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其他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其他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來自新冠病毒首領的重要訊息 2022.01.26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二年一月廿六日週三,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接收到來自新冠病毒首領的重要訊息,她緊急打電話給無上師電視臺團隊的一些成員以分享這一訊息。她還要求向世界播出這一訊息,希望能夠喚醒並拯救盡可能多的靈魂。

我真的不確定是否該把這一切都說出來,但我還是要說。萬一有人仍還能聽見並很快覺醒。[…]我看了那個新聞。[…]然後,我就無法打坐了,也無法休息。然後我給新冠病毒首領發了「電子郵件」,和他交談。我要求他:「請過來,我們必須進行會談。」因為[…]在新聞上[…]我看到一位男護士—他看起來非常親切。(是,師父。)一個非常善良的人,而且還很年輕。不老,大約五十歲。[…]而且非常友善。

「Media report from WFLA News Channel 8 Jan. 25, 2022 Melanie Michael(f):當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時,傑夫‧塞爾斯就已知道在醫院工作有風險,但他也知道醫院需要護理師們。這位前陸軍軍醫對透過服務來拯救生命充滿熱情。兩天前,需要挽救的卻是他自己的生命,但為時已晚。傑夫‧塞爾斯才四十七歲。他已婚,有四個孩子,不停工作,每日十二小時,他在布雷登頓市布萊克醫療中心的新冠肺炎部門工作。他甚至會額外多上兩至三個班次,以照顧那些受苦的病人們,他同時也在照顧自己及他的心臟問題。他經常提醒他的兒子:拯救世界起始於一次拯救一個人。

Son of Jeff Sales(m):因為他是我認識的人中最好的一位。如果我能有他一半那麼好,我就會成為我想成為的人。

Melanie Michael(f):他的父親是為服務他人而出生,而且會一直那樣做直到最後一口氣。」

比如,據他一位同事講,有一次,她發現他在一位新病人做手術前握著她的手,病人當時非常害怕。而這位女護士知道這位男護士有一千件其他的事要做。然而,她發現他仍坐在新病人身旁,握著她的手—(哇。)安慰病人。(是,師父。)所以,這位女護士,她對自己說:「噢,這就是我想成為的那種護士。」然後你們猜怎麼了?他死於新冠肺炎。(噢,不。)就在檢測結果呈陽性後,十二個小時之後,他就那樣死了,就在他工作的那家醫院裡。(噢,天啊。)這樣善良的一個人。[…]

那是非常忙碌的一天,而他仍然抽出時間坐在那裡和她交談,(哇。)安慰她。所以我有些沮喪並生氣。我召喚新冠病毒首領並和他交談。我說:「你為什麼要殺死這樣一個善良的人?」[…]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因為愛心善良並不會救人免於新冠肺炎。」(噢。)看看這個。(噢。)噢,和他談了這麼久,這讓我非常震驚。那還不夠,就是這樣。(噢。)愛心善良屬於情感領域。(好,噢,是的。)就像智力,或明瞭世間的事物,甚至一些靈性的答案,它們屬於智力、心智領域。(噢,對。)這是阿修羅的等級。情感是來自阿修羅的等級。[…](哇。)

我以為他們會放過有愛心、善良的人。[…]我以為人們友善、有愛心,他們就會沒事。但他告訴我…這是他說的:「因為愛心善良並不會救人免於新冠肺炎」!!!我自己在這句話後面加了三個驚歎號。(噢。)[…]天啊,你們會以為愛心善良會保護人們。(是,是的。是,會的,師父。)但這只是人類品質的一個層面,這是阿修羅的感情。(噢,是的,好吧。)它不屬於靈性上的高境界。(是,師父。)[…]

他說:「但他是在為自己的生活而工作,這是他的工作。」(噢。)嗯,當然,這是真的。但是有很多人,很多人做他們的工作卻不是那麼親切,(對。)即使他們有報酬。(是的,師父。)他不一樣,這個人,他是真的很善良。(是。)而且他不介意額外進一步去幫忙。(是的,師父。)(是。)不過,我還是很不高興。我很不高興,繼續說下去。於是,我對他說…我對他有點嚴厲…很禮貌,但嚴厲。

我說:「那怎麼才能讓人們免於感染新冠病毒?」於是,他告訴我,我這裡寫著「CV首領」。CV是指新冠病毒首領。[…]「清海無上師的徒弟!」(噢。)我加了一個驚歎號。(噢。)我照原本的唸給你們聽,(是,師父,噢。)有逗號,還有句號之類的。我說:「謝謝你的尊重。但他們中的一些人,我所謂的徒弟也仍感染了新冠病毒,為什麼?」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因為他們不值得。」(噢!)[…]

我繼續質問他。我很沮喪,所以我說:「是什麼把他們歸類為不值得呢?」[…]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不認真修行。」(噢!)於是,我問他:「比如說哪種方式?」新冠病毒首領說[…]「不勤奮打坐,不尊重您的教理,不與您值得的徒弟和諧相處。」(噢!)也許他們會和一些年長的、資深、更好的徒弟們爭吵。(對。)(噢。)這類徒弟們知道得更多,可能會指出他們的一些缺點或告訴他們要改進,他們可能會對他們生氣。總是這樣。當你教人們任何東西,他們都不感激,因為他們的我執受傷。(是的。)[…]我說:「謝謝你的訊息。我會試著向他們傳達這點。(噢。)總之,很悲傷。」(噢,是的,師父。)然後停一會,然後[…]

我說:「噢,那個護士後來怎麼樣了?」我是說,他去了哪裡?(是。)他的靈魂怎麼樣了?於是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死了,去了『零疾病阿修羅世界』。」你們知道那是什麼嗎?(不知道,師父。)意思是他去了一個完全沒有疾病的世界。(噢,噢,對。)也許因為他的善業。(是,師父。)然後他死在那裡,因為他被感染了。所以,他得到獎賞。[…]去「零疾病阿修羅世界。」[…]然後,師父問:「他有機會永遠住在那裡嗎?或提升到其他的?」意思是,其他地方。[…]於是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很快回來。」他就是這麼說的。(是。)「很快回來,二○九四年。」(噢。)七十二年之後,對嗎?(對。)這與之後的其他事情有關。你們很快就會明白。[…]

於是,我說:「非常感謝你抽出時間,首領,你真好。」意思是你非常友好。(是,師父。)「拜託,我們能再談談嗎?」我現在比較柔和一點了。[…]我的語氣更柔和了。[…]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好。」我問道:「那轉為純素者的人呢?他們也能免於新冠肺炎之苦嗎?」[…]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僅限於徒弟。」(噢。)我有點不高興,於是我對他說,用有些高亢的語調說:「但是很多,很多人不是徒弟,他們也不會成為徒弟。(是,師父。)很多人不是我的徒弟,但為何他們沒被感染?」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因為他們時候未到。」(噢,哇。)[…]

對了,新消息是,我問他關於釋一行禪師的事。「他在高壽之年平靜地去世,(對。)他不是我的徒弟。你對此有何說明呢?」[…]於是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因為他曾是一位值得的聖人,」意思是,當他在世時,他是位值得的聖人。(是,師父。)這就是他的意思,但這是他的原話,因為他是一位「曾經的值得的聖人。」(噢。)[…]我問他「所以值得的聖人會免於新冠病毒?」新冠病毒首領說:「對。」(哇。)[…]

然後我逼問他:「你能告訴我何時新冠肺炎會結束,世界會恢復正常嗎?」於是新冠病毒首領對我說…天啊,我該說嗎?[…]讓我再查一下。(是,好的,師父。)因為上一次他不想告訴我。(是。)這次,因為我有些惱怒。(是,師父。)等一下。但無論如何,我必須告訴人類。他們不必相信我。如果結果相反,那就更好了。所以,我會告訴你們。(好,師父,謝謝師父。)為了讓這世界多保重,多小心。(是,師父。)新冠肺炎首領告訴我:「二○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哇,那很遙遠,很漫長。)

所以,我感謝他詳細解說。我說:「謝謝你,多次感謝你,首領。」(哇,那是很漫長的。噢,天啊。)上次他不想告訴我,這次他詳細地告訴了我。我說:「你一定要告訴我,因為一些世俗人,他們什麼都不明白。(是。)也許我們必須告訴他們,也許他們會覺醒。」有些人是好人,他們只是不知道,而且被壞人影響,被為數眾多的惡魔影響了。[…](是,師父。)他們影響他們。

於是,我進一步問他:「到那時有多少百分比留下來?」意思是,有百分之多少的人類。但我只是為了自己而寫的,所以我寫的語法不太好。[…]「我們能重新開始嗎?」之後[…]七十七年,想像一下。[…]「在此之前,將是死亡、疾病、毀滅,新的且更致命的危險變種,對嗎?」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是,(噢,哇。)剩下百分之九。」(百分之九,噢。)(噢。)他說:「到那時僅剩百分之九。」(噢。)像是七十七年之後。[…]

於是,我問他:「疫苗沒有幫助嗎?」新冠病毒首領說:「絲毫沒有。」天啊。(噢。)[…]

但我之前一直告訴你們,我們不能只依賴疫苗之類的東西。我們必須仰賴上帝,(是的,師父。)(是。)上帝的恩典。我們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好,(是的,師父。)才能值得那樣的恩典,才能值得被寬恕。我一直這樣講,不是嗎?(是的,師父。)[…]我以前或多或少知道這一點,但被如此具體地告知,而且那麼黑白分明,也讓我的內心顫抖。(了解,師父。)

因此,停頓一會後,我又問他:「但我們需要人來讓這個世界運轉。如果只有最小數量的有能力、有才華的勞動力,世人能存活下來嗎?」新冠病毒首領說:「不要愛那些人,他們是邪惡之人。」(噢。)(噢,天哪,天哪。)我不確定他告訴我的是不要愛邪惡之人,或他告訴我的是他們不愛邪惡之人。我們那時正在交談之中,我沒問他。[…]我以前也被告知:「不要愛邪惡之人。」因為我那時在為一些人祈禱。(了解,師父。)天堂告知我:「不要愛邪惡之人。」那是他們告訴我的。而這一次是第二次,來自於不同的人。(噢。)稍等一下。

我猜他們的意思是,就像耶穌所說的:「讓死人埋葬死人。」(噢,是的。)(對,是的,師父。)所以,我們都是透明的。我們不能假裝,不能有一個正人君子的虛假外表,然後,就認為自己是安全的。諸天堂看到一切,就連否定力量也看到一切。(噢。)(對,是。)(是的,師父。)這些否定力量也是受到天堂的吩咐來做這件事。(噢。)他們只是在履行職責。(了解。)我甚至無法生他們的氣。(了解,師父。)都是人類造成的。(了解,師父。)在地球上製造的。(是。)[…]

因為,我以為他告訴我:「不要愛邪惡之人。」所以我說:「從人們的外表和外在的行為來判斷,不總是十分準確。」我們在爭論:「那麼他們的靈魂會去哪裡?」[…]新冠病毒首領說:「地獄。」(!!!)(噢。)一個詞。我把三個驚嘆號放在括號裡。然後我進一步追問他:「待多久?」於是,新冠病毒首領說:「很長,很長的時間。」(噢。)

我又問:「但如果他們懺悔並改持純素?沒用嗎?」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沒用。」(噢,天哪。)(噢。)我猜太遲了,這就是為何上一次他告訴我:「為時已晚。」對嗎?(是。)記得嗎?(是的,師父。)[…]然後,我抗議。我說:「但我保證過,若他們改採純素並懺悔,我會幫他們上天堂。[…]那個保證現在就不能實現了嗎?」新冠病毒首領對我說:「噢,會,如果誠心。」這是他的原話:「會,如果誠心。」(噢。)所以,你們看,關鍵是人們必須懺悔,改採純素,真正誠心地、謙卑地懺悔,誠心懺悔就像呼吸需要空氣一樣緊迫。(是的,了解,師父。)要如此誠心。(對。)那他們會得到幫助,會被允許得到幫助。(是的,師父,了解。)我可以干預天堂,這是它的涵義。(對。)[…]

我問他:「有些人康復了,為什麼?」CVC,意思是新冠病毒首領,對我說:「因為他們懺悔並祈求寬恕。」(噢!)務必要很誠心。(是。)[…]若他們之前一直祈禱,而且有這個習慣,那麼在這種絕望的情況下,他們可能非常誠心。(是。)然後他們就康復了,但不保證永遠如此。他們應該繼續那樣做,如果他們想活下去,想回到天堂,而不是下地獄的話。[…]「因為他們懺悔並祈求寬恕。」那都是他說的。(了解。)

我又問他:「若這些九十一%的人都早日懺悔並祈求寬恕,疫情會結束嗎?」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會,但必須真正誠心。也最好改採純素。」(哇。)他是這麼說的。「但看不到那會很快發生。」(噢。)[…]意思是他看不到人們會如此誠心地懺悔並且很快改採純素。[…]噢,誰知道呢?也許我們把它播出,也許人們會考慮,嗯?(是的,師父。)(噢。)

於是,我對他說[…]「我們會祈禱人們能夠醒悟。抱歉,人類如此無明。非常感謝。你若能的話,請幫助我們。上帝保佑。再見,在上帝愛中。」(哇。)他轉身走了,然後我說:「噢,但最後一個問題,拜託。」我問他:「我身邊都有保護神,你如何聯絡到我的?你怎能這麼容易接近我?」他轉身告訴我:「愛您。」(噢!哇。)這是他說的,然後就走了。(噢,哇。)那是整個對話的令人愉快的結尾。(噢,哇。)就是這樣。

因此,世人必須真正懺悔。他們必須誠心懺悔,像他們需空氣活著般。(是。)如窒息般緊迫需要空氣,像人們感染新冠肺炎,無法呼吸的時候。(是。)那時,空氣對他們是最重要的。所以,要像那樣祈禱,好像那是你最後一次祈禱,好像你永遠不再有機會祈禱一樣。(了解。)祈禱,好像你整個生命和你所珍惜的其他一切都仰賴它。(了解,師父。)祈禱,好像你在溺水時需要空氣一樣,當然要轉採純素並懺悔。

所以總結他的話:懺悔,祈求寬恕,改採純素,三件事。真的不多。我無法責怪他。(明白,了解,師父。)實際上,他只是提供訊息給我們。[…]所以,我們達成了這種共同而默契的協議,如果人們仍然誠心祈禱,祈求寬恕並轉採純素,那還有希望。(了解。)這是他們唯一可以寄予希望的事情,因為無論如何接種疫苗都於事無補。(對,是。)所以,沒有必要逼迫他們,沒有必要強迫他們。(是。)他們自己也知道,所以我不再害怕讓自己聽起來像反疫苗者。並非如此。(了解,師父。)

我以前跟你們所有人講過:「你們自己決定。」我對大家說:「自己決定。」(是,是的,師父。)當他們問我,疫苗中含有一些胎兒組織,是不是可以接種時,我說:「你們自己決定。」(是。)但我的訊息是:無論你是不是選擇接種疫苗或加強劑,無論你選擇什麼,並確信那會對你有幫助,但那都不重要。無論你是否選擇接種疫苗,請向上帝祈禱。請謙卑地乞求寬恕,真正誠心地懺悔。請改採純素食。就是這些。

誠心誠意地懺悔,祈求寬恕並吃純素。一點都不難,不是嗎?(不難,師父。)要求不多,對吧?(不多,師父。)甚至不是要求,而是幫助你自己。如果一直服毒就會死,不是嗎?(是的,師父。)會生病。(是的,師父。)[…]我們的身體是一部需要不同燃料的車。(對。)我們必須從蔬菜、水果和穀物中攝取新鮮、(是。)有生命的能量。而不是死屍和污穢的能量,且腐爛血腥的死肉,充滿抗生素,也充斥著恐懼和恐怖的能量。(是的,師父。)

這種能量是因為他們死前受到人類的折磨。他們知道這一切。且人們甚至還折磨動物族人的身體。(是的,師父。)他們一輩子受盡折磨。所以,所有那些都滲入到他們的肉裡,如果你吃肉,就無法擁有和平。(是的,師父。)無法感到快樂,沒有真正的快樂。(是,師父。)那麼當然,你會生病。那不是人類的食物。這麼多的抗生素和汞,以及所有魚族人裡原本沒有的東西及意外的沙門氏菌,所有之類等等。如今,已經有這麼多疾病,更別提新冠肺炎了。(是的,師父。)

「Excerpt from The Real Truth About Health Conference Sept. 29, 2019 Maryn Mckenna(f):很多人不知道這一點,但地球上飼養的大多數供肉食用動物族人在他們生命中的大部分日子裡都會攝入一定劑量抗生素。」

「Media Report from NewsChannel 5 Apr. 7, 2015 Reporter(f):牛肉、豬肉和家禽肉中加入的添加劑引起CDC(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和全美醫院的注意。

Dr. Amy Collins(f):這個國家八○%的抗生素被用於畜牧業,意味著,每年有三千萬磅(約一千三百六十公噸)抗生素被用於治療那些甚至沒有生病的動物族人。

Reporter(f):給牲畜族人餵食抗生素是為了預防疾病和促進生長。

Dr. Amy Collins(f):這種每天在食物中給他們低劑量抗生素的做法,是抗生素耐藥性細菌滋生的最佳機會。

Reporter(f):這些來自肉類的抗生素耐藥性細菌能夠傳染你我,使曾經可以治療的疾病變得更加棘手。

Tom Wagstaff:有很多病人因為對抗生素有抗藥性而難以被治療。

Reporter(f):政府檢測生鮮超市肉類,發現八十一%的火雞族人肉,六十九%的豬族人肉排,五十五%的牛族人碎肉和三十九%的雞族人肉中存在抗生素耐藥性細菌。」

「Excerpt from The Real Truth About Health Conference Sept. 29, 2019 Maryn Mckenna(f):抗生素耐藥性被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各地主要的國家衛生機構認為是本世紀對人類健康最深遠的威脅之一。」

「Excerpt from TED Talk Mar.18, 2015 Maryn Mckenna(f):每年有五萬人死於沒有藥物可用的感染。現在全世界的死亡人數是每年七十萬。」

「Mic the Vegan YouTube Channel Sept. 3, 2015:研究人員說,幾十年後,感染致死人數將超過癌症致死人數。」

「Media Report from Consumer Reports Sept. 23, 2014 Reporter(f):一些海產品含有高濃度的一種汞,稱為甲基汞。」

「The Doctor’s Farmacy Podcast Apr. 5, 2021 Dr. Mark Hyman(m):我們發現很多人不僅血液中汞含量高,身體內汞的總含量也高。來到『超健康中心』的人,有四十%的人們汞的含量很高,這干擾了他們的生理機能。

Dr. Elizabeth Boham(f):就連世界衛生組織也承認汞是公共衛生方面主要關注的十大化學物質之一。

Dr. Mark Hyman(m):汞是地球上僅次於鈽的第二大危險毒素。它是最有力的神經毒素,是種免疫毒素。意味著它能引起自身免疫性疾病和其他各種問題。」

好,有問題嗎,親愛的?(有,師父。)問吧。(師父說:「誠心懺悔」時,世人可能不知道他們應該為什麼而懺悔。為吃肉或其他事懺悔嗎?)為他們所做的違背宇宙律法,違背《聖經》,違背佛陀的教理,違背耆那教教理,違背印度教和伊斯蘭教教理的一切事情。所有明師的教理都告訴你要過和平的生活,非暴力的生活,對待他人要像對待自己一樣。

所以,你做任何相反的事,你都必須懺悔。他們必須懺悔,因為他們參與了對無辜動物族人的大規模屠殺,或甚至殺他們自己的嬰兒。或甚至與其他國家開戰,或與鄰居戰爭,或在家庭內部。只要知道是錯的,他們就要懺悔,任何他們不知道是錯的事。他們必須向上帝祈禱,也寬恕他們所不知道自己做錯了的事。懺悔所有犯下的錯誤,且轉變成為純素者。請求寬恕。這就是他們必須要做的。(是,師父。)

誠心懺悔所有的過錯。知道的或不知道的,有意或無意犯下的。凡是他們做不對的事,他們都必須懺悔。甚至更小的細節上,比如與鄰居或家人爭吵,殺死昆蟲族人,任何他們想到的和任何他們想不到的。請祈求上帝寬恕,因為他們不知道。只要對他們做錯的事,想錯的事,曾說錯的話,都要真正懺悔。其實,只要知道那些不好,就必須要懺悔。如果我們都很好,世界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這顯而易見,不是嗎?(是的,師父。)最重要的是,他們還繼續互相交戰、與鄰國交戰,壓迫較小的國家。殺害他們自己的嬰兒,數以百萬計,天啊。這像場戰爭,持續的戰爭。(是,師父。)

和新冠肺炎疫情相匹敵。人類也是一場大瘟疫,正在進行中的瘟疫,持續到現在的瘟疫。(是的,師父。)他們做他們能做的。他們必須發自內心地要真誠且謙卑。祈求被寬恕,並轉向純素以支持他們的懺悔。以證明他們真的悔改了,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是,師父。)任何負面的想法,不道德的、不高尚的、不善良的、不美好的,所有這些都需要被懺悔。

(聽起來好像人人懺悔之後,師父,他們將必須從那時起保持完美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是,當然,當然了,這就是懺悔的意義。(是。)並且請求寬恕。如果你再犯,那麼你為何懺悔,且你為何請求寬恕?你不可能永遠被寬恕。我是說人們必須轉向,繼續那種仁慈的生活方式,(是,師父。)而且有道德意識。(是。)只要讀聖經。很簡單,十誡。讀佛經,還有五戒或十誡。五戒是最少的,但它也包括了十誡。[…]

但它們都是相似的。我是說,如果你遵守佛教的五戒,那應該沒問題。你必須真正保持警惕,否則,你的思想總是游移不定,或告訴你做這、做那。否定力量就在周圍,總是在你耳邊低語,引誘你做錯事。你必須永遠把上帝放在心上。你不必做我的徒弟。這是新冠病毒首領告訴我—我的徒弟可以倖免,其他人不行。這不是我說的。想像一下,如果我必須接受整個世界的人為徒弟,那不是我真正希望的。我不知道若所有人都成為我徒弟,我是否能活下去。(是,師父。)所以,我並不想為自己打廣告。(是,師父。)[…]

當然,人們很難理解他們必須要懺悔的事。(是。)但只要先改採純素,然後事情就會變得更清晰。(對,師父,是,師父。)你就自然而然變得更有愛心、更善良,更能理解事物。(是,師父。)而且對所有其他人更仁慈,更理解,且對他們的痛苦有同情心。(是的。)就是這樣。[…]你就變得更敏感。(是。)然後你將重獲更多你真正的感受,對自由、對慈悲、對開悟、對靈性渴望、對上帝渴望、對天堂渴望。若你至少先轉變為純素者,所有這些都會到來。然後祈禱上帝進一步引導你。[…]

這只是為了人們。真的,為了讓世界理解,然後覺醒。(是,師父。)只要盡全力真誠地說:「無論我做錯了什麼,我真誠懺悔,無論我知道什麼是錯的,我都不會再做。請寬恕我。」並轉為純素者。(是,師父。)向上帝請求幫助。若誠心祈求,上帝會幫忙。(是,師父。)甚至,我們人類,當我們在路上迷路,或不能做一些繁重任務之類的,我們求助其他人,他人也會幫忙。如果你真誠迫切地需要,上帝怎麼會不幫忙呢?(對的,是,師父。)我只擔心我們不夠真誠。所以,請誠心懺悔,誠心祈求寬恕,並且做一個真誠的純素者。

真誠地懺悔,真誠地祈求寬恕,真誠地持純素,三件事。即使是新冠病毒首領,也會給你一些寬容,這樣你就可以得到幫助,把自己從地獄中解救出來,這樣你就不必下地獄了。而且你甚至不必再轉生為人去受苦。如果你懺悔、持純素、誠心祈求寬恕,記住我的名字,即使你不請求印心或做我的徒弟,我仍然可以幫助你。我只能對外面世界上的人們說這麼多。我不能做更多了。他們也必須幫助自己。(是的,師父。)[…]

所以那位護士被允許在七十二年後再次轉生。那時,世界已經在清理了。沒有疾病了,他會沒事的。他不必再那麼辛苦地工作了,或不必再做出太多犧牲。(對。)但這就是他能擁有的一切。他只被允許在天堂待七十二年,因為他那麼好、那麼善良,超越了他的職責。(是的。)只是他不是純素者,所以不能永遠在天堂。所以,對他人的仁慈、愛、感情和同情是不夠的,這不是充分條件來保證你永遠在天堂,但那已經非常好了。(是的,師父。)在天堂七十二年。[…]

二○九九年,世界將不再有新冠肺炎,對嗎?(對,師父。)所以,那時他會提前一點出生,但那已經是末尾了。(是。)(是的。)新冠肺炎正在收尾期。噢,七十七年之久。幾乎一個世紀,天啊。(是。)我們已經不在了。我們現在就試著救人,而不是等到九十一%的人都去世了。(是。)我告訴你,雖然我知道,但被這種可靠的訊息實體所證實,我也感到很震驚。[…]

還有什麼問題嗎?[…](那麼,到了二○九九年,氣候變遷的災難影響還會增加嗎?)[…]我沒有問這個,我只是和新冠病毒首領交談。我沒有談及氣候問題。我當時沒有考慮氣候問題,但當然啦,你們認為呢?(會增加,師父。)如果你不死於新冠病毒,那麼你將死於其他事情。氣候變遷、極端高溫,所有這些情況。(是的,師父。)[…]

生命是那麼、那麼的無常。每個人都認為他們會永遠生活在這裡,他們囤積著東西,或者打仗、偷竊,用武力互相威脅,而且…他們不把錢用於自己國民,而是用錢來開發越來越多的致命武器,只是為了殺死其他的國民。你必須發展到一個程度,視他國公民如同你的公民。(是的,師父。)你必須把他們當作你的公民看待。如果你發動戰爭,想想他們的苦難艱辛。所以,你必須保護他們,讓他們免遭那些痛苦。

我們已經受夠苦難了。(是的,師父。)來自四面八方各種未知的疾病。甚至更多的會到來!(天啊。)他們甚至已經知道了,因為他們預測將有更多變種出現,而它們會完全抵抗疫苗,那現在疫苗有何用呢?(是。)浪費大量金錢開發、生產它,然後它毫無用處。(是。)如果我們沒有功德和謙卑心來獲得天堂保護,那什麼都沒有用。(是的,師父。)即使最好的醫生也無法治癒你。[…]

以下是清海無上師給她的弟子的訊息。

最親愛的所有同修,即使你不修那個在印心時我傳授給你的法門,也請聆聽。大流行疫情只是一部分。很多人或大多數人將無法活下來。末日將到來,甚至更快。有多快,也取決於人類的行為、懺悔,以及回頭與否。但是你們,我所謂的印心弟子們,拜託,要好好照顧自己。要確認你所有的食物都是純素食。如果不是,如果你不確定,如果有懷疑,最好不要吃。你甚至沒有必要購買任何純植物性肉類,或任何用來替代動物族人產品的東西。你只要吃蔬菜。任何你可以找到的蔬菜和在你所在地區可以買到的任何蔬菜。它們已經有足夠的營養、蛋白質和你的健康所需的任何元素。

在用餐前,要祈禱。將餐食供養給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所有聖人和賢者。並滿懷感恩與喜悅地用餐。為你仍然有一些食物可以滋養自己的身體而心懷感恩和喜悅。不要吃任何不是純素的東西。好像快要死亡般的祈禱,像需空氣存活般的祈禱,像快要溺水而亡的祈禱。盡可能多打坐,如果可以的話,超過兩個半小時。

用心祈禱,精進打坐。拜託。這是我能告訴你們的全部,我能講的就這麼多。末日時刻可能來得更快,比你們預期的快,比所有人預期的快。就算你們是我的弟子,也必須精進,好好修行,若可以的話,告訴你們所有的親朋好友,要吃純素,為他們能存活下來而祈禱,如果他們願意聽的話。這只是說給你們聽的,因為外面的世界不太聽我所講的話。

我為他們所有人而痛心。但如果他們選擇站在否定的那一方,那我能為他們做的就不多了。我好好打坐,很勤奮,我做我的工作,透過電視台來傳播聖人的教理和上帝的加持,我還為所有人們祈禱。不過,你們,我所謂的弟子們,拜託,要精進修行。不僅幫助你們自己,也許還可以用你們的一些小小的加持力來幫助你們周遭的人。末日可能比你們想的來得更快。非常快,太快了。拜託,聽從我的話語。即使在這幾十年裡,你們可能認為我的教導是理所當然的,拜託,現在要修行。拜託,要打坐。

如果人類不變得更仁慈,吃純素,並為自己所有的罪行而懺悔,那麼末日就會來得很快,更快,非常快。不管他們是不是知道這一點,他們都應該懺悔並改變。尤其要改採仁慈的生活方式,純素飲食的生活方式。但也許他們不會改變。沒有很多人改變。那麼末日會來得更快。非常快,太快了。拜託,照顧自己。在靈性上好好照顧自己。打坐,做純淨的純素者,並祈禱,拜託。

你們看,不僅僅是大流行疫情。大流行疫情這一部分是來追捕、追蹤、捕獲所有的壞人,直到最後一個。但前提是如果他們能在從天而降的災難,比方說,彗星,和其他將毀滅人類和世界的災難中存活下來。所以大流行疫情並不是你們唯一應該擔心的事情。這是我能跟你們講的全部。末日會來得非常突然,沒有人有時間準備,如果他們不改變的話。在所有其他這些人為的或天堂製造的災難中倖存下來的人們,會被追蹤,會被追捕,直到最後一個。

這一次沒有人能逃脫。他們答應會放過你們,我所謂的徒弟,但你們必須是好人,你們必須是真正的好人,好的修行人。即使在這些年裡,你並未修行,仍還有時間,仍還有時間來彌補。拜託,好好懺悔。誠心誠意地全心懺悔,悔過自新,洗心革面。我的意思是快速悔過自新。不然,你們將不被算作我所謂的徒弟。拜託,拜託。我愛你們,上帝愛你們。拜託,好好照顧自己。謝謝。

Host:最慈悲的師父,任何感謝的言語都不足以表達我們對您在這個世界的最寶貴存在和您為拯救世界所做的一切辛勤工作的深切感激。隨著我們所有人都認識到地球所處的嚴峻形勢,我們懇切地祈求人類能夠為了自身的生存而聽從師父的愛心指引。今天就改吃純素,意味著人類將為我們的未來向前邁出一大步,以握住上帝伸出的寬恕之手。願摯愛的師父在諸天堂的強大保護中永遠健康、安全。

欲聆聽清海無上師闡釋我們世界所面臨的種種威脅,包括一種可透過無形能量所傳播的神秘症候群,請於二○二二年三月十六日週三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本次會議的完整播出。

另外,為供參考,請查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真正的慈悲心與醒悟才是解決之道

放棄肉食以獲得和平世界及健康地球

師徒之間:

當誠信喪失:《聖訓》中末日時刻的跡象

天主教神父應宣揚主耶穌的真正福音

真正的聖人頭銜

持純素展現我們的愛與慈悲

主耶穌基督為人類所做的光榮犧牲

觀看更多
最新
2:31

分享純素狗族人零食食譜

2024-07-24   1 次觀看
2024-07-24
1 次觀看
2024-07-24
1 次觀看
1:38

如何在惡劣天氣下獲得最佳保護

2024-07-23   583 次觀看
2024-07-23
583 次觀看
2024-07-23
731 次觀看
34:27

焦點新聞

2024-07-22   57 次觀看
2024-07-22
57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