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上帝的恩典与世人的祈祷,迎来全球性的彻底改变(六集之二) 2022.11.20

2022-12-05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有时我很惊讶,我的狗族人或其他动物—野生动物族人用如此高级的英文词汇,即使我知道那个词,但我几乎不记得了。(哇。)是!因为我在心里想,也许他说了这个、那个,但是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的词和我想的完全不同。意思是一样的,只是更好的英语,(哇。)更精准。

我说:「但我很抱歉。我并不总是有时间喂你们。」我告诉尼奥,那位国王。我说:「很抱歉,我的生活很疯狂。我没有固定的时间,即使是为了我自己也一样。所以,若我没给你足够食物,或者如果我没有准时来,而那时你饿了,因为你们有时不同组来,分很多不同的组…」有时候来者很多。但稍晚,有一些后来者。后来我知道了,就会留一些给后来者。

比如,他们有警卫。他们站在四个方向,不吃,只是守卫着食物。(噢,哇。)后来我观察了,就知道了。每天都是,他们可能轮班或不轮班,我没问过,但每当他们看到我,当他们知道我已经醒来时,他们能感觉到—然后,他们立即呼朋引伴。有一种高音调,像是「呃,咦,咦」。(噢。)我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然后总是有一位海鸥族人站在周围,并呼叫。其他的鸟族人也在呼叫,但用一种不同的语言。我无法模仿他们全部的音调。有些在说:「呜哇,呜哇。」另一个说:「喂咕,喂咕,喂咕。」(噢。)各种各样的。我也知道。

然后很快,几分钟左右或者有时更快—几秒钟,他们都来了,一大群,然后就吃个不停,速度非常快,然后就走了。我说:「这样很好。你们不该停留,因为如果邻居或其他人看到,他们也许会找我麻烦,」就像上次在旅馆那样。(是,师父,了解。)

他们吃好后,从不逗留。连鸽子族人也是不停地啄食,迅速地吃完,然后就飞走了。总是很干净俐落。他们把所有食物都啄干净了。什么都没留下。如果留下一些碎小的食物,鸽子族人和较小的鸟族人,稍后会来清理它们。太棒了。(哇。)

于是,我说:「嗯,如果我没把你们喂饱,也许你们还是吃鱼?总之你们喜欢鱼,因为你们海鸥,通常吃鱼,对吧?你们更喜欢鱼类,不是吗?抱歉,我不能喂你鱼。然后他说:「不,不,您的食物帮助很大。」(噢。)我准确重复他说的话。一字不差。(了解,师父。)如果我需要解释,我会的,但通常我会一字不差地重复他所说的话,因为那很清楚。他们说话快速又简单,但非常准确。(了解,师父。)他们的表达比我的更准确。(哇。)

有时我很惊讶,我的狗族人或其他动物—野生动物族人用如此高级的英文词汇,即使我知道那个词,但我几乎不记得了。(哇。)是!因为我在心里想,也许他说了这个、那个,但是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的词和我想的完全不同。意思是一样的,只是更好的英语,(哇。)更精准。我不好意思告诉你们。我记不住字典里所有的英文词汇。(的确。)

此外,当我写一些东西评论你们的节目时,我总是选择尽可能短的词,有同样意思的同义词。(了解,师父。)即使我知道一个更好的词,我也选择短的那个,因为我懒得写太多东西。还有,我一整天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不仅是无上师电视台的节目。(了解,师父。)很多想法我都要考虑,很多事情我都要提前计划。很多其他的事。因为有太多人为我工作,或和我一起工作,还有相关的生意等等。所以,我尽可能选最短的词,只要能缩短它们,我就总是缩短。幸运的是,你们什么都懂。你们大家,所有人,都懂我所说的。

我不写整件事,我有时甚至不写…我不在乎文法的东西,因为我知道你们都懂。然后,无论如何,你们就是会照做。(是的,师父。)就像我之前告诉过你们,我不说:「你在哪里?」我只说:「你哪里?」但你们懂,是吗?(是的,师父。)何必麻烦?为什么要说:「你在哪里?」当我可以说:「你哪里?」你们也懂。(对。)这不是为我们节省了更多时间吗?(是的,师父。)

就像我不是每天都洗碗盘,因为那太花时间了。我每隔几天或三天洗一次,省电、省水、省清洁皂,这取决于有多少碗盘。我把它们放在桶里,当桶快满了或满了时,我就冲洗—用水浸泡它们,这样所有难洗的东西都出来了。(是的,师父。)当我把那些水倒掉的时候,它就几乎很干净了,所以我加入一些清洁皂和水,然后过一会儿,我就把它冲洗掉,因为它自己就洗好了。我不必一个一个地擦洗。(了解,师父。)

非常方便。哪个上面还有剩菜,我就把它擦洗掉。其余的都很简单。(是的,师父。)只要浸泡它们,然后把脏水冲洗掉,所有的杂质都冲出来了,再放进清洁皂和水,然后再冲洗一次。就好了。我必须想出很多办法来节省工作。(是,师父。了解,很有创意。)

抱歉,我们说到哪里了?(有关海鸥族人,尼奥。)噢,尼奥。尼奥国王。于是,我说:我想知道你们是我的谁。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们?每当我看到你们,就觉得对你们有满满的爱。我觉得你们很美,而且这么纯洁及天真,又是这么奇妙的众生。我真的很爱你们。即使我没看到你们,但我知道你们在外面吃着我为你们所准备的食物,我非常喜欢这样。我真的很高兴能喂你们。若你记得你与我有何关联,请告诉我吧。」(噢。)

于是,他对我说:「那是很久以前,另一世。」噢,首先…当然,我已经知道一些,但我只想知道动物族人是否记得什么。(噢,了解,师父。)但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其中大多数记得,比我们所有人都好。(噢,哇。)

所以,小男孩,如果你想记得你的前世,就变成动物族人回来吧。很容易的。你们想这样吗?否则,就像耶稣说的:「你为什么要担心过去或未来?今天已经是这样了。」确实如此。我甚至不想记得任何事—有关前世或未来,因为我太忙了。今生、现世已经有很多工作了。(是的,师父。)

但不管怎样,我问他:「你记得是什么让你成为一位鸟族人,或你来自哪个天堂?」他说:「一个非常低的阿修罗天堂。」于是我说:「为何会这样?那你为什么会变成鸟?为何你们会变成鸟?」他说:「噢,因为我们扰乱了和平。」我说:「嘿,别用这种哲学字眼。告诉我,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做了什么坏事?」(噢。)「扰乱了和平。」这么简单。

我知道他们做了坏事,于是我说:「不只是那样。」于是,他告诉我:「我们曾经是土匪。我们曾是强盗。」(哇!噢!)他说:「我们做了那么多事—做坏事也是为了生存。」噢,我觉得有点心软了,因为我知道人类的生活有多难。

你能听到我吗?哈啰?(能,师父。我们能听到。)好,很好。偶尔,清清嗓子之类的。因为你们这么安静,我还以为你们睡着了。(没有。)说「是」或类似的话。(是,师父。)我知道你们很专心,我只是担心,因为有时电话很奇怪。(对,懂。是的,师父。)旅行时打电话和家里的固定电话是不同的。(对,懂,是的。)

然后我说:「好吧,那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才变成了一只鸟?那个确切唯一的原因。」于是,他说:「我们曾抢劫人们。我们曾经是强盗。」(哇。)我说:「噢,你们杀人了?」他说:「不,没有,没有。我们只是抢了他们的钱。」那是前世之一。我说:「噢,所以现在我在喂食罪犯?但你们是多么幸运啊,甚至能从我手里找到好的食物,因为…」

噢,我之前问过他,如果我不喂食给他,他是否比较喜欢吃鱼。「鱼对你们来说比较好,对吧?」他说:「不,没有。不好。」我说:「你不喜欢鱼?新鲜的鱼?我原本以为你们鸟类,你们喜欢鱼。所以你们才吃他们。」(对。)然后他说:「不,不!」他问我:「您自己喜欢新鲜的鱼吗?」(哇。)然后我说:「不!当然不。但我是人。我不是被造出来得吃鱼维生。但我以为你们被造出来就是要吃鱼的。」他说:「不,我们别无选择。我们不得不吃鱼,但他们很腥臭。(噢,哇。)那不好吃。我们只是为了生存才吃他们。」(噢。)然后我觉得很糟糕,很糟。噢,天啊。于是,我说:「好,好吧。我很抱歉,你们必须像那样吃鱼,你们不喜欢那样。」于是他说:「别担心,您的食物帮助很大。」

又一遍。我不记得顺序了。我把记得的都告诉你们。(了解,师父。)因为我也没办法。有时候,一件事引到另一件事上,我就打断了故事,而不是直截了当讲故事给你们听。这并不像我在这里读一本书或提词器之类的。我从不这样做。当我和你们说话时,我不读任何东西。(是,师父。)除了当我读故事的时候,那是不同的。但我没有读任何笔记。

我现在是坐在黑暗里和你们说话。(哇,噢,天啊。)我不需要灯光。我用嘴讲话,不是用眼睛,所以…我的眼睛需要休息,眼睛有灼烧感。有时经常因为显示器和电脑的辐射太大。(是。)我是说,我们有这些接地的东西,但眼睛是最脆弱的。(是,是的,师父。)我也不再年轻了。即使在手机上和你们说话,贴着耳朵,我都感觉好像电流在掐它。(噢。)所以,我得记住要留点距离。抱歉这个故事不是那么干脆。

于是我说:「好吧。至少,你们没有杀人,那很好。但你们怎么没有因为这一切而下地狱呢?他说:噢,我们没抢太多,也没有打人之类的。我们悄悄做了我们能做的事,而且不是很残忍。我们也忏悔了。我们没有工作—我们必须要生存下去,为了家庭和其他一切。所以,我们不得不去抢劫,但我们感觉很糟糕。所以天堂对我们有点宽容。」(噢。)

我说:「噢,好。那么,你还记得你做过什么好事,以至于今天你竟然遇到了我,看到了我?而且甚至从我手中获得食物。我必须为你切很多面包,并且喂你。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获得这种福气的吗?」于是他对我说:「我们确实捐了一些钱,给您的事业。」(噢。)我说:「噢,哇。那很不错。」但那不是在同一世。是另外一世。

观看更多
最新影片
2023-01-28
544 次观看
33:57

焦点新闻

1 次观看
2023-01-28
1 次观看
2023-01-28
1 次观看
37:13

焦点新闻

90 次观看
2023-01-27
90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