,只因為他們想待在強盜村裡。感覺強盜村會保護他們,會給他們想要的一切,而且毫無公平、毫無是非、也毫無道德標準可言,什麼都沒有。(是的,師父。)就像我說的那故事一樣。就連那隻妖狐也說:「我是強盜村的。」(是的。)

所以烏克蘭人就應該是烏克蘭人,而不是親俄羅斯或想以俄羅斯為靠山的人。這簡直就是邪惡。(是的,師父。)而我認為俄羅斯人民現在正在覺醒。那些在那裡做決定的人不想再和他們有任何瓜葛。假設在俄羅斯的某個地區,人民像這樣開始分離,並與其他俄羅斯公民打仗,政府會喜歡這樣嗎?(當然不喜歡。)當然不喜歡!沒有哪個國家喜歡吧?(對。)沒有!甚至毫無任何理由。(沒錯。)他們一直吃著來自烏克蘭同胞,他們自己同胞公民的糧食。他們被他們養活,被他們養育,被他們照顧,直到他們長大成人,然後轉過身來殺害他們,殺害自己的人民。(這太瘋狂了。)這是不好的。任何政府都不應該支持這種背叛自己國家和自己人民的心態。(是的,師父。)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