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实时播放
 

焦点新闻 / 插播新闻

撒旦主导的趋势与乌克兰(佑兰任)的战争升级 2022.10.05

2022-10-07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一点也不喜欢战争!它从来不是好事。从来没有好过。但这不是乌克兰能独自决定的。(的确,师父,是的。)因为俄罗斯似乎并没有停止—它占领了一个又一个地区,甚至还威胁也要去邻国摩尔多瓦,去占领夺取其他一些土地,他们还威胁波兰,威胁芬兰,威胁瑞典—这些年他们对俄罗斯来说,至少是和平的国家。(的确。)而他们仍然威胁所有人,而且以核武器威胁,还有各种东西。是俄罗斯发动了战争,不是乌克兰。(是,对,师父。)所以,要求乌克兰停止是不对的,因为乌克兰无法决定有关的一切。[…]

而乌克兰并没有因为克里米亚做任何事使得与俄罗斯的战争升级。后来,俄罗斯利用这个基地继续发动攻击、施加影响或制造更多麻烦,透过许多不同的地区在乌克兰内部挑起战争,例如在顿巴斯。[…]

(他指责西方的西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他谈到西方精英的专政。[…]您如何看待普丁对西方的指责?)所有指控都是正确的,除了他必须把矛头转向自己。(是。)他在谈论他自己和克里姆林宫。(啊,是。)[…]即使普丁指责西方国家殖民并且是战争贩子,或帝国主义,现在也是克里姆林宫在做这件事,是普丁在做。(是,绝对如此。)在廿一世纪。[…]

(普丁也说西方是由撒旦宗教领导的。)[…]俄罗斯的宗教又是怎样的?最高的牧师一直在鼓吹战争,甚至在最近也是如此。他们的大祭司甚至猥亵了婴儿和儿童们。他收养了七十名儿童并猥亵了他们—对他们性侵。(噢。)与西方的宗教相比,你们明白俄罗斯有什么样的宗教吧?说吧,两者不都是邪恶撒旦吗?(是的,师父。)我是指一个宗教—现在的天主教教会。不是指天主教,而是指教宗和耶稣会会士。[…]

所以,普丁,不管那是谁作为普丁的样子,或者扮演普丁的人,都只是在谈论他自己和他们自己及克里姆林宫的政策和制度。(是,正是如此。)[…]

Host:二○二二年十月五日周三,我们最慈悲的清海无上师在她为世界进行的密集闭关打坐中,慈爱地抽出时间致电无上师电视台团队成员,询问他们的健康状况。师父也爱心回答团队的一些问题,关于一些涉及俄乌战争的最新消息,同时她也分享了对于其他重要的全球发展的想法。

(嗨,师父,师父好。)你们好!一切都好吗?(是,我们都好,师父,您好吗?)我还在这里。(啊,太好了。)我仍然和你们一起在这星球上。(是,师父。)迄今为止,我总能做到。你们也是。(是的。)

你们有温暖的毯子,开着暖气等等吗?(是的,师父,我们有。)你们是否摄取足够的水果和蔬菜?这很重要。(有,一直都有。)如果可以就变换你们的食谱,让你们的饮食多样化。(好,师父,谢谢您。)(谢谢师父。)

顺便说一下,我只是随手拍了几张照片,自拍,(是的。)没有准备,没有化妆,没有任何修饰之类的。(噢,哇,真好。)所以,希望你们大家还能认出我。我寄给他们,你们就知道我还活着,我很好,不用太担心我。就这样。(谢谢师父。)

我知道你们有一些问题,请问吧。(是,伊隆‧马斯克在推特上提出了一个所谓的和平计画,他说克里米亚自十八世纪以来一直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建议乌克兰停止战争升级,还说乌克兰不应加入北约。马斯克为什么要这样做?师父,他的说法和建议正确吗?了解,我不知道—他突然间变了。(噢。)但那是不正确的。

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战争。我不喜欢战争。你们知道的。它也影响到了我,我睡不好、吃不好,我有太多的工作,内在的、外在的。(是的,师父,是,了解。)而且我们也必须以某种方式照顾一些难民,以不同方式,或从财务上。尽管没有很多,但确实是力所能及地给了。而且很多徒弟必须放弃他们的责任和家庭,去那里工作。不仅如此,不仅我的健康或略有缩水的财务状况,但还有危及我和我们的工作的风险。这已经发生了。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来保护我们的工作了。希望这些工作会持续很久。(是的。)

我一点也不喜欢战争!它从来不是好事。从来没有好过。但这不是乌克兰能独自决定的。(的确,师父,是的。)因为俄罗斯似乎并没有停止—它占领了一个又一个地区,甚至还威胁也要去邻国摩尔多瓦,去占领夺取其他一些土地,他们还威胁波兰,威胁芬兰,威胁瑞典—这些年他们对俄罗斯来说,至少是和平的国家。(的确。)而他们仍然威胁所有人,而且以核武器威胁,还有各种东西。是俄罗斯发动了战争,不是乌克兰。(是,对,师父。)所以,要求乌克兰停止是不对的,因为乌克兰无法决定有关的一切。(是的,师父。)

当然,乌克兰的一些地区,比如克里米亚,已经与俄罗斯一起。俄罗斯一直在断断续续地入侵乌克兰。(是的,对。)(是的,师父。)而在史达林时期也如此。结果是什么呢?当然是数百万人死于饥饿、死于战争、死于打仗。(是的。)

所以,我不知道马斯克先生如今在做什么。也许他是在害怕第三次世界大战真的会到来,因为普丁一直威胁要用核武器,而西方国家并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行动。他突然改变了态度。他一定是受到了普丁或其他恶魔等级能量的影响。(啊,噢。)

谈到这一点—印度曾与英国在一起,其他许多岛屿或国家也曾与英国在一起,但他们都是自由的。(是,对,是的。)或者他们自愿留下来的,比如加拿大,或澳洲。他们是大国,他们不怕英国,但他们想留下来,因为稳定。(是的,对。)因为和英国待在一起对他们的国家有好处,这就是原因。这些大国的领导人,例如加拿大,或澳洲,或纽西兰,他们非常明智,他们真的致力于为自己的人民谋福利。这就是为何他们留在英国。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师父。)否则,他们并不怕英国。(是的,师父,对。)

因此,可以说,即使克里米亚曾隶属俄罗斯—但它属于乌克兰。(是的,师父,是,对,师父。)但即使如此,在俄罗斯就那样以狡猾战术,出其不意占领克里米亚后,乌克兰也没有做什么。他们只是谦逊安静地努力发展任何剩下的地区。(是的,师父。)那已是二○一四年的事了,到现在多少年了?八年。(是的。)八年左右。而乌克兰并没有因为克里米亚做任何事使得与俄罗斯的战争升级。后来,俄罗斯利用这个基地继续发动攻击、施加影响或制造更多麻烦,透过许多不同的地区在乌克兰内部挑起战争,例如在顿巴斯。

你们现在明白了吗?(是,师父,明白了。)所以,我不知道马斯克先生在说什么。我不懂他。(是。)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也和你一样,我不知道。我对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都不再了解了,几乎所有地方的人都像恶魔一样行事,甚至在宗教中也如此。(是。)

无论如何,也许是普丁的演说影响了马斯克,所以马斯克突然转变了。没有人喜欢战争。但在这里,将战争升级归咎于乌克兰,这绝对是百分之百错误和不正确的。(是的,师父。)即使把顿巴斯让给俄罗斯,我认为俄罗斯也不会就此罢手。(是,对,是的。)因为克里姆林宫想要吞掉乌克兰所有的农产品,让俄罗斯成为第一。(是,是的,师父。)

「Media Report by AP and FRONTLINE PBS – Oct. 3, 2022 Reporter(f):自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以来,俄罗斯已窃取价值数亿美元的乌克兰粮食,并将其运往中东,最终在那里成为受欢迎的食品。虽然俄罗斯否认偷了任何粮食,但《美联社》及《前线》报导了一个复杂的俄罗斯走私网络,其规模之大和利润丰厚远超过之前所知。」

乌克兰的农产品几乎遍布世界各地,养活了很多人。所以,俄罗斯想要夺取这种影响力,想要吞并整个乌克兰。而且他们之前也尝试过,只是失败了。(了解,师父。)

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除了他可能受到了负面能量的影响。(啊,对,是的,对。)是,毋庸置疑。但你不能只责怪他—很多人也受此影响。因为他们知道的不多。也许,他们没有研究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历史。

俄罗斯进进出出,多次入侵乌克兰。(是,对,是的,师父。)不只是在十八世纪。(对。)他们现在仍然这样做。(是。)现在还在入侵乌克兰,再次。结果总是一样。人们死亡、受伤,因家庭分离而痛苦,和成千上万的难民。而且那也影响到许多其他国家—乌克兰人作为难民抵达的国家。那为他们的基础设施带来问题,为他们带来财务问题,和平问题,影响了一切。(是的,师父。)所以,无论如何,是俄罗斯将战争升级,不是乌克兰。(是,对。)

乌克兰一直以来都是和平的,只做他们的工作,专注于自己的事,为世界提供食物。(是。)这就是他们所做的一切。(是,对,师父。)而且乌克兰一开始也不敢加入北约。(是。)只是现在,最近,因为俄罗斯的威胁,因为克里米亚被夺走,所以他们不得不要求加入北约以寻求保护。(是。)

不管怎样,北约拒绝了。懦夫,「胆小鬼」。他们在悠乐(越南)是这么说的。(对。)或者可能只是因为乌克兰不够富有,无法付钱给他们。(噢,是,懂。)所以,两个不正确的原因。即使是现在,史托腾柏格仍然说他不接受乌克兰,他说:「噢,乌克兰要加入北约,我们必须考虑这个、那个。」(是的,师父。)

所以都是俄罗斯在升级战争。(是的,师父。)历史一次又一次地重演。俄罗斯总是想吃掉乌克兰。对此无可否认。(是。)

(关于普丁最近所做的吞并演说,关于他所占据的四个新的地区,对于他一直在做的事情,他指责西方而非怪罪他自己。例如,他指责西方的西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他谈到西方精英的专政。他甚至怪罪西方破坏了北溪天然气管道。但是,师父,看起来他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归咎于西方。)

「Media Report from World News – Oct. 1, 2022 Putin(m):今天我们正在做出这个选择。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居民,札波罗热和赫尔松地区的居民都做出了这个选择。他们选择了与自己的人民在一起,与祖国在一起,与祖国共命运,与祖国共赢。

Reporter(f):俄罗斯宣布统治乌克兰十五%的领土,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欧洲最大的吞并行动,遭到了西方国家甚至是俄罗斯许多亲密盟国的坚决反对。俄罗斯在举行了所谓的公投—被基辅和西方政府谴责为非法和胁迫性的投票—之后就采取行动吞并这些地区。在其中一场他廿多年来发表的最严厉的反美讲话中,普丁抨击西方是新殖民主义和撒旦主义。

Putin(m):这种对人类的完全否定。对信仰和传统价值观的摒弃。对自由的压制,开始貌似一个变态的宗教,是彻头彻尾的撒旦主义。」

(您如何看待普丁对西方的指责?)所有指控都是正确的,除了他必须把矛头转向自己。(是。)他在谈论他自己和克里姆林宫。(啊,是。)

以前,很久以前,几个世纪前,一些西方国家可能殖民了其他国家。但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他们不再那样做了。(对,师父。)他们在很多国家都有军事基地,但那是因为那些国家要求并同意,他们这么做是为了维护和平。(对,是的,师父。)幸好西方国家这么做。所以,至少,我们只有一个普丁。(是。)不然,他们可能到处有更多的「普丁」。

即使如此,克里姆林宫还是滥用它作为仅有的五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的权力和特权,在许多地方产生影响。尤其在非洲,他们到处都有基地。还有其他一些国家。(是的,师父。)所以,说到占领任何地方,那是克里姆林宫,而不是西方。即使是现在,谈论从十八世纪以来被俄罗斯占领的克里米亚。

但许多国家曾经属于许多其他国家。例如,冰岛曾经与丹麦在一起。(是的。)丹麦国王在很久以前就让他们独立了。比方说这样。(是,对。)英国也允许许多大英国协国家独立,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是,对。)因此,大英国协(领土)现在只有十四个国家。曾经是三十个或更多。(是的,师父。)尤其是印度,如果英国真的执意要殖民,那么印度应该是他们保留的那个,因为那是一个大国。即使他们每个人只从英国购买一卷卫生纸,英国也会很富有。(是,师父。)

所以,西方长期以来没有任何殖民或帝国主义行为。(是的,师父,是。)即使普丁指责西方国家殖民并且是战争贩子,或帝国主义,现在也是克里姆林宫在做这件事,是普丁在做。(是,绝对如此。)在廿一世纪。(是的,师父。)

「Media Report from ITV News – Sept. 30, 2022 Reporter(m):几笔一挥,欧洲的版图就被重新绘制,尽管这些墙外没有人会承认这个边界。相较于莫斯科的大吹大擂,乌克兰却是一片死寂,只有一通永远不会被接听的手机电话铃响打破了这沉寂。在这里被杀害的二十四人中,是某人的兄弟或儿子,是某人的母亲或女儿,这里是平民护卫车队的聚集点—在一场恐怖的战争中,又发生了更多无辜流血事件。」

他为何要像那样重蹈覆辙?在他的演说中,他甚至因他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指责西方。(是,对,噢,天啊,是。)他还指责宗教是崇拜撒旦的。对此,我同意。因为教宗说,路西法是天主教会的神。他自己是这么说的。他是一名耶稣会神父。他们发誓要忠于他们的信仰,那是如此血腥,具威胁性和恐怖。(是的。)

「耶稣会会士的入会极端宣言:『我进一步承诺并宣布,一旦机会出现时,我将按照指示,对所有异端、新教徒和自由主义者进行秘密或公开的无情的战争;将他们从地球上消灭掉;我不会放过任何年龄、性别或条件者;我将吊死、焚烧、蹂躏、滚煮、剥皮、绞死和活埋这些恶名昭彰的异教徒;撕开女人的肚子与子宫,将她们胎儿的头压碎在墙上,以消灭这种该被诅咒的种族。当还不能公开这么做时,我会偷偷使用下了毒的杯子、绞杀的绳索、钢铁的长刀或铅弹,无论他们处于何种荣誉、等级、尊严或权威,无论他们的生活条件如何,不管是公开或私底下的,我随时都可按照任何教宗代理人或耶稣会圣父会长的指示来发动战争。』」

属于所谓的耶稣会教团的那些人的那个誓言,误导了很多人,因为他们认为耶稣会教团属于耶稣的教派之一。就像福音传教士,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和重生的基督徒也崇拜耶稣。(是的,师父。)因此,许多人被「耶稣会」这个名字误导,并追随他们。(噢,是的。)但是,忠于那个所谓的教团的誓言是如此血腥、撒旦般邪恶,如此可怕。他们就像恐怖分子一样。(是的,是,师父。)

所以,不管怎样,都是天主教教宗造成的—让人们不再相信天主教会。很多人离开了教堂,现今,很多教堂都空无一人。此外,因为他们在做各种丧心病狂的事,强暴儿童、妇女、男人、男孩、女孩,甚至是婴儿。他们像撒旦般邪恶,这也是我要说的。那不是天主教信仰,是撒旦的—这些人,这些神父是邪恶的。(是的,师父。)

「Media Report from PBS NewsHour – Dec. 27, 2018 Becky(f):一位新任命的神父,神父威廉‧雷内克,来到我们的教区,他有点像是选定了我们家。他会在我们的房子里做弥撒,也会到我们家来吃晚餐。有三、四次,他和我们一起去度假。我爱他,我希望得到他的关注。而他利用这种崇拜,在我八岁时开始对我性虐待。这种情况大约持续了三、四年。他真的会在我们家的地下室里性侵我,然后上去和我父母一起用餐。于是,每个星期天,我都要看着他那双对我施暴的手,在弥撒时拿着圣餐杯。」

顺便说一句,我也告诉你一些让你开心的事情。梵蒂冈现在正在惩罚那些性虐待教徒的人。(噢!)惩罚。(终于。)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一个。一两个是公开的。

还有关于在警察拘留期间死亡的女孩。(啊,是的,是的。)伊朗的宗教领袖哈米尼,他出来说了一些话。但他也指责西方煽动了抗议活动。(噢。)这不是抗议—而是一位年轻、无辜、美丽的女孩的无端死亡。并给父母、亲人、朋友造成了极大的悲痛,让整个国家都为之动摇。引起了整个世界的动荡。(是的,是的,师父。)

「Media Report from DW News – Oct. 4, 2022 Ben(m):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米尼指责美国及以色列是幕后黑手,推动玛莎‧阿米尼之死引发的全国抗议活动。玛莎‧阿米尼上个月据信因违反伊朗保守的着装规定,被伊朗道德警察逮捕后死亡。活动人士表示,政府对示威者的镇压已导致至少五十二人死亡。

Reporter(f):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哈米尼打破沉默,评论了震惊这个伊斯兰国家的抗议活动。他说,示威活动不是一个有机的草根运动,而且他完全支持安全部队。

Supreme Leader Ayatollah Ali Khamenei(m):谁策划了抗议活动?我说这很清楚,做策画的是美国,假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和他们的追随者。

Reporter(f):尽管受到暴力镇压,但抗议活动并没有平息。有报导称,各个城市的学生走上街头。这段影片显示安全部队驱散了德黑兰一所大学外的人群。示威活动也蔓延到世界许多地方,比如土耳其伊斯坦堡,这里有庞大的流亡伊朗人群体。在伊朗,抗议者继续挑战强硬派政府,许多人要求结束长达四十多年的伊斯兰统治。」

所以,这不是我们应该谈论的抗议。(是的。)人们有权在任何地方对任何不公正之事进行抗议。而任何政府利用他们滥用的权力来压迫他们,或对他们施放催泪瓦斯,或射杀他们,或杀死他们,这些都是撒旦的追随者。(是的,师父,的确。)

「Media Report from CBS News – Oct. 4, 2022 Reporter(f):周日,安全部队围困了德黑兰的精英大学谢里夫理工大学,那里的学生一直在进行和平抗议。学生会表示武装的便衣人员在一个停车场追赶学生,并粗暴地逮捕了其中几个人。目击者说,地面上到处都是血。

Roxana(f):我们看到了安全部队使用催泪弹、水炮、金属弹丸的画面,在一些情况下还使用了实弹。我们看到了抗议者被殴打的影片。一位妇女在试图帮助另一位妇女时,她的头被撞到人行道上。抗议者在抗议活动中被枪杀的照片。伊朗国家电视台说在九月中旬开始的冲突中,至少有四十一人被杀,但总部设在奥斯陆的『伊朗人权』组织表示,自抗议活动开始以来,至少有一百卅三名伊朗人被当局杀害,这包括上周五在东南部城市扎黑丹的四十多人。」

我不后悔冒犯任何人。这就是事情的真实情形,我们必须说出来。(是的。)我甚至想有时间即使只是读故事给你们听,告诉你们关于耶稣的教导,佛陀的教导,许多其他圣贤、上帝的教导,以及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的教导。但我不得不在闭关中浪费我宝贵的时间,来澄清所有这些误解。(是的,师父。)而这让我非常痛苦。

我觉得我的时间不多了,考虑到我的年龄,考虑到世界上所有的动荡,这让我非常痛苦。我觉得我的时间非常、非常、非常短暂,而且屈指可数。而我想从圣人那里得到更多的教诲。但我现在坐在这里,甚至为伊朗的一名女孩和她死亡的方式而哭泣。她的整个人生还摆在她面前。(是的,师父。)她甚至还没有结婚呢。她…好可怕,太可怕了…

而且伊朗最高级别的精神领袖不得不站出来,但不是用安慰的话语,而是指责其他人—指责其他人,而不是他们自己的系统。这我也不明白。(是的,师父。)

若伊隆·马斯克说些废话,我虽不理解,但我不怪他。他不是灵修之类的人士。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商人。他说出他的想法,即使可能是很糟糕的想法。我相信其他一些人也想说他所说的话,因为他们只是对因果报应一无所知,而且他们对这场毫无道理的战争也没想太多。他们只是认为人们不应该再死去,不管什么原因。

但普丁领导的克里姆林宫,不会就此善罢干休,即使他们签署了和平协议。他们不会罢手。他们不会仅仅停留在乌克兰,他们将延伸到世界各地,(是的。)用核弹进行威胁。这将吓唬到每个人参与帮助乌克兰。还会有更多,而且为时已晚。如果他们占领了乌克兰,接下来将是欧洲和其他地方。

他们计划建造一条大隧道,直通美国的阿拉斯加。(是的,师父。)经由那个隧道来攻击美国,那就会很容易。因为他们会把它做得很大,这样他们就能携带武器和士兵或其他东西,并在上面花费数十亿美元。他们不在乎自己做了什么,只要恶魔能够以任何方式毁灭人类。(是的,师父。)

但伊隆·马斯克和其他人,他们只是普通人,无知的人。但是阿亚图拉·哈米尼,他是伊朗的精神领袖,非常受尊敬和追随。他不该对西方说这样的话。西方什么都没做。西方为什么要抗议?不,我可以说这与西方无关。

那些抗议者,他们自己的人,在女孩死亡后就立即出来了。(是的,师父。)消息传开后,女孩因被殴打而死在警察拘留所。然后还撒谎说是心脏病发作。她以前从未有过心脏问题。而且她太年轻了,只有廿二岁。不能就这样死去。(是的,师父。)如此年轻健康,没有犯罪。戴头巾或不戴头巾,这都不是犯罪。这不会伤害任何人。它会吗?(不会的,师父。)

所以,我再也不明白了。首先,是所谓的天主教精神领袖,教宗,声称路西法是天神,并如此无视所有神父,他们猥亵儿童,甚至婴儿。而现在,是伊朗的精神领袖对那位平白无故死亡的女孩毫无同情心—没做错任何事。(是的。)

先知从未惩罚过任何人或建议任何人惩罚任何不戴头巾的人。我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它。你呢?(不,师父,没有。)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一直倡导和平与爱,及对女性真正的极度尊重。你已经知道了。我们已在我们的无上师电视台上播放了很多先知和古兰经关于尊重女性的教义。(是的,师父。)我们可以再做一次节目来提醒人们,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的教导都是关于慈爱,教理都是关于慈爱,和对女性的极度尊重。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如此多的人跟随他。

不是戴头巾,也不是因为不戴头巾而死。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位伊朗的精神领袖反对先知的教导,站在警察一边,而不是对可怜的女孩和她的家人表示爱和同情。想想看,如果他的女儿或他的妻子被这样对待。(是。)他会一直保持沉默吗?(不会,师父。)

梵蒂冈,现在也在惩罚性虐待的神父。或者至少计划这样做。(是的,师父。)那位教宗,他还去加拿大向原住民道歉,因为他们的小孩很久以前在天主教政府手中丧生。(是的,师父。)至少还做点事。现在他还指责俄罗斯的暴力行为,并告诉普丁罢手,甚至恳求普丁停止这种暴力升级。

(普丁也说西方是由撒旦宗教领导的。)但是他那边的宗教呢?牧首鼓励战争杀死其他无辜公民和他自己的公民。

而现在,普丁的盟友甚至将他十几岁的儿子们送到乌克兰前线,去送死。(噢。)最小的只有十四岁。(噢,天啊,噢。)想想看,一个父亲对他的孩子做这样的事?(噢。)自愿。(噢,天啊。)向普丁或克里姆林宫表示忠诚,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车臣总统。(是。)他是车臣领导人,他把他还是青少年的儿子们送去前线。(噢!)

你知道有成千上万的俄罗斯经验丰富的士兵已经死在战场上了。他们有大批人死亡。而现在他派遣了青少年们去那里。去做什么?把他们送入险境,就这样送他们去死。这是什么样的父亲?现在你们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对乌克兰人发动战争了。因为他们不是人类。(是,是的,师父。)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上前线打仗。想想看这样的父亲?(噢,太可怕了。)他只有十四岁,他知道什么?(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没受过训练。没有受过任何战斗训练。天啊。所以现在你们知道了。如果我说他们是恶魔,你们马上就明白了。你们相信我了,不是吗?(是的,师父,是,一定的。)只要看看他们做了什么,就知道他们是恶魔,因为我们人类不会那样做。(是,是的,师父。)

啊,天啊。俄罗斯的宗教又是怎样的?最高的牧师一直在鼓吹战争,甚至在最近也是如此。他们的大祭司甚至猥亵了婴儿和儿童们。他收养了七十名儿童并猥亵了他们—对他们性侵。(噢。)与西方的宗教相比,你们明白俄罗斯有什么样的宗教吧?说吧,两者不都是邪恶撒旦吗?(是的,师父。)我是指一个宗教—现在的天主教教会。不是指天主教,而是指教宗和耶稣会会士。那种甚至为了献祭和撒旦而杀害婴儿的组织。因此,他们不在乎他们的神父(牧师)或天主教系统中的任何神父是否强暴婴儿。

「Courtesy of freedomcentral.info, Interviewed in Zwolle, the Netherlands - May 7, 2013 Toos Nijenhuis(f):当我四岁时…我是整个家庭中年龄最大的孩子。这是一种教会的仪式,来自《圣经》中的内容: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应献给上帝。这就是我四岁时他们对我做的事。他们把我带到德国南部。那里有两座城堡,来自国王的命令。拜仁[巴伐利亚]的国王们,霍恩施旺高是(其中)之一。还有来自德国南部的不同主教。

Interviewer 2(m):他们在做什么?

Toos Nijenhuis(f):他们又一次折磨了我。他们全都强暴了我。他们中没有一个什么都没做。他们都做了。

Interviewer(f):他们也全都折磨您吗?

Toos Nijenhuis(f):是。对他们来说,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玩具,而且他们喜欢看我受苦。越痛苦越好。」

他们不在乎。(是,噢,天啊。)因为他们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就是这样相信的。他们相信撒旦,而非相信全能的上帝。(了解,师父。)所以,普丁,不管那是谁作为普丁的样子,或者扮演普丁的人,都只是在谈论他自己和他们自己及克里姆林宫的政策和制度。(是,正是如此。)

这很容易理解。(是。)我的意思是,很容易了解他们为什么说这种话。(是的。)所以,无论普丁说什么,你只能半信半疑地接受。因为总之这都是恶魔般和不符合逻辑的胡扯。他所谓的士兵在折磨—不仅是强暴各年龄段的乌克兰人,甚至还在折磨战俘,让他们挨饿直到他们变成一具具骷髅。并杀害所有无辜的公民。折磨他们,杀害他们,甚至阉割他们,割掉他们的阴茎。

「Media Report from BBC – Sept. 16, 2022 Reporter(f):他们打开的第一个坟墓里有一具平民的尸体,他的颈部有一根绳子。据说这里的死者几乎全部是平民—其中有妇女和儿童。对于现场的人来说,这很难接受。」

「Media Report from Human Rights Watch – May 18, 2022 Giorgi(m):俄罗斯士兵围捕平民时,在这个小锅炉间里,有廿人在某个时候被关押。我刚刚采访了一名男子,他六十六岁。他当时被扣押在这座建筑的一个小坑里。当他被释放时,他发现他们(被扣押的平民)中有两人已死亡,他们的头被打碎,在墓地里。

Ihor(m):人们躺在地板上、破布上、床垫上。我知道他们用电击器折磨人。他们被狠狠地痛殴。」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June 3, 2022 Reporter(m):他给我们看了他运动裤上的血迹,那里有一根钉子被敲进他的膝盖。他的脸上有被烟烫伤的疤痕。『一个士兵把我的手放桌上,然后用机枪的枪托打了三下。我的手臂严重弯曲和骨折。』亚历山大告诉我们。『他们狠狠地打我的头,我听到有什么裂开了。地板上的血太多了,有个士兵滑倒在血泊里。我的鼻子被打断,然后他们威胁说要切断我的肌腱并杀死我。』」

「Media Report from Associated Press – Oct. 2, 2022 Mykola(m):一个袋子压在我头上。在这里他们对我们用电刑。在这里他们殴打我们。他们用一块破布盖住我的脸,把水壶里的水倒在上面。他们说:『跳舞』,但我没有跳舞。于是他们就朝我的脚开枪。

Reporter(f):莫夏金在枪击和殴打中幸存下来,但卢德米拉‧沙贝尔尼克的儿子却没有。

Ludmila(f):为什么要毁掉他这样的人?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一切发生在我们的国家?他的手被枪击。他的肋骨被打断。他的脸也无法辨认。

Reporter(f):他的姐姐说,他们透过他的工厂制服认出了他。

Olha(f):我只有一个词:种族灭绝。他们随意折磨平民,像恶霸一样。

Oleksandr(m):每天都有亲属来跟我们说,他们的朋友、家人被俄罗斯士兵折磨。」

你愿意加入这样的一支军队吗?你会容忍这样的做法吗?还说别人是撒旦。他应该这样称呼自己那才更合适。

他还指责西方对其他国家进行殖民统治。他也正在这么做。而他还指责西方…我们不应该说西方宗教,现在只是天主教教宗和他的系统,那是撒旦教。(对。)而他派他的士兵去乌克兰毫无任何理由。还有,随意杀人、滥杀无辜、强暴人们,甚至强暴两岁婴儿。(是的,甚至更糟糕。)那么这也不就是撒旦吗?这也是撒旦。(绝对的,是的。)

所以,他说的是他自己和他的系统,而不是俄罗斯人民。(是的,师父。)我们不能指责俄罗斯人民。我们只能指责克里姆林宫—普丁和他的支持者。(是的,师父。)因为俄罗斯人民是非常良善。

我已经告诉过你很多关于俄罗斯人民非常好的故事。(是。)而当俄罗斯融入一个正常的体系—不再是苏联,而且几乎不再是共产主义,我甚至曾去俄罗斯,在那里举办一场讲经。(是。)我甚至能公开地讲经。而且旅馆的人告诉我:「噢,坐公车,它就在旅馆前面。很便宜,不要坐计程车。」他们试图为我省钱。然后我就上了公车,我没有付任何车票费。而公车司机也没告诉我任何事情。我忘记了。我不是故意要骗他们那几个卢布。我不是故意的。我有钱。只是我的心思不在巴士。(是的。)

而我出门一直是坐计程车。或通常情况下,人们会来接我去演讲的地方。所以,我从来不需付钱。(对。)当然,我是透过我们的付款系统。就像会计一样,他们拿着任何我和弟子们花费的收据,我们把钱还给他们。(是的,师父。)但那不是我亲自去支付的。我总是告诉他们:「带着收据到会计那里,然后我们在那里支付。」因为我不能总是只担心钱的问题。有时我会直接付款,如果我身上有钱,如果那个国家太远,我就付。少点麻烦,不那么复杂。

但后来我忘了。我很久、很久从未坐过公车,有几十年了。我忘记了!我忘了付钱。所以后来,我给计程车支付更多的小费,并对自己和天堂说,反正所有这些都属于俄罗斯。无论钱到哪里,都是在俄罗斯。所以,如果我没有支付这边的公车费,我就支付更多给计程车司机。这也是为了俄罗斯。它留在俄罗斯。(是的。)

但是我说过,他们是非常好的人。他们是公正的人,他们是正义的世界公民。他们都很善良。问题只是领导人。不管是什么战争,什么不正义,什么制度—都是领导人、政府所做的事情,而不是普通老百姓。

即使如此,他们还禁止人们出去表达反对意见。(对。)他们选了他们。他们也能有发言权—普通人、纳税人。纳税人甚至不能去抗议。因为如果他们出去,哪怕只是和平地表达他们的意见,他们也在各处像罪犯一样被处理。(是的。)不只是在伊朗。我得说句公道话。每个地方都是如此。主要是在每个国家,他们会镇压抗议者,即使抗议者有正确的意见,有权利表达他们的意见。因为那是政府的作用。

他们应该倾听他们的人民,而不是他们自己的我执,而不是自己的撒旦倾向,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为了长得更肥胖,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为了获得更有权力的地位,或为了巩固他们的地位,而牺牲其他人,甚至像乌克兰这样的外国公民。(是的,师父。)好吧,好了。(确实就是这样,是,很清楚普丁是恶魔!)

还有其他问题吗?(没有了,师父。)那就好。如果你没有什么事,那我祝你们顺利。(感谢师父。)我祝你们更开悟、更健康、更快乐。(谢谢师父。)上帝爱你们。上帝爱你们,我也爱你们。(我们也爱您,师父。)

Host:我们谦敬地向最慈悲的师父献上诚挚的谢意,感谢您对我们这个仍然动荡的世界的无条件的爱与同情。为了在此艰难时期帮助人类,您日复一日的牺牲奉献将被永远铭记,并作为无尽的全心付出与无私奉献的典范。我们深深祈祷所有生活在任何不公正待遇下的受压迫者得到上天的保护和我们所有人的珍视。愿天堂帮助将善意和仁慈带入所有领导人的心中,也带入他们的施政之中。愿珍爱的师父在诸天与所有天神的强大护持下,身体安康,心境宁和。

欲收看这场完整会议的更多语言字幕版本,请于日后锁定师徒之间节目。

此外,请参阅先前相关的插播新闻和师徒之间会议,如:

插播新闻:

清海无上师恳请人类觉醒并明辨是非

师徒之间:

清海无上师对于当前乌克兰紧张局势的看法

世界让乌克兰独自战斗

世界各国政府必须与乌克兰站在一起

强国必须勇敢并帮助乌克兰

等等…

观看更多
最新影片
3:57
2022-12-09
71 次观看
5:31

印尼地震救灾

2022-12-09   188 次观看
2022-12-09
188 次观看
2022-12-08
738 次观看
35:28

焦点新闻

2022-12-08   18 次观看
2022-12-08
18 次观看
4:23

爱是健康之道

2022-12-07   945 次观看
2022-12-07
945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