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标题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祈祷世人解脱(五集之五) 2023.01.24

2023-02-09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在心里自己祈祷,愿世人可以拥有和平与解脱。解脱—意思是开悟,还有他们的灵魂能得到解脱。(是,师父。)即使他们的肉体因业力而必须受苦。但我努力祈求天堂和上帝让我尽我所能帮助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在失去肉身之后,能够得到解脱。(是的,师父,谢谢您。)

我想我已经回答你了。(是的,谢谢师父。)但我甚至不知道我能被允许给予印心多久。(噢。)我忙于所有各个方面,保护整个星球,而不只是保护徒弟。不只是保护准同修。所以,任何有幸得到天堂加持与恩典的人都可以来印心。我甚至无法确定是否永远都能这样。(噢。)要不是他们在印心前就已往生了,就是再过一段时间后,这个世界将不复存在。(噢,天啊。)或者我就不在了。(噢,天啊。)我的生命也是按自然规律的。了解吗?(了解,师父。)如果我的肉身不在了,那我就不在了。那么我就无法再给予任何印心的许可,无论是我亲自印心或透过我的出家人—那些长住们。

出家人们也往生了—他们中许多人已经往生了。已经去了天堂。当他们命定的期限结束时,他们就离开了。他们很高兴能离开。(对。)甚至并不是说,印心可以永远继续进行下去。(是的。)或者谁知道呢?就像在澳门一样,警察突然进来搜查,那个举办印心的小中心,然后每个人都必须离开。(噢。)他们其中有一些人来自中国,如果他们在那里没得到印心,就很难在其他地方印心了。(是的。)在中国,他们也限制了一些地区,也限制了很多次。(噢。)

并不是说他们会把我钉在十字架上什么的,但有很多障碍和身体上的痛苦。(噢,师父。)当然还有精神和心理上的痛苦,(噢,天哪。)为了所有众生。(是的,师父。)每天看着动物族人们受苦,我感觉自己已经快死了。(啊。)我一直祈祷,我一直哭泣,每当我看到这个景象时。而且我与上帝交谈,我说:「他们还要受苦多久?我还要向祢祈祷多少天?我还要谦卑地求祢多少?向祢哭泣?」(啊。)

甚至只是…只是有时候…很久很久以前,我问过,我是否可以去…我问我是否可以去成为普丁的奴隶,(噢,天哪。)这样他才会停止在乌克兰(佑兰任)的战争。而我愿意做任何事来替换乌克兰(佑兰任)的苦难并停止战争。但是天堂告诉我:「那样行不通。(噢。)即使普丁接受那个提议,也行不通。」(噢,为何如此?)业力必须得到清除,不论是在何处。(噢,是的。)这不一定是乌克兰(佑兰任)人的业力。这是世界的共业。不是发生在这里,就是发生在那里。(噢,是,是的。)

就像,在家庭中有一些脆弱的人。(是的,师父。)如果家里出了什么事,脆弱的人会先死去。(是。)跑不了。(是,的确。)而其他人无法把他们带出去。他们太重或太累赘了,比方说,不可能把一个人从着火的房子里抬出来。只有一个小空间,只有一个人可以爬出来。比方像这样。(是的,师父。)而且即使要再回来救那个脆弱的人,也已经来不及了。(噢,天啊。)所以火会攻击脆弱的人。比方像这样。(是的,师父。)或者在整个动物族人的族群中,比如鹿族人,所有强壮和年轻的都会跑得很快,但年长或生病的会落在后面,而掠食者就会抓走那个落后的。(是的。)因为这很容易,这很明显、很正常。

所以,乌克兰(佑兰任)已经放弃了其所有的核弹。被怂恿放弃他们所有的核武器。(对。)而现在他们一无所有。他们很脆弱,他们紧邻一个巨大的掠夺者—俄罗斯。(的确如此。)所以,更容易攻击他们。(对,师父,噢。)事实就是如此。这就是我为乌克兰人(佑兰任人)哭泣的原因,我尽我所能帮助他们,我们的电视台也继续播放以支持他们。(是的,师父。)这有帮助,即使没有人看到它。(是,我确定是如此。)这在政治领域上有所帮助,(是的,师父。)帮助乌克兰(佑兰任)。(谢谢。)事实就是这样。(的确如此,师父。)

所以你可以看到,有时候意见马上就变了,或援助也改变了,还有发生的各种事情。(确实如此。)不只是俄罗斯的炸弹炸不中目标。(对,是的。)许多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写一长篇关于它的书,但我没有时间做任何事情。谁在乎呢?谁在乎?只要有帮助,谁在乎人们知不知道?(是。)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了吧?(是的,师父,谢谢您。谢谢师父。)

我只是问你一些事,然后我们聊了这么久。好吧,这很好。上帝保佑你,上帝保护你。(谢谢师父,谢谢您。)上帝爱你,我也爱你。(谢谢师父。)顺带一提,送上我所有的爱、赞美和感激给你们全世界所有师兄师姊,无论是在总部,还是在远端。(谢谢师父。)任何能做些什么的人—都做一点点或祈祷世界和平、世人解脱。世人解脱当然比世界和平更重要,但我不敢要求更多。

我在心里自己祈祷,愿世人可以拥有和平与解脱。解脱—意思是开悟,还有他们的灵魂能得到解脱。(是,师父。)即使他们的肉体因业力而必须受苦。但我努力祈求天堂和上帝让我尽我所能帮助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在失去肉身之后,能够得到解脱。(是的,师父,谢谢您。)当然还有其他的事情,但那是最重要的—他们的灵魂将得到解脱。这就是我的心愿。(是的,师父。)

好,亲爱的,没有别的了?(没有了,师父。谢谢您。愿您永远平安,永远受到保护。)谢谢你,谢谢。(感谢您所做的一切,师父。我们很幸运、很受福佑。)是的,是,我保护我自己,(感谢您这么做。)透过祈祷…向上帝祈祷。我说:「上帝,如果祢真的仍然要我在这个世界上为祢的孩子们工作,那么祢就必须照顾我。」我甚至没有太多时间来照顾自己。(了解,师父。)有时我吃得不够,休息得不够,等等之类的,但我说:「上帝,我的生命在祢的手中。」我只能这么说。(了解,师父。)这就是我要求的所有保护。这就是我认为我可能拥有的所有保护。(了解,师父。我们也为您祈祷。)

祈祷世人解脱。(是,师父,好。)似乎无法保证肉体的安康。所以,我们祈祷他们的灵魂解脱。(是,师父,好。)纯素世界,然后我们将拥有世界和平,然后世人解脱,依此来祈祷。谢谢。(谢谢师父。)再见,亲爱的。(师父,再见。)

观看更多
剧集  5 / 5
1
2023-02-05
8778 次观看
2
2023-02-06
7569 次观看
3
2023-02-07
7051 次观看
4
2023-02-08
6565 次观看
5
2023-02-09
6538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