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為純素世界勇敢行動(五集之二) 2019.10.29

2020-07-30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當你對某事生氣時,你的否定能量會傷害你發洩怒火的對象。

 

天啊!我又講到狗了,這次閉關我必須照顧我的狗。有兩隻被否定力量攻擊,導致被抓傷和生病。他們為了保護我才出事。我不要他們保護我,但他們總是義無反顧。所以現在我必須為他們設一個保護圈。雖然有點為時已晚,還好他們如今都安好。只是我覺得很心痛。我閉關時不該見狗或人,我不該見任何人。每天來送餐一兩次的人,他們只把餐點放大門外,我有空才去拿。我通常只吃一餐就夠了。我一點都不想吃,連這樣也會讓我生病。不嚴重,別擔心。不嚴重,只是小問題。如果今天親自見到大家,我會再度身體微恙。不是我在意或在乎生病,我就是無法成行。我都準備好了,也指示工作人員在西湖準備好,讓我來見大家。我目前不能去新地道場。我不能解釋原因,現在不能向你們解釋。有很多事我不能向你們解釋或告訴你們。連跟你們講和平的事,比方我為和平打坐。講這樣而已,後來我的生活就不得安寧;好多干擾,好多麻煩,好多障礙,也會生病以致延遲和平進程。

但那很難避免。我們有無上師電視台,有時我會講SMTV。但我們不能稱SMTV,因為這樣會跟另一個SMTV同名。世界上有一個SMTV,在義大利中部一個小國聖馬利諾,聖馬利諾電視台。我記得他們自稱SMTV,對嗎?有義大利或歐洲人嗎?那是個小國家,名為聖馬利諾,幾乎被世界忽略了。但它確實存在,是個很美麗的地方。他們有個電視台稱為SMTV,所以我們的電視台要稱「無上師電視台」。

我們有無上師電視台,有我們的團隊。有時我必須跟他們聊聊,聯絡一下而已,或他們心裡有些問題想問我。還有,有時我見你們或在聚會、打禪時,會自然就隨口講出來。因為你們心裡殷切渴望,我不加思索就說出來了。你們想知道我所知道的,你們想知道我們為星球所做的事有何進展,想知道和平的進程如何。我做了什麼,正在做什麼,或將要做什麼?或我剛剛在做什麼,現在正在做什麼,或即將做什麼等等。你們只是問問題,甚至沒問問題,我就脫口而出,根本來不及控制。儘管我知道,我什麼都不該告訴你們。連高等天堂都警告我,Ihôs Kư的天神警告我,不能談論這些;否則我會失去平靜。即使世界有了和平,我個人的生活會不平靜。這我都知道。我一直在經歷這種不得安寧的報應,由於我的談話內容,由於我對你們和世人洩漏部分或許多天機。我向你們透露的一切,電視台團隊不會保密,會在電視上播出,讓所有人都受益。我並不在意,只是有時必須犧牲我們相聚的時間。因為這一段時間以來,我的處境一直紛擾不斷。

我很幸運至今還活著,因為否定力量在各地設下很多陷阱,想害我掉入致命的陷阱。有時我不知不覺靠近了,它卻莫名地閃開。高等天堂這麼告訴我,Ihôs Kư的天神告訴我:「它閃開您了。它閃開您了。」至少兩次。這次我避開了。我出發前先查過,所以今天才無法見大家。路上有些障礙,了解嗎?(了解。)至少我還在這裡,我們以後還有機會在其他時候見面,對吧?(對。)即使沒有,我們也永遠在一起;你們知道的。你們知道如果意識清醒,就能在自己家中看到我。我很抱歉,有時我來,你們在睡覺。你們沒來迎接我,醒來時卻說:「師父從沒來過我家。」我永遠都在。有時你們太忙著別的事,或者有別的信仰,而忘了我。所以我得站在角落等著,直到被邀請。我不能不請自來,我們要有禮貌,對嗎?好,沒關係。你們知道我永遠守候著你們,與你們同在,而且愛你們。

我很高興,我們甚至能彼此交談。這在古時候是辦不到的。即使是在幾十年前,也是聞所未聞,難以想像!此刻,我們辦到了。我坐這邊,你們坐那邊,我們可以見到彼此。彷彿你們就坐在我面前,彷彿我就坐在你們面前。不知道你們那邊是否看得清楚我的影像,但你們的影像清晰無比。清楚嗎?(清楚。)太棒了。我看得見你們的髮色,眼睛的顏色,還有鼻子、耳朵。還看到一位出家眾,韓國和尚嗎?(對。)哈囉。(哈囉。)你還留著,或是剛來?(是。)留下來嗎?(工作組。)工作組!哇!(是,一個半月。)哇!你做什麼工作?(油漆。)油漆。(是的。)好,謝謝你。(水泥,混凝土。)謝謝,謝謝。出家眾在韓國要工作嗎?我的出家眾要工作,而且要盡量獨立,對世界有所貢獻。他們甚至在餐廳工作,做烹飪工作。

全面的和平將至。我現在又講出來了,又口無遮攔了。我可沒有千里眼什麼的,只覺得趨勢是如此。你們不覺得嗎?(有!)是嗎?你們也有同感嗎?也因為高等天堂Ihôs Kư告訴我。其他的高等天堂未必能與我聯繫,但Ihôs Kư天神因為比較靠近影子世界的邊境,所以能用某種方式幫我。不過也無法一直如是。不論我為世界做了什麼,我都必須承擔後果。所以,行善並不表示不會有惡報,取決於所做的事和身分。如果身分只是徒弟,就不會有事。如果是明師,就無法置身事外。明師必須為徒弟和所幫助的人清付業障。如果是為了世界而做,承擔的後果與業障更多。

當時我在哭,不論是閉關或工作時,看到動物受苦的影片,我就會暗自痛哭。我必須為無上師電視台校對許多節目稿。我得校訂節目稿,有時影片不恰當,也必須校訂。或者內容若有疑問,我必須吩咐他們核實。我閉關時雖不看節目稿,卻必須在閉關前先看過,出關之後再校對一次。文稿品質或許不如我每天做那麼好,但總比沒有看過得好。我也一直在訓練他們,以便在我無法工作時,電視台多少能不致出錯。然而我即使在閉關期間,有時仍會打電話給他們,因為我瞥見無上師電視台的節目有一些地方不正確。所以仍需打電話給他們簡短交代一下,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傳送電子郵件。我閉關時不用那些系統,但有時可以使用電話。因為有時是在偏遠地區閉關,手機收不到訊號。我必須到戶外,至少收得到訊號的地方,雖然斷斷續續。也許我可以使用舊型手機,可用來發簡訊。我不知道用新式手機怎麼發送簡訊。我以前知道,後來忘了。得重新再學,但是都沒時間。為了世界的緣故,我每件事都得一延再延,直到無法再延後。世界優先。我必須處理好多事,因此未必有時間學更多東西。但我還是得學,做事才更便利。

我沒讓很多人知道我的手機號碼,團隊沒人知道我的號碼。你發簡訊時,對方會知道你的號碼。也許我至少必須想辦法學習,以新手機傳簡訊,這樣至少還可傳簡訊給一個人。但我甚至沒空處理這些,能想像嗎?想像一下。我原本以為這次閉關可以處理,有較多時間,結果卻有兩隻狗生病。其中一隻有點嚴重,你們知道Good Love,他體型很大,而且我必須照顧他。上坡時必須用高爾夫球車載他上來,因為我若不讓他上來,也許他會好得比較慢。所以,他能每天見到我,我可用不同方法治療他。但那也阻礙了我的閉關,還替我招來一些問題。其他狗兒也跟著遭殃,其中一隻咬了另一隻。情況不是很嚴重,但我仍需安撫她的心靈、心理,以及情緒上的健康。我問那隻發動攻擊的狗:「你為何這樣做?」她說:「非我所願。」我完全如實轉述,「非我所願,為否定力量所逼。」居然是受迫於其中一位照護者,我不想在這裡提名字,是我的一位徒弟。我不是怪他或怎麼樣。只是當你對某事生氣時,你的否定能量會傷害你發洩怒火的對象。我的狗很有力量,他們卻必須承受這些。我萬分難過。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