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修行好则万事顺利(三集之三) 2019.12.27

2021-02-03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你们只有自己一个人,有自己的业障,家庭的业障要承担。只有一小群人而已。我帮你的五、六代亲人;我已经帮了你的祖先五、六代亲人。你们只需承担这世业障。当你完全清付完时,就会往生,连同你的家人、子女、朋友,师父全都会帮忙。

我们都是一家人,不需要说谢谢,别客气。还有别的事吗?亲爱的。(有的,最后是一位美国师兄,分享他的内在体验。)好,师姊,回到妳的座位休息。谢谢妳,修行这么好。妳来到这里,当地神明出来迎接妳,妳必定是又善良,又道心坚固。恭禧!

我第一个内在体验是,我看到您的巨大光圈,而且您的双眼闪耀着极亮的[内在天堂]之光。我跟您讲过这个体验,大约在三十年前。那时我打坐看到非常亮的白光,但我不敢直视。参加屏东第一次打禅时,我又看到这种白光。不过我对自己说:「我应该直视这道光,即使眼盲又如何?」我走进白光中看到师父,师父放出巨大的美丽又纯净的金光。师父头上不断散发出许多白色光芒,光芒四射映衬着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环。)

第二个内在体验是,我看见您在[内在天堂的]白光中显现观世音菩萨相,四周散发金光强如火焰。我告诉自己要直视白光。您化身的中央,您的心朝我发出强大金光,我整个人沉浸于光海中。我环顾四周,一切事物都金光闪闪。)

第三个内在体验是,我去一个天堂看到师父向广大群众开示。开示结束后,您闪耀着两个光圈,内圈是个巨大金色光圈,外圈是个紫色光圈。然后师父看着我,用悠乐文对我说:「只有观音才有光圈。」我不知是否只有观世音菩萨有这种光圈,或只有观音修行者才有。当时,我一开始以为只有观音菩萨有光圈。)

最后一个内在体验是,我看到很强的白光,像数十亿个太阳照射到您的眼睛中。如果您同意的话,我想分享完整体验。谢谢您,亲爱的师父。)好继续说,麦克风。(师父,您好。)你好。(师父,我内在体验如下。我去了一个地方,有一位印度明师在讲经。讲经结束后,那位明师坐在四人抬着的轿子上。轿子呈金黄色,所有东西都是金色的。我觉得似乎曾经见过这位师父?于是,我穿过人群,跳上那顶轿子,)哇!(然后回头一看,那位明师变成师父您。没多久,我再回头看,四个抬轿人瞬间消失。而轿子仍然[浮在空中]。即使没人抬,仍然是浮在空中。轿子飞离那座建筑。我往下一看,下面尽是房舍建筑。轿子仍继续飞到外太空,我看见星星月亮等星体。轿子仍然持续飞行,飞到一个很暗的地方,没有一丝光线,甚至连灰尘都不存在。然后我转身看到,师父变成一位老妇人,脸上皱纹很深。我从未见过有人苍老到皱纹如此之深。)噢,天啊!(师父,您的双眼连瞳孔都是白色的,好似眼睛里全都是光。我感到有点害怕,因为这很不寻常,但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因为师父的脸很慈祥,让我感到放松,所以我不再害怕。然后我环顾四周,轿子已变成一条非常老旧朴实的小船。)

(师父,那里本来没有光,是因为您眼睛发出的光,我才看得到船。当我看着您的眼睛时,突然有两道极亮的光,从您的眼睛发射出来。师父,每道光都非常亮,光亮如白纸,每道光束如同数百万颗璀璨群星汇聚。正是因为如此强的光,我才看得到船。我转身问那位师父,那时我手握着系于船头的绳索。那位师父说:「由你决定。」听到师父这么说,我放开船头绳,船身即瓦解成碎片。因为那个区域空无一物,我感觉像是坠落至虚空,或是一个很深的洞里。我恐慌地大叫:「师父,师父,请救我。」喊了一、两次或三次。然后我转头看师父,师父变成一个非洲人,但皮肤没那么黑,只是近棕褐色。我打坐出定后,不知如何称呼那位师父,就暂且称她为「黑女王母亲」。我想不管宇宙有多古老,也没有那位师父年长。因此,我暂且尊称她为「宇宙之母」。当我大声呼救时,师父变成那位非洲人,变成非洲女士。然后您飞向我,握住我的手并带我到那片土地。故事还未完,但因涉及私人问题,我就讲到这里。)好。(就是这样。因为您的力量、您的光,您的光圈是如此厚实,如此明亮辉煌,所以想跟您和同修分享。)谢谢你。(师父,我非常感谢您。)你的修行确实有进步。修行数十年,得到那样一个长长的内在体验?通常,体验来得很快,又立即消失。好,还有吗?(讲完了,师父。)讲完了?(是。)感谢上帝。好!谢谢大家。

看到你们修行有成果,我也引以为荣,感到高兴。你们无须供养任何礼物、任何金钱、任何东西。只要好好修行有进步,就是非常珍贵的礼物,就是这样。若你修行好一切会变好,懂吗?我承担了很多业障,但终究没事。

你们只有自己一个人,有自己的业障,家庭的业障要承担。只有一小群人而已。我帮你的五、六代亲人;我已经帮了你的祖先五、六代亲人。你们只需承担这世业障。当你完全清付完时,就会往生,连同你的家人、子女、朋友,师父全都会帮忙。所以并不那么难,不过工作辛劳时,我们的身体会疲累。

虽说人身难得,但这个身体也让修行更加困难。没有人身,我们就无法多修行,但这个人身也带来障碍。人体里有各种器官,有来自身体的无形压力。因此,男女长大成人后,受到压力的折磨与支配,有时他们也无法控制。因此才说修行难。自古以来,社会中的纯素者不多。因此,持纯素不太容易。有时误食非纯素食品,对身体和修行造成障碍。

我们在这个社会生存很难。不过可以清楚看到情况渐渐好转,每天都在进步,每天都感到更快乐。我真的替悠乐(越南)感到高兴,十分欣喜!谢谢你们,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精进修行,让国家越来越繁荣康乐。多亏了你们,只靠我一个人无法做到。

谢谢你们照顾贫困人士或无辜的动物,他们帮不了自己,没办法救自己。谢谢你们替我这么做。如果需要经济资助,就写信给我,好吗?写信给「国外组」,知道吗?国外组,明白吗?这个组权力很大,掌控一切。他们禁止七十二岁的人来这里打禅,我并不知道这件事。这应该要因人而异。但通常,规则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只适用于一般情况,无法详察个人状况,因为我们团体人多。

那位师姊,你打电话到悠乐了吗?晚点再打吗?晚一点,是吗?若他今天赶不来就明天。有几次,我的确问过他怎么没来?以为他抛下我追随别人,追随别的女士。告诉他我想念他,好吗?可以的话,请他马上启程来这里,不然就尽快,了解吗?

(谢谢您,师父。因为他也很想念您,但他却不能来。他还说…有一次,我动身要来这里时,他哭着为我送行。)他哭了?噢,天啊,真可怜!我也知道他难过,所以我才总是急切询问为什么他没来。好吧,告诉他…如果他身体仍然健康,还爱我的话,就来吧。(感恩师父。)不客气。告诉他「海大婶」挂念「大叔」,好吗?我会想念他,因为他年事已高,但还是很诚心修行,不辞辛劳、不畏困难,谁也不怕。是后来同修的先驱典范。

好,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们去吃饭。所有悠乐老人都可以和海大婶一起用餐,年轻人可以等。不是我有分别心,懂吗?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到厨房和我一起用餐,年轻人可以等,等到你们年老时,就可以进去了。所以赶快变老,就能和我一起用餐了。

我对老年人和年轻人没有分别心,但老年人的机会可能比年轻人少。他们可能今天还在世,明天就走了,或今天还很健康,明天就变得虚弱,而无法前来。失去了机会,就是这样。此外,他们一辈子都在侍奉大众,服务他们的国家、家庭、子女和朋友,所以当他们年纪大了,应该给予他们一点特别待遇。他们去那里并不是为了想吃胖一点,都一样的。我也一直吃,但并没有变胖。啊,我有变重一点。有时吃太多,体重会增加一点。以前我还在修苦行时,头发很短,意思是没有留头发,那时人比较消瘦。

自从来台湾以后,他们每天喂我不同东西。有时我不想进食,但他们把食物摆在我面前,我只好坐下来吃。我吃个不停,边吃边想其他事情。我把食物放进嘴里,却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于是,体重增加了,身体长胖了,但没有长在对的地方。还好是到这里,头部,我仍然一直在发胖。如果我只有这里长胖会很麻烦。我如果再像那样吃下去,就穿不下自己设计的衣服了。然后就无法把衣服卖给任何人,因为当我穿上它时,就只能遮住半身。假如我体重增加,衣服就只能遮住半身。下巴多长出来的肉就会一直往下垂,不知会胖到什么地步。他们缝制的这种衣领根本无济于事。因为要是我体重增加了,这种衣领也遮不了什么。有时我的下巴还会盖住衣领。好,大家去休息,好吗?

啊,我忘了,还有谁没拿到礼物?举手给我看。噢,天啊,你们之前都跑哪去了,到现在还没拿到礼物?都让别人拿走啦。好啦,好吧,我教你们,别告诉任何人,好吗?(了解。)连我也不能说,懂吗?我教你们念几次,然后待会…还没还没…还没有,还不急,让她翻译清楚。我只教你们几次,待会,假如你们忘记了,可以再去询问。负责安排的人会带你们去某个地方,你们在那里可以再学。意思是他们会提醒你,直到你记得为止。

记得每天都要念,先念五圣号,再念礼物,两者一起。五圣号,然后礼物,再念五圣号,然后礼物。这么一来,不论你掉到多低的等级都不会受苦。但不要掉到任何低等境界,好吗?若你掉下去了,我不会再回来找你。这次,我想永久回去了,太累了!我要休息,要回家休假。先休息几百万年,以后再考虑。教导世人真的太难了。

因为我待会还要开会,所以我陪你们一下子,就必须走了。我要去和老人一起用餐,只陪他们一下子,然后就要去开会了。会议之后,家里还有很多尚未完成的工作。好,是很紧急的工作。谢谢你们。好,同志们今天都很雀跃吧?不再觉得不满足了吧?(是。)盖这间很有用,这样就有可供打坐和安顿人们的地方。

否则,之前得来回奔波。我必须跑到悠乐帐篷区,然后跑到蒙古帐篷区,再跑到韩国帐篷区。现在这样很好,你们可轮流来这里打坐。这个地方每天都开放,如果现在不能来打坐,那就改天再来。但打禅时,你们来这里,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海大婶」一定在。如果其他时日过来的话,她有时在这里,有时跑去另一个地方。她已经跑去另一个地方工作了。所以若有看到她,很好。若没有,是你们的业障,别怪「海大婶」好吗?(好。)好。谢谢大家!(谢谢师父。)厨房,厨房吗?是。委屈一下啊?我听说男孩子,如果给他这种,他就会觉得很委屈,受委屈。不会啊?你们不会啊?(很荣幸。)荣幸啊?对啦,难得啊?我那个袋子那么漂亮。没有人能摸得到,只有你们能,好啦,再见。

再见!也许待会儿见,或明天或其他时间。你们工作人员要走啦;回去工作啦。(您的裙子好漂亮!)啊,穿悠乐旗袍很漂亮,不是吗?(是。)悠乐旗袍现在改良了,他们在背后做了拉炼。有时,他们会在悠乐旗袍上做些小钩子;我必须把它们钩在一起。有时,他们会用按扣。我设法把它们扣在一起,但扣子又开了。有时,我钩了这个钩,另一个钩又跑出来!现在,他们在衣服背面做个拉炼很好。他们在悠乐旗袍背面做了拉炼,那是进步!好,我要走了,还有谁想再看我,就赶快过去。

谢谢,非常感谢你们。我开慢一点。好,走,走,走!它不去呢,重新再来它才去吧?对啦,它也找我麻烦。这部小车给我找麻烦,小心。OK啦,走了。(谢谢师父。)之后,我会给西方人多些时间,下一次。今天是悠乐(越南)人的时间。西方人,之后会见你们。别担心,各位「巧克力」同修。(谢谢您。)(师父再见。)再见,再见。会给你们时间,今天是悠乐(越南)人的时间,但我没有忘记你们。蒙古人、韩国人、泰国人、柬埔寨人、寮国人,我没忘记你们。我们慢慢来,一次一组!我爱你们,上帝保佑。谢谢。(我爱您。)

(师父好。)爱你们!谢谢。谢谢。小心啊,脚不会被踩到。(谢谢师父。)哈啰!(师父好。)这部车子蛮不错,让我更高一点。(师父好。)大家看得方便。爱你们。(我们爱您。)(我们爱您!)我也爱你们。没有很多人啊?我进去厨房好了,冷啊。(师父好。)你好,你好,我赶快进去,我很快会回来。(师父好。)哈啰,谢谢,谢谢。(师父好。)大家好。你们小心脚啊。(是。)我这个车子看不到,我看不到你的脚。(是。)哈啰!(师父晚安。)哈啰。(师父好。)我回去好了,我等一下转车了,转车了。你们在外面会不会冷啊?(不会。)习惯啊?(对。)(师父晚安。)好,好,OK,OK,我去厨房。(师父好。)好,好,大家好。(师父好。)好,(师父好,我爱您。)谢谢。

(师父,请多保重!师父!是,师父。)谢谢!谢谢!谢谢。(师父,我爱您。)谢谢。(谢谢师父。)多谢。(谢谢师父!师父好。)谢谢,爱你们。(师父好。)爱你们,我去开会了。(好。)如果还有空,等一下见。(师父好。)若有时间,会再见你们。嘿!工作,工作人员,谢谢大家啊!谢谢。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