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主摩訶毗羅的生平:旃檀的銬鐐化成碎片(四集之三) 2019.12.07

2020-10-02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他修行十二年後成道,已有足夠自信可教別人。他此刻已然自由,卻依然被考驗、被鑽鑿、被修剪、被刀割、被火燒、被水溺、被餓、被嘲弄和被折磨等等,他依然繼續向前。他卻尚在經歷擔當大任的預備過程。

 

例如,在印度出家生活十分自在。這裡也很好。在這裡不可以出外托缽,也許不行,我不確定法律是否允許。但是初次剃度正式出家時,就能跟一大群僧眾出去。民眾也能來供養禮金,只有一次。而今,我不確定出家人是否能帶著缽到超市去,我不確定警察是否允許。因為台灣(福爾摩沙)這裡有很多食物,出家人也都有所屬寺廟,他們多數是由家人資助。台灣(福爾摩沙)很小,就算出家,離家最遠也只有幾小時車程。所以家就在附近,隨時能獲得家人資助。我出家時,不知道這點。我當時沒錢,身無分文。我在廟裡工作,寺廟每個月給我五百元台幣。當然,我能在廟裡吃飯,僅此而已。我擁有的其他東西,只有兩、三套僧服,沒什麼多餘的了,其他的都必須自己買。我沒買多少東西,只買幾支筆用來寫字,以及買車票搭車去某地看別的大師,比方說那樣,我需要的不多。

那時我守二五○條戒律,那是真正的和尚。一段時間後,就可成為更高階的和尚。起初成為見習僧,然後侍奉師父或在寺廟服務一陣子,就可成為高階的尼僧或和尚,尼師。之後必須一起參加大會,一起受戒。而根據戒律,一天只能吃一餐,我確實奉行不悖。不曉得奉行了多少年,忘了,我不知道奉行了多少年。當然,有時我會作弊。像我去德國,天氣太冷,他們把我多年不見的麵包放在面前。噢!我實在忍不住,「拜託!別誘惑我。」我就不客氣地享用了。在祈福結束前,我嘴裡已塞了些食物,已經吃下肚了。所以我說:「沒關係,就一不做,二不休吧,都已經犯規了,先吃再說!」偶爾,偶爾。偶爾,很少。而現在,有時我會吃,有時不吃,有時吃兩餐,有時吃一餐,有時都不吃,不一定。

但最近醫生開了一些藥,有些藥我必須隨餐吃,所以就必須進食,比方說那樣,我不自由了。每次我想要自由,就有事發生,所以我放棄了。放棄為自己的自由奮鬥,不吃東西的自由、不穿衣服的自由、不住在房子的自由、無憂無慮的自由,我不得不這麼做,接受各種「不自由」。好,不管日曆了,言歸正傳。

 

我只是想告訴你們,真正的修行人真的很自由,如果他們要的話。但這是因為主摩訶毗羅仍然自由,他只有一位侍者徒弟,他當時還沒有其他徒弟。他修行十二年後成道,已有足夠自信可教別人。他此刻已然自由,卻依然被考驗、被鑽鑿、被修剪、被刀割、被火燒、被水溺、被餓、被嘲弄和被折磨等等,他依然繼續向前。他卻尚在經歷擔當大任的預備過程。

想想看。然而當時在不知不覺中,主摩訶毗羅已在加持世界和那些與他有緣的人,而非等到他正式成為開悟明師,業障才來找他。不是,業障早就來了,所以他才受盡苦難。他受苦也有部分是因為他自己的業障所致,但不可能那麼多,而是加上世界的業障使然。雖然他當時渾然不覺,但他已開始更有體會,所以他知道必須等待這位被俘且飽受欺凌的旃檀公主來賜予他食物,因此,五個半月來他都斷食四處雲遊。

公主現在仍戴著鐐銬,這是她所謂的養父邪惡、善妒的妻子所為。她仍戴著鐐銬,腳也懸在外面,她做著夢,也許太累了,所以內在境界斷斷續續。接著「她聽到腳步聲和群眾的竊竊私語,她抬起頭發現偉大的救主沙門摩訶毗羅正站在她的門前。旃檀目不轉睛,她想:『噢,感謝主,您親自來救我脫離這種慘境。』她的臉上洋溢著喜悅。」她甚至知道主沙門摩訶毗羅。也許當時他很出名。那是當然,身無寸縷,又五個半月沒進食,肯定會出名。

 

我當時在那間廟很出名,比那位住持還出名。我受不了那種能量,飽含寺廟裡每個人的牴觸、忌妒、好奇和不舒服的感覺,我沒進食卻仍然工作。我照常打掃和煮飯,但是我卻粒米不進,也不覺得怎麼樣。我煮飯時也不會想吃,我工作時也不覺得累,完全不會!那是我畢生最棒的時光!我說斷食就斷食,沒有準備廿一天或一○二天,都沒有!就因為那位住持批評我,他說我吃一餐,份量等於…就像三餐那麼多,意指我吃很多。我就這樣直接斷食!我沒準備、沒生氣或怎麼樣,直接就斷食了。我甚至也沒感到困窘,直接了當就斷食了!大家當然輾轉相告,事情就這樣傳開來。「別告訴別人,我告訴你,你不要告訴別人。」然後別人再告訴其他人。

幸好是在美國,那是美國的紐約,人們較關注其他事情,對不進食的尼師除外。你們知道,美國人嘛。當時那位大師在美國沒有多少信徒,那位大師,那位住持。否則,我不曉得還會發生什麼事。我可能會上電視或惹來更多麻煩等等?所以,為了防範未然,我停止斷食了。我再也受不了每天在我四周那種能量,令人不舒服。我進食,卻不太喜歡。我現在有時想起來,還是會後悔,仍然感到惋惜,我當時應繼續斷食。但是,如此一來,我就沒機會像現在這樣,多與別人結緣。進食有時也是工作。

 

「她的臉上洋溢著喜悅,她所有苦難煙消雲散,痛苦化為喜悅,全身細胞彷彿在跳舞。她試著起身,『歡迎,主啊!請接受這雙可憐的手所奉上的食物。』旃檀親手奉上。普拉布趨前一步又停住,十三項條件中有十二項已符合。知道吧,她必須是公主以及各項條件,他看得出來…他平常都邁步離開,然而此時他看到允許或符合他復食的十二個條件,已然顯現一部分。十二個條件的一部分,他尚未一一核對。於是他後退並觀察,十三項已符合十二項。毫釐之差而已,只差一項條件,他就知道這次找到人了。其中的十二項已然顯現,只差旃檀眼中沒有淚。」

喔,她還必須哭。最後一項條件還沒顯現。於是「主摩訶毗羅轉身,開始邁步離去。」他認為不是這位,這位只符合十二項條件,而非十三項。「主摩訶毗羅轉身的剎那,旃檀的喜悅消失了,彷彿遭到雷擊一般,她深感悲痛:『我是多麼不幸,連身處如此慘境,普拉布居然自我門前空手轉身離去。』她為自己哀憐不已,於是哭了起來。」十三項條件悉數符合了。「主摩訶毗羅回頭看,符合他復食的條件此刻全數顯現了。他趨前並在旃檀面前伸出合成碗狀的雙掌。喜不自勝的旃檀從籃子裡拿出豆粕放在主摩訶毗羅尊者伸出的雙掌中。主摩訶毗羅結束斷食。」在當場和當下。「接著,旃檀的銬鐐瞬間化成碎片。」自動化成碎片。「神聖的鼓聲響徹雲霄。神聖的掌聲自四方響起,『施食萬歲。』」民眾聽到的是這句話,這是天人所說的。他們說:「『施食萬歲。』繁花、香露和香水從天而降並灑落在達納瓦的庭院。」

 

喔,你們來了。我一直在看你們是否來了。你們可以來坐這裡,如果想的話,如果不想,在那邊也好。他們未必能見到我,雖然我和他們一起工作。我們必須工作,不能每天都見面。我也必須工作,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觀眾都感謝清海無上師和無上師電視台員工(團隊),我也是員工啊,不必兩個都感謝,多此一舉。我是員工之一,我知道自己是「謙卑」的員工,很難共事,卻是員工。最難取悅,但絕對是員工,很挑剔:「你們寫這個不對,那個也不對,改一下,換主持人,改這個,換那個,那個重寫,馬上!」沒那麼簡單。但是我能怎麼辦?你出個小錯誤,他或她也出個小錯誤,她出個小錯誤,他出個小錯誤,大家整天都在出小錯誤!一滴水才剛滴進杯子,又滴進一滴、兩滴、三滴,然後杯子就滿了,而且還溢出來!時間不等人,截稿在即!我也有別的工作期限,不只是無上師電視台的,我有別的工作要做。我的狗也給我最後期限,他們要純素潔牙骨,馬上就要!「我們才剛來,需要,」諸如此類,沒關係。

因此,我的工作那麼多,他們把工作往我身上堆,你們還能偶爾見到我是很幸運的事,真的!我很幸運能看到自己!我看不到自己,我並未每天看到自己,事實如此。因為我沒時間照鏡子,我很久沒梳頭髮了,我要去辦事、見你們時,才會洗頭髮。我真的也不常看到自己,現在說起來,我不常看到自己。我若非打坐,做裡面的工作,就是坐在電腦前做外面的工作,或餵狗,稍微摸摸拍拍他們。他們有時意猶未盡,我說:「不行喔,夠了。你們可知道有幾千人只希望享有一點點你們此刻的待遇?」我告訴他們:「我都沒時間拍拍自己,所以,你們要知足。」哪有時間摸兩次!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