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語言
  • 所有語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所有語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2022.03.02

2022-03-04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三月二日周三,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致電給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詢問他們是否安好。她也就烏克蘭的危機表達了關切與悲痛,並就此主題回答了團隊的提問。

(最近,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正式簽署了一份申請書請求加入歐盟,並透過影片向歐盟議會發表談話,他說:「證明你們和我們同在,證明你們不會讓我們離開。」師父,為什麼歐盟還沒有立刻接受烏克蘭加入歐盟?

你問錯人了,如果是我,我會立即說:「好」,(喔,是的。)因為這是個緊急情況,他們需要支持,至少在心理上。(的確,師父。)(對,師父。)就像他們會有人支持。(是。)這就是鄰居的作用。[…]

他們擔心,如果他們做得過火或太強硬,那俄羅斯就不會給他們廉價的石油和天然氣,整個歐洲都依賴俄羅斯的天然氣。(噢,對。)還有美國也是。真是瘋狂。想像一下吧?我不確定是否有其他事情是更重要的,因為天然氣只是在他們自己家中燃燒。(是。)[…]

我不記得歐洲人是否有這個東西,但如果他們繼續他們的計畫,美國也可以供應歐洲。(對。)但拜登在他剛剛上任的第一天就已經立刻廢除了那個計畫。你們知道的。(是。)他只是動動筆,立刻就有超過一萬人失去了工作。就這樣,甚至沒有說:「好,我們給你一段時間去找其他工作之類的。」(對,師父,是的,師父。)我不懂這個人。

所有這些我執,[…]我執正在把世界搞得一團糟。[…]他們不在乎任何人在他們面前的死活,因為他們安好無虞,他們過得太好了。(是,千真萬確。)他們的生活太好了,太舒服了。[…]

我想這就是主要原因。(是的,師父。)這個物質世界上的人,他們更擔心物質的東西,而非其他東西。(是的,的確。)自己的牙齒痛,比起有人死在自己門外或在手術室中的疼痛還更為重要。(是的,師父。)這個世界的人們,絕大多數都是自私的、漠不關心的、沒有愛心。愛心非常、非常少,愛心品質很低。(是的,師父。)他們就是想得太狹隘。太短視。(是的。)從俄羅斯購買就行了,不需要生產自己的。(對,師父。)

但生活並非總是為了便利。如果你總是關心便利,有一天可能會受到衝擊,比如你的生活不再方便了。(是,確實是的。)(是的,師父。)就像每天都在吃肉,但現在我們有了大流行病。我們總是有各式各樣的問題、大流行病或各種傳染病都在出現。然後還爆發了戰爭。不僅僅是這些。(是的。)於是,不方便改變法律;或讓肉食過時,而讓純素食成為一種社會規範,(是,師父。)為了每個人的生存。

這是一個生存問題,不僅僅是有關潮流。這很嚴肅。(是的。)這不是個遊戲,但他們就是不能理解。他們不能改變,因為習慣,因為方便。(是的,師父。)為什麼要得罪強大的肉製品行業,(是的。)為什麼必須要改變嘴裡的味道呢?生活對他們來說還不錯。(是的,師父。)大家都置之不理。(是的。)他們不想做任何新的事情,儘管這是一件生死攸關的事情。所以,歐洲人也是。

他們都站了起來。我在電視上看到的,他們報導了澤倫斯基總統的激情演講(是的。)讓他們感覺有點觸動內心,他們都起立鼓掌。(是的,的確。)翻譯也被感動得說不出話,(噢。)因為也許他的話發自內心,說得如此好、如此真實。(的確,師父。)他在他的演講中放了圖片。所以,人們可以想像他的人民必須經歷什麼樣的痛苦。(是。)

想到這些,甚至我都想哭了。不過我沒看他的演講。我只是覺得…你們不必。你們可以在新聞中看到。人們遭受了如此多痛苦,那麼多的孩子和家人分離。丈夫留下來保衛國家,把妻子和孩子送走,而他們不想走,但他們不得不走。而有些人只是去送死,只是為了他們的人民犧牲。(是的,師父。)且情況不必是如此的。(不,不是。)不是非得這樣的。(不。)我們已經夠痛苦了。(對,師父。)

天啊,製造更多麻煩、更多流血事件、更多悲傷,為什麼?只為了滿足我執。然後在地獄裡會餵你地獄之火。他們不知道這個。(是的。)不僅僅是這一生中受苦。等死後,會受苦,越來越多、越來越多,而且沒人在那裡幫你。這就是問題所在。那時沒人在那裡幫你。你的軍隊不在那裡,你的顧問不在那裡,你的奉承者不在那裡,你的妻子孩子,沒有人在。你的神父、教會人士,沒有人在你身邊。只有你無止境地受苦。天啊,那很可怕、很可怕。我希望他們會知道這一切,停止所有的瘋狂之舉,(是的,師父。)不僅是為了這世界上的人,也是為了他們自己,看在上帝的份上。

拜託、拜託,上帝,請讓他們明白。但問題是,我們的世界負債累累,都是血債。所以,事情像這樣發生了,任何人都無法控制。只是一些躁進鬼魅。我沒有意識到普丁也是他們中的一員。我沒意識到,(喔,噢。)因為他所做的所有事,還有他看起來很好,(是的,師父。)像是愛動物之類的。(是。)

還有一件事,我不想說,但也許他們有一點軟弱。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參與戰爭了。(對。)現在他們變得「放鬆休息」,並不想上戰場或捲入其中。(是,師父。)比如派人去送死之類的。他們不想讓公民再受苦。歐洲有那麼多戰爭。(是的,師父。)而就在大約廿年前,歐洲也有一場戰爭,幾乎更大面積地爆發。(是的,師父。)還記得南斯拉夫嗎?米洛塞維奇。(我想他曾經是塞爾維亞的領導人。)然後塞爾維亞和波士尼亞幾乎引發世界大戰。[…]

這只是一些蹩腳的藉口。他們說:「噢,這是一個程序。」就像如果你加入歐盟,有一個很漫長的過程,有時歷時數年。噢,天啊。(是啊。)這很正常,好吧,當你有時間的時候。(對。)那項協議。現在,人們已經死在你門前了。(是的,師父。)(是的,情況不同,很緊急。)如果他們不團結起來或互相幫助,就像鄰居應該做的那樣,那麼戰爭也許會降臨到他們的家裡。(對。)

烏克蘭與歐洲接壤。(確實是,是,是的,非常近。)這就是為何普丁佔領了克里米亞,這樣他就已經和歐洲有了一些聯繫。然後他現在進入烏克蘭全境了。如果他佔領了烏克蘭,所有的鄰居都會被一個個地吃掉。(噢,天啊。)而我不知道那個時候歐洲人或北約是否有足夠的力量來扭轉局面,(是的,師父。)而不再次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或損壞或破壞,就像世界大戰。(噢,天啊。)

而且還會有很多移民之類的。而在這期間,大流行病仍不會讓你安寧。那麼如果是這樣的移民,他們要怎麼照顧呢?(對,師父。)他們會如何照顧,到處都是這樣的大規模聚集?(對,確實是。)而疾病會四處蔓延、失控。(對,噢,天啊。)你想像一下,他們怎麼會有足夠的口罩來給他們所有人,或足夠的藥,或距離。(不可能。)不!(千真萬確,師父。)任何聚集都是風險,巨大的風險。(是,對。)然後不管他們是否離開他們的家,他們都會死於奧密克戎或諸如此類的。(是。)因為缺少藥品、設施和醫院。(是,師父。)還有醫生和基礎設施無法立即處理這麼龐大的人口湧入。(是的,師父。)主要是兒童、老人和婦女,他們更容易受到這種情況的傷害。歐洲現在還是冬天,很冷。(是的,師父。)他們怎麼能承受這一切?他們甚至怎能足夠快地提供照顧?(是,師父。)(的確,師父。)[…]

他們正在白俄羅斯談判,但我認為俄羅斯只是想分散烏克蘭人和世界的注意力,只是一再談判。但他的要求和所有條件都是人們不可能同意的。(是的,師父。)

所以,歐盟他們太舒服了,我猜,即使有大流行病之類的,但他們不想得罪俄羅斯,儘管已經有很大的改善。我必須讚揚這一點,就連瑞典,通常他們是中立的,他們根本不想捲入任何爭鬥。(是的,師父。)而且德國甚至說過他們絕不會向任何戰區運送武器,(是的,師父。)這是他們的政策,而他們打破了這一政策,為了給烏克蘭送一些東西。(是的,師父。)甚至還有瑞士也做了一些事幫忙。(噢,噢。)美國也應該是送一些東西,但我不知道他們將如何進入那裡,如何經由陸路把東西帶進去。因為空域已經關閉了,(噢,是,是,師父。)[…]所以他們不能利用空域把東西帶進烏克蘭。(是的,師父。)而且在路上到處都是俄羅斯人。[…]

如果普丁說烏克蘭人在騷擾他的人民或進行種族清洗,那麼為什麼這兩個地區,分裂區,仍在那裡需要他進來保護,(是,的確。)讓他的軍隊進來保護。(是的,師父。)因為如果政府想除掉他們,他們會做得更乾淨。我是說烏克蘭政府。我猜政府並不是真想殺死自己的人民,(對。)即使他們來自俄羅斯。(是的。)但他們已經在這個國家了,他們是烏克蘭的公民。(是的,師父。)

澤倫斯基總統,在他當選之前,他承諾在國內實現和平,也就是與叛軍,與分裂分子的和平。但這還沒有發生。這意味著他們在慢慢來。(是的,師父。)他們想要談判,他們不是真的想要壓迫這兩個地區。(對,師父,確實是。)否則,不會那麼困難,只是兩個小地區,是嗎?(是的,對。)政府要鎮壓他們,或以某種方式除掉他們,並不難。(是的,師父。)因為如果他們現在能和強大的俄羅斯戰鬥,那麼他們就能解決這兩個小地區(對,確實如此。)在他們的國內被分割。(的確。)你認為這符合邏輯嗎?(是,很合邏輯,師父。)

人們並不愚蠢。他們知道的,他們看得到。沒有任何藉口進來,讓他們自己兄弟姐妹間的事情變更糟。如果他真的想保護這些人,他應該開放一個對話,叫他們雙方來談談之類的。提供一些建議,提供一些幫助,使他們雙方安心,或彼此和平相處。沒有!只想進來,殺兒童、婦女,他們不在乎。普丁不在乎任何人,因為他是躁進鬼魅之一。現在你們能看出來。(是,現在我們看得出來,是的,師父。)我之前也沒看出來,我不會到處檢查每個人。[…]

而現在,因為大流行病,現在就像末日對決。所以,躁進鬼魅們,他們也在背後支持他們的人,他們的團隊。(是的,師父。)他們跑上跑下,進進出出,西方、東方、北方、南方,支持不同的大人物,像P方濟各,像拜登,(是,師父。)佩洛西或像普丁,噢天啊。不是全部的俄羅斯政府或人民都是躁進鬼魅,不是所有與普丁合作或支持普丁的人都是躁進鬼魅。他們只是長期以來被訓練得去服從他。(對,師父。)因為如果你不服從,那麼你已經進監獄了,或被毒害,或者(是。)被暗殺。[…]

但是,每個聯盟團體遲早還是要照顧自己,因為這世界不可預測。(噢,對,的確,師父。)人們是不可預測的。有時有些人死了,如果身體還在,而且健康,有些惡魔會接管那具身體,所以那個身體又像活人一樣醒過來,(喔,噢。)然後繼續工作。(噢,天啊,噢,天啊。)而更糟糕的是,因為他們有身體,像普丁,比如說,(噢。)或者拜登。他們有人類的身體,他們可以更有效地工作,像P方濟各也是如此。他們位高權重,他們能做任何事。(噢,對,是的。)沒人能阻止他們。[…]

還有其他問題嗎?(是,師父。法國財政部長,布魯諾勒梅爾說,西方將發動一場「對俄經濟暨金融戰」,我們將「導致俄羅斯經濟的崩潰」。而作為回應,俄羅斯前總統及總理,現任安理事會副主席,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用真正的戰爭威脅法國。師父,這真的會發生嗎?

有可能。(噢!)普丁和他的幫派,他們會做任何事,即使可能會輸,他們也會去試。(噢,天啊。)他們什麼都不怕。(是的。)現在他們已經開始了,他們就可以繼續前進了。他們想這麼做。

實際上,有一個秘密意外在網路上洩露了。他的支持者,盧卡申科總統,(是,師父。)他指著烏克蘭地圖,像是入侵,但也有個紅色箭頭之類的指向摩爾多瓦。(是,師父。)(噢。)而且他說這將是下一步。(對。)(為何是摩爾多瓦,師父?)因為它毗鄰烏克蘭,它更小,那裡沒有太多防禦系統。如果他們佔領了烏克蘭,那麼下一個容易佔領的就是摩爾多瓦。(是,的確。)

在那之後,他將一個接一個地繼續,野心是如此巨大、如此狂野、邪惡和殘酷。他們不在乎誰死和誰不會死。他們只想揚名立萬,哪怕是負面的。(是的,師父。)這些人,他們只是如此渴望得到關注。(是的,師父。)然後在接種疫苗之後,接著又被隔離,沒有人再崇拜他了。所以他必須以某種方式尋求關注,即使是殘酷的,因為像這樣他就不必再出去和人們交談也不必再被公眾感染了。他可以派他的人出去為他做這件事。(噢,是的。)士兵們。(是的,師父。)

但我很高興有很多俄羅斯人直接投降了,他們不想打仗。(是的。)有一個整編部隊投降了。(噢。)(對他們來說是好事。)對他們來說非常好。所以我告訴過你們,不是每個看起來像支持普丁的人都是惡魔。(是的,師父。)但仍然他們需要聽令於他,他是總司令。(是的,的確,師父。)如果他事先知道或在戰鬥中知道,如果有人在那裡,將殺死他們,士兵們,若他們不戰鬥。(的確。)所以,有些士兵用一個藉口,他們刺破了他們的油箱,所以車輛不能移動,因為他們不想戰鬥。(對,師父。)

在某處我看到了一封俄羅斯士兵的信,他在臨死前給他母親寫了一封信。他說:媽媽,這太悲傷了。意思是,他不喜歡這場戰爭,懂嗎?(是的,師父。)我的意思是要贏得戰爭,士兵們必須有高昂的士氣,對嗎?(是的,師父。)並真知道值得為之奮鬥的好理由。(是,是,的確,師父。)[…]

而現在,有一萬六千名來自不同國家的人,正在自願進入烏克蘭—沒薪水,(噢。)去戰鬥。(對。)

因為這實在是太卑鄙了。(是的。)這真的是欺凌,真的很殘酷,這真的很邪惡,明白我的意思嗎?(是,師父,確實是。)這不像是兩個國家互相打仗。(不是的。)不!這是一個國家想要入侵(是的,一方。)較弱的國家。(是的,師父。)然後很多周圍的鄰居、全世界、大政府、大人物,一開始都無所作為。現在他們才慢慢地在做一些事情,(是,師父。)因為他們可能終於意識到了,這確實是一個惡魔附身的案例。附身─惡魔的戰爭是不真實的。(是,師父。)它不像一場真正的戰爭,一場不公平戰鬥。(是。)這確實是太殘酷了。入侵後就那樣殺死婦女、兒童或任何人。當然,如果你繼續轟炸建築物,人們就會死亡。(是的,師父。)

不只是轟炸軍事區域,而是轟炸任何地方,任何地區。人們的房子,人們的建築,(是的。)就像這樣。還有幼稚園的孩子,甚至醫院。[…]

這個原因真的會激怒人們的內心並促使他們想去幫助。(是,師父。)連我也有這種感覺。當然,我不會這樣做,我知道,是。(是,師父。)但是,它仍然促使你有這種感覺,(是,師父。)你想出去保護那些弱者、那些無辜的人。我是說他們只是無辜的,他們沒有對俄羅斯做任何事情。(對,師父。)許多國家與共產主義制度決裂,不僅僅是烏克蘭。他們不能宣稱烏克蘭是他們自己的國家。太荒謬。(是,師父。)[…]

但正如我告訴你的,任何侵略性的獨裁者或貪婪戰爭狂入侵者—若他們想入侵你的國家,他們會說任何話。(對的,師父。)[…]

而現在普丁也開始類似的事情。想殖民統治別人的國家。殺害其他人,兒童、無辜的人,都是一樣的。(是的,師父。)因為當你轟炸時,炸彈無法分辨東西。(是的,確實是。)你不能告訴炸彈:「好吧,別炸孩子,別轟炸婦女。」不是嗎?(是的,師父,它不會區分。)情況就是如此。他們知道這一切。他們只是漠不關心,壓根不在乎,因為他們是惡魔。(是的,師父。)只是這個國家的人民看不到而已。只有一些人能看到。但是,第一—他們不敢說什麼。即使他們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他們。因為普丁,他已很好地確立了自己的地位。(是的,師父。)幾乎就像國家的英雄。[…]

梅德韋傑夫。我也很驚訝這傢伙,我以為他是個好人。(是的,師父。)比普丁好。(是,師父。)不那麼獨裁,不那麼暴力。但是現在,他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同樣的東西。(對的,師父。)他也一直在威脅全世界,而不僅僅是現在的法國。(是的,是的,師父。)他說,或者普丁說,他們倆都說,如果任何國家干涉他們的入侵,他們將面臨前所未見過的後果。(是的,師父。)意思是異乎尋常的殘酷;非常的,最終的,殲滅的那種世界大戰的方式。(是的,師父。)(他們確實為此提高了他們的核武威懾警戒水平。)

是,我看到,我看到了。這就是為什麼一些國家也害怕,就因為這個。(是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猶豫是否要接受烏克蘭。我就會接受,因為如果你不接受,他們還是會向你推進,(對的,師父。)很快就會到你的國家。一旦他們擁有了烏克蘭,歐洲就只是下一條街了。(是,師父。)就在隔壁。(是這樣的,是的,是的,師父。)烏克蘭就像一個邊境。(是的,師父。)因此,現在他們在為自己的國家而戰,但在某種程度上也為歐洲而戰。(確實,師父,是的,師父。)

而一個真正的鄰居會在他們的鄰居受傷或有需要時幫助他們,無論如何。(是的。)在那時候,你不能說:「噢,我有一個嬰兒,我有孩子,你不能到我家來,即使你受傷了。」(是的,師父。)當你的鄰居需要你時,好鄰居會開門。(這是正確的。)(是的,師父。)患難之交才是真朋友。他們也是朋友,他們同樣是歐洲人。(是的,是的,師父。)儘管他們尚未加入歐盟。因為要加入歐盟,他們這樣大驚小怪的,這就是為什麼也許烏克蘭不能加入的原因。(是的,師父。)他們必須報告很多事情,(是的,師父。)而且要公開一切。為了加入歐盟,他們必須開放所有的東西。(是的,師父。)也必須有錢─(是。)很多,很多,很多。(是的,師父。)[…]

但這就像一個絕境,它需要危急的措施。(的確,師父。)至少,只為了表示團結。他只要求他的國家加入歐盟。他沒有要求你的錢或義務或任何東西。(是的,正確。)並談論和爭論英國人想要脫歐的議題。他們不喜歡此議題。他們一直總是拖延或想讓英國回到歐盟。而現在有人自願加入,一個美好而乾淨的國家,他們卻不讓他們加入,這是為什麼呢?烏克蘭可能比英國窮,這就是原因嗎?(也許,是的。)沒有那麼強大,(正確。)像一個安寧和平的國家。(是的,師父。)

這不公平,是嗎?這不是一個(不是。)真正的聯盟,是嗎?(不,師父,不是的。)在我看來,這不是。(的確,師父,聯盟應該在那裡真正幫助那些需幫助的人。)(這就是一個聯盟應該存在的意義。)即使他們尚未加入這個聯盟,但你們是鄰居。(是的,對的,師父。)此外,如果他們沒有烏克蘭,很快就會輪到他們,(真是這樣。)因為普丁和他們的幫派現在非常,非常深入其中。(是的。)他們現在不想退縮。只有靠上天干預的恩典,否則戰爭將繼續。(噢。)他們有核武,(是的。)他們怕什麼?(是的,師父。)他們害怕彼此,這才是問題。

許多國家都有核武,所以現在他們害怕彼此,這也是好事。但是,如果有個傢伙不在乎了,因為知道對手害怕核武,那麼他將使用它。(是。)他感覺到歐洲很弱,又沒經驗,但已破碎,如英國脫歐。(是的,是的,師父。)然後烏克蘭只是一個正常的、小的、和平的國家。而他們已經把烏克蘭的一個重要部分咬掉了,把它整個吞掉了。然後他們已經煽動了另外兩個地區使烏克蘭變得更弱。所以現在他覺得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他可以征服烏克蘭,然後接着再征服下一個。他已在考慮摩爾多瓦了。(是的,師父,正確。)[…]然後在摩爾多瓦之後,你可以猜猜。(是,師父。)

如果歐洲人如此軟弱,而且如此依賴,或如此怕沒有天然氣,那麼這麼多的弱點。如果你的牆上有洞,即使是小洞,螞蟻族人會進來,其他昆蟲族人會進來,蚊子族人會進來,他們會咬你。(是的,師父。)遲早有一天,你會死於疾病。

歐盟,他們也想要和平,他們只想要和平,他們不想要戰爭。(對的,師父。)這也是他們猶豫的原因,他們不想再捲入任何流血事件(是的。)並讓它變得更大。他們想也許如果他們不作出反應,它就會以某種方式變小。(是的,師父。)一開始,他們並不相信普丁會這麼做。(對的,師父,是的。)這就是為何。大家都很慢,直到事態已遲,有些晚了。因為若他們全坐在那裡看著烏克蘭被欺凌,孤獨而亡,那真的很可恥。(是的,師父,真的。)我不認為上帝或天堂會原諒他們。

我是指,你在這世上,你就得採取相應的行動。(是的,師父。)若你的鄰居遇上麻煩,且一些惡霸來打他們,你得盡全力去幫忙,(是的,師父。)去阻止。(的確,是的。)你不能只是說:「噢,我不喜歡打架,我從不喜歡打架,」然後讓鄰居就這樣在痛苦中死去。(不能。)而且你不知道,也許下次那個惡霸接下來會來你家。(的確,師父。)(確實,是的。)當他贏了,自覺威風不已,然後他就會來到你家,找任何理由來打你—也許是為錢,為土地,為了任何東西,珠寶等。[…]

因此,所有鄰居應該團結並幫助那名孤單的鄰居,趕走那些惡霸和強盜。(是的,師父。)謀殺犯和惡霸。這是人們該有的作為。(的確,師父。)烏克蘭的情況也是如此。這次真的是個好理由為其奮鬥並幫忙。(是的,師父。)

我不是說他們必須打仗,比如殺人之類的,但他們可以用他們的身分和力量,以及他們的武器嚇走俄羅斯人。(是的,師父。)這麼多的國家聯合起來,我不認為俄羅斯有足夠的勇氣繼續對抗全世界,如果全世界都介入的話。(是的,的確,師父。)即使是現在。(是,師父。)

就因為他們不管烏克蘭,讓其這樣孤獨地死去,這對他們的良知來說很可怕。(是的,師父。)而且他們有武器,他們有力量,他們有軍隊—他們全部都有。若他們聯合起來,那將是很強大的力量。(確實如此,師父。)我想俄羅斯會撤離的,即使是現在。就算現在戰爭已經開始,仍能這麼做。(是,師父。)他們就在隔壁。(是。)這很簡單,只是走去那邊,幫助一位有需要的鄰居。

別讓所有的烏克蘭人像那樣死去,或是孩童或婦女像那樣死去。現在他們必須要移民到其他國家,正值冬天,他們只有身上穿的衣服,帶著小孩,而且他們身上沒有牛奶,沒有食物。若他們在高速公路上排隊,會有被俄羅斯轟炸的風險,轟炸這些移民。(是的,師父。)

維和,我的天!即使兩歲小孩也不會相信。(是的,師父。)維和!他們在破壞人們的和平,擾亂人們的生活,並殺害他們。(是的,師父。)維和,哼!只有魔鬼才會這麼說,因為即使人類,他們也會有些羞恥心,即使是低等之人,或低智商之人,或即使是不很友善的人類,也會感到羞愧。他們不會說這樣的謊言。(是的,師父。)與他們的行動完全相反。(是的。)

我沒有意識到梅德韋杰夫也是個惡魔。(噢。)我沒有意識到。直到今天,當我讀到新聞。[…]然後我去檢查他,我查到他倆都是一樣的。(噢,天啊。)難怪他們相處融洽。

這是有可能的。(是,師父。)因為這些魔鬼,他們毫不懼怕。但若全世界團結起來,聯合一致,(是的,師父。)世界聯盟,那麼俄羅斯就會撤退,退離。(是的,師父。)

(關於這點,師父,我想若全世界聯合起來強硬示態,但因為這兩個傢伙,普丁是個躁進鬼魅,他是否可能想要製造更多死亡?然後在這種狀況下,現在就會更加暴亂?)

不,因為他的人民也不想打仗。(是的。)缺少士兵的話,普丁無法打仗。(對。)他的士兵許多已不想打仗,因為他們知道這不是個好理由。(是的。)士兵們是正常人,他們有理想,他們有一些高貴品質。只是他們到目前為止必須要服從。但像這樣毫無理由地打仗、殺人,他們不願這樣做。而且,我讀到軍隊,多數都是很年輕的人,並未受訓且無經驗之類。所以他們已死去了很多!目前為止,已有六千人,(噢,天啊。)死去的士兵。

許多人投降,只是因為他們不想打仗。為什麼要跑到鄰國去,他們沒對你做什麼,而你就向他們開槍?(是的。)我是說,任何正直的人都不會這麼做。(是的,師父。)特別是年輕人,他們有自己的理想。(是的,他們有良知。)他們不習慣這種殘暴心態。(是的,師父。)[…]首先他們在這樣的臨時營地裡受凍,現在他們得去打仗,並就這樣死去。

這就是為何烏克蘭的士兵,他們正在獲勝,因為他們有理想,(是的,師父。)他們有目標。他們對此有真正的熱情,因為他們真的想要保家衛國,保護自己的同胞。因為他們知道,這不是戰爭的正當理由。(的確,師父。)

普丁沒有理由發動戰爭,所以他的軍隊士氣低迷。而烏克蘭人毫無畏懼,(是。)他們想各種辦法威懾俄羅斯。而且他們在許多方面確實獲得成功了。因此差不多有六千或更少,也許現在更多俄羅斯人死亡,而烏克蘭傷亡人數,只有一百卅七人。(噢。)他們有勇氣的力量及他們的高貴品質,他們的保護本能與他們同在。(是的,師父。)他們很善良且正直,他們每天都在祈禱,所以他們正在獲勝。[…]

若你心懷目標,你有高雅的理想,那你就會全力抗爭。(是的,師父,的確。)而這是一種能量,即使敵人也能感覺到。(是的,師父,是的,的確。)這就是為什麼俄羅斯人,他們終於意識到普丁的意圖很瘋狂,且殘暴又邪惡、惡毒、暴力。所以他們不想與烏克蘭作戰,他們沒有對他們做錯過什麼。[…]

問題是,若全世界聯合起來,普丁無法同時殺掉所有人。(是的。)而他們也能殺死普丁的人。(是的,師父,的確。)所以,普丁應該害怕世界,而不是相反。(完全正確。)他們應該這樣想,而不是以普丁的方式思考。(是的,師父。)即使他們死去,那雙方都會死。(是的。)不只是烏克蘭或世界的人民。他們有許多人聯合起來。(是的,師父。)超過俄羅斯軍隊的數量,俄羅斯軍隊差不多是十五萬人。(是。)但當全世界聯合起來,能想像嗎?即使只是歐洲國家,與環繞烏克蘭的所有北約國家,已是股很強大的力量了。

若他們真的想打仗,若他們真的感覺到烏克蘭正獨自對抗大狼這種緊迫性。而他們像這樣全力以赴地對抗。他們應該感到羞愧沒有去幫助這樣勇敢正直的國家和像烏克蘭人這樣善良的人民。(是的,師父,的確,師父。)甚至我也覺得很不公平,如果我不是更清楚的話,我也會想去那裡,盡我所能地幫助他們。(是的,師父。)我不喜歡恃強凌弱者。(是。)我不喜歡不公義之事,我不喜歡這種醜陋、嗜血的惡魔。(是的,師父。)好。

(師父,烏克蘭總統預測,如果俄羅斯最終控制了烏克蘭,將會威脅到北約成員國。師父對澤連斯基總統的預言有什麼看法嗎?)

當然了,這很合邏輯。(是的,的確,師父。)接下來他已指向摩爾多瓦,因為這是繼烏克蘭之後最方便進攻的,很弱小。(是的,師父。)若這世界未採取任何行動,他會繼續如此,(對,師父。)因為其他北約國家就在烏克蘭旁邊。(是的。)他們甚至能威脅到巴黎,你們覺得呢,他們還會忌憚任何其他小國家嗎?(不會。)

法國!(了解,師父。)(是的。)(法國甚至還有核武器。)而且是有戴高樂的法國,不是名不經傳的法國,戴高樂將軍。(是。)你們懂的,即使他已經去世了,但這不是個普通的國家。(是的,師父。)法國是在與希特勒的世界大戰中解放所有猶太人和所有囚犯的國家之一,還記得嗎?(記得,師父。)而他竟然敢威脅法國。好吧,不是他,而是戴高樂的盟友。(是的,師父。)法國也在歐盟中。(是的。)而他還敢威脅法國,那麼他們就不怕傷害其他國家了。(對,師父。)[…]

在和平時期,沒有人會想加入任何聯盟。(是的,師父。)(對,師父。)而現在是戰時,烏克蘭需要幫助。但北約仍在磨磨蹭蹭,歐盟則是扭扭捏捏,就像這樣。(對。)戰爭已經到自家門口了,(是的,師父。)他們仍在扭扭捏捏,考慮協議,(是。)或繁文縟節的官僚體系。(是。)我甚至不知道他們是否能夠保護自己,如果他們沒有那麼果斷,沒有那麼強大的心理質素。(是,的確。)(是的,師父。)

你的態度也很重要,(是的,對。)這就是烏克蘭人獲勝的原因。儘管他們不是強大的俄羅斯的對手,他們沒有像俄羅斯那樣先進的戰爭武器,甚至還是相對弱小的國家。他們之所以能獲勝,是因為他們的態度,因為他們決心與不公義和霸凌對抗。(是的,師父。)所以倘若歐盟不認為這是值得尊重和援助的事,那麼歐洲各國也會失敗,(是的,師父。)或害怕普丁斷供天然氣和石油,怕這怕那,那麼普丁就會繼續,(是。)因為當你害怕時,人們會感覺到。(是的,的確。)

普丁並不像是剛受戰事訓練的人,(的確。)他本身也是蘇聯情報員。(是的,師父。)他知道很多事情,而且他是共產主義者。(是的,師父。)共產主義者應該不會信仰任何東西;上帝或什麼的。[…]

那麼普丁又怎會被培養成(對,師父。)一個更良善的人。就算他不是惡魔,在你想像中,你覺得他是怎麼被培養的?(對,師父。)因此他們很殘酷。(是。)他們沒有信仰,更不用說他是不是惡魔了。他們沒有任何可以信靠的東西,(是的。)這樣的人,他們沒有愛,沒有信仰,沒有任何東西,卻坐在俄羅斯的頂端。(是。)所以覺得自己很強大。而他身邊的每一個人,不是奉承他,唯命是從、讚美他,就是坐牢或被下毒。(是,師父。)

根據新聞報導,這些大家都知道。(是。)為什麼沒有其他人以這種方式被毒死或以這種方式被殺害?只有那些從他身邊逃脫或反對他的人。(是,師父。)這不是巧合,對嗎?(不,師父,不,不是。)[…]

(還有一個問題,師父。烏克蘭的戰爭是可避免的嗎?

本來可以的!本來可以。只要像普丁所做的那樣在烏克蘭邊境部署一支軍隊就可以了,(噢,對。)面對普丁。不是為了要戰鬥或什麼的,而是為了讓普丁知道,我們有所準備。(對,對。)如果你想殺我們,我們也會殺了你。不需要戰鬥—而是預防。(是的,師父。)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預防總是勝於治療。(是。)

普丁已經給了全世界好幾個月的準備時間,每個人都知道這一點。所有的情報都告訴拜登,告訴歐洲人,告訴所有人。甚至在最後一刻,拜登還宣布俄羅斯將在四十八小時內襲擊烏克蘭,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沒有部署軍隊。當時他們還有時間飛進去。(對,師父。)那時烏克蘭還有機場。(是。)(是的,師父。)至少還有一些。然後還有歐洲,所有軍隊可以集結起來,那些鄰國的軍隊。(是,是,他們就在那裡。)北約等等的軍隊。但他們只是讓烏克蘭獨自滅亡,孤軍奮戰或獨自滅亡。

尤其是拜登,他必須看起來像在反對普丁,但他並不是,因為他們是一夥的。(噢。)你可以看出他的行動,他說要制裁這個,制裁那個,但他根本沒有制裁普丁本人,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他寧可購買俄羅斯天然氣之類的東西,卻讓他的人民挨餓、失業和仰賴救濟。[…]還有他說:「噢,所有制裁都進行地很緩慢,(是。)一次一點點。然後還是不會馬上起作用,這需要很長的時間。」他是這麼說的。[…]

他不會派遣軍隊。他是派了一些。普丁已在好幾個月前就開始建立他的軍營。(是的,師父。)至少兩個月,全世界都知道,拜登也知道。他說他不會派士兵去烏克蘭打仗,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他派了一些,之前派了某些士兵。普丁有十五萬兵力,而他派了大約八百人左右去某個地方。以防萬一。去那裡做什麼,喝咖啡嗎?八百人坐在一塊,喝咖啡,取暖?對抗十五萬大軍。(是,師父。)

本來是可以避免的。如果他們已經知道的話,之前就應該制裁,而不是等到現在,他已經在烏克蘭殺人了,(對,師父。)他的坦克已經開進了烏克蘭境內;(是的,的確。)他的軍隊,他的軍團已經佔領了車諾比,轟炸了機場等等之類的。(是的,師父。)還有轟炸兒童、幼兒園和醫院等等之類的。(是的,師父。)而且現在更難把武器帶進去,因為俄羅斯人擋在路上,(是的,的確。)已經控制了某些據點。(是的。)

網路上有篇文章談到諾斯特拉達姆士預言,巴黎將被圍攻。(是的,師父。)會被控制、被佔領。(是。)諾斯特拉達姆士應該也預測到這場戰爭,在今年。(噢。)他已預言了戰爭和各種災難。還有一位叫巴巴萬加什麼的預言家,她也預言了同樣的事。她預言的一些事都成真了。[…]

這只是一個巧合。(是。)是個巧合。因為很多國家也制裁了俄羅斯,美國也有制裁。為什麼他只針對法國進行威脅?(是的,師父。)之前他只是普遍性地威脅,但在這段文字中,他只威脅法國。[…]

(師父,從您對普丁的揭露中我們知道,他是個躁進鬼魅,而他說要把他的核威攝力置於高度戒備狀態,這意味著他可能隨時部署核導彈。)

我們必須祈求天堂的介入,(是的,師父,因為這很令人擔心。)如果他擔心他的人民和他的國家,他就不會這麼做。但如果他不在乎,那麼他就很危險,(是的,師父。)他可能會為所欲為。(對。)因為如果他擔心他的人民,那麼他就不敢使用核武。因為如果他用了它,那麼美國也會用,其他國家也會用,俄羅斯就會滅亡。(是的,師父。)

但我認為他應該考慮不要使用它,因為俄羅斯可能會滅亡。(是的,師父。)如果他可以使用核武,其他國家也可以,(是的,的確。)他也無法掌控其他遙遠的國家。(是。)而且他應該考慮不要使用它,因為也許他不考慮他人民的生命、和平或安全,但他應該考慮,如果他的國家「完蛋了」,如果他整個國家被摧毀,那他就沒有後盾了。(是的,師父。)他沒有人民可以統治。(是的,對,師父。)(是的,師父。)或者,他自己也會死,(是的,師父。)並且早點下地獄。所以他應該考慮一下。(是的,師父。)[…]

我認為他不會這麼做,因為他也會死。(是的,師父。)若他留在俄羅斯,他會死。若他跑去其他國家,沒有人喜歡他,他們也會殺了他。(是,的確,確實如此。)所以他最好不要使用最後一張底牌,(是。)他最好留著它,(是,師父。)那麼他還可以有一些威脅的力量。但如果他已經使用了它,那就完蛋了,他就完蛋了,俄羅斯就完蛋了。(對,師父。)就真的是世界大戰了。(是。)就算希特勒再怎麼強大,擁有掩體和隱藏得這麼好,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而且是機密等等,他們還是找到了他,(是的,師父。)遲早的事。(是的。)現在,甚至更快,因為大家都有高科技,他們不需要去你家,就能知道你在哪裡。(是的。)[…]

它本應被阻止。(是的,師父。)因為他們有很多個月的時間,他們知道這一點,他們有情報,什麼都有。[…]

現在,他們為何要談判?既然俄羅斯強、烏克蘭弱,誰在談判什麼?他們只是提出了很多要求。[…]

明知反對,所謂的敵人不會接受,不能接受,只是去那裡,只是為了在那裡或轉移注意力。(是的,師父。)這樣人們不會更好地戰鬥,他們只是在等待。所以澤倫斯基總統也說了同樣的話,他說,與俄羅斯談話是在浪費時間,當他們繼續轟炸我們的國家時,仍在繼續戰爭、仍在轟炸、仍殺害他們時,要談什麼呢?(是的。)(對,師父。)

所以,每個人都必須同意才能讓他們放手烏克蘭。但我不認為有人會同意,因為他們要求的是不可能的事情。(噢。)所以,如果所有的核武都被移除,那麼只有俄羅斯會有核武。(是的,師父。)他們還不如直接說:「好吧,來吧,佔領我們的國家。(是。)這都是為了你,用愛歡迎你,(是。)來自歐盟的愛。(是的,師父。)(是。)或者來自北約的愛。」設宴歡迎他們,(是的。)如果他們同意這樣做,那麼歐洲將立即成為俄羅斯的。(是的。)當他們把所有的核武都送出去的那一刻,扔到某個地方,還給美國,然後歐洲就會再次成為俄羅斯聯邦。(是的。)共產主義聯盟。(是。)(是的,師父。)不再是歐盟。諾斯特拉達姆士也預言過歐盟的解體。(喔。)(噢。)[…]

還有別的問題嗎?(有的,師父,最近,據報導,川普總統稱讚普丁在烏克蘭的戰爭是「天才」和「精明」的。這是他所說的。他為何會說這樣的話?

我沒聽說過,所以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這麼說。但如果他這麼說了,我說過,川普先生,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很好地表述(對。)或很好地表達自己。(是的,師父。)他說這話就像在諷刺什麼。(啊,對。)(是的,是的。)因為沒有人會讚美一個侵略者。(是的,確實。)(好的,師父。)不能有人開個玩笑嗎?(是,是,我想也是。)這就是我的想法。(是的,師父。)他的意思只是諷刺。(對,好,是。)[…]

但這將讓他付出一些代價,我敢肯定。(對。)他們會用這個來中傷他。(噢,我明白了。)抹黑他,他現在沒有太多辦法去…他不知道如何澄清自己。(噢。)因為他也覺得受夠了。他說的任何話…他說的很多東西,都被歪曲了。(是的,確實。)[…]

但在那個時候,他(普丁)還沒有入侵烏克蘭。我不這麼認為。當時戰爭還未真正開始,軍隊就像還在附近徘徊,在外面。(啊,對,是的。)他們後來才入侵的。不過沒關係,我認為他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像一種黑色幽默(是的,師父。)或諷刺。(是,就是那樣,是。)[…]

(謝謝您澄清這一點,是的,因為我很擔心。)有些人斷章取義。(是的,確實如此。)也有誤解的,或者沒有幽默感的。(是的。)太嚴肅。(是的,的確。)只想撲擊他,這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是的,師父。)所以他說的任何話,不管是好的或壞的,他們都會以不同的方式來詮釋。[…]

問題是,川普沒有機會解釋。(啊,是的。)[…]我猜這些年來他已厭倦了所有這些攻擊。(是的,師父,明白了。)[…]正因為他和俄羅斯也有幾分友好關係,所以人們也立刻有這種(是的。)他在讚美普丁的印象。(對的,師父。)但是沒有人會那樣做。(是的。)(是的。)他不應該開這種玩笑。(是的。)或者像那樣諷刺。(是的,師父。)沒關係。(無論如何,感謝您的回答。)沒關係。(是的,現在更清楚了。)

你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嗎?(有的,師父。[…]師父曾講了一個故事或者說讀了聖訓中的故事,其中講到兩個人打架,然後那位殺了人的將會下地獄,而另一個人也會下地獄,因為他有殺人的意圖。當然,他是自衛,但也有殺人的意圖。(是的。)而殺人是重罪。(是的,所以烏克蘭和俄羅斯的戰爭,師父提到普丁肯定會下地獄,為他而戰的士兵們也會下地獄。但是那些勇敢地自願保衛自己的國家,並在戰鬥過程中,他們可能會殺人的烏克蘭公民,他們也會下地獄嗎?[…])

會,但比較少。(是。)他們通常就會被懲罰,一般也有個別情況,視情況而定。(是。)就像死在蛇島的人,他們並不想殺俄羅斯人。他們知道俄羅斯人即將轟炸他們,而他們會死,或也許他們不會死,也許俄羅斯人只是進來並俘虜他們,那時還不是很清楚。[…]突然間,他們聽到了所有這些對話,在邊境那裡的烏克蘭士兵對俄羅斯人說[…]「去死吧。」(是,師父。)在那之後,他們聽到爆炸聲之類的或什麼都沒有,然後就再也沒聯繫上了。所以,他們推測他們死了。而且烏克蘭總統也證實了,[…]他將在以後給他們頒發勳章。(啊,好吧。)死後的。死後殊榮。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不會下地獄。(是,師父。)

還有另一個士兵,非常年輕,但他自願參戰。他去橋上炸毀了橋,以減緩俄羅斯軍隊的行進速度。因為這座橋連接著俄羅斯人要進攻的另一座城市。(是,師父。)軍隊沒有時間安排讓他們可以遠程炸橋。然後這個士兵打電話說:「我將會動手做」,之後「轟」的一聲,沒有了,他陣亡了。(對。)他知道自己將會死亡。(是。)每個人都知道。[…]

所以他只犧牲了他自己。(是的,師父。)而其他人,天堂當然會更寬容。(是,師父。)因為侵略、因為貪婪、因為邪惡的目的而殺人,當然將永遠在地獄裡。(是的。)但是因為防衛、保護他人,這是不同的情況,這些士兵殺人是因為他們想保護他們的同胞。(對。)這是為了別人,不是為他自己。(是的。)也許也是為他自己,但我不認為他們會在這方面想太多。[…]所以即使他們下地獄,也只是很短暫的。(對。)

但在《聖訓》中,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也告訴了你們真相,他們兩個人,侵略者想殺人,而另一個人反擊,那只是為了自我防衛,(是的。)故意殺死別人。(是。)但在烏克蘭的情況下,他們保衛自己的國家,因為敵人進攻,想殺死他們的人民。(是的,師父。)所以,天堂的審判將是寬大、憐憫及仁慈的。[…]

所以,[…]這些人,他們知道戰爭並不好,他們隨時會死,因為他們現在跳進火坑,但是為了什麼?不是為了他們自己,不是為了滿足他們的我執或任何東西,並非他們不珍惜生命。他們寧願犧牲,因為他們不能忍受這種不公正,不能忍受負面的、敵人的霸凌的力量。(是,師父。)我說過,即使是我也會這麼做,若我是他們,(懂。)若如果我沒受過不同的教導。[…]

如果你專注於你自己,那你只會孤獨、狹隘、封閉、自私、不值得。但是如果你愛一些其他的東西,甚至你的寵物或你的人民勝過愛你自己,你甚至能為他們犧牲,那麼這是非常高尚的。(是的,師父。)那麼天堂會給他們寬厚待遇,不會讓他們下地獄。(是的,師父。)

如果是我統率北約或歐盟,或美國,我會立即要求他們,當我們知道有情報局報告,稱俄羅斯在邊境集結兵力,我也會這麼做。(是的,師父。)這樣他們就知道:「好吧,來吧,我們已準備好。」(是的。)有這麼多聯盟在一起。(是的,師父,許多國家。)整個歐盟,整個北約,整個美國(是的。)和盟國。我們怎麼能讓普丁為所欲為呢?[…]

而就讓烏克蘭像這樣孤軍奮戰,在全世界中形單影隻,你們聽到我說的嗎?(是的,師父。)烏克蘭在全世界中被孤立,獨自為世界理想而奮戰,為保護自由,保護民主,保護自己的人民。(是的,師父。)你們看到這景象了嗎?(看到,師父。)烏克蘭孤立在整個世界中,(噢。)在整個強大的世界裡。他們竟要讓他們犧牲死去,無論是否戰鬥。(是的,師父。)如果失去烏克蘭,不管普丁是否進一步挺進其他國家,他們失去一個盟友。(是。)他們失去一個與他們有相同理想的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是,的確,是的,師父。)他們就是拋棄一個朋友。在談論其他事情之前,甚至在他們知曉烏克蘭是否高尚前。(是的。)

無論高尚與否,他們都應該至少得到他們鄰居的保護和幫助。《聖經》總是說:「愛你的鄰居。」所以,你讓你的鄰居被毆打或刺死,他們的國家或他們的房地產,他們的房屋被燒毀,他們的財物被掠奪?(不,師父。)而你只是站在那裡,在胸前雙手合十。[…]

若整個世界只站在一旁,並且抱著雙臂放在胸前,那我完全不會尊重任何人。(是的,師父。)不管他們是國王、女王、總統、總理,這對我來說都是垃圾。(是的,師父。)因為他們是世俗之人。他們不像是僧侶或尼姑或之類的。(是的。)而這是一個正當理由的戰鬥。(是的,師父。)而非是去干涉其他鄰居或想成為一個大人物,諸如此類。這確實是個正當的理由。(是的,師父。)烏克蘭什麼都沒做!(對,對,師父。)俄羅斯已經併吞掉一口他們的土地,又已經咬了兩口,現在想把整個都吞噬掉。全世界又不是不知道這三個地區的情況,(對,師父。)那是從整個烏克蘭身上咬下來的。[…]

加入北約,並非意味著他們會像普丁那樣去入侵或搶劫任何國家。(對,的確,師父。)加入的國家,他們只是承諾,像是:「好吧,若他們攻擊你,我們都會被攻擊。」(是的,對,師父。)那麼我們都會保護你。「攻擊我們中的一個,意味著攻擊我們全部。」(是的,的確是。)這就像互相保護一樣。(是的,師父。)對,就是這樣。但他們不會威脅任何人,而普丁不屬任何北約或之類的,進去後就直接搶劫人民。(是,師父。)那麼,誰更好呢?

但是這個人,他不懂任何道理。他不了解任何邏輯,他不知道任何自己的失敗和瘋狂的戰術。(是,師父。)他只是指責其他人。現在他指責烏克蘭與他作對。他現在很憤怒,這就是他們所說的。因為烏克蘭跟他作對,所以讓他的入侵拖得時間太長。他現在指責烏克蘭:「他們膽敢自衛?」[…]

我的天啊,人生苦短,如鏡花水月,為何要做這些邪惡的事為自己贏得可怕的名聲,像一個惡魔,像個怪物、戰爭怪物?(是的,師父。)[…]為什麼你想要這樣被載入歷史。[…]

如果他不是惡魔,不要談這個,那他就是個瘋子。(是的,師父,對。)他瘋了,他應該進精神病院,(是,師父,絕對是。)瘋人院,不在莫斯科。不在頂層宮殿,(是的。)不在最高的權位。(是的,師父,真的。)

我希望俄羅斯士兵,其他附近的顧問或政府高官領導人意識到他的瘋狂。如果聽了他的話,你們將全部一起下地獄。而我並非在威脅你們,我是一個修行人。我守五戒。我說實話,只是因為我為你們感到難過。他也許是你們的領導人,但他不配。他為魔鬼工作,傷害你們的國家,傷害其他的國家,你們自己能看到,請醒悟。把他送入精神病院,停止戰爭。攻擊戰爭,不攻擊其它國家可憐無辜的人民、小孩。只攻擊戰爭,不攻擊你的鄰居或世界上任何其它國家。

請醒悟。請看看他的所做所為,他的言論,就會知道他不是個好人,且不提惡魔或什麼。他不是好人,且他正將你們帶入險境。請醒悟,請不要聽信他。請照顧他,把他送入精神病院,也許這會對他大有助益,讓他能恢復正常。讓他能享受生活,享受他的家庭。否則你們也將會和他一起下地獄,或因為戰爭變成寡婦或死亡。因為他不會停止戰爭。若他瘋了,他不會停手的,他沒有穩定的心智。[…]

正常人不會這樣行動。即使是最糟糕的獨裁者,他們也不會這樣做。即使你們稱他們為獨裁者,他們也不會無緣無故跑到另一個國家,侵略他們的土地,像那樣殺害他們的小孩、婦女和老人及任何人,所以你們可以看到他瘋了。

你不必相信我他是個惡魔或魔鬼。你們要看他的行為,他的言論。你們能分析就知道,他並不正常,他的思想不正常。你們得幫助他,並送他去醫院之類,讓他做檢查,不要害怕。他只是個人,當他做錯時,必須告訴他,他做錯了。如果他不聽,也許是他生病了。告訴他去精神病院或任何醫院,檢查一下他的大腦。也許你們能幫他,幫助俄羅斯不受戰爭之苦,幫助你們的年輕人回家。他們如此年輕、英俊,這麼善良、高貴、有理想。不要讓他們白白死在烏克蘭,而且把烏克蘭人也帶去和他們同歸於盡。

請醒悟,做個好領袖。你們都能很強大,為什麼要怕一個人?普丁只是一個人。沒有你們,沒有士兵,他什麼也不是。記住這一點。照顧他。送他去精神病院。治療他,為俄羅斯創造和平,讓你們的國家和平,讓烏克蘭、你們的鄰居,你們的好鄰居和平。拜託,拜託,拜託。我向上帝祈禱你們能傾聽,你們能明白,你們能醒悟,拜託。

噢,上帝,太可怕了。沒人能夠受得了,沒有人能忍受,沒人能目睹這一切,能忍受這一切,沒人可以。上帝請幫助我們,請幫助我們。孩子們正在死去,他們沒有任何過錯。請幫助烏克蘭,拜託。因為若祢幫助烏克蘭,也是在幫助俄羅斯。若祢幫助俄羅斯和烏克蘭,你就是幫助歐洲。若祢幫助歐洲,祢也是在幫助整個世界。非常感謝祢,上帝。我知道祢的孩子們並不好,並不好,但拜託,幫助我們。[…]

Host:我們心懷愛與感恩摯愛的師父對這一緊急狀況深切的關懷與同情。我們祈禱上帝憐恤並保護地球上所有的生命在這動亂的時期。願諸天堂保佑珍貴的師父健康平安。

聆聽清海無上師對當前充滿挑戰性的時刻更多詳盡的闡述,請於二○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星期日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次會議的完整播出。

另外,為供參考請查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喚醒我們內在上帝力量所需的成分

創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師徒之間:

清海無上師大無畏的濟世工作

人民需要真誠,堅強與明智的領導人

女性必須受到保護和尊重

總統應保護人民生命

復仇永遠不會帶來和平

真正的聖戰

真正的慈悲和道德標準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觀看更多
最新
2023-06-02
1 次觀看
2023-06-02
1 次觀看
2023-06-01
421 次觀看
2023-06-01
812 次觀看
39:54

焦點新聞

2023-05-31   34 次觀看
2023-05-31
34 次觀看
2023-05-31
789 次觀看
17:48

岱依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

2023-05-31   36 次觀看
2023-05-31
36 次觀看
16:49

玄妙的雪人—神秘的溫柔巨人

2023-05-31   35 次觀看
2023-05-31
35 次觀看
2023-05-31
1266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