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清海無上師大無畏的濟世工作( 十二集之三) 2020.12.15

2021-01-10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的生活中沒有祕密,除了我需要遠離人群,獨自一人,才能更專注於世界的問題,並確保有更多和平和更多純素人口。

當然,後來,她一次又一次跑回來,我們也更加小心。我們留一條很長的繩子,且總是派人守在旁邊。即使她在院子裡,也不讓她自由行動,因為她連樹都能利用。如果柵欄離樹很近,她就爬樹跳出柵欄。她這麼做過。即使在香港也一樣!然後,被困在柵欄外面,後來才回來。「噢!噢!」後來我們不得不砍斷柵欄,讓她進來。

這就是我愛的狗。而且不只一次、兩次,十次,十幾次,而是總是如此!(噢。)他們甚至做了很堅固的柵欄,用這種彎曲接頭,讓她爬不上去。(是。)結果她就用挖的,即使他們在下面埋了很深的水泥。我不知她是怎麼辦到的!無論是爬樹還是什麼,她還是出去了。因為我們已經用水泥加強圍欄及所有方法,將所有孔洞都堵住了。然後她一直沒出去,每個照顧他們的人都覺得,若他們進了大花園就可以奔跑。

那是很大的花園,甚至有一英畝那麼大,他們可以在花園裡跑上跑下、跑進跑出,隨心所欲做想做的事。在樹木和灌木叢下休息,或是躲起來之類的,等吃飯時間到了,再叫他們出來。另外一群跑出來,而這一群…很難處理。噢,他們看到是女助手,就會轉身,掉頭跑掉!他們會來打個招呼,然後掉頭跑掉。因此要有他們信任的人才能帶他們出去,或者等到他們想要回來,才能為他們繫繩子,帶他們回家。否則沒有辦法,那個女孩更不可能。一給她自由,她就跑掉。她會跑去某個地方,然後再回來,但很難預料。先前我就很擔心,我一直交代不要給她鬆開繩子。然而助手覺得很安全了,因為我們知道所有洞下面都埋了水泥,所有孔洞都堵住了。但是我猜,她已經挖洞挖很久了,就等逃脫的那一天,兩天前,還是一天前。也就是前天。

你們看,我真的晝夜不分了,因為我日以繼夜地工作。我工作到深夜,都忘了哪天是哪天。要是我沒有手機提醒我日期的話,或者…要不是你們每天發送給我關於節目的文件,上面有標日期跟節目,我就真的晝夜不分了。好了,故事已經講完了,我只是想解釋一下,這樣你們就不會認為,我不給我的狗狗提供屋子或舒適之所。不是這樣!他們只喜歡待在我工作的地方,辦公桌,他們知道我在那工作。Sozy會躺在書桌下。然後他們會相互競爭,每當位子一空下來,另一隻就馬上遞補。所以其他狗狗只好讓賢。於是GoodLove就得躺在地板上。

現在知道了,是嗎?(是的,師父。)以免你們認為我對你們隱瞞某項祕密。我的生活中沒有祕密,除了我需要遠離人群,獨自一人,才能更專注於世界的問題,並確保有更多和平和更多純素人口。懂我的意思嗎?(懂,師父,謝謝師父。)我真的很想和你們一起出去,像每個人一樣自由自在,因為獨處並非總是好事,一切都得自己來。我沒那麼高大強壯,你們知道吧?(知道。)搬動家具當然是我最喜歡做的,但不是我能輕易做到的。(了解,師父。)我的確需要一些肌肉,這種肌肉。因此以前我一直跟你們開玩笑說我需要一個先生,記得嗎?(記得,師父。)但也要記得那只是玩笑話,懂嗎?那些我都不要。

現在,不僅是地震,通常最近幾個月也應該是台灣(福爾摩沙)的颱風季。(是的。)而且通常會是強颱,並造成許多損失,結果今年沒有任何颱風。(哇。)(是的,師父。)地震,也沒事。當然,人們很害怕。誰又不怕呢?(是的,師父。)是。

我記得很多年前,我在台灣(福爾摩沙),我是指剛開始弘法時,我在台灣(福爾摩沙)住在一棟很高的大樓,我意思是有四、五層樓高,很久以前的事了,在台灣(福爾摩沙)中部的某個地方。你們的一位師兄師姊有一棟公寓,他們使用了半邊公寓,其餘房間都是空的。所以他們就讓我住下來,因為那時我身無分文,現在仍然是,但如果要用錢是沒問題,我可以取用一些。那時也發生很大的地震。我當然不知情,因為我沒電話,沒有…沒有電視,沒有報紙,那時什麼都沒有,我那時是真正的出家人,只吃人家供養的東西。師兄姊都為我準備好了。我所需不多,幾套衣服和飯菜而已,他們都準備好了。他們讓我住那棟空公寓。

我原本是拒絕的,因為當時我住寺廟後面放死者骨灰的房間裡。(是的,師父。)根據佛教傳統,人死後,佛教徒會把死者骨灰…他們會把死者骨灰放在廟裡。他們有專放骨灰的房間。因為他們相信,如果死者能聽到和尚每天誦唸的佛經,他們的靈魂就能解脫,若還未解脫,也能到更高的境界。所以我就住在骨灰間裡。對我來說沒問題。死者不會打擾我,我該擔心的是活人。死者根本不會打擾我。那是極簡樸的小房間,但又不會太…不會太窄。我有一張床,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僅此而已,其餘的都是死者的,那就像住在墓地裡。(了解,師父。)但幸運的是,因為那是個房間,所以有屋頂,有牆壁,有門可關上。而且隔壁還有一間廁所。只是簡單的蹲式廁所,是濕式的,可以在蹲式馬桶上方淋浴。我很幸運,住在那裡很開心。

但後來你們的一位師姊懇求我去那裡,她說那樣對我比較好,對他們尚未使用的房子也是一種加持。經過一段時間,他們說服了我,我就搬去那裡了。後來也改變了飲食,因為我住在骨灰間時,他們把骨灰放在甕裡。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是的。)他們把骨灰全放進甕裡,和佛像等等擺在一起。所以我們與佛以及…往生者同住。或兩者都是往生者,他們不會打擾我。我住在那裡時,只吃芝麻和糙米飯。芝麻鹽加糙米飯。但是我搬到那間公寓後,就改成正常的飲食,因為那是他們提供的。我隨遇而安,不管發生什麼都好。只要它對我的修行無害,我都接受。還有一次,另一位師姊提供另一棟公寓讓我住。噢,這不是發生地震的那棟公寓,我只是現在想起此事。而另一間公寓,我是住在四樓或五樓…總之很高,有電扶梯。你可以上樓,往上往下,或者是步行…

地震非常強烈,至少有六級。因為它使整棟樓都搖晃起來,(噢!)來回不停地搖晃。噢!我不知該往哪裡跑,索性就坐下來不跑了,因為來不及了,地震已經發生了。(是。)我大概是整個集合大樓唯一的住戶。集合大樓是由許多高大建築組成的,都是新蓋的大樓,還沒有人搬進去。所以他們才提供我那間公寓,他們也還沒搬進來,也許那是他們的第二個家。哇,那時我真的見識到地震的可怕。

之前我從未碰到過地震。只有在加州發生過一次,但那時我已在飛機上了。然後地震發生了,就在我們飛機正下方。(噢。)(哇。)我能看到,因為飛機還沒飛很高。我能看到房屋和其他東西在下面晃動。(哇。)是在吉爾羅伊,總之是加州的某個地方,我看到那裡發生了地震。當時飛行員還告知我們發生了地震。那時飛機還沒飛得很高,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明白,師父。)剛起飛而已。噢!所以,沒關係。台灣(福爾摩沙)常發生,位於其板塊區。(對。)那是很長的板塊,台灣(福爾摩沙)位處其中一部分,所以應該會經常如此。(了解,師父。)我相信整座島都在晃動,因為那是很大的地震。噢,天啊。

好,是否回答了你的問題?(是的,師父,謝謝。)還有其他問題嗎?我本打算唸故事給你們,但後來你們師兄寫信知會我:「我們要問問題。」(噢。)所以,我說好吧。你們比這本書更重要。我想也許在困難時期,在不太好的時期,唸些故事給你們聽,能使你們感到更放鬆,換換口味。換個環境等於休息。人們都這麼說。(是的,師父,謝謝。)這不僅適合你們。因為以後,你們會播放此內容,很多人也會喜歡的。(是的,師父。)

你們的問題也很好,人們也喜歡,因為他們也想問。也許他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問問題,或無法問我,因為他們不能。但是你們可以,懂嗎?(懂。)因為我會知道,然後我問你們,就能回答你們。這樣也很好,我喜歡目前的運作方式。我喜歡你們目前安排的方式。每次如果我們要進行會議,或是我想跟你們說說話,你們總是隨時都準備好。因為如果我想跟外面的徒弟講話,即使是外部無上師電視台團隊,他們不一定隨時準備好。他們遍布世界各地。(是的,師父。)也許有一、兩個人。或者少數一群人可以,但我從來不知道他們在哪裡,我沒有任何人的資料,比如電話號碼、SKYPE或電子信箱。這些都是你們的工作,你們比較擅長。我從不知該如何做,好。我是否回答了你的問題…你們知道像這樣很好!因為你們隨時都準備好。(是的,師父。)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