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主摩訶毗羅的生平:最後的劫難—被刺穿雙耳(三集之三) 2019.12.24

2020-10-21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故事到此結束,主摩訶毗羅十二年苦修期間,必須經歷的一切苦難至此結束。我們謹此向他致敬並感激他──為了開悟、為了他人必須承受的一切。

 

「兩人幫他檢查時,發現刺卡在他雙耳裡。」刺還在耳朵裡,他沒有把刺拔掉。「卡拉克憐憫地顫抖著。這兩位友人立即準備所需的工具及藥品,他們使用藥油與鑷子把刺拔出來。此舉導致主摩訶毗羅疼痛難耐,他痛苦得忍不住大叫。」這是他第一次大叫,他從沒叫喊或抱怨過或顯露出任何痛苦。「鮮血從他雙耳滲出,醫生用一些凝血劑處理傷口。」刺插入耳內時,已經會疼痛了,但至少他仍在入定中。入定有類似麻醉的效果,所以他不覺得痛。也許等他出定時,正好是去托缽的時間,他就去托缽了,沒注意到耳朵的疼痛。然而當刺被拔出來時,傷口裂開。刺在耳朵深處,醫生必須使用工具,例如鑷子,把刺拔出來,那時他才感覺到疼痛。故事到此結束,主摩訶毗羅十二年苦修期間,必須經歷的一切苦難至此結束。我們謹此向他致敬並感激他──為了開悟、為了他人必須承受的一切。這些苦難並非徒然無用。這些苦難以某種方式造福世界,連主摩訶毗羅都不知道,世人也渾然不覺,不為此而感激。

 

我對待你們一視同仁,但對有些人會更平等。抱歉,他們一直很努力工作,能看我時就應該看。也許要稍微充電一下,才能繼續工作。至少他們犧牲很多。我是指他們不認為是犧牲,你們認為是嗎?你們敢?是或不是?不是,好,好答案。今天「不是」是好答案。我們只管工作,沒時間去想是否犧牲。真的非常認真工作。但我想不到有其他工作對我或對他們而言更好。假如我必須工作,我會選擇做這個工作。不過我們的身體不是鐵打或黃金所造,我們會累,身體也需要稍微放鬆或有點變化。據說:「變化和休息一樣好。」所以我讓他們坐在附近。不要忌妒喔。如果你們想要同等待遇,儘管來。跟我們一樣日夜工作,吃東西時也在打電腦或看別的資料。我同時做兩、三件事,否則,我沒時間。幸好我知道如何處理。所以梳妝打扮時,我當作是立姿動禪。像主摩訶毗羅的立姿動禪。他站著不動,我站著動;但仍試著打坐。

 

大家都好嗎?(好。)大家都開心嗎?(是。)好,我不能常常見你們。第一,我很忙,各方面都很忙。第二,你們不需要我照顧,師父的力量無所不在。你們靠這麼近,怎麼逃得了?師父的力量,怎麼逃得了?它會抓住你,讓你循規蹈矩,拉提你,敦促你。你和它一起呼吸、吃飯,也和它一起睡覺,和它一起打坐。和它一起入定。師父怎麼逃得了?所以,別擔心我是否在這裡。我在這裡安慰你們只佔了卅%;七十%不是用語言做的。當然,你們是人類;你們還有耳朵,喜歡聽一些東西。所以我有時候會出來,但是我的時間不固定。我不像時鐘;兩點鐘一到就響,然後五點鐘一到又響。不是這樣的。我也有人身,和其他人類的工作。別擔心,我就在附近。你們逃不了的,我也逃不了,我們彼此都逃不了,別擔心。

 

你從祕魯來?(智利。)噢,智利!抱歉,抱歉,抱歉,看起來很像。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西班牙裔的看起來都很像。就像悠樂(越南)人看起來全都很相像,有時候不知道誰是誰。我看起來就像坐那邊的悠樂(越南)人之一。不是男眾,是女眾。如果她們穿一樣的衣服,看起來就像我一樣。我可以有許多分身。還有一位西班牙人,他經常來這裡。看看這個。你們兩位站起來。你和你,站起來。看看他們,看看他們,是不是很像雙胞胎?你沒那麼像,但是他們兩位。轉過去,轉過去,轉過去讓大家看看,轉過去。一位來自智利,另一位來自?(阿根廷。)阿根廷。另一位呢?(智利。)也是智利,你們看,他們看起來很像吧?(是。)這一位,所以我剛剛才這麼認為。祕魯還有另一位,也很像他。他是一位醫生,他看起來很像你。是不是?有一位,他有時在無上師電視台當主持人。好,請坐下,坐下。你們不覺得嗎?(是。)這一位和那一位,看起來像雙胞胎。中間這位看起來,也許不那麼像,像表兄弟之類的。但這兩位看起來非常像。就像我剛剛說的烏龜和女士,或是魚一樣。「魚兒,魚兒,魚兒。」

 

這週希望你們也說說話,所以你們準備一下,也許你們先寫下來。寫重點,或完整寫下自己的體驗,或是想問的修行問題。言簡意賅,留時間給其他更好的事。現在有任何問題或任何人想說話嗎?或是你們的肚子已經咕嚕咕嚕叫了?(沒有。)(有中文。)沒有?四點了,你們的肚子會咕嚕咕嚕叫。如果這樣,我不怪你們,因為現在是用餐時間。今天只吃了一餐吧?只吃了早餐?(是的。)真的或騙人的?沒關係。偶爾斷食一下。至少早餐到中餐或晚餐這段期間斷食,讓身體休息一下。我還沒吃早餐。他們送過來了,但我沒時間吃。我必須先處理一些無上師電視台的急件,校對一些文稿及光耀世界獎名單,我必須簽字,必須撰寫相關文稿。我必須撰寫各獎項的頒獎賀詞。那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就算是好東西,吃太多也無法消化。我敢說你們已經忘記我剛才所說的話,剛才說的一些事。所以我常常會問你們:「我剛才講什麼?」大家面面相覷。「你說,你說。」「他,她,告訴師父。」她說:「不是,我只是在抓耳朵。」你們忘得很快,因此有時候我也忘記了。所以有時候,我碰巧看到或閱讀到或聽到自己以前的開示,我也會笑著開心地聽,就好像聽別人演講一樣。然後會覺得,「哇,這位女士,真不錯,她講得很好!」有時常被掌聲打斷,因為內容鞭辟入裡,句句真言,非常合邏輯;不是泛泛之談,而是真實的體驗。

 

翻譯好嗎?(是的。)太好了!謝謝翻譯人員,也謝謝所有護法人員,謝謝大家。還有攝影人員。攝影人員也能聽嗎?也有翻譯嗎?護法有,不過他們有嗎?沒有啊?(沒有。)以後要給他們啊。另外一個耳朵是聽指示,另外一個聽經嘛,好不好?這樣比較不會那麼無聊。坐太久也是很累,站太久也是很累。謝謝啦,大家,謝謝。記得這裡,左邊的攝影人員。否則,男眾覺得被遺漏。「竟然如此對待我們!我們可是一家之主,知道嗎?家裡所有重大的決定,我太太都聽我的。她只決定小事,例如誰要當總統,小孩去哪裡上學等等。而我負責家裡所有較重大的決定。」在家別被妻子太寵壞了,當個男子漢,別被寵壞。打從你們出生後,已經被母親寵壞了。所以務必要重新學習。要獨立,當好人,也要學習煮飯。萬一有一天,太太生氣,她不煮飯,你才不會餓肚子。是,以前,還有很多男、女出家人一起跟著我的時候,我強迫所有男出家人也要煮飯,要學煮飯。也強迫所有女出家人去學開車。還有一些人去學水電等等。不是專業的,但至少學些基本技術。如果有時間,應該去學一些東西—我是指只學必要的技能。例如,我們在道場,生活要獨立自主;就要學習很多東西,才不必依賴在家人,因為在家人來這裡時,我們還得照顧他們。以前我們還會開車,由山下載他們上來道場。有些年長者無法走遠路,那時男、女出家人也都工作很辛苦。但我們的生活充滿樂趣,那時沒有無上師電視台。週日共修或打禪結束後,我們會烤火、唱歌等。有時候我們也會一起看些好玩的影片。但現在,噢,好累。沒時間了。他們必須去道場外面做別的工作,我必須在道場裡面做別的工作。所以,現在的行政工作多由一般在家同修處理。以前多數只有男、女出家人處理。

 

以前我約有五百多位,男、女出家人,人數逐漸變少了。你們外面的女眾和男眾吸引力太強了,我的男、女出家人逐漸地隨波逐流,所以我現在沒有那麼多出家人。而且我必須派他們去做其他工作:愛家康養有限公司,各國的愛家餐廳。如果他們不常看到我也沒關係。他們以前幾乎天天看我,現在不是了。他們必須照顧好工作。他們看我已經夠多了,這是我說的。在家人不常看到我,現在輪到在家人了;他們現在可以多看我。很公平。以前,出家人隨時都可以看到我。至少一週看到一次,我們會烤火;我去哪裡都帶著他們。現在該長大去工作了。無論是否是出家人;我們全都要工作。我晚一點也許再看你們,或許明天見。

 

對了,我被警告,若我今天出來看你們,你們業障會破壞我名譽,但我還是來。我說:「喔,我的名譽早就被破壞了,在世界不同的地方被不同的人破壞。所以,我不在乎是否又被多破壞一點。只要能多教導一、兩位仍然留下來的人就可以了,就值得了,因此我不在乎。再見。這做什麼的?抓癢?喔,是,是。抓癢用的!我得來用一下,既然他們已經放在這裡,無論我癢不癢。不用可惜,對嗎?好,再見,真不敢相信。我只有在上星期抓癢一次而已吧?這麼多年只抓癢一次,然後我就有這個抓癢棒。幸好我沒抱怨別的。阿彌陀佛。

 

很好,來幫忙一下。是你嗎?(是,師父。)你能來?(是。)不忙?(忙,不過我…)你必須來,對嗎?(是的,我必須來。)好,親愛的,歡迎。我前幾天才想到你,看你在主持某個節目,我就在想你是否能來。因為你有小孩又是單親。(是,都安排好了。)你父母都好吧?(家母,孩子的奶奶會照顧他們幾週,我已來這裡兩週了。)很好,兩週?(是的。)好,一切都好嗎?(還好。)我們還過得去。(是,我們還好。)你知道的,凡事相信上帝。(是的。)我們盡力而為。(事情都算順利,謝謝您。)物質上,盡力而為。(是。)精神方面,相信上帝。這是我們所能做的。(是。)在這個世界無法做別的,到處都是陷阱。我們通常都自由自在,不管世事,即使只有一點錢和小工作室也很滿足。我們常去打禪,想見師父就去見。突然,有位美女經過,然後一切又重新開始!新故事,反之亦然。我不是指女眾而已,男眾也一樣。突然來了一位帥哥…先生,我在這裡。我轉這邊,他就放那邊。你女朋友沒有教好你。總之那時我們自由自在,生活十分快樂,直到一張俊臉出現,即使只是驚鴻一瞥,經過而已,「咦,那是誰?」然後我們又重新開始。一次還不夠,下次,舊事重演。不會!再也不會了!絕對不再墜入情網,卻一再故態復萌。我不曉得,人類到底有多愚蠢?我告訴你們,男眾和女眾都一樣,包括我自己。當然,我以前戀愛過,你們以為呢?幸好我了解。好,再見。好,各位,我需要幾位英俊的壯丁,有嗎?你夠壯嗎?我現在很有「分量,」我不再那麼瘦了。你女朋友多「大」?你在家練習過嗎?好,無論如何,男眾總是比較壯。好,現在去吃點東西。再見。

 

(我們愛您。)也愛你。(愛您,我們愛您,愛您。)愛你、愛你、愛你。(感恩師父。)愛你,愛你。(師父,我愛您。)愛你。(師父好。)愛你,愛你。(師父好。)有沒有泰國人在這裡?

我愛你們。謝謝。(噢,師父!好美!師父好美。)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我們愛您,師父。)謝謝,謝謝同志們。(我們非常愛您。)也許明年,可以讓大家都來。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