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感激高雅护主的动物家人(三集之一) 2019.11.03

2020-07-17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因为动物和人息息相关,如果人类持续杀害动物,他们的业障会越来越重,地球就会被摧毁。世人不了解动物和我们息息相关。

(师父好。)大家好!(您好!)很好,大家好吗?你们好吗?(很好,谢谢师父。)那就好。我只是想打招呼而已,我们没什么可讲的了。(非常感谢您。)不客气,你们若有什么重要的国际问题,或是星际问题等等,尽管问吧。我认为你们远道而来,却无法看你们,这样总比没有好,是吗?(是的,师父。)(感谢师父。)听得到我的声音吗?(很大声、很清楚。)(听得到,师父。)很好,太棒了!因为这里有些人才帮我。

我最近忙得不可开交,因为我的狗身体不舒服。Good Love概括承受(否定力量),他目前几乎无法行走,也无法进食。我们必须火速带他去看兽医,连续带去看好几次。我因挂心他而夜不成眠。他的身体状况疼痛不堪,而且…虽然我们目前给他服药,稍微帮他缓解疼痛,但那不表示他好转了。我没把握他能否撑过去。此刻,在跟你们讲话时,我的心情很沉重。(听师父讲,觉得很难过。)我也是。我为我的狗感到很难过。他是英勇无比的英雄。这是第二只愿意为我舍命的狗。我不晓得自己何德何能,他们那么做让我很不舍。我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我无法成眠、食不知味,因为挂念着他,只能坐在他身边,安慰他、替他按摩,唱歌给他听。他承受了一切,勇敢无畏,又英勇无比,那让我感到更心疼。我知道他为何受苦,所以我更感到心如刀割。我从没要求他为我做什么。然而狗都心甘情愿,尤其是我的狗。他们只为了我而来。

有许多事我无法透露。若你们需要见我,我就在这里,像这样子。总比都看不到好。(谢谢师父。)不客气,亲爱的。不客气。我只想告诉你们,我并非漂漂亮亮坐着没事做却不来见你们。我这几天真的忙到心力交瘁。我必须保护我自己,还必须保护我的狗,照顾我的狗。我的两只狗遇上麻烦。一只已经好转,但我不晓得这只大的,不晓得他是否能撑过去。他年纪已经相当大了。年纪大时,关节和内脏就跟年轻时不一样,是吗?(是的,师父。)狗也是如此。而且狗也不如人类长寿。亲爱的,你想说什么?(师父,我只是为您的狗及他们所受的苦感到难过。)了解。(也为您感到不舍。)

我伤心不已。他身体那么不舒服,却反过来安慰我。他说:「您很快就不会伤心了。」「很快」这个词让我很害怕。他说:「别再为我伤心了,很快。」我很害怕那个字眼。我也不想告诉你们到底是多快。我知道我们大家总有一天都要走,我们都是,人类也是。然而,知道某人为你牺牲健康、牺牲性命,根本无法释怀。(是,师父。)但我又不能说:「让死的是我吧。」因为我还有工作要做,而且也不是这样安排的。我不能说我要替他死,也不能说我不要替他死。他早已打算壮烈成仁,我只能置身在安排好的情况。

我目前能做的就是,有空时坐在他身边照顾他,替他按摩,并吟唱诵念帮助他,也用我的元气舒缓他的痛苦和疼痛。他没有丝毫抱怨。他说:「很快就结束了,别担心。」他说他很抱歉,很抱歉让我那么担心。他真的说他很抱歉。他不称自己为「Good Love」,除非他跟我说话时,每当我问他:「你是谁?我在跟谁说话?」他说:「您的保护者。」通常他只说:「狗。」「狗要保护您。」噢,好可爱。还说:「狗感到很抱歉,让您担心。狗爱您。」我说:「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说你自己是狗?为什么不说别的?」我想,他就是谦卑吧,所以才那么说。

每当我们不让他过来我的地方或办公室,他就拉长了马脸。我问他:「怎么啦?」他上来以后别过头不跟我说话,我问他:「怎么啦?又怎么了?」他说:「狗应该要保护师父,不是吗?但是他们不让我来。」意思是他责怪侍者、助手,这些工作人员。他真的好可爱。我说:「别介意,他们只是好意。有时我很忙,所以你不能过来,他们不是故意不让你来。没有人阻止得了爱,所以不要担心,我永远爱你。」他好强壮、好高大,让人觉得他永远不会离去。但我终有一天要面对现实。那一天可能很快就来了。我尽力而为。但我同时也想着:「如果你非走不可,尽管安心地走。我让你走,我不要你再受苦了。」

(师父,要我们为他祷告吗?)只要祈祷上帝和天堂做最好的安排,还有祈祷他别受苦太久。如果他必须走就走,别再受苦,别再延长他的苦痛。(了解,师父。)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尽力而为。我给他我的元气,也想尽办法照顾他,多少让他舒服些了,药物也有帮助。然而…当时间一到,你们有狗的人都了解,是吗?(是的,师父。)

他告诉我好多别的事,不计其数。我们真的能以动物为师。他告诉我难以计数的事,比任何人类、甚至明师,所能教的还多,因为明师未必能时时留意一些小事,但他知道好多事。他甚至能当你们的老师。他讲超世界的事。纵然他身处那种情况,他灵魂还来告诉我事情,让我感到安慰。我一直在记录他告诉我的事。我在日记写了两页,其实还有更多没写,但抽不出空继续写完。真希望我有空。

(请问狗狗说了些什么?)并非寻常的事,而是关于我和他的事,比如他为何跟我在一起,有多少辈子跟我在一起,以及他有哪些辈子跟我在一起,诸如此类。这些都是很私密的事。我知道他句句属实。我有证据,我知道无人知晓这些事。确实就是这样。所以,这表示他说的都是真的。他还说许多其他关于天堂的事,都确有其事。他甚至知道Ihôs Kư的事。我问他,他是否来自…原本之前我说他来自第四界。然后,他往生以后去了Ihôs Kư。我问:「你是如何从Ihôs Kư下来?」他说:「很困难。」我只能透露一点点,好吗?(好的,师父,谢谢师父。)(好的,师父。)其他事情,还不能公诸于世,也许有一天会公开,但我不这么认为。

许多事情来不及写,所以我简短记录,只有自己懂。他说:「您的爱。您的爱形成一条保护的通道,让我能够很快下来。」这个我知道。但是狗不会知道,除非他真的以前就知道。(是的,师父。)还有好几次其他情况,例如必须配合入境检疫,他第一次到某些地区时,狗不能很快就被放行。台湾(福尔摩沙)也是,他不停告诉我,并安慰我:「别担心,我们并没有分开,因为您的爱让我感到在这里非常舒适,也很平静安详。请别担心。」诸如此类的事。他真的是位绅士。我告诉他:「不要再回来了,不管从哪里回来。」但他被威胁要再回来。我还不想告诉你们这些。我不想说,也许我也不能说。

他不只讲了许多只有高等众生才知道的灵性方面的事,讲和平方面的事,也讲他多么了解我为动物和人类日以继夜地工作。因为动物和人息息相关,如果人类持续杀害动物,他们的业障会越来越重,地球就会被摧毁。世人不了解动物和我们息息相关。动物不仅加持我们,并以生命来保护我们,他们也知道许多事。如果人类继续杀害动物,就是在减损自己的福泽,像在射伤自己的脚。许多人却不了解这点。

这只狗知道这么多,真令人惊讶。我其他的狗也是这样。他们告诉我许多很不可思议的事。真的,他们讲的许多事也保护了我。他们有难时,我也保护他们。否定力量若无法攻击我,就会攻击他们。有两只狗遭遇过。所以我必须在他们周遭设防护层,较接近狗的工作者,周遭也设防护层,我自己周遭也设。目前还没卸防,因为我们尚未脱险,那也让我付出一些代价。我必须继续闭关,才能维持这种平衡,我们才能继续我的工作。他说,如果他死了,他不过是狗而已。如果师父死了,就是宇宙的大灾难。他是那么说的。想想看,一只狗那么说。(了解。)

他总用「狗」称呼自己。上一次,几天前,可能是上星期,否定力量非常强烈,因为他们利用一些与我有关系的人,用有密切关系的徒弟来攻击我们。所有的狗都跳出来,对着空气狂吠,像发狂一般,而他却没动静,只是躺在那里。在所有骚动狂吠平息后,我问他:「你可感觉到有异?为什么你没像其他狗那样反应?」他说:「狗没感到有异状。」他不是说:「Good Love没感觉有异状。」他说:「狗没感到有异状。」他总用「狗」称呼自己。若我问他什么事,他会说:「狗这样、狗那样。」除非是关乎安危的事,才会说他是我的保护者。

(我们一直在为您祈祷,)噢,谢谢。(自从上次电话会议以后,)噢,谢谢你们。(希望您这段煎熬的时期能够赶快结束。)谢谢,谢谢你们。就快结束了。有些重大的事情也在进行中。只是我现在还不敢讲。(好的,师父。)我只写在我的日记里。也许有一天,如果有机会或许我会向你们透露。不用担心。(听起来很好。)是,我还好。(谢谢您。)我很庆幸我没事。只是为我的狗感到悲痛不已。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们来龙去脉。说来话长,但是现在我无心再多说什么,只能告诉你们事情的大概。问题是他一起身就痛苦哀号。通常他不会乱叫。即使否定力量攻击得那么厉害,他也只说:「别担心,狗没感觉到什么,狗没感觉到不舒服。」他只是不想让我担心。我知道他觉得不舒服。所以他每次一起身才会哀号,他的情况每况愈下。我必须陪在他身边,帮他按摩,给他一些能量,并为他祈祷,他才能平静下来,但这并不表示他有好转。我不认为他有好转。我们去看了这么多医生、专家等等。你们有位师兄有一种药,疗效很好、没有副作用,对我而言,每次都有效。只是我不晓得对我的狗是否也有效。有一条腿确实有改善,但症状却跑到另一条腿。左边的腿好转了,症状却跑到右边的腿上,他免不了受这场苦。

否定力量心狠手辣,无法攻击我,就利用我的低等级徒弟,转而攻击我的狗。毫不留情且卑鄙可憎。我告诉魔王我会摧毁他,而且我说到做到。但是目前我必须先照顾我的狗。我以前告诉过你们,如果魔王碰我的狗,我会摧毁他。现在我有充分的藉口。我曾痛哭不已。我说:「天啊,请让我承受所有痛苦。别惩罚我的狗,别让我的狗受苦,他只是一只狗。」他只是一只狗。那只小型狗也是,她只是一只狗,却为我挺身力抗,为我对抗否定力量。两只狗都是,结果双双遭到攻击。一只遭到太严重的攻击,一只较轻微。但即使是轻微攻击,如果他们碰我的狗,我已在大众面前讲过,重复讲了两、三次,我告诉魔王:「你如果碰我的狗,我会摧毁你,而且我言出必行,你给我记住。」我不会再容忍了,由不得他到处找藉口,折磨人类和动物,以及胡作非为。不容忍那个存在体或力量。

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们。(好的,师父。)魔王不只影响我的狗,也影响我的工作人员和我的助手。当我需要人手时,他们不但没帮我,还暗中搞鬼。他们情绪不稳或做错事,例如,明知故犯。许多状况层出不穷,我不想谈那些,但很清楚都是魔王作祟。我不会放任太久,只是我现在太忙了,分身乏术。(师父,您要为所有众生将魔王摧毁,我们感到很有希望。)我会的。(太棒了。)以前都没人那么做,我不惜一死也会做。

我告诉你们所有这些事,其实也让你们明白,你们的动物同伴,狗或猫,他们真的能为你们舍命,确实如此。我不确定有多少人类能为他们的挚友或家人牺牲性命。更别提只是领养的动物,就像我的狗。但狗真的会舍身护主。这是第二只狗那样做,第三只狗也是如此。至少有三只狗明显受伤。总之,还有其他的事,我只是大略告诉你们。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