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发射中的能量正射向地球(四集之二) 2022.02.08

2022-09-24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们对这个世界到底能做什么呢?总有一面是肯定的,一面是否定的。连明师都得处理这个问题。肯定的一面向明师建议或指出这是件好事。而另一面则争辩说:「不,不,那不好。要做这个…做那个。」总是让人困惑。所以,对人类来说,甚至很难辨别什么是什么。

若有人因为隔离之类的原因要在别墅里工作,就一定要用暖气机,好吗?(是,师父。)因为你们整天坐着,会感觉很冷。所以你们需要一些热气。(明白,是,师父。)

如果有时你们不需要,那就把它关掉。当你们需要时,就马上打开它。然后当它太热的时候,你们就把它关掉。(是,师父。对,师父。)很方便。(谢谢您的体贴。)不,我希望你们大家舒适,因为我自己也想过得舒适。(啊,是。)所以,如果我不舒服,那么我就知道其他人有时也可能不舒服。

我为每个人感到心痛。更多是为无家可归的人,流落街头者。(噢,是。)他们一无所有。他们只是坐在那里,希望有人,一些仁慈的人会给他们一些硬币之类的,这样他们就可以把钱凑起来,之后去买一些热腾腾的餐点。但这种生活并不有趣。(是的,很悲哀。)太可悲了,但有些人喜欢。他们喜欢这种自由。(是的,他们喜欢。)但一些人没有选择。(是。)

所以这个世界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样子。尽管我们都至少有机会吃饱穿暖,这只是最基本的。但在这个世界上,经济、生态的管理,以及财富与舒适的平均普及化都做得不好。(是的,师父。)而这有时让我非常痛心。(是的,师父。)有时真的让我伤心。我不能帮助每一个人。

噢,天啊。好,好吧,没关系。总之你们大家要保重。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师父。)如果我们可以,我们要照顾好自己。这也是我们的责任。(是,师父,我们会的。)其他人,他们没那么幸运—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呢?整个世界并非像我们希望的那么好,但如果我们有机会,我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明白了吗?(是,师父。)别让我担心。(不,我们不会的。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好,你们向我报告每个人的房间、小别墅里都有一台暖气机。(是的,师父。)你们每个人都要报告。(是,师父。)不只是说:「噢,我们有。」也许你有,但他们没有。(是,师父。)因为以前也许有很多人住在那里,却没有足够的电,但现在人已经不多了,他们应该可以使用电热器。看情况而定。(是,师父。)

好吧。有什么是我应该知道的吗?(师父,如果可以提问,我们有一些问题想问。)当然,当然,有何不可?(是,师父。最近川普总统批评了前副总统彭斯没有推翻二○二○年的总统选举结果。他说,由于这个原因,此国家「正走向地狱!」师父,您能更详细地阐述一下这件事吗?

「Media report from DW News Feb. 5, 2022 Reporter(m):去年一月六日,国会联席会议正在统计选举团的选票。即将离任的副总统迈克彭斯主持了会议。唐纳川普的外界支持者认为彭斯可以做更多。」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Feb. 7, 2022 WSJ Reporter(m):一月六日,前总统和他的团队为阻止乔拜登当选和上任做出了最大努力。计画中有许多都取决于彭斯,他一直很忠诚,他们认为他将再次忠诚并贯彻唐纳川普的要求。当然,彭斯并没有这么做。」

「Media report from CNN July 24, 2021 His Excellency Donald Trump:我只希望我的朋友,迈克彭斯,有那份额外的勇气把结果送回给立法机构。」

「Media report from CNN Nov. 16, 2021 His Excellency Donald Trump:当迈克彭斯把这些选票交出去时,非常令人难过。」

「Media report from CNN Dec. 11, 2021 His Excellency Donald Trump:我认为迈克因为一月六日发生的事情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害。坦率地说,我认为他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因为我看到人们对他的反应。他们说:『你为什么不把它就交还给立法机构?』」

「Media report from CNN Feb. 6, 2021 Abby Phillip(f):前副总统迈克彭斯做出了可能是他与前老板的最后一次决裂—他拒绝了川普主张他可以并应该推翻选举的说法。

Pence(m):川普总统错了。我没有权利推翻选举。」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Jan. 31, 2022 Reporter(f):川普写道:『如果副总统「绝对没有权利」改变参议院的总统选举结果,不管有欺诈和其他许多违规行为,那么民主党人和名义上的共和党人,像古怪的苏珊柯林斯,怎么会拼命想透过立法不允许副总统改变选举结果?事实上,他们是在说,迈克彭斯确实有权改变结果,而他们现在想剥夺这一权利。不幸的是,他并没有行使这一权力,他原本可以推翻选举结果的!』」

我们对这个世界到底能做什么呢?总有一面是肯定的,一面是否定的。连明师都得处理这个问题。肯定的一面向明师建议或指出这是件好事。而另一面则争辩说:「不,不,那不好。要做这个…做那个。」总是让人困惑。所以,对人类来说,甚至很难辨别什么是什么。

但正如我告诉你们的,副总统彭斯,(是的。)他原本可以扭转选举投票的局面,但他没有这么做。这是应该的吗?(是啊,确实如此。是,师父。)作为副总统,他没有权力这样做。这是肯定的。(确实是。)但作为参议院议长,他可以,如果投票有任何不法行为的证据,他可以这么做。(是的。)这就是我的想法。

还有什么要问吗?关于这个还有什么问题吗?(是的,师父,我想您已经提到了这个问题,但宪法没有赋予副总统推翻总统选举的权力,那么为什么川普先生有不同的说法?师父能否就此发表意见?

宪法没有提到副总统可以对选举结果做什么去翻转它。(是。)但彭斯先生不只是副总统,因为他是当时的参议院议长。而他有权力打开所有的信封,那些选举人的信件、选举人的选票,然后在那里当着所有人的面计数。那样做才对。因为他要对此负责,事实上,如果有一些舞弊的证据,他应该能退回一些选票。(是的,确实是。是的,师父。)

因为那个时候,在许多州有一些关于欺诈的证据和投诉,(是的,确实如此。)及有关失真的投票系统,不遵守法律的投票系统,以及机器出了问题,诸如此类的。还有已经死亡的人还在投票。(是的,确实。)幽灵选民。还有些人投了许多次,六次或类似的。(是。)或有人从另外的州也投给了另一个州。(是的,师父,对。)所以,有很多证据。也有很多投诉。还有一些的证词关于失真的投票系统和计票方式等等。(是的,师父。)

所以,作为参议院议长暨计票负责人,在我看来,以我的浅见,他应该可以说:「噢,注意。我们必须要做一些事。我们必须进行调查。(是,对,师父。)因为我不能接受这些计票结果,如果有这么多的怀疑,这么多的问题,这么多的违规行为。」在那种情况下,他可以做。他那样做并不违法。(对,师父。)

因为,假设我要求送货,比如,我请你送一些米来。你却给我一些别的腐烂的东西。当然,我会还给你,然后说:「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是的,师父。)「你必须重做,拿正确的东西给我。」比方说这样,对吧?(对,师父。)

所以,尽管宪法没有说参议院议长可以退回所有选票或一些选票计数,如果有这么多关于违规和欺诈的投诉,副总统彭斯可以这么做,这是合法的、正常的,是符合普通法的。(是的,师父。)

你不能无视人们的投诉和证据,然后说:「好,我的职责只是计数。」只管接收和接受。他也有责任(的确是。)保证正确的计数,正确的投票系统。(是的,师父。)正确的计票结果,不管宪法是否有这样的规定。因为也许他们制定宪法时,一切都是正确和明确的。没有人想到有人会做这样的欺诈行为。(是的。)那时没有投票计数机。(是的,确实。)没有邮寄的选票或任何让人们可以作弊的东西。(确实。)这就是问题所在。这么多违规行为是后来才出现的,(是的,师父。)在我们变得更文明、更高科技之后。(啊,是。)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川普总统是对的。(是,师父。)若一切都那么顺利安好,那他就没有理由说什么。但他有一些藉口。(是,对的,确实是。)而且多数事件他们视而不见,或只是重新计票。何必重新计票呢?选票已经在那里了。重新计票数也是一样的。(是的,对,对。)所有信封都被丢掉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谁做的,谁送去哪里的。(是,师父。)而且如果他们能伪造选票,那他们就能再次伪造,甚至更多。(噢,对,确实。)(是。)那么,重新计票有什么用呢?反正也是没用的。(是的,是,师父。)

还有什么问题吗?(嗯,就这一点而言,我认为国会正在…或至少在辩论说他们想改变这方面的法律。他们也想厘清在这种情况下,副总统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每个人都在谈副总统,不!这不是关于副总统的。(对。)

在参议院议长的立场上,可以那么做,在那个时候,为了那个目的。(是,师父。)那么他就有权利;他有责任来确保这一切是正确的。(是的,师父。)你不能任何东西都接受,即使它是错的。如果它是错的,你就必须说它是错的。你必须退还它。(对,是的,师父。)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他在法律上有义务确保投票系统受到尊重—(是。)民主制度自始至终都应彻底受到尊重,在他说出:「好,我接受,」然后这个人成为总统而另一个人败选之前。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这么做。(是,师父。)

如果是我,我不会随便接受,当我听到这么多投诉和违规行为,甚至一些小的证据。那仍是欺诈的证据。(对,是的,师父。)

若一个小偷闯进你的房子,他想偷大的东西,但他没有机会,所以他偷小东西,那还是偷窃。他还是犯了偷窃罪。(是的,师父,的确。)所以,你不能接受它,说:「噢,此人完全清白。他是个诚实的公民。」(是的。)但是该怎么办呢?这是你的问题吗?我回答了吗?(是,师父。是,谢谢您。)

观看更多
剧集  2 / 4
1
2022-09-23
4506 次观看
2
2022-09-24
3373 次观看
3
2022-09-25
3232 次观看
4
2022-09-26
3561 次观看
观看更多
最新影片
2022-12-07
299 次观看
2022-12-06
368 次观看
2022-12-06
334 次观看
36:52

焦点新闻

11 次观看
2022-12-06
11 次观看
2022-12-05
1016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