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认清魔王的黑暗力量和诱惑 (三集之一)2018.11.07

2019-01-26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因此上帝万万想不到魔王会胡作非为,俘虏并永远禁锢灵魂,让灵魂在痛苦悲伤中不断轮回。

哈啰?(哈啰,师父!)嗨!你们听得清楚吗?(很清楚,师父!)喔,太好了,因为这支手机有点杂音。你们好吗?(很好,师父。)(谢谢师父。)

你们现在轻松一点了吧?人手较多应该没那么忙吧?或是一样忙?(差不多忙,师父。)差不多?怎么会?(也许轻松一点点,我想,不过…)(我们还在训练新人。)还在训练。难怪会忙。是吧?(是的,师父。)好。过一阵子会好转吧。希望新人严格受训后会留下来。我很高兴他们留下来。如果他们非走不可也没办法,知道吗?这是难免的事。有些人就是不了解生活中哪些事较重要,(对,师父。)也没领悟生命苦短。好,你们好好训练。结训后如果有人不舒服,可以休息一天或轮流休息一天。类似这样,懂吗?(懂,师父。)我本来就希望这样。忙是好事,但是太忙也不太好。(谢谢师父。)

我只是想看你们好不好,会不会太忙或太累而已。(师父,我们都好。)好。有时「人多」未必表示「好办事」,是不是?(对。)要看他们效率高不高,合不合作。对吧?(对,师父。)如果共事的人我执太多就更糟糕…工作更多。而且也会破坏顺利运作的能量和气氛,就像团队合作一样。(懂,师父。)像团队合作意思是同一体,是不是?(是的,师父。)你的工作就像我的,我凡事都跟你配合才能共创佳绩。而不是我明知你讲的对,却不想听你的,因为我不想。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明白,师父。)人有时会有这种态度,那就不妙了。宁可人少,却大家一条心。合作无间永远是最好的。团队合作永远是最好的。(是的,师父。)

嘿,那只鸟回来了,而且跟我打招呼。(耶!哇!)我当时正在做事,他回来并跟在我后面走,一派自然,好像在说:「亲爱的,我回来了。」好可爱,让人觉得好甜蜜。

知道我刚发现什么吗?那些蚂蚁…喔,你们该不会认为我时间很多,还追小鸟和蚂蚁吧?只是顺便而已,懂吗?(懂,师父。)蚂蚁进来房间,我就观察。我发现蚂蚁并非随便扛走任何死蚁或伤蚁,或对任何伤蚁说话,他们扛的是寻找的对象。(噢,哇!)因为他们走来走去,边看边闻不同蚁尸,却不扛走。找到特定对象,才奔过去。(哇!)天啊,像不同的宇宙吧?(对,师父。)一个微型宇宙,我们是中型宇宙,还有更大的宇宙。太令人惊叹了。造化的一切令人叹为观止。

有什么新鲜事吗?(师父,您的闭关如何?您都好且健康如意吗?)

我很健康。(太好了!)我很好。我很好。只不过…魔王向我节节进逼挑衅。他们处心积虑。千方百计想让我分心。跟我讲过的第一次相比,这次好像没那么顺利。(了解,师父。)第一次也有干扰。记得当时魔王利用小鸟发出巨大的痛苦哀号声,像受伤大象的声音或类似的响声。我后来发现了。我知道那是幻象。(懂,师父。)

他们甚至派人到我打坐的地方,不是派「人」,是派声音,讲话、争吵。(哇!)直到我把它赶走。耍各种令人分心的伎俩。或是在屋顶砰砰作响等。(哇。)或假装有人在我山洞或小屋附近走来走去等等。我告诉他们:「走开啦。我才不怕你们。只是厌倦你们的笨伎俩。」有时还是让人精疲力尽,因为你想集中注意力,别人却费尽心机干扰。不过情况可能更糟,我告诉你们。我很感激。很感激有个地方多少可保护我人身安全。(对,师父。)不像置身在打猎区之中,不得不感受动物所受的恐惧和惊吓。不必接收这种来自动物的恐惧感。

你们怎么样呢?一切都好吗?(师父,我们都好。)女孩子还好吗?女孩子?(好,师父。)你们高兴吗?(师父,非常高兴。)真的吗?(真的,师父。)是啊,每人一栋别墅,想想看!一栋小别墅。(对,师父。)有清凉的自来水!(对。)反正你们的公共浴室有热自来水。(对,师父。)(有。)你们都好,是吗?(很好。)

我们的情况比很多人好多了,你们都知道吧?(是。)事实上,我们的地方空气清新,又很安静。(师父,景色很美。)是啊。(是的。很美。)不完全是葛瑞格要的那种丛林,不过…葛瑞格,这是迷你丛林。你还是很高兴吧?(很接近,很接近我要的。)是吗?(是的。)别跑回去俄国,那里比较冷。(不,不会。不去俄国、不去德国,因为在这里我如愿以偿。)

喔,好。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因为有些人不喜欢。很高兴你喜欢。我有同好了。这种住处你们会习惯的,因为我只有这种。我没有多层楼建筑物让所有徒弟齐聚一堂,而且设备豪华等等。我没有那种大楼。我也不要。我们有什么就接受什么。那才好。无论我们有什么都好。有个像这样的迷你丛林,很理想吧?(对,师父。)是,要感恩,要感谢。

好。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出来四天了,可能很快要再回去闭关。不过我非回去不可,我目前非回去不可。好多工作,我必须取得平衡,平衡世俗工作和内边工作。在内边做天堂工作。不然,会有更多干扰,干扰世界和我,也干扰我们的工作。(我们了解。谢谢您。)很高兴你们了解。(我们了解。)

我曾梦想带你们出去。(噢!谢谢师父。)如果你们必须出去,也许我们有一天可以。说不定。(师父,那就太好了。)明天怎么样?没有的事。只是梦想。只是梦想而已,天啊!你们为何拍手?为那个梦想拍手吗?(师父,我们只是很高兴。)高兴?喔,好,真对不起。也许我们可以出去。没关系,可以出去。我会考虑。好吗?(谢谢师父。)是,是。随时准备好,要穿着鞋子、礼服,做好万全准备。每天、随时准备好,时间一到:「说走就走!两分钟后出发!」到时候…你们要记得穿鞋喔。喔,没关系,也许有一天梦想成真。(谢谢师父。)

我真的想。我真的想带你们出去,去游山玩水、去海边、去顶级纯素餐厅,诸如此类。我真的想过。现在还想。只不过…也许要安排。也许如果人手充足,一切工作都进行顺利,也许找一天出去打牙祭。(谢谢师父。)不过我老实告诉你们,我也还没走遍台湾(福尔摩沙)或尝遍所有纯素美食。没有真正享受过。如果去爱家餐厅,那是工作。不是为了享受而去。我去外面餐厅也是工作。我到哪里都有人认出我。我也不太清楚台湾(福尔摩沙)哪里有风景名胜。这些年来,他们只带我去各讲经会场或各小中心,我工作完就回某处睡觉。真的,就是那样。没有真正去哪里观光过。只有一次。所以,我不晓得,如果带你们出去,真不知要带你们去哪里。也许有一天可以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吃顿饭。好吗?(好,师父。)不过我们必须安排。必须包下整间餐厅等等。我不晓得何时可成行,所以继续流口水和作梦吧。(谢谢师父。)

(师父,我们在这里很快乐,很感恩。我们乐于工作,也享受您赐予的一切。这个地方很美,空气新鲜,处处美景。)

不管是男孩子或女孩子,随遇而安的人我都喜欢。我尽力提供膳宿,让你们尽可能感到安适。但我们只有这样,好吗?(好,师父。)(很周到,谢谢师父。)事实上,我很喜欢那里。所以才买下来。(对,当然。)所以我才买下来,因为我不太喜欢都市,虽然在都市很方便。但吵杂、灰尘多、人多。(对,师父。)

我喜欢安静,喜欢天然环境,我可以拍摄蚂蚁、跟小鸟讲话、拍摄蜘蛛。我想我们可以找一天播出我拍摄的蜘蛛影片。(好,师父。)让观众惊讶一下。因为蜘蛛真的吃了我给的面包。真的,吃义式脆饼,法文是烘烤饼干。一种干面包。我当时没有别的东西。我住的地方没别的东西,没有新鲜面包、没有米、没有菜,也许有几个苹果。

我闭关时,东西不多。也许只有糙米,一些盐和芝麻等等,因为我有时没事先计划何时去闭关。天堂有时必须提醒我,像这几天,我没计划,我忘了,一直在…一直太忙,我必须闭关,却忘了。天堂告诉我:「赶快。去吧。去为和平工作。」我说:「哎呀。好。」马上就得走,懂吗?我没时间告诉你们:「好,再见、再会,如果我没回来,你们就知道怎么了。」来不及说什么。就非走不可,懂吗?(懂,师父。)我只给狗狗一些纯素洁牙骨并说:「对不起,我必须离开。可能过几天就会回来。要照顾自己,要知道我爱你们,我不是不要你们或丢下你们。」

噢,魔王处心积虑让我做…他们诱惑我走简单的路,却不是正确的路。他不断怂恿我:「您知道吗?您远离那些狗会较安宁。看他们让你多费心?看他们为您惹多少麻烦?您要跟在他们后面收拾、给他们吃点心、他们睡觉时替他们盖被、然后要打扫清理,因为他们吃东西制造脏乱。您每次都要花一、两个小时清理,您自己有时都没食物,还要先照顾他们等等。看他们替您惹来多少麻烦?离开他们,离开他们。您会比较安宁。」懂吗?(懂,师父。)说「好」很简单,我说:「我怎么能那么做?那太残忍了。」

是我的错;我宠坏他们。我并非真的放不下狗,即使我必须离开我的狗,也必须有特别好的理由。不是图自己方便或舒适就离开他们。必须是为了高雅任务。必须是为了利益别人所做的一种牺牲。而非因为照顾他们费事。那太残忍了。我的狗,如果我离开,他们会很伤心,知道吗?(知道,师父。)即使他们不哭或不说什么,却会伤心不已。他们会每天等我回家。望眼欲穿等待着,那些狗狗难以…他们会万分伤心哀愁。我只是想而已就心疼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怎么忍心离开他们?(是的,师父。)

因为我领养他们,我觉得他们除了我,没有别的亲人。当然,他们有助手照顾好他们的一切,不过助手不像我那么爱他们。(是的,师父。)我试探地问GOOD LOVE:「必要时,你会牺牲性命让我得以活命吗?」他说:「当然会。」所有的狗都说一样。他们会立即为我舍身,毫无疑问、毫不迟疑。真的,于是我问:「可是为什么?」他们说:「因为您爱我们,我们爱您。」那么真心,我又问:「你们会为某某助手牺牲生命吗?每天喂你们,带你们出去,帮你们清洗的那位…你们会为她舍命吗?」他们说:「不会。」我说:「喔,为什么?」我以为狗会为任何人舍命。他们说:「不,不会。因为助手不是为我们,他们只是尽本份而已,他们没那么爱我们。」狗什么都知道!(了解。)我好惊讶,我好惊讶,知道为什么吗?(不知道,师父。)因为狗看到助手时,他们也跳起来,很高兴看到助手。我以为狗会像爱我一样那么爱那些助手。没有,狗对助手的爱可能只有卅、四十%,对我的爱是两百%。关键在这里。

(师父,魔王干扰明师何以不必付出代价?)

喔,因为这是他的地盘。(原来如此。)他统治这个世界。是他创造的。我是指,当然是以他赚的功德所造。(看起来很不公平。)是的,我知道不公平。他作弊。他本来只要求一项恩赐,想造一个世界归他统治。上帝万万没料到后果这么不堪设想。(了解。)因为上帝是全然的善爱与仁慈。(是的,师父。)因此上帝万万想不到魔王会胡作非为,俘虏并永远禁锢灵魂,让灵魂在痛苦悲伤中不断轮回。当然,如果有人如此奉献,单脚站立那么多劫,而且只要求一项恩赐,上帝当然会说:「好。」上帝也深受感动,于是给魔王一项恩赐,魔王就说:「好,我要创造一个世界并归我统治。」上帝说:「好。如果你想创造,你可以自由创造。」(了解。)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所以现在没完没了。所有可怜的灵魂永远被困住。我想到就很痛苦。我想到就痛苦不已,这些可怜的灵魂如此无辜又无助,遭受迫害和虐待。被诱惑去做不对的事并因而被怪罪。

而不是,好,创造他们并让他们自在,要是让他们自在就好了。他们讲自由意志之类的垃圾;只不过处处诱惑而已。还派部下来兴风作浪…对人耳语让人心智薄弱,再诱惑他们做不对的事,因此造出业障,然后又衍生别的业障,像这样不断恶性循环。因为一件事导致另一件,他们永远无法自由。连所谓的天堂也不自由。在三界内、三界的天堂,都不自由。会不断来去轮回;连三界那些天堂的神,当他们福报用尽时也不得不转生当人和动物再度受苦。这很可怕,我不喜欢。这种情况让我很痛苦,有时夜里辗转想着那些无辜而软弱的灵魂,他们受困和被禁锢,遭受多少苦难。尤其是这次闭关。我屡屡想到这一切,所以并不安宁。我甚至彻夜辗转难眠。日思夜想,没打坐和其他时候都想。

(师父曾说您正在努力废除并终止轮回。请问师父是否有任何相关消息可以告诉我们?)是否有任何结果吗?(对,是的,师父。)

没有,还没到那个阶段。我也许在进行了,懂吗?(懂,师父。)不过没那么快,不是上星期才讲,这星期就:「你建我拆。完成。」不是那样的。(我了解。)是啊,是的。因为我并非独自一人。我带着许多人。(对,是的,了解。)他们只是一味地索求,没多少人精进修行。我无法全程好好打坐,无法好好闭关,是因为现在他们知道投机取巧。我在闭关,他们也在家里闭关,吸取力量。懂吗?(懂,师父。)不但不帮我,反而只想从中得利。能怎么办?有些人真的无明又自私。不如我希望的无私高雅。

就算我能终结轮回圈,也只为值得的人做。那些邪恶、替魔王工作、压迫别人的人,他们得不到免于轮回的利益,反而必须清付造下的债。

(是的,师父,请问师父,弟子这个问题和师兄的提问有关。如果您将修复这个世界,是否表示要修复这个世界也必须连带修复阿修罗界或轮回的三界?

喔,是的。(一切都必须修复。)是的。所以我才说。(那是大工程。)也许我还能,我并没有笃定地说,因为必须考量极多因素。(是的,师父,了解。谢谢您。)而且常有新同修和别人,有些同修…如果每个同修好好打坐,人人都循规蹈矩,当然事情会比较简单;不过你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不一样。阿修罗世界也不一样。不像在天堂,要什么马上就得到。甚至不必「要」,懂吗?(懂,师父。)

在这个世界,想要什么得不到。反而得到不想要的。(对,师父。)你们都知道这点。问题就在这里。我说也许我还能。我只是很生气又好痛苦,因为感受到众生的苦。我真的好想终结轮回圈。不过在有生之年没有十足把握。我讲过了,我年事渐高。如果业障准许我活下去,也许还能,懂吗?(懂,师父。)我这次闭关甚至无法好好打坐。懂吗?(懂,师父。)噢,有许多别的事,我不能告诉你们。因为你们不想听这些事。我受苦就够糟了。

观看更多
剧集  1 / 3
1
2019-01-26
6665 次观看
2
2019-01-27
4782 次观看
3
2019-01-28
5432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