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主摩诃毗罗的生平:最后的劫难—被刺穿双耳(三集之三) 2019.12.24

2020-10-21
用语: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故事到此结束,主摩诃毗罗十二年苦修期间,必须经历的一切苦难至此结束。我们谨此向他致敬并感激他──为了开悟、为了他人必须承受的一切。

 

「两人帮他检查时,发现刺卡在他双耳里。」刺还在耳朵里,他没有把刺拔掉。「卡拉克怜悯地颤抖着。这两位友人立即准备所需的工具及药品,他们使用药油与镊子把刺拔出来。此举导致主摩诃毗罗疼痛难耐,他痛苦得忍不住大叫。」这是他第一次大叫,他从没叫喊或抱怨过或显露出任何痛苦。「鲜血从他双耳渗出,医生用一些凝血剂处理伤口。」刺插入耳内时,已经会疼痛了,但至少他仍在入定中。入定有类似麻醉的效果,所以他不觉得痛。也许等他出定时,正好是去托钵的时间,他就去托钵了,没注意到耳朵的疼痛。然而当刺被拔出来时,伤口裂开。刺在耳朵深处,医生必须使用工具,例如镊子,把刺拔出来,那时他才感觉到疼痛。故事到此结束,主摩诃毗罗十二年苦修期间,必须经历的一切苦难至此结束。我们谨此向他致敬并感激他──为了开悟、为了他人必须承受的一切。这些苦难并非徒然无用。这些苦难以某种方式造福世界,连主摩诃毗罗都不知道,世人也浑然不觉,不为此而感激。

 

我对待你们一视同仁,但对有些人会更平等。抱歉,他们一直很努力工作,能看我时就应该看。也许要稍微充电一下,才能继续工作。至少他们牺牲很多。我是指他们不认为是牺牲,你们认为是吗?你们敢?是或不是?不是,好,好答案。今天「不是」是好答案。我们只管工作,没时间去想是否牺牲。真的非常认真工作。但我想不到有其他工作对我或对他们而言更好。假如我必须工作,我会选择做这个工作。不过我们的身体不是铁打或黄金所造,我们会累,身体也需要稍微放松或有点变化。据说:「变化和休息一样好。」所以我让他们坐在附近。不要忌妒喔。如果你们想要同等待遇,尽管来。跟我们一样日夜工作,吃东西时也在打电脑或看别的资料。我同时做两、三件事,否则,我没时间。幸好我知道如何处理。所以梳妆打扮时,我当作是立姿动禅。像主摩诃毗罗的立姿动禅。他站着不动,我站着动;但仍试着打坐。

 

大家都好吗?(好。)大家都开心吗?(是。)好,我不能常常见你们。第一,我很忙,各方面都很忙。第二,你们不需要我照顾,师父的力量无所不在。你们靠这么近,怎么逃得了?师父的力量,怎么逃得了?它会抓住你,让你循规蹈矩,拉提你,敦促你。你和它一起呼吸、吃饭,也和它一起睡觉,和它一起打坐。和它一起入定。师父怎么逃得了?所以,别担心我是否在这里。我在这里安慰你们只占了卅%;七十%不是用语言做的。当然,你们是人类;你们还有耳朵,喜欢听一些东西。所以我有时候会出来,但是我的时间不固定。我不像时钟;两点钟一到就响,然后五点钟一到又响。不是这样的。我也有人身,和其他人类的工作。别担心,我就在附近。你们逃不了的,我也逃不了,我们彼此都逃不了,别担心。

 

你从秘鲁来?(智利。)噢,智利!抱歉,抱歉,抱歉,看起来很像。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西班牙裔的看起来都很像。就像悠乐(越南)人看起来全都很相像,有时候不知道谁是谁。我看起来就像坐那边的悠乐(越南)人之一。不是男众,是女众。如果她们穿一样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我一样。我可以有许多分身。还有一位西班牙人,他经常来这里。看看这个。你们两位站起来。你和你,站起来。看看他们,看看他们,是不是很像双胞胎?你没那么像,但是他们两位。转过去,转过去,转过去让大家看看,转过去。一位来自智利,另一位来自?(阿根廷。)阿根廷。另一位呢?(智利。)也是智利,你们看,他们看起来很像吧?(是。)这一位,所以我刚刚才这么认为。秘鲁还有另一位,也很像他。他是一位医生,他看起来很像你。是不是?有一位,他有时在无上师电视台当主持人。好,请坐下,坐下。你们不觉得吗?(是。)这一位和那一位,看起来像双胞胎。中间这位看起来,也许不那么像,像表兄弟之类的。但这两位看起来非常像。就像我刚刚说的乌龟和女士,或是鱼一样。「鱼儿,鱼儿,鱼儿。」

 

这周希望你们也说说话,所以你们准备一下,也许你们先写下来。写重点,或完整写下自己的体验,或是想问的修行问题。言简意赅,留时间给其他更好的事。现在有任何问题或任何人想说话吗?或是你们的肚子已经咕噜咕噜叫了?(没有。)(有中文。)没有?四点了,你们的肚子会咕噜咕噜叫。如果这样,我不怪你们,因为现在是用餐时间。今天只吃了一餐吧?只吃了早餐?(是的。)真的或骗人的?没关系。偶尔断食一下。至少早餐到中餐或晚餐这段期间断食,让身体休息一下。我还没吃早餐。他们送过来了,但我没时间吃。我必须先处理一些无上师电视台的急件,校对一些文稿及光耀世界奖名单,我必须签字,必须撰写相关文稿。我必须撰写各奖项的颁奖贺词。那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就算是好东西,吃太多也无法消化。我敢说你们已经忘记我刚才所说的话,刚才说的一些事。所以我常常会问你们:「我刚才讲什么?」大家面面相觑。「你说,你说。」「他,她,告诉师父。」她说:「不是,我只是在抓耳朵。」你们忘得很快,因此有时候我也忘记了。所以有时候,我碰巧看到或阅读到或听到自己以前的开示,我也会笑着开心地听,就好像听别人演讲一样。然后会觉得,「哇,这位女士,真不错,她讲得很好!」有时常被掌声打断,因为内容鞭辟入里,句句真言,非常合逻辑;不是泛泛之谈,而是真实的体验。

 

翻译好吗?(是的。)太好了!谢谢翻译人员,也谢谢所有护法人员,谢谢大家。还有摄影人员。摄影人员也能听吗?也有翻译吗?护法有,不过他们有吗?没有啊?(没有。)以后要给他们啊。另外一个耳朵是听指示,另外一个听经嘛,好不好?这样比较不会那么无聊。坐太久也是很累,站太久也是很累。谢谢啦,大家,谢谢。记得这里,左边的摄影人员。否则,男众觉得被遗漏。「竟然如此对待我们!我们可是一家之主,知道吗?家里所有重大的决定,我太太都听我的。她只决定小事,例如谁要当总统,小孩去哪里上学等等。而我负责家里所有较重大的决定。」在家别被妻子太宠坏了,当个男子汉,别被宠坏。打从你们出生后,已经被母亲宠坏了。所以务必要重新学习。要独立,当好人,也要学习煮饭。万一有一天,太太生气,她不煮饭,你才不会饿肚子。是,以前,还有很多男、女出家人一起跟着我的时候,我强迫所有男出家人也要煮饭,要学煮饭。也强迫所有女出家人去学开车。还有一些人去学水电等等。不是专业的,但至少学些基本技术。如果有时间,应该去学一些东西—我是指只学必要的技能。例如,我们在道场,生活要独立自主;就要学习很多东西,才不必依赖在家人,因为在家人来这里时,我们还得照顾他们。以前我们还会开车,由山下载他们上来道场。有些年长者无法走远路,那时男、女出家人也都工作很辛苦。但我们的生活充满乐趣,那时没有无上师电视台。周日共修或打禅结束后,我们会烤火、唱歌等。有时候我们也会一起看些好玩的影片。但现在,噢,好累。没时间了。他们必须去道场外面做别的工作,我必须在道场里面做别的工作。所以,现在的行政工作多由一般在家同修处理。以前多数只有男、女出家人处理。

 

以前我约有五百多位,男、女出家人,人数逐渐变少了。你们外面的女众和男众吸引力太强了,我的男、女出家人逐渐地随波逐流,所以我现在没有那么多出家人。而且我必须派他们去做其他工作:爱家康养有限公司,各国的爱家餐厅。如果他们不常看到我也没关系。他们以前几乎天天看我,现在不是了。他们必须照顾好工作。他们看我已经够多了,这是我说的。在家人不常看到我,现在轮到在家人了;他们现在可以多看我。很公平。以前,出家人随时都可以看到我。至少一周看到一次,我们会烤火;我去哪里都带着他们。现在该长大去工作了。无论是否是出家人;我们全都要工作。我晚一点也许再看你们,或许明天见。

 

对了,我被警告,若我今天出来看你们,你们业障会破坏我名誉,但我还是来。我说:「喔,我的名誉早就被破坏了,在世界不同的地方被不同的人破坏。所以,我不在乎是否又被多破坏一点。只要能多教导一、两位仍然留下来的人就可以了,就值得了,因此我不在乎。再见。这做什么的?抓痒?喔,是,是。抓痒用的!我得来用一下,既然他们已经放在这里,无论我痒不痒。不用可惜,对吗?好,再见,真不敢相信。我只有在上星期抓痒一次而已吧?这么多年只抓痒一次,然后我就有这个抓痒棒。幸好我没抱怨别的。阿弥陀佛。

 

很好,来帮忙一下。是你吗?(是,师父。)你能来?(是。)不忙?(忙,不过我…)你必须来,对吗?(是的,我必须来。)好,亲爱的,欢迎。我前几天才想到你,看你在主持某个节目,我就在想你是否能来。因为你有小孩又是单亲。(是,都安排好了。)你父母都好吧?(家母,孩子的奶奶会照顾他们几周,我已来这里两周了。)很好,两周?(是的。)好,一切都好吗?(还好。)我们还过得去。(是,我们还好。)你知道的,凡事相信上帝。(是的。)我们尽力而为。(事情都算顺利,谢谢您。)物质上,尽力而为。(是。)精神方面,相信上帝。这是我们所能做的。(是。)在这个世界无法做别的,到处都是陷阱。我们通常都自由自在,不管世事,即使只有一点钱和小工作室也很满足。我们常去打禅,想见师父就去见。突然,有位美女经过,然后一切又重新开始!新故事,反之亦然。我不是指女众而已,男众也一样。突然来了一位帅哥…先生,我在这里。我转这边,他就放那边。你女朋友没有教好你。总之那时我们自由自在,生活十分快乐,直到一张俊脸出现,即使只是惊鸿一瞥,经过而已,「咦,那是谁?」然后我们又重新开始。一次还不够,下次,旧事重演。不会!再也不会了!绝对不再坠入情网,却一再故态复萌。我不晓得,人类到底有多愚蠢?我告诉你们,男众和女众都一样,包括我自己。当然,我以前恋爱过,你们以为呢?幸好我了解。好,再见。好,各位,我需要几位英俊的壮丁,有吗?你够壮吗?我现在很有「分量,」我不再那么瘦了。你女朋友多「大」?你在家练习过吗?好,无论如何,男众总是比较壮。好,现在去吃点东西。再见。

 

(我们爱您。)也爱你。(爱您,我们爱您,爱您。)爱你、爱你、爱你。(感恩师父。)爱你,爱你。(师父,我爱您。)爱你。(师父好。)爱你,爱你。(师父好。)有没有泰国人在这里?

我爱你们。谢谢。(噢,师父!好美!师父好美。)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我们爱您,师父。)谢谢,谢谢同志们。(我们非常爱您。)也许明年,可以让大家都来。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