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亚历山大大帝的七个问题(八集之一) 2021.03.03

2021-04-12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这是世人的共业,不能只责怪州长一人。(是,师父。)许多国家采取各种措施,但人民仍染疫,命在旦夕。原本情况会更糟。(是,师父。)是天堂帮了大忙。否则会有更多人身亡。了解吗?

(嗨,师父。)(师父好。)(嗨,师父!)能听到吗?刚调整好…稍等一下。(好的,师父。)你们现在看得到我吗?(是的,师父!)行了吗?(是,师父。)(是,好。)我告诉过你们,和你们说话不容易,现在你们明白了。(是的,师父。)现在你们知道真不容易。(是的,师父。)现在好了,我调整好了。我不懂高科技,但好了。现在…这是另一个地方。我有预备另一个地方,万一那地方不行就能用,但有点距离。(是的,师父。)这就是原因。好,现在我们能…你们想听故事还是想提问,你们有什么问题吗?(是,我们要提问,师父。)你们想先提问?是吗?(是。)喔,好,因为问题总是比故事更紧迫,故事不会跑掉。(是的,师父。)顺便说一下…提问是很好,好吧。我得稍微移动一下,问吧。(是。)

(师父,自二○一一年开始上任的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古莫,近来陷入许多丑闻当中。根据透露,他并未公开州养老院内真正的死亡人数,超过一万三千名,据州总检察长报告指出,州政府施政团队少算了超过五十%的死亡人数。师父,您知道为何一开始的数字那么低,后来突然变得那么高?)

我不在那里,我不在美国当地,所以我无法向你证明。但事情确实如此发生。(是,师父。)那个数字低,也许是因为他们之前没有计算好。(是的,师父。)

首先,他们指责他什么…?(他们说这是一个低估的数字,因为若他透露真实人数,那将意味着他没有控制住新冠病毒,他所在的州有更多人死亡,会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糟糕的领导人。他们说他少算人数,给出一个低于实际死亡人数的数字,以显示出他对疫情比较能掌控。)

我明白了,有多少?(一万三千多人死亡,师父。)这是低的或高的数字?(这是高的数字。他们说被低估了;他们公开给出的数字低估了五○%之多,)噢。(他们给出了一个较低的数字,比实际数字低得多。)所以,一万三千是那个低的数字?(师父,一万三千是高的数字。)高的数字。(是的,一万三千多。)好的,好的。所以,他们报告的大概是九千或八千之类的?对吗?(对。)所以,这是实际数字。好吧,我不知道,也许他们确实试图隐瞒,因为没有人真的想报告你所在的地区或城市的死亡人数。(是,师父。)

此外,或许在他们报告的时候,数字还比较低。而后来数字持续攀升,却没有人向他报告。(是,师父。)因为他们不想向他报告,或因为他们未再次统计,或者因为养老院没有向他的员工报告,(是,师父。)他的职员,所以他不知道,或者他们报告了,而他忽略了,或者是他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看,而他忘记看这个或…(是,师父。)不一定是试图隐瞒。(噢…)如果他这样做了,那当然也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是吗?(是的,师父。)对于死者家属来说,这真是极大的悲剧。我一直哭个不停,感同身受!

你们也要明白,当时的情况和立场,人们还很惊吓。新冠肺炎刚开始流行,他们也许有各种不同的讯息,他们不知如何处理,了解吗?(了解。)所以,他们做了他们认为最好的处理。

在一开始的时候,新冠肺炎和其他病症症状并无明显的差异性,例如一般的头痛,或感冒或季节性流感等…他们并非医学专家!甚至是顶尖的专家也给了许多令人困惑及有害的建议。之前已说过,你们知道!(是的,师父。)那么,法官或法院对这种情况有何回应?(师父,现在正在调查中。)喔,好的,好的。那么也许在调查之后,他们会有不同说法。

但我想,他们并非有意隐瞒事实,也许只是资料错置,或者是讯息错误,过度忙于许多其他的事,或者只是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是的,师父。)(对。)因为在一开始,高级官员,佛奇医师甚至多次给了不同说法。(是的,师父。)首先,他说不用戴口罩,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普通流感甚至更严重。身为州长,他从来不必处理这些事。也许他只是告诉下属:「好,做你认为最好的来保护民众。」无论他们之间传递的讯息是什么。因此法院必须根据讯息、细节和证据作出裁决。(是的,师父。)

但我认为,人们可能是错的。因为他当州长,已经很久了,对吗?(对,师父。)那他是否…之前从未听说有问题,或者…是吗?或不是?这是第一次,对吗?(师父,我不知道他的全部历史。但总体而言,他已经当选三次了,所以…)是啊,所以他必定得到了人民的信任。现在,这个大流行病,也让人们疯狂,甚至被它的能量所影响。即使没有生病,也会被影响。(是的,师父。)当然,很多官员也不晓得如何处理。若你试图隐瞒死亡数字或处理不当,那是非常糟糕的。

但即使在许多国家,他们所谓「妥善」处置,仍有大量人口正在死去。(是的,师父。)有非常非常多的人,即使采取了封锁措施,用各种检测手段,人们仍逐渐死亡,且死亡人数正不断攀升,你们还记得吗?(记得,师父。)然后,他们遏止这情况,而情况却不断反覆。例如,甚至是纽西兰,他们都控制住了,还有悠乐(越南)或台湾(福尔摩沙),然后情况不断反覆。(是的,师父。)

所以,也许这只是刚开始时,州长和他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或者也许他告诉过员工该如何处理:「做你认为正确的事,」然后他们就这么做了。当然,他们把责任归咎于领导者,没责怪工作人员太多。(是的,师父。)也许是工作人员的问题,但他不想把责任推到员工身上。他不想诋毁别人。(是的,师父。)所以法院要调查各种证据,以对他做出相应的判决。你满意我的判断吗?(满意,师父,谢谢您,非常感谢师父。)

这是世人的共业,不能只责怪州长一人。(是,师父。)许多国家采取各种措施,但人民仍染疫,命在旦夕。原本情况会更糟。(是,师父。)是天堂帮了大忙。否则会有更多人身亡。了解吗?(了解,师父。)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