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愛勝於一切 2021.03.26

2021-03-30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一年三月廿六日週五,我們摯愛的清海無上師為世界密集閉關打坐中,再次慈愛地撥出寶貴時間致電無上師電視台團隊,並愛心講述一則故事《鳳凰》,摘自阮願作家編輯的 《猶太民俗寶庫》。在此之前,師父和藹地回答了團隊成員關於各種主題的問題,以及一些當前關於基督教神職人員的問題。

(師父,最近新聞報導,梵蒂岡重申對同性婚姻表達反對立場:「神不能祝福罪惡。」因此排除了同性伴侶擁有教會祝福的婚姻的可能性。師父,您是否能分享您對此議題的看法?同性婚姻真的是罪惡嗎?神無法祝福這樣的婚姻?)

又是人類的事。根據利未紀的經文,男人不該做任何像在情愛中那種…與另一個男人有肉體關係,就像他跟女人做的事。這是神在當時告訴人們的其中一項罪惡。但不是所有人都有罪嗎?(是,師父。)就算我們今天沒犯罪,也許昨天犯了罪。(是,師父。)即使我們沒在肉體犯罪,卻在思想中犯罪。(是,師父。)所以我們都必須祈求寬恕。(是。)

其實,當我們的祖先亞當和夏娃吃了蘋果,罪就已經開始了。(是,師父。)這就是為何神要求他們離開伊甸園。(是,師父。)只是吃一顆蘋果,就失去了天堂。所以,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是的。)佛教的地藏菩薩本願經也描述到,祂觀察這世界的眾生,他們的任何想法、所做的任何事、任何小的動作、起心動念,都是有罪的。所以現在證實我們都是有罪的。我們都是罪人。但該怎麼辦?我認為只要我們悔改,真心誠意的懺悔,上帝就會寬恕我們。

兩個人之間的婚姻不只是肉體上的愉悅或性的方面…我通常談到那個字我就會很害羞,但現在我已經夠大了,我想我不該再害羞什麼。婚姻不只是關於性的事。也跟陪伴、友情有關。還有無論在快樂和悲傷時互相支持有關。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同性的人,女同性戀者或男同性戀者都可以結婚。事實上,他們體內旺盛的荷爾蒙有時會導致他們進行有更多親密的肉體關係。(是,師父。)但久了之後,多年以後,他們這方面就會逐漸減少。一段時間後,就像許多夫婦一樣,他們活到九十歲以上,一百歲,就再也沒有任何身體上的親密關係。(是,師父。)(師父,您說得對。)但他們仍然愛著,彼此非常相愛,就像世上最好的朋友一樣。婚姻就應該是那樣。(是,師父。)

婚姻是關於愛的。(是。)所以你可以祝福愛。而不是去想這些肉體上的事,男人和女人,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一樣都因為體內旺盛的荷爾蒙促使他們做那些事。(是,師父。)因此,任何人都可以祝福任何的婚姻。因為婚姻就像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神聖的承諾,無論遇到任何情況,他們將永遠在一起。婚姻與忠誠度有關。它關乎真誠深厚的友誼,及在這寂寞星球上的陪伴。即使現在我們有七十多億的人口,(是,師父。)但是作為人類的我們是寂寞的。

所以我想,若是我的話,我會祝福他們,因為他們彼此相愛。(是。)愛很重要。其他都是次要的副作用。(了解,師父。)就像你吃藥一樣,因為你需要它,不然就會沒命或因這疾病而日漸衰弱。因此你服藥而有副作用。所以,關於祝福,會使這對伴侶幸福,(是。)並確實感受到他們的婚姻、他們彼此的忠誠、他們彼此的愛與承諾、與他人分享、見證並認同他們,為他們感到高興。(是,師父。)所以結婚的人才會舉辦盛大派對張羅一切。(是。)(對。)這樣他們可以與他人分享他們的幸福。(是。)

所以若我是神職人員,我會祝福他們。不論有什麼罪,我來承擔。反正我是罪人。我不覺得我比別人更好。就像耶穌所說:「你們之間誰從未犯過罪的,就可以朝那位被認為有罪的婦女扔石頭。」(是。)後來沒有人扔石頭。(是,師父。)也許上帝曾說:「你不該做這個,你不該做那個,」但我們已經全都做了,而且還繼續在做。所以男同志伴侶或女同志伴侶,還有什麼呢?讓他們開心,祝福他們。(是的,師父。)不覺得該這樣嗎?(是的,師父,沒錯。)而且多一對幸福伴侶,世界就變得更快樂。(是的,師父。)至少這是我們能做的。我們無法做些什麼讓他們感到快樂,因為那是他們的人生,但我們能祝福他們。(是的,師父。)我們可以說:「我們祝福你們。」

而且就算上帝不同意,噢,那也是上帝的事。不是嗎?(是的,師父。)「我奉上帝之名祝福你,但若上帝不想賜予那份福佑,那是祂的事。我是人類,與你們同在,在這孤寂旅程中,有諸多的煩惱、諸多的誘惑和諸多的軟弱,以及污染滲入了人類的心智、身體與精神。所以至少,我身為人類,我會祝福你,我祝福你們大家,無論是否是罪人。」凡認為自己不是罪人的都應該三思。我們不就是來幫助罪人嗎?(是的,師父。)我們在這世間不只要幫助善良的人。若全世界都是善良的人,就不需要任何教堂、不需要任何寺廟、不需要任何僧侶、不需要任何尼師,什麼都不需要了,也不需要任何加持了。(是,師父。)(了解,師父。)

所以地藏王菩薩這位聖者才會前往地獄,(是的,師父。)與罪人同在,並儘量幫助他們,因為天堂並不需要我們,是嗎?(不需要,師父。)若我們不是來幫助罪人,那我們是來做什麼的?身為男女出家眾。因此,若他們同意的話,我都儘可能幫助任何人。(謝謝師父。)這就是做人的道理,我們對彼此也該如此。(是的,師父。)所以即使我沒有職權祝福任何人,反正我也不證婚等等,但若可以,我祝福他們,得享來自全能上帝,無量的慈愛與寬恕,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永遠守護著祂的孩子。(謝謝師父。)

(師父,為何有這麼多關於基督教神職人員的性醜聞?)

我想,是這樣的,你們知道像…佛教中,我們不常聽到那種事。幾乎沒有吧?(對,師父。)佛教僧侶、寺院和佛教尼師,很少聽聞這類事。(對。)(對,師父。)可能是因為他們較嚴格。佛教僧侶和尼師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是的。)他們害怕業障。(是。)可能因為在《聖經》中,許多因果報應的內容都已被刪除。(噢。)沒說到什麼因果報應。但在佛教中,比方說,它解釋得極為詳細,而且是關於久遠前所造的各種因,和所導致的各種果報、前因後果和來龍去脈。佛陀甚至告訴你,做哪種生意會有功德;哪種生意會讓你下地獄。(是的,師父。)因為佛陀很長壽。而我們的主耶穌,據史冊記載,他只活到卅三歲左右。(是的,師父。)

我認為這也和飲食有關。(是。)肉與酒的緣故,(是。)基督徒可隨意喝酒吃肉。但那無法幫助他們減緩人類內邊的肉體慾望,那存在我們體內,甚至沒經過我們同意就被安置在其中了。那是天生的,就是如此,你是男人,通常會渴望女人。或者會渴望另一個男人。而體內的這種荷爾蒙就是會使你那樣。也會使你瘋狂。所以若你沒有一套很深刻的教理和明確的戒律或規範,並再三強調的話,你心中就沒有真正目標,因此將難以控制體內那些導致你如此的化學物質。所以應更重視戒律才是。(是的,師父。)

因此,你們記得阿難的故事。他被力量強大的咒語迷惑,(是。)那是世上最強大的咒語,使他被一位絕色美女引誘。他無法控制自己,但他可以祈求佛陀來幫助他。(是。)(是的,師父。)他仍知道那樣不行,他不應該跟任何女人做那種事。不應與任何女人在一起。因為佛陀強調出家人只能目視前方一公尺處。(是。)就能看到地上是否有蟲,而不會踩到他們。不能往左看,也不能往右看。不看任何人。身為和尚、法師或尼師,得持守二百五十條戒律。他們被稱為比丘和比丘尼。他們是比較高階的出家人。而非剛出家僧侶。(是的,師父。)他們發誓要持戒。或者他們會還俗並離開寺院,再度像世俗的人一樣。(是。)若他們很想這麼做,那他們自己會誠實地還俗,或是告訴他們的師父:「我待不下去了。」(是的,師父。)我的ㄧ些所謂的出家女眾和出家男眾,他們也如是。他們說他們待不下去了,他們必須離開,然後他們結婚生子等等。(是的,師父。)即使聖保羅也不會指責他們。他說:「如果可以,就像我一樣保持單身。若不行,你可以結婚。」因為所有的聖人都了解人類的弱點和他們體內的化學物質。(是。)(是的,師父。)

依照我的看法,這世上真的沒有罪人。(是。)因為他們只是受害者。他們都是受害者,到處都是受害者。(是的,師父。)無知的受害者。他們自己肉體的組成物質的受害者,那早在他們出生前就已存在。(了解,師父。)神父或修女,他們也是人類。如果沒有控制自己,沒有嚴格的規定和監督,他們也會通不過考驗。(是的,師父。)他們遲早會踏上失敗之路,或某些日子或一生中的某些時候。然後他們試著再站起來,再控制自己,但做不到。酒和肉之類的東西無法幫助你達成身為神職人員的目標。非常困難。這是為什麼所有宗教都禁止吃肉喝酒。(是的,師父。)

「無論是吃肉、喝酒、任何叫弟兄跌倒、冒犯弟兄或讓弟兄軟弱的事,一概不做才好。」~聖經,《羅馬書》

「但以理對太監長,派來監管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的管理者說:『求你考驗僕人們十天,只給我們素菜吃,白水喝就可以了。然後看看我們的面貌,和享用王膳的那少年人的面貌。並依你所見的結果,對待僕人吧。』管理者便准允這件事,考驗了他們十天。過了十天,見他們的面貌比享用王膳的少年們更加俊美健康。管理者便撤去要送給他們吃的肉和飲的酒,而給他們素菜吃。」~聖經,《但以理書》

「好飲酒、好吃肉的,不要與他們來往。」~聖經,《箴言》

「肉為了肚腹,肚腹裝了肉:但神要叫這兩樣都毀掉。」~聖經,《歌林多前書》

我是指動物性產品、酒精和毒品。所有這類東西都會毀壞你的大腦、你的智力和判斷力。如果那些邪惡的東西加諸在你身體的系統,你就不太能控制自己。而且,他們依靠耶穌。他們認為耶穌已經為所有的罪人犧牲生命,因此他們可以繼續犯戒。不是這樣的。絕對不是。耶穌為他的門徒及追隨者、以及當時相信他的人犧牲生命。但是在耶穌離開後,必須有其他的人背起十字架。(是的,師父。)這是為什麼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只要我在這個世界上。」他並沒有說:「我會永遠成為你們和後代子孫的光,永遠如是。」他沒這麼說。他說:「我是世界的光,只要我在這個世界上。」這是為什麼生生世世有不同的明師降臨我們的星球,來到我們的世界,來幫助並且教導我們。

所以,就我自己的觀察,我想佛教僧侶,甚至是藏族僧侶,他們也吃肉,但他們有許多的教理要學習。他們沒有時間讓自己的思想被世上的任何不良的影響所利用。他們必須背誦許多佛經。必須打許多手印,意思是手指與雙手所結的特殊手勢。(是。)有很多東西要學習,以致於非常忙碌。所以他們整天都必須專注於此。這是一種根深蒂固的傳統,一種民族宗教。因此,即使是藏族人民,他們也吃肉,但他們吃得不多。我不認為他們會喝酒。他們不允許喝酒。這點甚至很清楚地標明。在一般的五戒當中,不能使用任何麻醉物,包括酒精在內。(是的,師父。)

但是基督徒,他們比較自由,他們可以喝酒。他們吃肉和各種東西,不管任何東西。而且他們也沒有足夠的教理,僅有一部聖經。(是。)耶穌在世時間還不夠長,沒留給他們很多教導。他們並不被允許研讀其他人的學說。(對。)那對他們來說就像是異端。於是年輕、有理想的神父,有著健全、強壯、美好的身軀及體內激增的荷爾蒙,卻沒什麼可做的;(是。)還可自由體驗種種不同的事物;加上錯誤的信念認為耶穌會救贖他們,即使他們犯了罪。(是的,師父。)這是非常錯誤的概念。

不一定要屬於天主教教派。還有基督教的其他支派,他們也結婚生子,仍然能當傳教士或傳道師。(是的,師父。)如今女性也能擔任,有些是這樣。(是。)如果你真的把持不住,那就誠實以對。因為上帝在看著。天堂在注視著。上帝很寬容,但你不能一直像這樣嘲弄祂的規範和教義。(是的,師父。)也許祂會寬恕你一次,但你必須真的謙卑地懺悔。你必須懺悔,知道自己確實有罪,而非只是像平常一樣,像在看場電影,或就像你是一般外面的人,你可以結婚。如今,你也可以以男同性戀的身分結婚。所以,何不誠實以對?解除你的神職。出去找個情人之類的。(是,師父。)甚至現在的法律也會保護你。(是。)作為男同性戀者,或女同性戀者。現在都開放了。即使是名人,他們也公開與同性結婚。(是的,師父。)沒有人說什麼。人們支持並理解他們的愛,理解他們需要彼此在一起,作為伴侶、朋友,生命中值得信賴的朋友。(是的,師父。)因為這輩子,生活很孤獨、寂寞。長大之後,就必須承擔許多責任。沒有人真正了解你,又無法跟任何人訴說。你可以跟父母傾訴,但也是談其他的事。(是的,師父。)你下班回到家,想要有個人與你聊聊你辛苦的一天,(是。)跟彼此一起開懷大笑,談些沒有意義的話,只是為了放鬆你的心情,你們知道,(是的。)好讓你能在這個地球上生存下去。(是,師父。)因為要在這裡生存真的太難了。(對,真的如是,師父。)誰都是。(是,師父,的確。)所以除此之外,假如還有人譴責你,說你是個罪人,罪孽深重,我的天啊,不知他們要如何生存。(對。)對他們真的太殘酷,對他們的精神、他們的心靈、內心和情感太殘酷。(是。)他們會感到很害怕。

在古老時代,甚至現在,耆那教的人,在耆那教中,(是,師父。)主摩訶毘羅教他們必須戴口罩,就像你們現在這樣。(是。)全世界都變耆那教了。這樣也很好,不那麼有吸引力,所以也許那些神父比較不容易犯罪。(是。)這真的是一種罪過,因為你是神職人員,穿著那種聖袍,就意味著你要將一生完全奉獻給上帝,全心全意、用你全部的靈魂,已將整個世界拋於腦後,而你心知肚明,你發誓要獨身,要是你做了這樣的事,特別是對未成年男孩,同性…

因為大多數他們有祭壇男孩,神職人員也大多是男人,到目前為止是這樣。(是。)那才是真正的罪惡。若要談罪惡,就來談談這個吧。(是,師父。)而非那些男同性戀者,因為他們也無能為力。他們太孤獨了,並感到負擔過重且難過不已,由於社會的評斷,與自身的複雜性,以致他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他們感覺自己不正常,且已感覺負擔過重。假如我們不能做些什麼讓他們感覺更自信、快樂及正常,就別傷害他們,(是,師父。)不要傷害他們的感情。假如我們不能提供幫助,那就不要傷害,我說的是這個意思。(是,師父。)你不必祝福他們的婚姻,只要默默拒絕接受就好。(是,師父。)

不必在社會中規範他人,譴責六分之一的人口。六分之一人是跨性別者,你們知道嗎?(哇,好多。)我是指跨性別、同性戀或女同性戀、或雙性戀。因此,別譴責地球上六分之一的人口。何況這只是官方數字,實際上可能更多,他們直到後來才意識到自己的性取向。(是,師父。)即使他們成人後,他們也不知道。我替他們感到非常難過。為他們的處境感到心痛,因為這不是他們的錯。我已告訴過你們很多次,在身為男人和女人之間,你要經歷這個階段,如果還是一個男人時,沒有完全做完所有男性的事情。將逐步成為一名女性。在這過渡期間成為女同性戀者或男同性戀者。不過倘若善盡責任,加上有足夠功德,那你就從前世為男人,這輩子直接轉為女人,(是。)(是,師父。)無須歷經過渡階段。(是,師父。)他們只是正處過渡期。若上帝要指責同性戀者,我是指同性的人彼此相愛,比方說如果我是神職人員,祂卻不准我祝福他們,就只是因為這樣的罪,那我會對上帝說:「我還是會祝福他們,請祢把罪加在我身上。」因為身為人類,本該有同理心,知道人有情緒,知道人此生的艱辛,卻給別人多上一道枷鎖,使其處境更加悲慘孤立,(是,師父。)更絕望,更孤獨?!天哪!不就是上帝把他們造成這樣的嗎!不然是誰創造他們的?你們認為是魔造的嗎?(不是,師父。)不是!所以上帝會原諒我,若我原諒同性戀者的罪。但我不認為他們比他人罪過更多,甚至更少。

人們造下罪業是因為人們正在毀滅我們的星球。(是,師父。)人們造下罪業是因為虐待同類還轟炸他們,以任何理由殺人,(是。)無辜的旁觀者,不管什麼原因。人們造下罪業是因為在人生中的時時刻刻都在折磨、壓迫無助的動物。(是,師父。)

既然要談有罪,就來談談其他罪。(好,師父。)為錢,殺人。為了名聲、地位壓迫對手,誣賴對方根本沒犯的錯,這是誣告。在全國全球散播假新聞讓大家討厭而不投給他們,或是騷擾他們和支持者。這難道不是罪?那什麼是罪?罪大惡極。(是,師父。)同志朋友只是愛一個人,即使有罪,也算小罪,(是,師父。)相較於那些不管出於任何理由去轟炸殺害其他國人民。(是,師父。)每天殺害無辜動物,(是。)動物他們沒有防衛、沒有保護、沒有法律保障,什麼都沒有。

即使他們自己制定法律,「人民不能壓迫動物,不能騷擾、虐待他們、不能使其痛苦焦慮等等。」但是他們每天在屠宰場裡做什麼呢?!(是,師父。)告訴我!這些立法者都知情!還是他們不知情!?(他們知情,師父。)對!上自總統下至警察,乃至清道夫皆知。為動物立法的人,連他們自己也知道!(是,師父。)如果你制定了法律,你希望它被遵守。(是。)

因為政府明定:「噢,不得行竊,但若有人因飢餓或貧困或沒工作,而須偷食物或偷錢存活,此人就必須坐牢。」不是嗎?(是,師父。)那這項法律呢?不得騷擾動物,不得讓動物痛苦或煎熬,使其不懼怕的法律呢?無人挺身…抱歉,我只是太過激動了,我不由得有感而發。對不起。你們大概不覺得我是師父了,我講得好像…從何說起,講得像政治家什麼的。這些都讓我很激動。讓我非常痛心。(了解,師父。)不用麻煩剪掉這一段。讓大家看吧。(好,師父。)真誠表達,真情流露。(是。)我無需掩飾情緒或刻意表演什麼。

明白我所說的嗎?(明白,師父。)如果我們要談罪過,我們可以全列出來,或是編寫成書。(對,是的,師父。)為什麼要踐踏那些可憐無助的同性伴侶?他們要的只是一生有愛人相伴,需要時有對方照顧彼此,開心時有人分享喜悅。就算有罪,我會請求上帝寬恕它。因為其他人的罪都比他們多。(是。)你們認為呢?(是,師父。)(我們同意。)我很難過,並為他們痛哭。你們可以想像他們感受,(可以,師父。)這些人?(是的。)許多人仍避之唯恐不及。(了解,師父。)覺得他們不正常,他們病了或怎麼了。這不公平。如果上帝要責怪,那祂就責怪祂自己。我是這麼想的。若上帝要送我入地獄,我很遺憾,但我實話實說。您就接受吧。就算上帝告訴我不要祝福他們,若我是神父,我會祝福。(是的,師父。)我不能給他們比現在更大的痛苦。你們不這麼覺得嗎?(是,師父。)是的,我不能踐踏某個快要倒下的人。(是的,師父。)我不知道上帝是否說過諸如此類的話,或是某人加上的。(是。)因為…為何只提及男人?為什麼沒提及女人?女同性戀,她們也在一起。(是的,師父。)那並不公平。我不認為上帝有說過那樣的話。我想可能是後來加上的。(是,師父。)或有人為了個人的目的。如果上帝允許的話,我想廢除這條罪。就算上帝不允許,我也希望它被廢除,這個罪或律法什麼的,因為它並不公平。(是的,師父。)

罪惡是一個人知道他不應該這麼做而去做。以他神職人員的身分,還在騷擾、猥褻純真無助的未成年少年,這個少年視他為上帝,視他為上帝的代表,視他為聖潔的人,每日行走於世間,隱晦不明路上的老師;他仰賴睿智、聖潔的神職人員和修士,作為他的導師。若他反過來辜負這份純真的信任,甚至還對那個小孩,未成年人造成心理上、精神上和肉體上的痛苦和傷害,那麼那才是罪惡!(是的,師父。)在基督教中也有明記,因為在《利未記》說道,無論如何都不要這樣做。所以,如果他們相信聖經是「神聖」的話,那他們就不應該那樣做。特別是強迫脆弱無助的未成年人,他們不敢告訴任何人。可能讓他們一輩子處於驚嚇中。(是。)這會有礙他們成長。或永遠粉碎他們的信仰。所以這才是真正的罪惡。(是的,師父。)

其他的事,我想就最好不要談。噢,我只是…全部的人都會覺得這一切都是假的,全是假的、虛構的,和…天哪,他們對耶穌教理做了什麼?噢,我的天哪!他們用它建立一個帝國,為了利益和名聲,為了獲得尊敬和特權。這是罪惡。(對,師父。)

而不是彼此相愛的一對想要終身廝守,只是要求他們當證婚人,並祝福他們。若他們給任何祝福的話,(是的,師父。)否則,如果他們是罪人,那麼罪人祝福罪人,那有什麼用?(是,是的,師父。)我內心很生氣。我是一位憤怒的師父。(不是,師父。)我是一位非常憤怒的持純素的師父。當看到不公不義、兒童和動物遭受痛苦時。因為他們很無助。(了解,師父。)成年人能自己照顧自己,但孩子們不知道怎麼做。(對,師父。)(是。)他們可能永遠不敢對任何人說。所以這麼多事件從來沒有曝光過。(了解,師父。)最近才曝光一點,但教會並沒有做什麼。象徵性做些回應。我的天哪!噢,願上帝寬恕我們,終極明師、萬能的上帝寬恕我們所有人。請饒恕我們。因我們也不知在這種情況下,該為彼此做些什麼。

我們只得祈求寬恕,並且不對他們指責。我不是在指責。我只是為那些小孩感到非常痛苦。想像如果是你的話。(是的,師父。)你只是個孩子,你從來不知道這樣的事,你被教導要尊重這些神職人員和修士或修女等等。他們卻出賣你!(了解。)他們虐待你、猥褻你、他們甚至出賣你。(是。)你們看新聞。我不想再談論下去。(好,師父。)我的天,以孤兒院謀私,利用男童孤兒!(對。)或女童。多邪惡的惡行!(難以想像。)談什麼撒旦和魔鬼之類。還要去哪裡找他們?所以我們談到這個世界的罪惡時,沒有什麼意外。唯一的辦法就是,原諒你能原諒的人。寬恕你能寬恕的,尤其是這些沒有傷害任何人的人,他們只是彼此相愛。不管是男人愛女人,或是男人愛上男人。愛勝於一切。(是的,師父。)

Host:最慈悲的師父,感謝您對那些無助者給予無盡的同情和保護,如同您提醒我們愛和寬恕永遠是解決之道。經由您的啟發,願我們人類學會理解和感受彼此,從而明白身為上帝的孩子愛心的真正生活方式。願師父永遠在偉大的天堂聖境中,永保健康、安詳和平安。

清海無上師這場會議的完整開示內容,將擇日為您播出,請鎖定師徒之間節目。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