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魔王消失了与主摩诃毗罗的生平:拯救旃檀(七集之五) 2019.11.24

2020-08-16
用语: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每个人都和蔼可亲,警察也是。礼貌周到、温文尔雅,彷佛古王国的英勇护卫。长相很俊美,对我彬彬有礼。不晓得你们或任何人,是否有其他经验,但我的经验是如沐春风。因此,我写了诗送他们。

 

我讲完故事了,对吗?不对,不是故事本身,而是我想讲的寓意。是,是,是,我记得。他在工作,然后我离开去别的地方学习更多直升机驾驶技巧。他留在原来的地方,因为他没必要跟我走,他学得很快,连梦中也在飞行,睡觉时也在飞行。他在家虽然没有直升机,但随时都在练习。所以学得很快,甚至成为新手驾驶员的检查员。对吧?之前,对吧?是,是。现在他在别的地区工作。希望你们不要太关注他,让他自在!顺便一提,他已婚。是一个好男孩,很忠诚的先生,所以你们想都别想。我了解你们,你们喜欢机师,我也是。但不是所有的机师都如想像中那么帅,只有我是最好看的,但只能算半个机师。

我无法继续飞行。我很想继续,但是为了内边的飞行,必须放弃外在的飞行,为了带给大家更多利益。我喜爱飞行,在天际翱翔太美妙了,没人打扰你,除了眼前之事,你无法多作他想。而你眼前所见,也是一片空旷。只是要小心电线。有时遇到浓雾的天气,如果飞得太低又不专心,那就「再见」了。

有一次飞行我差点丧命,因为引擎故障,坏掉了。幸好还有另一部引擎。那架飞机有两部引擎,所以我们靠单一引擎,紧急降落。那个山丘像这样,不是平的,像这样降落。噢!幸好我的教练坐在旁边,所以他接手驾驶,但是他整个脸都绿了。真是千钧一发。教练还有小孩和太太,不能就这样走掉,我可以。如果我当时「回去」,如今就无忧无虑了。好,事情就是这样。看到他,帮我问候他,我相信他记得我。也许不记得,只要让他看看无上师电视台,「就是她,记得吗?现在看起来比较老。」

我遇见王子时年纪较轻,当时他邀请我去皇宫。但是我第一次去参观时,只站在皇宫外面看,突然所有的照相机镜头全都转向我,好几百个!噢,我吓坏了,我们就回家了。所以当王子说:「明天请莅临皇宫,」我想起第一次的情景,就吓坏了,当时就不想再去了。

后来我住在泰国,王子问我的电话号码。不知道他是否曾来电,因为我忘了把名字告诉王子,工作人员只知道我的名号是清海无上师,不知道我其他的名字。来电时讲其他名字,接电话的人也许会说:「这里没有这个人,我家没人叫这个名字。」我通常不会接电话。工作人员接到电话时,也许会回答:「主人不在家,」或「这里没这个人。」我不知道。

王子不久之后到泰国,拜访泰国。也许他以为我是公主,所以他到泰国皇宫,但是只见到其他公主。我不在那里。但他知道我的电话,我住在高尔夫球场,我给他那个电话号码。没关系,我忘了,怎么样都好。他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久远以前的老朋友,他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这才是问题。

没关系,我以前住过摩纳哥,不是这一世,是其他的前世,当公主。但是别说了,我生气了。但是那里的人,待我像皇族一样。不论我住在哪间旅馆,他们对我都非常礼遇。所以我现在才对你们好,因为在摩纳哥,有美好的回忆。我想回报摩纳哥人民的亲切与友善。他们都称我「公主」!他们根本不认识我。我跟徒弟们去餐厅吃饭,餐厅的员工都公主长、公主短的。我说:「我不是公主。」然后她说:「没关系。」餐厅老板说:「没关系,您就是我的公主。」我说:「那就谢谢了。」然后我叫计程车什么的,司机往往以为我是公主。也是公主长、公主短的。我都会说:「我不是。」有位摩纳哥计程车司机,他在摩纳哥有房子,不是普通的计程车司机。我叫他的车,因为我在那里没开车,然后他来接我。他第一次来时,开普通计程车。第二次来时,开他最好的宾士,白色大礼车。我说:「噢!你另一部计程车在哪?」他说:「这是为公主您准备的。」大概是这个意思。

计程车司机都喜欢我,不知何故,我和计程车司机有善缘。这位司机有一辆豪华的白色宾士车,干净且又新又宽敞,他自己的车,他不是开计程车来。他是真正的摩纳哥人,有特殊的外貌。他自称是土生土长的摩纳哥人。他跟我说法语,我说我讲英文比较流利。我很久没说法语,舌头都打结了,所以他跟我改说英文。他们在摩纳哥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我第一次去摩纳哥时,我对旅馆餐厅的工作人员说:「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谁是摩纳哥人?我想见见真正的摩纳哥人。」他们说:「在摩纳哥,摩纳哥人不工作。」他们全都像王子一样,不必工作。只有外国人去那里工作。是真的吗?(真的。)这是真的。他什么都不知道,男人知道的事情不多。所以我一直寻找摩纳哥人,想看他们长什么样子。(我本来也不是摩纳哥人。)你不是吗?你是法国人?(是的。)但是住在摩纳哥?(是的。)是吗?(我住在摩纳哥附近。)摩纳哥附近。(我不是摩纳哥人。)了解,了解。

我在摩纳哥时,很难找到短租的公寓或住房,所以我住在附近。我有一次遇到一位在餐厅工作的摩纳哥人,她甚至收养了一个悠乐(越南)裔的儿子。很善良,很亲切。我看不出谁是摩纳哥人,因为去摩纳哥时,会以为都是摩纳哥人。其实不然,住在那里的都是有钱有名的外国人。有钱有势的人住在那里,拥有游艇和直升机,停在游艇上或停机坪。所以我在那里时,他们也认为我有钱有势,所以非常礼遇我。他们不是摩纳哥人,很难得能遇见摩纳哥人,都是外地来的外国人。

 

天啊!佛到哪里去了?我们言归…我念主摩诃毗罗的故事给你们听,快要…噢,快结束了?讲苦难的部分快结束了,他苦修十二年期间,所受的苦难、因果耐受,但是后面还有他的教理。后面还有一些他成道以后的教理。好,开始吧,这是另一个故事,他拯救旃檀。标题是:「拯救旃檀。」

我以前等级比较低时,我在法国,住在法国山上的房子,当时正在为欧洲同修寻找一处道场。所以住在房子里。在住进那栋房子之前,我在当地或你们附近,或我们现在的道场附近,完全人生地不熟,所以必须暂时住旅馆。旅馆员工一直很礼遇我,我需要什么都随传随到。我住在那里,我当时病得不轻。我虽然生病,却已约好要去法国看几处房子。在法国,我没看到任何滨海旅馆。当时我对法国那个地带所知不多。我很久前曾路过摩纳哥,当时我们去各地举办天衣服装秀。路经摩纳哥时,我的司机向我推荐:「去吃北非小米饭,去王子开的迪斯可舞厅。」于是我们就去了,我发现那是很好的区域,很容易找到滨海旅馆。

我当时生病了…但仍抱病去法国找道场和房子。我们订了旅馆,我住在面海的小房间。数周后我的咳嗽止住了。我每天都下楼去吧台,喝一些综合果汁,无酒精的果汁潘趣,后来病情很快就好转了,几个星期而已。几年后,我们有了道场和房子,但每当我生病,或因故感到窒息难耐,在那个地区有时…不是那个地区的缘故,是业障有时汹涌来袭,我会生病。咳嗽或种种极为不适,我就会回到那家旅馆,设法住进那间房间,欣赏海景。每天吸入海洋的清新,然后下楼喝果汁。之后出去买纯素披萨,回来再到吧台喝果汁,病情好得很快。

旅馆员工好亲切。每次我来,他们看到我又咳嗽了,就会说:「快点,拿某某东西给她。」替我拿行李到房间的几位行李员会说:「拿某某东西给她,请医生来。」他们自动那么做,我什么都还没说。他们会吩咐:「去买马鞭草。」这类的止咳茶,还说:「去请医生来,端果汁来,她喜欢喝某某果汁。」他们甚至有一款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无酒精鸡尾酒。别的名字,不是你们师父的称号。他们告诉我:「这是您专属的无酒精鸡尾酒,是您的名字,我们要以此为它命名。」他们这么告诉我,但我没停留那么久,所以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印在菜单上。或是已经印上去了,陈年往事,我忘了。他们就是这么亲切。当然,我对他们也很亲切。我对泊车员、行李员,男、女服务生,都很尊重,而且怀着敬爱的心,给他们丰厚的小费。圣诞节则买礼物送他们。全旅馆的工作人员,人人有份,一点小礼物,每人一盒纯素巧克力,或纯素糖果等等。

即使我不住那家旅馆了,我们每次见到彼此,他们都非常高兴。我们会谈天说笑。他们会和我说说笑笑。他们对其他住客较拘谨,对我却像老朋友般,有说有笑。他们有一次在聊天时,我从旅馆出来,我说:「你们在聊什么?在背后说我什么?」我开玩笑而已。他们说:「没有,没有,我们在讲这个家伙。他有个刺青,您知道在哪里。」我说:「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在哪里?」我开玩笑而已。我说:「我不知道哪里,不过我有个东西。」他说:「在隐密处,您看不到。」我说:「当然啊,我才不要看他的刺青,管它是否隐密。我也有隐密的东西。」然后我稍微拉高裤脚,「在这里!」开玩笑而已,没东西,只是蚊子叮过留下的疤。我说:「在这里!」他们全都笑成一团,经理就出来问:「这里怎么回事?」我说:「没事,没事,我们只是在比谁的刺青比较好,刺在身体哪个部位。」大家又全都笑成一团。真是美好的回忆。

 

我在摩纳哥时,完全没有不好的回忆。有一次,工作人员替我买了新车,我不知道怎么开。我开过,但车速过快,超乎我的想像。结果我不晓得是刮到,或做了什么,不知道是否刮到车子,我就停靠路边等警察来。连警察都好亲切,我事后买了纯素糕点,去向他们表示歉意,因为让他们白忙一场。

每个人都和蔼可亲,警察也是。礼貌周到、温文尔雅,彷佛古王国的英勇护卫。长相很俊美,对我彬彬有礼。不晓得你们或任何人,是否有其他经验,但我的经验是如沐春风。因此,我写了诗送他们。在圣诞节时,和纯素巧克力一起送,记得吗?(记得。)你载所有纯素巧克力,去送他们。

警察还面有难色,因为以前没人送过巧克力给警察。我想警察担心,民众也许想贿赂他们,所以没人敢买东西送警察。我却买了东西送警察,于是警察问他,警察以为我不会讲法文,就问他:「哪里偷来的巧克力?」因为数量很多,他告诉警察:「不是偷的,我们在家乐福买的,你现在可以打电话问。」他生气了。警察怎么可以认为他的师父偷巧克力?他有点忿忿不平,他口气不太友善。「你现在可以打电话问。我们刚才在家乐福买的。」场面很好笑。警察往后退了一下,因为他看起来强壮凶悍,令人心生畏惧。他的气势逼人,也许他能量爆发,「汪!」的一声。警察往后退,心想:「别惹这些人。」

哎呀!警察想必在开玩笑,因为怎么会有人偷巧克力去送警察?如果偷了东西,远离警察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拿到警察总局,当面送给警察!而且说:「圣诞快乐,新年快乐。」每人一盒,我算过约三百盒。警察则反问:「哪里偷来的巧克力?」也许警察只是开玩笑,但是口气没那么明显。那个警察开玩笑时,一脸严肃。「哪里偷来的巧克力?」也许他在心里大笑,「哈,哈。」但是我们看不到,警察笑在心里。所以这家伙有点不高兴。他说:「不是偷的,我们什么都没偷!我们在那个家乐福买的,你现在可以打电话问。」对吧?你当时这么说。于是警察说:「好吧。」他觉得我们没幽默感,所以不想跟这种人打交道。那位警察说:「好,拿进来放那里。」

我问那位局长,我说明原委:「上次很麻烦你们,我只是贵国的旅客。请容我致赠一点纯素巧克力给每位警察先生,因为你们整年为民服务,不晓得是否有人致谢,所以我们来道谢。」局长说:「好的。」别的警察知道我的名字,其中一位知道我的名字,处理车子事故时知道的。但是没什么事,因为我有保险,也许只是刮到而已。我甚至没看到车子被刮。局长也已认识我,因为以前打过交道。当时车子有问题,我们把车开进里面,他也问过我,因为当时车子尚未过户到我名下。他问:「这车是你偷的,是不是?」我说:「先生,不是。」像他讲得那么大声。所以他早就知道别惹我。后来他知道我真的没偷,所以更尊重我。因此,我请求允许送纯素巧克力时,他马上应允,皆大欢喜。

我以前也买纯素甜甜圈这类甜点送他们。我听说警察喜欢甜甜圈这类的甜点,所以买了很多送他们。(只有在美国时才送。)只有在美国吗?(在法国时没送过。)在法国时没送过?法国警察喜欢什么?(起司。)起司!原来如此,我不晓得。(酒。)酒!对,我也买了一些无酒精香槟。我拿进警局时,警察说:「噢,我们开玩笑而已。」我说:「什么!我不觉得是开玩笑啊,我以为你们是认真的,所以才买,现在不能退货了。」于是我全部开瓶,大家看到开瓶了,就说:「好吧。」也许他们后来给小孩喝,我不晓得。我直接离开并说:「谢谢各位。感谢上帝,你们接受我的致歉。」所以他们有几位认识我,后来,我送纯素巧克力去贺圣诞时,局长就同意了。

另外一位,也许是督察或副局长,他问我:「请问大名?我们必须知道您的名字,是谁送的。」我说「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在这里有纪录。」另一位督察告诉他:「我知道她的名字。」他就讲出我的名字。我说:「看吧,我在这里很出名,我很守规矩,放心。」于是他们就让我离开了。这些警察都非常友善,非常亲民。那里的警察,可能比别地方的警察更有压力,因为摩纳哥很小。豪华名车川流不息,上流名人聚集,所以警方小心翼翼。

如果骑脚踏车,或骑摩托车去那里,警察会检查身分证件,什么都检查。连医生都骑脚踏车代步,因为那里交通繁忙。骑脚踏车较易穿梭车阵,较快去病患那里看诊。即使如此,即使警察已认识医生,也必须检查身分证件,为了保护城市、国家。因此,据说那个国家,零犯罪、安宁无盗匪,人人在那里都安全无虞。据说那里以安全闻名。我在那里时一直很平安,独自一人到处走,不需要这么多金刚护法。大家称呼他们金刚护法,我不确定有多金刚。我有一天会考考看,也许只是金刚形状的面条。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