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其他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其他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迈向和平之道并心存感激以拥有更好的生活(五集之五) 2023.01.16

2023-02-04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任何政府官员、任何为政府工作的人都应该记住,他们在为人民工作。(是。)很久以前在悠乐(越南),我在街上看到一些标语上面写着:「政府工作人员是人民的公仆。」但我没见过这样的公仆。我在世界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公仆。(是。)我只看到老板、(是。)杀手、独裁者、凶手和战争贩子。

好,还有别的吗?(没有,我认为目前就是这样。)那很好。很好。(非常感谢您的忠告,答覆我们的问题,以及分享您的见解。)噢,那只是顺道一提。我们谈论,我们只是谈论,然后我们提起这些话题,我们只是谈论它。这样也好。或许其他人也想听一听。(是,确实如此。)那是我们谈话的附带结果。(是。)一些所谓的徒弟们喜欢听我谈论事情,无论我说什么,都喜欢听。这没什么不好。

(我想大多数人都想听到您是否安好,师父最近一切是否安好。)我很好。就像所有人一样,有些非常糟糕的日子,有些美好的日子,有些极其糟糕的日子,有些非常忙碌的日子,及有些可接受的忙碌日子。(确实。)只是压力、无形的紧张忙碌有时真的让我感到很挫折,电量不足。(了解,师父。)但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感到轻松。或多或少,所有人有时候都会感到不安或烦恼,尤其是因为战争的能量。(是的,师父,对。)即使你不在战区,还是能感受到它的影响。(是,确实如此。)所有这些食物短缺…有些人,即使在和平的国家和强大的国家里,也会死于寒冷和饥饿。更别提贫困的国家,或像乌克兰(佑兰任)这个受害的国家了。(是。)

甚至在英国的一些地方,有些人付不起电费,他们必须在「取暖和吃饭」两者中做出选择。(噢,是。)我看过这则消息。我在某处的新闻中看到,一位妇女她哭得很厉害,因为她需要十英镑来支付电费,否则他们就切断供电。(噢。)我不知道如何帮助她。我非常想帮助她。(噢。)我不知道怎么做。我不知道怎么做。我独自一人,我也不擅长于做所有这些…如何了解更多讯息。而且我已经超过负荷,内在和外在都已经很忙了。但愿我能帮得上她。我希望能够,因为它作为新闻被发布,所以我希望或许周围的市民会帮助她。通常人们会伸出援手。(是的,师父。)他们也有食物银行等慈善组织。如今甚至有更多的食物银行来帮助人,比战争前还多。这已经不正常了。

有时,其中一位师兄外出买东西,比如,买面包喂鸟族人,如果他想买很多,超市就不让他买超过八个或类似情况,(对。)因为,她说:「我们没有足够多的面包。」就像那样。所以,他只能少买些,比如,这里买几个面包,那里买几个…去不同的地方购买。(是的,师父。)这是事实,这是事实。我以前从未听说过这种事。在战争之前,我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当然,有街友的存在,但有些人选择做街友,这是不同的。这与正常生活和工作的人是不同的—但情况仍然是通货膨胀和价格飞涨,不允许他们像正常体面的公民一样生活。(是。)因此,他们必须少吃,或者他们必须根据他们无法负担的情况来选择食物,甚至不能吃过去他们常吃的食物。而且他们无法在冬天让自己保持温暖。这是邪恶的,邪恶。(是,是这样。)我说过,连我也受到战争的影响。(是的,师父。)我不惧怕死亡。死亡是逃离这个世界的最好的办法。只不过我还有工作要做。还要照顾你们所有人,以及所有那些我必须尽我所能去照顾的人。(是的,师父,谢谢您。)

如今,即使是印心,我们也因战争而遇到麻烦。(噢。)在澳门,几个月前本该有印心。然后警察来了,突然搜查了小中心。(噢,天哪。)他们就无法印心了。然后他们追查到所有帮助印心的人们。后来,他们问警察为什么,警察说:「噢,只是为了检查你们是否收取别人的钱。」(噢。)如果到现在为止,几十年来,他们没有做好自己的功课,去了解我从不拿任何人的钱,无论是我徒弟的或任何人的,那他们就不是很好的警察。(确实如此。)我很抱歉这么说。这是事实。(是的,师父。)

看到了吗?数十年来,如果他们甚至还不知道我是清廉的,我不接受任何人的钱。我自己赚钱。即使如此—我自己赚钱,人们仍然经常批评我,并说:「您是一个修行人,一个出家人,为什么要赚钱?」(喔,噢。)我不能赚钱,但我也不能接受徒弟的钱。你听到吗?(是,噢,天哪。)只要你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永远有人批评你或冤枉你。(是的,确实,师父。)所以,人们感到害怕并且逃跑了,一些香港人跑去其他国家。他们不敢留下来。我不知道警察做了什么,让他们害怕成这个样子,以至于他们离开了这个国家。他们离开了香港。(噢。)甚至于他们先跑到邻近的国家,然后,还是害怕,又跑去另一个国家。

现在是廿一世纪,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几十年。(是。)如果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么我很遗憾地说,他们不是很胜任他们的工作。(是,是这样。)他们没有做好自己的功课。(是的,师父。)像那样,他们可以轻易地指控人们或指责无辜的人,比如,我们团体的人。比如,我们的出家人他们给人印心,甚至不接受任何人的钱。我们的出家人代表我去任何地方给人们印心。我支付一切开销。我支付他们的机票费用,我支付他们的计程车费用,我支付他们在那个徒弟家里吃的食物的费用。(是,确实。)我现在可以公开说出来,如果没有人知道的话。(是的,师父。)

但所有人都知道。所有徒弟们都知道。他们甚至不被允许供养男女出家众,我提供一切,不许供养金钱、礼物或任何东西。(是,确实。)你们都知道这些。(是,是的,我们知道。)我支付一切费用。我禁止男女出家众接受任何东西—金钱或礼物,或他们的任何东西。(是。)有一位男出家众接受了一个徒弟赠送的电话,他就必须离开。(噢。)以前有一位在佛州的长住男出家众。他收下了一支免费的手机,那是一个来自加拿大某地的徒弟给他的礼物。所以,我必须让他离开。我说:「你违反了我们不接受任何供养的严格规定,因为无论你做什么,都是为了其他所有人,不仅是为了其他徒弟。」他们不被允许接受任何东西。(对。)

如果你没有钱—如果我没有给你让你生存或继续生活的钱,那也许可以。(了解。)但我们可以赚钱。我们有生意。以前,我们的钱更少、生意更少,几乎没有生意—我们只是做手工,我仍然禁止他们接受任何人给的任何东西—无论是交换,还是免费礼物。不能!不许接受任何东西!(确实。)任何这样做的人都必须离开。(是的,师父。)当然,任何出家人离开前,我都会给他们几千美元,让他们出去开始新的生活。如果他们需要什么,当然,如果他们负担不起,他们可以随时要求我提供更多,直到他们找到自己的工作,并过上自己的生活。几十年来一直如此。我们从不接受任何人的任何东西。(是的,师父。)

比方说,如果某个非常重要的人给我一些东西,像是纯素糕点之类的东西或一小杯饮料,我总是回赠一些东西。(了解。)因为如果他们举足轻重,并且馈赠东西给我,而我又不想冒犯他们,那么我会收下,但我会回赠一些东西给他们。(了解。)这样就两不相欠了。(了解。)然而警察仍然进入我们的小中心,检查我们是否在印心期间收取人们的钱。(噢。)已经几十年了,他们仍然不做自己的功课。他们轻易怀疑人,并像那样破坏我们神圣的交流。(是的。)我不知道是谁指示警察这样做的,但这是不对的。(是的,师父。)

在任何自由的国家,人们都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而聚集—聚会、生日聚会,或学习新事物,或学习瑜伽或冥想等等。他们是自由的。(是的,师父。是,确实如此。)因为公民是支付警察工资的人,他们支付所有政府官员的工资,包括领导人的工资。(是的,师父。)没有公民,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什么也不是。(确实。)他们可能会无家可归,如果他们找不到任何工作,如果他们没有能力做任何事情,在社会上没有一份正式工作的话。他们可能无家可归或贫穷,如果公民不支持他们,不给他们钱。每个月不给他们薪资的话。(是的,师父。)

所以,任何伟大的领导人都应该感恩那些支持他们的伟大公民。(是的。)或者,任何政府官员、任何为政府工作的人都应该记住,他们在为人民工作。(是。)很久以前在悠乐(越南),我在街上看到一些标语上面写着:「政府工作人员是人民的公仆。」但我没见过这样的公仆。我在世界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公仆。(是。)我只看到老板、(是。)杀手、独裁者、凶手和战争贩子之类的。我没看到任何公仆。信不信由你。(噢,是。)好了。不要再问我问题了,不然我会发脾气,或者我真正的直击要害的话会脱口而出。我已经很克制了,不然的话,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真的很烦扰我。(了解,师父。)尤其是对那些无辜、无助、手无寸铁的人们的不公正和错误的指控。(是的,师父。)如果警察是一个好的政府,他们应该追捕罪犯。许多人都逍遥法外。(是,确实如此。)

但我们,我们很容易被抓住,因为我们哪里也不去。我们无法保护自己。(是。)而且我们很忙。我们努力帮助世界,帮助社会和赚钱养家。然后,在空闲时间,我们仍然需要思考灵性问题,并打坐以祝福世界。所以,很容易抓住我们。(是的,师父。)所以有时候,我需要东奔西跑。我永远不知道有谁会来检查我是否收别人的钱,就当我在电脑上为无上师电视台工作时。(是。)这些年来,我过得并不轻松。我现在仍然不轻松。如今,比以前更糟了,(噢。)因为战争,因为我说的那些事实真相让人不高兴,有时可能让人不高兴或愤怒。(是的,师父。)我永远不知道。我只是必须照顾好自己,这样我可以继续做我的工作,尽我所能。(师父,谢谢您这么做。)我的错,我选择了这个工作。

还有别的事吗?最好没有。(没有,师父,就是这些。)好,上帝保佑。(谢谢您。)上帝保佑,要开心,要感恩和保持健康。(谢谢师父,请保重。)保重。(您也要保重,师父。)你也要保重。(谢谢您。师父,我们爱您。)也爱你们。(谢谢师父。)爱你们大家,爱你们所有人。我非常非常爱动物族人。我也爱人类。我希望很多人类能像动物族人一样好,像我们爱动物族人一样很容易爱他们。(是。)很容易爱他们。爱人类不容易。不容易。(对。)如果我爱他们,他们可能会误解。好,谢谢,再见。(不客气,谢谢师父。)

下载照片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7-15
0 次观看
2024-07-14
4197 次观看
2024-07-13
2855 次观看
31:34

焦点新闻

93 次观看
2024-07-13
93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