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重拾爱与慈悲的力量(八集之三) 2021.01.08

2021-01-22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川普总统,您将永远是全世界所有人心中挚爱的总统,而不仅仅是在美国。您是人民的总统,而这种总统的地位,没人能否认。它会载入史册,没人能从您那里偷走。上帝爱您。人们爱您,上帝保佑您,总统先生。

当一个人已经倒在地上,就不应该再打他。这是武术和战场上的君子守则。在悠乐(越南)我们说,如果你打人,对方已经倒在地上,就不要继续打他或踢他,因为这在武术上不是高尚的君子之道。(是的,师父。)但这些人继续打击他…他们指控他煽动暴力行为。噢,这真是全天地间的笑柄。天啊!难道人们没羞耻心吗?或只是被名利蒙蔽了他们的理智和头脑。我猜就是这样。不然的话,也许恶魔早就严重影响他们,使他们变成这样了。

我今天在福斯新闻网上,看到新闻说,他们收集了所有资料,民主党领袖这些年来一直指控川普的所有暴力事件。反观川普总统,从来不曾指责任何人如此暴力的事情。你问我的意见,这就是了。我希望他们都能明白。不要删掉这部分。我不怕他们。我怕的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世界,但我无所畏惧!懂吗?(懂,师父。)当一位真正的灵性导师所承担的风险,比任何人还多。你必须承担最高的风险。(是的,师父。)

我希望他们能自我反省,并感到有点惭愧,其实是大大地惭愧。身为领导者,想法却如此暴力。你内心想什么,会从嘴巴讲出来。(是的,师父。)此外如果他们这么暴力,就完全没有任何权利来指控川普总统。(是的,师父。)我可以一直讲下去,因为我非常、非常挫折,内心十分恼火,看到所有不公不义的事加诸在一个好人身上。这些人也许现在正暗自窃笑,但是当他们面对上帝时,可能就笑不出来了。假如他们有机会面对上帝的话。

如果还有其他问题,请尽管问。

(师父,现在川普总统接受拜登的胜选,师父对此有什么想法?)

我有什么想法?我很害怕。我害怕你的国家和世界开始走下坡。我希望不要跌得太快。这种领导人,如何能领导国家?尤其是美国,应当是世界的主导国,却有这种领导人。说这些,我不感到抱歉。我对贵国感到难过,我是指美国。我有什么想法?这就是我的想法。我认为这场选举已经完全不公平了。(是的。)

我之前告诉过你们,选举不公平。但他们的行为,即使是不公平或舞弊,他们今天的行为方式就已经够糟了。我深入了解福斯新闻网的新闻,他们收集了对方所有相关的言论和充满暴力的评论等等,以及苛刻对待川普总统的支持者,与他们对待某些团体中其他暴力者的方式,截然不同。他们确实有点纵容,也不动他们一分一毫,或只是无视他们,或是鼓励他们,甚至还称赞他们,这样他们才能一直持续下去,为什么?只是为了给川普总统制造麻烦!他们却乐在其中。我不尊重这种人。

很抱歉,即使他们位居世界最高职位,我也不尊敬他们。相反地,我想人们会鄙视这种人,特别是担任领导职位的人。一直在指责别人。就像在悠乐(越南)我们说,「作贼喊捉贼」…强盗在抢劫别人,却一直大声呼叫,「救命啊,救命啊!」他是抢劫别人的强盗,却不停地尖叫,制造噪音,就像「击鼓遮雷声」…意思是,有雷声,但不想听到雷声,因此就用鼓声盖过它。(是。)抢劫别人时,却在抱怨和大喊,好像自己是受害者。所以,人们很困惑,分不清谁是谁非,不知道谁是受害者。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是,师父。)所以,这种行为就像是作贼喊捉贼。我并不想客气婉转,如果对方不值得我尊重。

(师父,)是。(您有什么要告诉唐纳·川普总统吗?)

是的,有。首先,要对大众说。(是的,师父。)我衷心向美国人民致予我最诚挚的哀悼,对二○二一年一月六日发生的事件。对于所有不幸受此事件影响的家庭及公众,那些不幸往生者的灵魂都回到他们在天堂的「真正家园」永远自由。(噢,很好,谢谢师父。)我以我的名誉保证。

现在要对川普总统说。总统先生,不要太难过。您需要也应该好好休养,脱离在任职总统期间一直以来的所有动荡。时间会治愈一切。时间将帮助您治愈所有深深的伤口,那些曾对您造成的伤害,伤害到您的心、心智以及您的平静,被那些您信任的朋友、家人、亲戚、同事和您理想中的同志们,以及那些被认为是正义与真理的纸笔与喉舌。世界上依旧充满着聪明、智慧和公正的人。他们知道所有发生在您的世界里,每个伎俩背后的真相。

川普总统,作为美国总统和领导人,您所做的工作令人印象深刻,非常出色,超出任何人的期望。您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全世界都知道,请放心吧,请放心,总统先生。那些曾经伤害您的人,原谅他们吧,总统先生,请原谅他们。我们知道您会的,因为在您心里只知道爱与和平。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为您所经历的一切。

总统先生,那些人曾经对您做过的,那些待您不公的人,对不起,我太情绪化了,请原谅伤害您的人。他们只是忘记了,我们都将面对上帝和审判。但是您,川普总统,川普总统,您将永远是全世界所有人心中挚爱的总统,而不仅仅是在美国。您是人民的总统,而这种总统的地位,没人能否认。它会载入史册,没人能从您那里偷走。上帝爱您。人们爱您,上帝保佑您,总统先生。我就是这么想的。(是,师父,谢谢您。)

哇,你们随时都可以像这样准备很多问题吗?我是说多久…你们已经知道一切了,我在想,也许告诉你们,但你们知道的比我还多,所以有这些问题提出来。好,继续。

(师父曾受到美国多位总统的赞扬和表彰。师父,您如何与美国结下如此的善缘?)

我没空去查。我得去查阿卡西记录。有时我很快就知道了,有时必须去那里查。第一也许是因为有很好的缘分,第二是美国有很多灵媒。(是,师父。)他们能看到谁是谁。(是,师父。)但有时一方的灵媒赢了,另一方的灵媒没赢,因为他们使用不同方法。再加上国家的业障。(是的,师父。)所以没关系。

问题在于,这世界的黑暗势力有时似乎更强大,因为人们的业力所致。(是的,师父。)业力推波助澜。所以没有人能成功,除非有业力来加强它,使它更强大。(是,师父。)共业也会促使好事或坏事发生。(了解,师父。)所以我也一直告诉你们,「不是任何人的错」,尽管我内边很生气。那些不公不义的事,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是,师父。)

我可能与美国有很好的缘分。加上那些有天眼通的人,他们会给政府建议。(是,师父。)(哇。)我的其中一位弟子,也像是有天眼通,他说那些有天眼通的人告诉一些政府领导人,他们最好要善待我,(噢。)因为对他们国家有好处。也许是像这样。让我想想是否可以告诉你们。也许可以。

很久以前,当我还不是很出名时,(是。)我只有少数一些徒弟而已。没有很多事情要做,担忧不多,只是一些来自徒弟的少许业障,很简单照顾。不像现在,要照顾世界。然后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境界,我跟天堂对话之类的。祂们告诉我,我和一些国家有缘,(是。)其实是跟很多国家有缘,但在这一世,我可以选择支援一个国家。(是,师父。)然后祂们给了我一份国家清单,我可以选一个。

然后我一直在想。我在那种情境下思考,想得很仔细,我说:「噢,我想支援所有国家。」祂们说这不可能,您只能选择一个。这是合约的一部分,当然。(是,师父。)因为我问:「我能为世界做些什么,我还能做什么?除了为众生印心,我还能做些什么。」我说:「我能以某种方式帮助世界吗?」然后祂们说:「您也许可以选择帮助一个国家。这种缘分或这种援助也会传播至世界各地。」因此我一直努力思考,苦思冥想了许久,然后选了美国。(噢。)美利坚合众国。

那时,我还没得到任何来自美国的表彰。(是,师父。)那时,我可能只去过美国两次。只是给一小型会众讲经。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有几百人。所以我说:「我选择美国。」祂们说:「您确定吗?您可以选择任何国家,如果您想的话。」我说:「我选择美国,因为那是一个大国,而且对世界上也有很大的影响力。(是。)美国发生的一切也将传播开来,并影响整个世界。这就是为何我选美国。」

我根本不认识多少美国人。(是,师父。)只认识几个,后来讲经时,多半只有亚洲人来。并非因为我认识美国人才选择美国。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后来的诸多结果。(是。)受到美国总统和政府的许多赞扬,正如你刚才问我的那样。(是,师父。)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