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标题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师父忆往事(四集之一) 2006.01.08

2023-04-06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每天我们都烤东西吃。我们从林子里捡干柴来用,开销很少,不需要花钱,所以没问题。我们一起唱歌、演戏。我们没有化妆品,他们就用煮完饭后留下的炭灰,把脸涂成各种样子。还把树叶和野花编成辫子,并做成王冠或演戏的道具,在那里演戏。我们都大笑不止!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你们都听过灰姑娘的故事,对吧?(听过。)午夜十二点一定得走!不然所有的装扮都会消失,睫毛膏脱落,口红褪色,腮红没了,南瓜车就要来了。我的南瓜车快到了!所以,《酸碱值奇迹》是一本像是素食类的书吗?是吗?还是里面提到鱼了?薯片吗?(没有。)鱼呢?(几乎是有关纯素的。)纯素吗?好。(因为他自己强调:「也许一个月吃一次鱼」等等之类的,因为鱼的某种特质。)(是的。)那种人,妥协,看到了吗?噢,那是垃圾。我不需要。一个月吃一次鱼。如果你一个月吃鱼一次,那个鱼会对你说什么?天啊!你看,我不喜欢这种人。你到底是那个还是那个?讨好所有人。没关系,没关系。我不需要,亲爱的。到此为止了,大家。好,我们讲到哪里了?

好,说到帐篷。开始的时候,你们都知道,我有一辆车。大概三千块左右,或是一千。几乎算是免费赠送的。因为那辆车子放在车库太久了,没人要买。都已经生锈了,所以他们就把那辆车给我们,像是半卖半相送。那辆车喜怒无常。不论何时只要它不想走,它就停下来,完全不必跟你报备什么。任凭你怎么推它,它就是原地不动:我累了!所以多数时候我们都没有车,只有一辆小货车,它满载所有的家当,所以四个人—住一顶帐篷。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你们,当我们住在河边时,大家都不怕死,因为我们身边有伴。

我告诉过你们,如果你独自往生,你会担心,然而大多数人死的时候都孤单一人,所以他们不想死去。当他们要走的时候都是独自一人,不是吗?他们死的时候是孤单一人,所以会觉得非常害怕。不过假如你身边还有三个人和你同在一个帐篷里的话…就像平常如果你们有朋友作伴,就不会害怕。主要是因为如果河水突然上涨,我们全都会被河水吞噬。真的如是!

因为河水变化莫测,如果你们想在某处露营,即使是在盛夏之类的时候,你们也要提高警觉,好吗?因为当时我还年轻,天不怕地不怕,我早就告诉过你们。我们那时都还年轻。那时跟随我的全都是年轻人,差不多跟我同年纪。我们年轻又快乐。每天,那时我们要做的事不多。有时我会出去讲经。总之我们没有固定的家。有时也有,不过我们还是喜欢露营。起初我们没有家,四个人挤一顶帐篷。现在当我回想起这些,我觉得自己当时非常勇敢。那些可怜的男女出家众跟着我;如果河水突然上涨,我们立刻就会被冲走!因为有时候雨是从山的另一边,很远的地方,也就是从河流的源头那里来的,河水会变得非常汹涌朝我们冲下来。不过幸好,我们没有死掉,所以我现在还在这里。

每天我们都烤东西吃。我们从林子里捡干柴来用,开销很少,不需要花钱,所以没问题。我们一起唱歌、演戏。我们没有化妆品,他们就用煮完饭后留下的炭灰,把脸涂成各种样子。还把树叶和野花编成辫子,并做成王冠或演戏的道具,在那里演戏。我们都大笑不止!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为什么要讲这些?之前在说什么?(大家结伴。)一起结伴?啊,是。

我告诉你们…起初的时候,我既没有地,也没有房子。我们租了一间屋子,房东租给我们的时候很高兴,后来我们才知道原因:那是一间鬼屋!(噢!)有很多鬼,没人敢进去那边。野草丛生,都长到客厅里面了,于是我们把所有的草都清理干净。那草长得很高,看上去像这种竹子,不过那种高耸的草长得又高又硬,像是甘蔗或是竹子之类的草,屋子里长满了那种草,于是我们清掉那些。我们也把路清出来,因为根本没有路可走!路上长满了野草!我们都一一清理好,因为我们钱不多。那里租金非常便宜。我们事先不知道,后来才有人告诉我们:「之前屋主付钱让人去住,不过没人敢进去那里。」付钱请人去管理那个地方,也没人愿意做,因为有鬼「占」住那间房子。所以他们很害怕。那里七年都没人住,荒草遍地。我们去到那里说:「噢,还不错!」我说过,我当时还年轻,什么都不怕。

那时我甚至还没出来公开弘法。只有二十、三十个人跟着我。有时候,我们必须分享衣服。他们会把我的衣服拿给一些师兄或出家众穿,不过,他们都非常快乐。后来我们在那间屋子住下来,我们把它清扫干净,种一些蔬菜。虽然地方很小,不过我们种了蔬菜,自己吃一些,也卖一些。足够让我们简单过日了。后来因为我们把房子整理得干净又漂亮,还有菜园等等,他们就把它卖了。屋主没告知我们就把它卖了。于是我们就没有房子可住了。

好,我们搬出来四处为家,后来我在阳明山买了一小块地。不过那里是国家公园,我们甚至不能在那里露营,规定不能那样。不过后来就可以了。他们现在可以露营了!他们在基地搭帐篷。我说过,每个地方都是我先去了之后,大家才来,然后我就得离开。等我把它清理得干净漂亮后,然后我们又得离开了。当时我不知道那个规定。我以为我们只是露营,并没做什么,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后来警察来调查关切等等之类的,令人不堪其扰,于是我们就走了。我们去到某个地方,我们没有任何土地。我们是有一块地,不过那时无法待在那边。现在他们可以住在那边,在那里搭帐篷。甚至还替我盖了一座小凉亭。

于是后来我们就去河边。我们往南走,来到一条无拘无束的河流边。在河边搭帐篷,就可以从河中取水,我们把河水过滤后使用。简单地煮些东西或是烤火,每天像这样度日。到了晚上,就捡木柴来取暖,我们在那边露营,有什么就煮什么。甚至过年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日。不过那样的生活非常有趣。我还说了些什么?之前呢?(落脚处…)落脚处?(对,落脚处。)(您的落脚处。)我吗?喔,好,原来如此。我们可以找个河边露营。不过哪里都可以吗?警察不会取缔吗?有可能吧。

以前在台湾(福尔摩沙)比较简单,因为我们去的地方,连警察都不想进去。去那里要跋山涉水,历经千山万水,且只能徒步。那里车子也开不进去。连马也过不去。有时河水涨得很高,我们必须拉着绳子一起过河。大家拉着一条绳子一起过河。我们把穿越河水两岸的绳索留在那里,这样我们随时想要渡河,只要抓着那条绳索就行了。有时河水淹到我的脖子这边。水流非常湍急—不晓得我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个子这么小,水流又非常强!而且你根本看不到底下,因为水流湍急汹涌。水很混浊。天哪!真是所向无敌!就像典型的年轻人:天不怕地不怕。不知天高地厚!赤手空拳,毫不畏惧。没有什么对他们是危险的!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危险。他们之中很多人也很年轻,他们乐在其中,不在乎冒险犯难。

我们有时也去附近摘一些野菜,我们就煮来吃或直接生吃。有时我们去外面买菜—开一辆大车等等之类的,或者租一辆卡车,买满满一车的菜回来。我们可以吃上一阵子,吃完了再出去买。你们应该看看那些场面,噢,天哪!也许有些早期的录影带和光碟里面还有这些画面。就像这样:河流在这边,山在那边,两旁都是山,你会看到男女出家众从山上走出来,排成一列走下山,像这样一步接一步走着…你会看到他们一个接一个成一整队,扛着东西像蚂蚁一样,看过蚂蚁成群结队的样子吗?就像那样。因为他们必须背着东西走路,那也使整个景象看起来好美。在那样的深山溪谷中,其他的运输工具都不能用,因为山路非常狭窄,只够一个人像那样爬上爬下的。而且还要渡河,有时我们必须把食物放在木筏上才不会弄湿,或不至于太重而无法携带。有些地方可以这样,有些地方不行。

我也有一顶帐篷,还有一间起居室。起居室是怎么样的呢?是用树林里的干木头做成的木筏,把它放在河的中央。是,那就是起居室了!因为那一带的河水流速不快。水流受到岩石的阻隔而趋缓,所以木筏就停泊在那里。有时我在帐篷待腻了,就去那里,只要走几步而已,非常方便,把脚伸进水里,很清凉!因为那边的夏天很热,所以我们都在河边活动。如果觉得热,就去河里泡个澡。如果衣服脏了,就洗一洗,然后铺在石头上,过半个小时就干了!就像你们伦敦最好的洗衣店一样。非常简便!河水一直流动着,所以水很干净。我们就待在山顶,河流的源头,看起来好像没人待在那上面。至少我们在那边待了很久,都没看到其他人。没看到,就不知道。

我们用布来过滤河水,因为我们没其他东西可用。河水用布过滤后,就已经够干净了,之后再煮沸一段时间,就可以安心喝了。好,虽说我那时还年轻,天不怕地不怕,不过还知道基本的卫生常识,这都得感谢佛陀。佛陀僧团的戒律之一,就是必须过滤饮用水。在佛陀那个时代,他就已经知道了。他看了看杯中水,说道:「噢,你的杯子里有八十四亿个众生。」所以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出家人,就已经懂得将水过滤后才饮用。我们不但过滤,还把水煮沸。

那种生活好自在、好自由!太阳升起,你可以起床,也可以不起床。太阳下山了,你可以去睡觉,也可以不睡觉。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检查,我们不知道几点几分,我们不在乎。我们还弹曼陀铃、西塔琴,谁想弹奏就弹奏。或是笛子、口琴之类的!我们会做各种无聊的事。并且玩「打游击」的游戏,兵分两队突袭,惊吓对方等等。脸上用炭灰涂得一团漆黑,看起来像是丛林战士。我们都晒黑了,真的好黑!噢,每天都在晒太阳!

有时候…就像我所说的,太阳下山后,你可以去睡觉,也可以不睡。因为真的是这样,有些人晚上不睡觉!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白天他们出来坐在岩石上面,坐在岩石顶端,打坐一会儿之后,他们的脑袋就开始垂下来…有些山上的人看到了,有些人会进山来砍木头之类的,他们就说:「天哪!好可怜!你们是不是无家可归?所以睡不安稳?瞧!你们全都很累!瞧你们…整天都在睡觉!」因为有些人在那边打坐,有的坐着,有的躺着,他们眼睛都闭着,所以那个樵夫很担心我们:「天哪,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太累了!全都在睡觉!」大白天睡觉。不过我不觉得…噢,天哪!我想到目前为止,那段日子是我最美好的时光。比起住在所有的大楼房、打坐大殿、宽敞的大房子等等。老实告诉你们,我再也不曾过得那么舒服。那时我们每天只吃一、两餐,而且也不必费心张罗或什么。

观看更多
剧集  1 / 4
1
2023-04-06
3653 次观看
2
2023-04-07
2763 次观看
3
2023-04-08
2471 次观看
4
2023-04-09
2457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