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强国必须勇敢并帮助乌克兰 2022.03.10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Host:二○二二年三月十日周四,当我们的世界目睹乌克兰战争给无辜的平民带来无尽的痛苦和折磨时,我们最挚爱的清海无上师慈悲地拨出时间与无上师电视台团队成员,就他们提出的问题分享她的见解与智慧。这些问题有关欧洲正在发生的事件。

(师父,波兰提出提供战斗机给乌克兰,而美国不支持这一计画,这是为什么呢?师父。)

你们已经知道拜登是谁了,(是的,师父。)他在为魔鬼们工作。所以,俄罗斯也一样。所以,在这一切之下,他们是一起工作的。(是,师父。)你们可以看到所有这些拖延,一直在拖延。不愿为乌克兰做很多,让乌克兰独自为自己而战。(是,是的,师父。)因为若你看到孩子们正在死去,或是轰炸妇女,以及所有房屋和建筑正在倒塌等等,而且只有一个小国在对抗这个巨大的俄罗斯。(是。)

无论是谁,本该有能力,却都不愿帮忙。(是。)(确实,师父,我们深有同感,师父。)这就好像他们正一起携手包围乌克兰。(是。)让他们死去或诸如此类。死亡或是受伤,或是房屋被破坏,或是家人被迫分离。我不知道他们还会遭受多少苦难。(是,师父。)只是因为不是他们的家人,不是他们的小孩,不是他们的妻子或女人或他们的父母。(是,师父。)就好像跟他们毫无关系,「这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乌克兰人不是人类。乌克兰和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毫无关系。」看起来像是这样。(是,师父。)

就像如果你有邻居,然后有人来抢劫他们,欺凌他们,然后杀死他们,并且殴打他们的先生和太太、父母和孩子们,就在你面前,而你只是说:「噢,好的,没关系。(是。)我不想被牵扯进去。」(是,师父,这样不对。)就像是这样,这种景象,非常明显。(是,师父。)整个世界,我所指的,当然不是一些小国,他们做不了什么,他们不够强大。但那些大国,比方说欧盟,所有的欧盟国家和美国什么都不做。

只要看一下地图,你就会发现俄罗斯有多大,而乌克兰在它旁边有多小。(是。)(对,师父。)(确实,师父。)噢,就像一个大恶霸进来,然后就殴打人们,夺走他们的东西,杀死他们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成员。而整个邻里,那些强大的街坊邻居,什么都不做,就像这样。(是,这不对,师父,太没良心了。)他们不是真心的。他们不是真正在为正面力量工作,他们属于负面力量。你们可以看出来,他们来自否定力量。(是,师父。)非常清楚。你们不必相信我。你们自己看就明白了,你们自己听就知道了。(对,师父,是,师父。)

我知道你们有问题。所以告诉我,告诉我。

(一位来自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发言人佩斯科夫说:「如果满足这四个条件,乌克兰战争将立即停止:停止军事行动,修改宪法以制定中立政策,」因此,基本上,乌克兰不能加入欧盟或北约。「承认克里米亚为俄罗斯领土。并承认两个分离地区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为独立领土。」师父,这些要求合理吗?)

连小孩子都能回答你。(是,师父。)什么?如果两个国家—一个大国进来压迫另一国,杀害他们的人民,轰炸他们的房屋和建筑,然后到处威胁。甚至不让他们外出,不让民众撤离,连无辜的民众撤离都不让,而且甚至轰炸他们。(是。)刚开始说:「好,你们能走,可以走。」然后在他们跑的时候轰炸他们。平民百姓,甚至不是军队或什么。手无寸铁的孩子们、妇女、老人。(对。)(是,师父。)

如果能够,大多数孩童、妇女和老人们都走了。有些老人走不了。所以妇女们甚至必须留下,把他们的孩子们单独送走。也许十岁或十一岁,走或跑六千英里长的路去另一个国家避难。(是,师父。)(难以置信,是。)因为有些老人动不了。(是的,师父。)他们有病在身或另有原因,所以母亲必须留下,并把孩子们单独送走。(是。)情况是如此。

并告诉其他国家,你们要放下你们的武器。要怎么做?他们忘了要求第五和第六条。第五条是红毯,只为欢迎强盗和恶霸们。而第六条是一面旗帜,说:「欢迎邪恶的强盗们—俄罗斯。」尤其是普丁。(是,师父。)「欢迎邪恶的普丁。」他们忘了要求这第五和第六条。

噢,难以置信。你看,我已经告诉过你,普丁会不断要求更多越来越荒谬的东西,(是的,的确。)如果西方或自由世界、欧盟或北约不做任何事情。因为他只是一直…这就是我们在中文所说的:「常胜而戟。」意思是:「因为你赢了,所以你继续前进。」(是的,噢,对。)首先,他拿下了克里米亚,然后搞乱其他两个地区,使之也成为俄罗斯,并就宣称独立。(是的。)

一个强盗怎么能进到屋内并索取东西呢?已经拿了很多东西了,还不满意,还命令家属做事情,做这个、做那个的。(是的,对,师父。)并且不能自卫,也不能做任何事情。甚至不能打电话给邻居,或报警。(是的。)所以,这是一场抢劫。(真正的抢劫。)这就是我们在悠乐(越南)所说的:「一边抢一边喊。」意指他们正在抢劫人,但同时也在大喊大叫,好像他们是受害者一样。(是,噢,天啊)这就是我们在悠乐(越南)所说。你可以看得很清楚。(是的,师父。)继续要求越来越多,还有更荒唐的事情,明明知道这些条件,它不会被满足。(是的,师父。)要求又有什么用呢?

他们在二○一四年就已经占领了克里米亚。(是的,师父。)而且没有人做任何事情,他们已经掌控了一切,为什么还要求得到认可?(是的。)什么…?另外两个地区仍然存在那里,它们从头至尾仍在那里。(是的,师父。)那为什么普丁说政府或泽伦斯基在压迫他们,用种族清洗来骚扰他们。若他们这样做了,这两个地区就该消失了,(是的。)已不复存在了。(是的,对,师父。)为什么他现在还要要求独立呢?(是的,师父。)原本这都是属于乌克兰的。(是,是这样的,师父。)

你进来了,你抢了东西,你还不高兴。(是的。)这就像强盗进来,告诉那些保卫家人的人们,还说:「你们都把刀子和你们那里所有的东西,或锅碗瓢盆都放下并扔了,(是的,天哪。)或者扫把。把它们都放下,跪在这里,这样我们就可以射杀你。」(是,师父,我的天啊。)(这很荒唐。)如果他们都放下了武器,那么就这样了,他们立即隶属于俄罗斯。(是的,是的,师父。)

什么停火,什么立即停止交战,做什么?(是的。)什么叫停战?当然,如果它属于俄罗斯,那么他们就会停止。(是的,对,师父。)但是乌克兰的人民,他们不喜欢俄罗斯,他们不愿意隶属俄罗斯。我是指,尤其是普丁,因为俄罗斯人民,他们不喜欢这样。就连军队,军方和他们的情报部门也不喜欢这样。这就是为何他们秘密地向乌克兰情报部门通风报信。这就是何以他们可以多次拯救他们的总统。(噢。)至少三次,免于被暗杀。(是。)否则,他们怎么会知道?(这倒是真的,是的。)这些杀手突击队,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他们可以随便杀人。但因乌克兰情报部门,他们听取了简报,他们得到了俄罗斯情报部门的简报。(真的。)懂了吗?(是的,师父。)没有人喜欢这个邪恶的人。(是的,确实。)

一开始,他都很安静,因为…实际上他已经有了所有这些邪恶的倾向。如果你回顾一下历史,他已经搞乱了多少个国家。(确实。)自从苏联解体后。我之前在最近几次会议上告诉过你。(是的,师父。)不只是第一次。(是的,师父。)而到目前为止,自由世界却对他视而不见。所以他只是习惯了。(对。)现在更是彻头彻尾的邪恶。(是的。)这是彻头彻尾的邪恶,因为机会来了。

你看,我们有大流行病,世界各地都有经济问题,而且也有大国之间彼此的纷争。(是的,师父。)而且非常忙,就像美国和中国有一些争吵。(是的,师父。)而且大家都很忙,疲劳又筋疲力尽。于是,他全力出击。(是的,师父。)像这样在光天化日下抢劫,直接大摇大摆走进去,毫无良心地杀害居民,甚至不假思索。人们已经在逃离到另一个国家去避难了。他们还在中途轰炸他们。(是的,师父。)而且甚至不是一次而已,是任何时候。(是,没错。)甚至他们已签署休战协议和停火协议,并承诺会做到各种约定。

「KCAL9 United States, Political Reporter Tom Wait(m):据报导,就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以西的一个油库发生了大规模爆炸,持续的轰炸击中了该国基础设施的关键部分,对平民目标的狂轰滥炸也在继续。发布这段视频的人说,这是一栋退休人员的公寓。但苦难仍在继续。这些孩子们是孤儿,其中卅三人被带到基辅附近一个小镇的地下室里躲避俄罗斯的炸弹。上周,俄罗斯的一次空袭袭击了该地区。在遭到重创的港口城市马里乌波尔,人们排队取水,因为那里的基本设施已被击毁。而俄罗斯一再违反允许人们撤离的停火协议。」

他们甚至还说:「好,若你们不喜欢这样,就去俄罗斯或白俄罗斯。」(疯了。)这样的要求,「那我们就不会轰炸你们。我们不会在你们逃跑时射杀你们。」当然了,去他们的国家,去找他们的爸爸。(是。)你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他们吗?(噢,天啊。)就像对待囚犯!(是,那是真的。)那么他们可能永远无法回去乌克兰了。(是,没错。)(是的,师父。)就像在俄罗斯或白俄罗斯的另一个集中营。

那是个敌人的国家,他们怎么会去那里?为了什么?(对,师父,是的,确实如此。)他们怎么能信任对方?(不,他们不能。)那会像是个集中营。然后把他们都关起来,把他们都锁在里面,然后把他们当作另一种武器来提要求。(是的,没错。)对自由世界或只对乌克兰提要求。(是,师父。)然后就让泽伦斯基总统束手无策,接着他会不知道该怎么办。(是的,师父。)

现在,他们一直在轰炸所有的平民区,无论是居民区或其他地方,杀害他们只是为了让泽伦斯基的政府和军队紧张不安。(是的,师父。)

所以普丁所说的或是叫同伙说的全是谎言。(是的,师父。)全是谎言,全都很邪恶。我感到非常恶心。真的,我很恶心。我无法相信他们是这么坏。一开始,他只是悄悄地在不同的地方做一点,有一些藉口。

而全世界都视而不见,现在他还在继续。(是的。)如果乌克兰不在了,无论如何他还是会继续,他永远不会停止。这次,若他赢得了乌克兰,就会得名满天下,然后他将继续下一个国家,不再仅仅是任一国家的小地区,但现在他会做得彻底。有藉口或没藉口,他不需要任何藉口。你可以看到这全是谎言。(是的,师父。)不需要任何藉口,只是胡说八道。我透过他看到所有的邪恶。恶心!我无法相信!(是,这是…)

我无法相信每个人都信任他,或只是在找藉口相信,这样他们就不必做任何事。全都是懦夫,这世界的大人物,他们只是坐在大位子上,却什么都不做。(是,师父,是的,确实如此,师父。)或者是他们害怕普丁,或者是他们什么都不想做。这都是邪恶,都是在支持邪恶。(是,是的,师父。)

若他们承认这三个地区,比如说这样,如果泽伦斯基总统承认了并签署协议,那已经是很大的失败了。(是。)起初,这一切都被默默接受了,因为他们不想要有战争和流血事件,所以他们就保持沈默。而现在若正式承认,那么整个国家都会恨他,会指责他叛国。(是的,师父。)即使他们不指责,俄罗斯或普丁也会制定一些策略,进去给泽伦斯基制造越来越多的麻烦,或者暗杀他。(是,师父。)然后控制乌克兰,然后它就变成了俄罗斯。

噢,天啊,多么邪恶!(确实。)噢,天啊,多么邪恶,多么邪恶。噢,这个家伙,普丁,他将进入最深的地狱,永远也出不来。(噢,是。)他死后再也不会看到太阳。(喔,噢。)而他不知道这一点。

还有其他问题吗?(是,师父。有撤离通道或人道主义绿色走廊为平民开放,但乌克兰人似乎并不想离开,为什么他们不想离开?师父。

因为我已经告诉你了,他们对平民进行轰炸,(噢,是,没错。)在平民逃跑的时候。(是。)因为那太容易了。整个队伍、整个车队都在行进,他们必须在邻国的边境进行检查。(是,对,师父。)那需要一些时间,而轰炸他们太容易了。(是,确实。)射杀他们。他们都集中在高速公路或他们正在使用的任何国道上。要杀他们不是更容易吗?(是,师父。)(是,更容易。)懦夫。(噢。)丑陋,邪恶。

天啊。杀那些已经在逃跑的人。(是的。)还说他是个柔道黑带。难怪他们取消了他的头衔,(噢,是,对。)他的许多寡头政治同伙也被拿掉头衔,因为那不是武术的精神。(不是,没错,不是的。)人们已经在逃了,人们已经跌落在地,你不该再打他们了。(不,不该,师父。)如果你的对手已经倒地,你就不打他们了。如果人们已经从你身边跑开,你就不要去追赶他们。那时你不利用他们的弱势杀死他们。(是的,师父。)那是柔道,那是跆拳道,那是空手道,无论什么武术门派,他们都教这个原则。(没错,是的,师父。)

但不幸的是,就像以前,很多武术学校和老师,有史以来,他们就这样教导,但总有一两个徒弟已经有邪恶倾向了。所以他们去学武术,只是为了杀戮,(是。)只是为了霸凌,就像现在的普丁一样。所以他们取消他的头衔,是件好事。(是,是的,师父。)

噢,天啊。人们很害怕。如果他们出去外面,无论如何都会被轰炸。(是的,没错。)所以他们认为待在家里可能更安全。希望,祈祷他们不会轰炸他们的房子。(是的。)(是的,师父。)或者他们也许可以到地下室去,这样对他们来说更安全。(是的,没错。)至少他们在自己家里,他们有食物等等。若在路上的话,像那样无遮盖,他们可以随时随地轰炸他们、杀死他们。(是的,的确。)

如此丑陋、邪恶。而西方却什么都不做。我对所谓的自由世界感到非常厌恶。这些大块头什么都不做。我感到很厌恶。这是他们的工作。(是的,的确,师父。)因此他们也会下地狱,因为他们不尽自己的职责,就好比是同谋一样。(是的,师父。)如果你看到邻居被殴打,孩子在你面前被杀害或是被殴打,而你却什么都不做,让强盗继续殴打和伤害他们,那就像你也是帮凶。(是的,师父。)帮凶。(是的,师父,的确。)至少有帮一半。(是的,师父。)没关系。他们都会下地狱。

所有这些大块头们,握有权力却不运用它来帮助邻居,他们全部都会下地狱。因为物质宇宙的法则就是这样。你处于某种地位,就必须履行你的职责。(噢,是。)(是的,师父。)若你是一名军人,有人去和你的国家开战,那么你就必须战斗。(是,对,师父,是,师父。)因为你在军队里,你应该保护自己的国家。(是的,师父。)(没错,师父。)你没有出去打仗和骚扰其他国家,而是保护你的国家人民,(是的,师父。)必要时也保护你的邻居。(是的,师父。)

所以乌克兰士兵做的是正确的事。他们会上天堂。即使他们必须杀死俄罗斯人。(噢,对。)他们在保护自己的人民。(是的,师父。)他们在尽忠职守。(是的,师父。)在这个物质世界中,你必须做好自己的工作。因此,我跟你们说过,所有这些恋童癖神父(牧师)也会下地狱。因为他们没有善尽自己的职责,他们本该是神父(牧师)。(对,师父,没错。)他们必须保护他们的信徒,在身体、情感、道德、精神和心理上。(是的,师父。)但是他们骚扰了这一切,违反了这一切。因此,无论如何,他们都得下地狱。即使上帝宽恕他们,他们也必须下地狱。(是的,师父。)

还有什么问题吗?[…](普丁在撤离通道上所做的事似乎确实很邪恶。红十字会说他甚至在路线上布雷。)

还有,是,道路上藏有许多地雷。(是的。)所以去那里的人,无论如何都会死。(是的,噢。)就连红十字会也知道这点。试想看看。(是的。)

他们也会杀害前来帮助乌克兰的红十字会人员或医务人员,他们还轰炸了一家医院,及儿童、幼儿园,和其他儿童病房之类的地方。(那是一间妇产科病房。)居然连那种病房也轰炸。(是的。)产科病房,你说对了。我听说了,我看到了。所以他们没有给人们留下一处安全的地方,即使他们只是平民。(是的,师父。)所以这真的很邪恶。

我不懂北约和自由世界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他们眼前。并不是他们不知道。(是的,师父。)就连红十字会也不得不这么说。而红十字会是中立的。他们只是来帮助,甚至不论是否是敌人。他们不在乎谁是敌人,谁不是敌人。他们也必须报告这件事。能够想像吗?想像他们视而不见,说他们并不知道?(是。)北约不知道这些?欧盟不知道这些?美国不知道这些吗?我的天啊。

(我想他们正试图启动刑事法庭并调查这个部分,关于轰炸产科病房和类似事件。)他们只从小处着手。(是。)

在难民撤离路线上埋藏地雷怎么样,然后说:「噢,可以走那条路。我们为你开放它,这是条让你逃跑的走廊。」(是的,师父。)然后现在人们甚至不敢移民出去了。(是。)连跑都不敢跑了。这样让他们到处轰炸,(是,对,师父。)这样他们就可以屠杀整个国家。

「CBS Evening News Mar.8, 2022, CBS Evening News Anchor Norah O’Donnell(f):今晚,乌克兰的战争进入了一个残酷的新阶段,因为俄罗斯似乎正在瞄准试图逃离乌克兰的平民。对人们正在撤离地区的空前炮击引发了恐惧和愤怒。双方正在进行谈判,但进展甚微。与此同时,随着数百万人逃离家园,希望逃离暴力,人道主义危机正日益加剧,每小时逐步增加。

Senior Foreign Correspondent Charlie D'Agata(m):像马里乌波尔这样的城市被围困,那里居民在两次停火协议被打破后无法逃离。一名男子抱着他十八个月大的儿子冲进急诊室,但医生无法挽救他。他的母亲亲吻她的宝贝儿子与之告别。《纽约时报》捕捉到了对试图逃离首都外的伊尔平城市民众的野蛮袭击。一位母亲和她的孩子陈尸街头。故意以平民为目标或向他们开火,完全无视人命。这一事件激怒了乌克兰总统弗拉迪米尔·泽伦斯基。『我们不会原谅,』他说:『我们不会忘记。』」

这个普丁,他很邪恶,是邪恶中最邪恶的。而这个世界却让他逍遥法外。

我在等待。我在等他们真正做点什么,否则没有人能把他们从地狱救出来。他们也会和普丁一起永远待在那里。当然也可能在不同的牢房,但地狱永远不会宽贷。(是的,师父。)因他们只是尽己之职。(是。)就像若你已在监狱里了,监狱长会把门锁上,做所有他们该做的事。(是。)没有人可以进去帮助他们,没有人可以进入监狱,就好比在地狱里一样。就像那样。[…]

真的,你怎能进去抢劫别人的房子,然后要求其他所有一切。(太可怕了。)你这是强盗。(是,这真难以想像。)然后你变得像屋子里的老大一样。他们怎能没有一点羞耻?俄罗斯人怎么能忍受这种邪恶的独裁者?俄罗斯人民如何能容忍呢?他们怎么可能原谅他呢?(是,确实。)我只是真的很希望俄罗斯人民不必在整个宇宙的目光中遭受这种坏名声。然后甚至他们也要和他一起受共业的惩罚。(是,师父。)因为俄罗斯人民是无辜的。(是。)

他对他们隐瞒了真相,不告诉他们任何事。仅仅是「一次特别行动」。(是,确实。)(是。)我的天哪!如果这是一个好的事业,他会自豪地告诉所有同胞。(是,师父,当然。)如果一个没有自豪感的人,对他本国的公民隐瞒真相,那你一定知道这不是好事。(是。)你一定知道这是某种邪恶的意图。(一定的。)(是。)某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犯罪活动。(是,师父。)如果师出有名,他就会在电视、收音机和报纸上到处自豪地宣告。(是,师父。)且让他的整个国家支持他,支持他的崇高理想。可是他却隐瞒了,这说明他是个恐怖的人!(是,对。)邪恶。

我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世界都不说这一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必须像这样解释。我希望我的解释能够帮助,我是说,不是帮助普丁,而是帮助那些肌肉男们收起他们的懦弱,有一些羞耻心。然后做些什么去帮助他们的邻居,并且帮助俄罗斯人民洗刷他们的名声,找回他们作为一个伟大国家的公民的荣耀。普丁是一个威胁、作恶者、一个麻烦制造者、玷污他国家公民荣誉的人。(是,师父。)没有人有足够的勇气来对付这种恶行。(是,看上去是这样。)整个世界。(是,师父。)每人都只是做一点而已。(是,师父。)

甚至一位爱尔兰卡车司机,我在新闻里看到他开着一辆卡车穿过俄罗斯大使馆的大门。(噢,哇。)而当然警方逮捕了他。整个国家都做不了什么,只有那位卡车司机尝试去做了。(是,确实,师父。)只是至少为表达一些东西,(是。)为了表示抗议,(是。)不满。而他们逮捕了他。他说:「我尽了一己之力。」意思是他做了他能做的。(是,师父。)只是一丁点。

即使只是一名卡车司机都如此勇敢,(是。)如此有正义感。可是整个国家,那些大人物都是懦夫。(是。)而许多国家领袖们也全都是懦夫。我再三这样说,懦夫!懦夫!懦夫!所有这些人都拥有庞大的军队和权力,却没做任何来帮助乌克兰。[…]

我认为也许美国…我已经告诉过你们,这个政权,这个帮派,白宫帮,也是邪恶的。无论是谁支持拜登,同意他的观点。而他们只是试图阻挠,他们不仅不帮忙,还阻碍其他试着去帮助乌克兰的国家。(确实,师父。)而美国应该是北约的领袖,(是。)也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领袖,却只是什么都不做,还甚至阻止其他人帮忙。(是,师父。)你不仅不帮你的邻居,还让强盗和坏人殴打你的邻居,你邻居的孩子们和太太,以及所有等等,你甚至阻止所有的邻居来帮助那位受害者。(是,师父。)你不仅是个懦夫—邪恶到不去帮助—你还阻止所有邻居去帮!你们看出这一点了吗?(是,看出了。)你们看出魔鬼们在一起工作了吗?(是,师父。)现在你们相不相信我?(是,我们相信,师父。)否则,如何解释这一切?

波兰,是附近的国家,就在隔壁。(是。)他想帮助他的邻居,这很正常。如果我是一位波兰公民或政府,我就会去帮忙。我不会问美国。(对。)美国是另一个国家,它不是你的老板。(是。)而且即使你的老板错了,你也有权利去反抗,你必须做正确的事。(是,师父。)如果有人进入你的公司,或你邻居的家,并殴打他们,还夺走他们的东西,对他们做荒谬的事、邪恶的事,而你的老板却阻止你;就像你们在同一家公司,然后有人来打你的同事,等等之类的,而你想要来保护你的同事—你就去做了。你不会管你的老板说什么。(对,师父。是,会去做,师父,我们会。)如果你的老板太邪恶、太愚蠢并且太懦弱,不敢去反对这些强盗或恶霸们,而你想去做,你就去做。你不必听你老板的。(是,师父。)你的老板会对你做什么?什么?惩罚你?噢,天哪。

保佑你,波兰。愿上帝看到你的好意,并且相应地奖赏你和你的公民。

乌克兰的这些人,例如那些保护自己的人民、牺牲自己的生命、冒着生命危险的士兵,他们都会去天堂。当然,并非很高的天堂,但在一段时间内他们会去天堂。(太棒了,是的,师父。)不像永远,但他们会去天堂,然后他们会继续以良好的状态重生为人,并受到保护。(噢,很好,哇。)然后他们会提升他们的灵性等级,他们可能在来世会遇到一位明师或一位开悟的人,将他们带到更高的境界,(噢。)在来世。(太好了,很高兴听到。)因为他们为他人牺牲。(是的,是的,师父。)

许多去过或将去乌克兰提供帮助的外国人也是如此。(是的。)因为他们无法忍受这种不公正和欺凌,他们也将去天堂。(噢,很好,太好了。)(是,师父,高兴听到。)即使天堂的律法不接纳他们上去,我也会确保他们会。(是的,师父。)是的,甚至以我为代价。

我跟你们说话,向你们和世界解释事情,无论如何,我也已经付出了代价。(是的,师父,明白。)不仅仅是我宝贵的时间,还有业力。(是的,师父。)我受到了惩罚。(噢,喔。)是的,不过我可以忍受,没关系的,我不介意。(我们希望您平安。)我不会介意的。(我们为师父祈祷。)无论我的情况好不好,我都会去做。(是的,师父。)我做事情不是为了让自己没事。我已经知道我不会好的,我将受到惩罚,即使我还活着已经受了,更不要说以后了。(噢,我的天啊。)肉体上的,还有其他东西。没关系,我是个大女孩。

(我们希望天堂能永远保护师父。)谢谢你,谢谢你。是的,他们在保护我。(为您真正的勇敢。)他们在做,他们做到了。但是,他们仍然不能完全地保护我。我仍然需要承担业力。(是,师父,好,师父。)我并不喜欢谈论所有这些事情,反正它让我感到厌恶。如果我不谈这些,若我不告诉你们这些真相,我就会厌恶自己。这比每天对我施加的所有惩罚都要糟糕。[…]

噢,亲爱的上帝。好吧,亲爱的。你不必相信我普丁是邪恶的,或者他的帮派是邪恶的。你可以看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正是,师父,这很清楚,很明显,他是彻头彻尾的邪恶。)是的,绝对。(完全地,绝对地,彻头彻尾,毫无疑问的。)是的。(他的行为,他的话语,他的谎言。)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心态。(是的,师父。)我告诉过你,他甚至不只是一般的邪恶,从事间谍活动,用专门的技术策略做事情,(是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战术等等。太恶心,我感到恶心。[…]

Host:最仁慈的师父,我们被您的勇敢立场深深感动,您为脆弱却又勇敢的乌克兰民族发声。我们祈祷世界各国政府紧急采取一切必要行动,在乌克兰人急需的绝境中,拯救他们宝贵的生命,从而避免自己的灵魂在来世招致严重的后果。愿满怀爱心的师父在所有天堂保护者的爱心帮助下,永远处于最安全和最健康的状态。

欲了解清海无上师对乌克兰局势的完整探讨,请锁定师徒之间节目,于二○二二年三月十六日周三,收看这场会议的完整开示内容。

另外,为供参考请查阅先前相关的插播新闻和师徒之间会议,如:

插播新闻:

唤醒我们内在上帝力量所需的成分

创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清海无上师对于当前乌克兰紧张局势的看法

世界让乌克兰独自战斗

师徒之间节目:

清海无上师大无畏的济世工作

人民需要真诚、坚强与明智的领导人

女性必须受到保护和尊重

总统应保护人民生命

复仇永远不会带来和平

真正的圣战

真正的慈悲和道德标准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

世界各国政府必须与乌克兰站在一起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6-15
61 次观看
2024-06-14
747 次观看
2024-06-13
9018 次观看
2024-06-13
834 次观看
31:14

焦点新闻

2024-06-13   74 次观看
2024-06-13
74 次观看
16:49
2024-06-13
71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