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世界各国政府必须与乌克兰站在一起 2022.03.06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Host:值此世界的关键性时刻,我们最挚爱的清海无上师再次与无上师电视台团队成员交谈,阐明乌克兰战争的情况,同时也回答了团队提出的相关问题。

(北约拒绝了泽伦斯基总统提出的在乌克兰领空设立禁航区的要求,而北约的藉口是这会引发战争。这是个好理由吗?师父。)

设立禁航区是必要的,以拯救生命,俄罗斯人的生命与乌克兰人的生命。

已经有战争了,所以不是,不是个好理由。(是,师父,明白了。)首先,他们也拒绝了乌克兰加入北约,因为他们担心俄罗斯用这个藉口与乌克兰开战。但他们拒绝了,俄罗斯知道这一点,但仍然向乌克兰开战。(对,师父。没错。)

所以现在他们说如果下令设禁航区,他们担心会发生核战争。(是,没错。)(是,师父。)也许他们再等下次,直到核战争已经开始了,然后我不知道他们还会有什么其他藉口。(对,师父。)(确实是,师父。)

因为俄罗斯谁都不尊重。(是的,师父。)不尊重北约。北约已经说了:「好,我们不让乌克兰作为我们的成员,」所以那应该已经让俄罗斯满意了。(是的,师父。)因为那是一开始。那只是藉口,他们想入侵。他们说如果阻止乌克兰加入北约,他们不想让乌克兰加入。他们说若乌克兰加入北约,那就会有麻烦。他们会发动战争。现在他们已经做了,而北约仍不承认乌克兰。(是的,师父。)现在乌克兰仅要求设立禁航区,而北约又拒绝了。

我不知道在北约组织里有没有谁有勇气。很遗憾。也许这就是为何川普不想与他们继续保持关系。(噢。)是的!因为事实上,北约得到了很多钱。(是的。)大笔钱进入欧洲,然后欧洲用这些钱从俄罗斯购买石油或天然气之类的东西。(噢。)

「Media report from Washington Post – July 11, 2018 President Trump:好吧,我必须说,当德国与俄罗斯达成大规模石油和天然气的交易时,我认为这很可悲,本应防范俄罗斯才对,而德国却出去每年向俄罗斯支付数十亿美元。于是,我们保护德国,保护法国,保护所有这些国家,然后许多国家却出去与俄罗斯达成管道交易,向俄罗斯国库支付数十亿美元。我们本应保护你们不受俄罗斯的侵害,但你们为何要向俄罗斯支付数十亿美元来买能源。为何北约国家,即德国有大比例的能源需求是支付给俄罗斯,并由俄罗斯负责处理。」

所以,这一切有什么用呢?(噢,没用。)他觉得这没有意义,不合逻辑。(是的。)

所以你现在能看到,北约,你甚至不能信任他们。北约拒绝了乌克兰,欧盟拒绝了乌克兰,美国袖手旁观。因此,乌克兰孤军奋战,或独自灭亡。

说到好邻居,爱你的邻居之类的。(是,师父。)他们找了个藉口说,若他们下令设立禁航区,就意味着他们可能会在欧洲引发核战争。(是的,师父。)但只是可能。因为俄罗斯也会害怕北约和世界以及拥核的许多国家。(对,确实如此。)如果所有的国家加起来,甚至可能比俄罗斯拥有的更多。(是的。)(是的,师父。)因为俄罗斯是一个国家,而在很多其他国家,他们有很多核武器,甚至包括印度。(是的,师父。)

所以,他们首先拒绝了乌克兰,因为他们说俄罗斯会找藉口与乌克兰开战,俄罗斯已经这么做了。而他们仍不接受乌克兰,现在又找了个藉口说这样可能引发核战争。于是,他们又拒绝了乌克兰。可能他们会等到核战争到来。(是的,师父。)而到了那个时候,可能就来不及反应了。(是的,师父。)也许他们已经死了。

因为,你可以看到俄罗斯,普丁做事总是出其不意。(噢。是的。)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要和乌克兰开战。尽管他已经在边境附近集结了一支军队。(是的,师父。)与此同时,他一直说:「不,我们不谈这个,」他甚至告诉他的间谍头子:「噢,我们不谈论与乌克兰的冲突。」诸如此类的话。而且他也没有告诉其他人。他甚至没有告知他的人民。甚至连军队都直到大概最后一刻才知道。

所以,我告诉你,这就是为何川普不想继续保持与他们的关系。(噢。)看得出来。(是的,师父。)也许川普更有远见。他比其他政治人物领先太多步,(噢。是的,师父。)在美利坚合众国。

我不知道,北约—他们在那里干什么?我不知道。而联合国—我不知道他们在那里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欧盟—他们为什么在那里?还有美国,美国政府—我也不知道他们在那里都在做什么。(是,师父。)只是坐在那里,吞食税金,身居高位,所以可以大声说话,说大话。(是的,师父。)整天浪费时间,浪费金钱。

啊,天啊。可怜的川普,他和这种团体合不来。(是的,师父。)

而英国,很久以前,他们侵略了很多国家。现在,他们不再那么做了,其他人入侵他们的邻居,他们却不想帮忙。但英国国防大臣也反对设立禁航区,对吗?(是的,师父。)[…]

现在知道了。(是的,师父。)真的,患难之交才是真朋友。在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朋友。现在他们看到乌克兰比较弱,也没有提供很多东西给他们,更何况对抗俄罗斯,反而他们都跟俄罗斯同行!这难道不是一种耻辱吗?(是,师父。)怎么能和霸凌者站一起,还帮他欺凌弱小呢?!(没错。)无论如何,这真的很懦弱,抱歉。不,我不抱歉。真的就是这样。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世界上所有的大人物。(是的,师父。)你已经明白我说的话了。(是,师父。)[…]

这与任何国家的大小无关。这是原则问题。北约的原则。欧盟的原则。自由世界的原则—你应该保护脆弱而温顺的人,尤其是当他们拥有与你所坚持如此崇高的原则相同时。(是的,师父。)自由的原则。公平的原则。这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他们所坚持的自由世界的座右铭。

北约也是如此,他们联合起来是因为他们想拥有一个联合实体的力量。(是的。)所以,只为保护他们的自由,每个国家的主权。于是他们联合起来,这样别人就不敢攻击他们,因为他们很强大。团结就是力量。(是的。)

乌克兰人现在也正在为同样的信念而战,而他们却视而不见。他们不仅无视乌克兰,还无视他们自己高度重视的宝贵的原则。(是的,师父。)就好像他们说一套做一套一样。(是的。)乌克兰不是北约成员国。他们已经拒绝了他,因为害怕俄罗斯。多么可耻啊!然后现在他们拒绝以最好的方式帮助乌克兰。

所以,现在看来他们为俄罗斯打开了大门,让它长驱直入。打开天空,告诉俄罗斯来轰炸这些弱者。(是的,师父。)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捍卫,你就进去吧,天啊。(是,师父。)噢,天哪。你能看到这画面吗?(是的,非常清楚。)多么无耻!(是的。)

如果邻居不是你的家人,当然,但如果他不是坏人,而他有麻烦,你难道不帮忙吗?(是的,师父。)因为你可以,而不只是因为你不能。(是的,师父。)因为你可以。(是的。)而你只是站在那里算计,我将得到什么?若我帮助这个邻居,那个恶霸以后是否也会想办法打我?

不!你不是只有一个邻居,你有很多邻居;整个国际社会也在拒绝俄罗斯。但也许只是在口头上和一些小行动中。(是的,师父。)你不是只有一个邻居,所以你为什么担心恶霸会来打你。你只要召集所有的邻居,一起帮助那个弱者,他就能活着。(是,师父。)然后把那个恶霸赶走。(是的,完全正确。)或者把他放到他所属之地,比如监狱什么的。报警。

将普丁送入海牙,国际刑事法庭,他属于那里。类似这样。但并非如此。只是袖手旁观,看着人们正在濒临死亡,儿童正在受苦,数百万人不得不逃跑,离开他们的家园,离开他们的丈夫、妻子、所有一切。以及他们一生的劳动成果。他们的房子和他们的安全。进入另一个国家,乞求保障和安全,就如同乞丐。(是,师父。)也扼杀了他们的尊严。帮助俄罗斯来做这件事。如此不要脸!(是,的确是,师父。)他们没有任何羞耻心吗?他们是男人吗?还是只是一些娘娘腔?

所以,政府什么都不想做,但一些退伍军人,甚至在美国,他们也进入乌克兰加入战斗,因为他们明白这个道理。(是的,师父。)

而那些大人物们,高高在上,用税款来换取自己的舒适和安全,不想做任何事情。噢,真丢人!多么可耻。(是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些人将去哪里。我不认为任何天堂会接受他们。尽管天堂的原则是不杀生,但也不能让其他人杀害他人。不是吗?(确实如此,师父。)(是的,师父。)他们不用打仗,他们只需出声恫吓。[…]

所以乌克兰人,他们不应该陷入这场可怕的战争,若世界早些做出反应。(是的。)若他们早一点出声恫吓。(是的,师父。)正如我告诉你,他们也可部署一排军队,比普丁更大的军队—因为他们比普丁的国家更多—也是在乌克兰的边境上。只是为了恫吓。(是。)预防。如此,俄罗斯将三思而行,如果他们想入侵乌克兰。

他们无所作为,什么都没做。让所有的一切都为俄罗斯的到来敞开大门,彷佛已经用一张邀请卡在邀请他们一样。明白了?(是,正是如此。)(是的,师父。)

北约、欧盟和全世界的不行动也在充当帮凶,(是的。)与俄罗斯一起杀害乌克兰人民。[…]

天啊,他们不知道。他们也会下地狱。因为他们并没有做任何好事。他们只是在索取,而不是给予。(是的,师父。)一样。与同谋一样。和侵略者一样。嗯,比较少,少一点,当然了。但当你无所作为,这意味着你也在帮助侵略者。(是的,师父。)当你可以,但你没做。(是的。)如果你不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你拥有一切。你甚至有自己的核武。那么,为何对方能吓到你,而你却不能吓唬他?(是。)

而且你们的人口更多。你们更大,有很多盟友与你们同在。那么我就不明白了,(是的,师父。)除了不尊重。我无法尊重这种所谓的绅士;没用的,一无是处。一无是处的人。难怪川普远离他们。他知道。(是的。)他闻到了。(是。)只是个虚有其名的组织,但没做什么真正的好事。好吧。[…]

噢,这意味着他们同意。他们只是让普丁为所欲为。并非俄罗斯。我们甚至不能说俄罗斯,(是的。)因为俄罗斯人民一无所知。(是的,确实如此。)也许直到现在,他们知道的甚至更少。他们只说是特别行动:「按计画顺利进行。」(是的,师父。)利用这一切谎言。

天啊,可怜的俄罗斯人。若有一天世界终于醒悟了,觉得受够了,并轰炸了俄罗斯,那么我真为俄罗斯人感到难过。这并非他们的错。(是的,师父。)这是普丁和他的帮派利用俄罗斯人民的信任,用他们的钱,对他们无辜的邻居,对较弱的邻居发动战争,邻居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们的事情。

我真心希望世界醒悟过来。天哪。我已经够努力工作。这是他们的工作。(是。)这是他们应该做的工作。(的确,师父。)但是他们不愿意做任何事,因为这些恶魔高居其位。没关系。我们只能怪这个世界的业力。

但是,我还是对乌克兰人,我还是感到很抱歉,因为他们非常高尚的精神。他们不只是普通民族。他们的精神非常高尚。他们真的不担心他们自身安全,而是关心他们人民的安全和他们国家的安全。我真的为此向他们致敬。

我真为欧盟、北约、美国感到羞愧不已。我不会为此道歉。永远不会。[…]

我回答完全了吗?(是,师父。谢谢您,师父。)

还有问题吗?(有的,师父。普丁说他要消灭在乌克兰的纳粹,他还安排了一个车臣杀手小组企图暗杀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幸运的是,此行动失败了。乌克兰人真的是纳粹吗?师父?

是,是呀,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选出一名犹太总统。很明显,不是吗?(很明显。他是犹太人。)很好的笑话,很好的笑话。(的确。非常好的笑话。)

天哪,现在我认为普丁甚至在政治舞台上并未受过教育?他不仅在武术原则上没有受过教育,他没有受过道德标准教育,他没有受过尊重所有国际社会领导人的教育,他甚至没有受过关于历史的教育。噢,请把他送回幼儿园吧。(是,师父。希望我们可以。)是。希望他从头好好学习。

泽伦斯基是犹太人。而且他以七成优势压倒性获胜。[…]泽伦斯基是个「纳粹」,所以他们想暗杀他。甚至用这么小的犯罪的手段,比如窥探某人的位置,悄悄地把他杀了。暗杀。(是的,师父。)甚至连赤裸裸的战争都不够好。放过我吧。天啊。犹太纳粹?!噢,是的。噢,肯定。你知道犹太人如何与纳粹份子相处得很好。对吗?(对的,师父。)六百万名犹太人死于纳粹之手。而现在一个犹太人总统,他就是个纳粹分子。(是的,师父。)

噢!世界是个笑话,还是什么?而大家都听信这个?什么都不做?(真是太荒谬了,他所说的。)荒谬至极!他们吃得太多,酒喝得太多了,他们就是昏昏欲睡,每时每刻,他们什么都不想做。

还有其他问题吗?(是的,师父。为什么川普曾对俄罗斯那么友好?

以前是的。现在不了。现在他在谴责乌克兰战争,最近的事。(是,师父。)总之,那是以前,当然了,以前,他是爱好和平的人。所以,只要谁不制造麻烦,他就和谁成为朋友。(明白了,师父。)就像某位美国总统曾说:「我透过与敌人交友来消灭他们。」(是的,师父。)

此外,在当时,俄罗斯极不占主导之位,(是的。)非常安静,(是。)无论怎样都「可以」。所以,他眼中的俄罗斯没很强大,也没侵略性。[…](是,师父。)而且俄罗斯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噢,是。)

噢,又是多么好的选择。好吧。另一个「好选择」。我是讽刺的意思。抱歉。别批评我就像川普,当他说到俄罗斯的时候。(是,师父。)就像之前我说过:「噢,犹太人和纳粹很友好地在一起。」我的意思正相反。你知道的,对吗?(对,师父。明白。)[…]

他与俄罗斯交好,因为没有理由不交好。(对。)而俄罗斯和美国在一起,他和任何对美国无害之人做朋友。(是,师父。懂。)这样他的国家会更强大,有更多的盟友,和其他一些对美国不利的国家形成对比。比如,假设像中国那样。(是的,师父。)

现在新一届的政府得罪了俄罗斯,所以,现在俄罗斯和中国在一起了。(对。)如果中国与美国对立,那就意味着美国失去了一个重大盟友。(对,师父。)(是的,师父。)

所以,川普总统不想这样,他预见到了这一点。(是的,师父。)他比美国的其他政治人物甚至那些追随他的人都要领先很多很多。(明白了。是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有利美国,当然,反过来也有利于世界。(是的,师父。)这就是唯一的原因,我没看到他与俄罗斯交好的其他原因。他不是你的敌人,所以他是你的朋友。这难道不合逻辑吗?(是,师父。合逻辑。)是的,而且他只是想多一个盟友。一个重要盟友,(确实是。)对抗所谓的敌人。无论敌人是谁。如果你有更多朋友,总比有更多敌人要好,不是吗?(是,师父。确实。)

而现在看来,美国有更多敌人了。你知道的,中国和俄罗斯在一起。两个强大的国家。(是的,师父。)大国。(是的。)[…]

(西方在帮助乌克兰方面犹豫不决。是不是因为乌克兰是一个小国家?这样想对吗?师父。)

有可能是的。(噢,噢。)就是这样,不是吗?他们宁可牺牲乌克兰,为了他们认为。(明白了。)对他们自己有利的,或避免核战争之类的。

但为什么世界应该担心普丁拥有核武器呢?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有。(是的,师父。)应该是普丁害怕他们,而不是相反。(对,师父。)

噢,天啊。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只是吃下税金,然后他们的脊梁骨变得太软。软骨头。(是的。)

当然,没人想要战争。(是,师父。)除了普丁,但如果有人打你,你必须防卫。不是吗?(是,师父。)或者如果有人威胁说他要打你,那你就得准备。(是的。)来保护你自己。(是的。)噢,天啊。他们完全弄错。当他们不该发动战争时,他们发动战争。当他们应该自我防卫对抗战争时,他们却不愿意这么做。(是的,师父。)

天啊。现在已经有一百万来自乌克兰的难民了。他们宁愿养着他们,像对乞丐一样,也不愿帮助他们自立,维护他们的尊严和主权。我再也不懂这个世界了。好吧,我从来没懂过,但现在我更不懂了。(是,师父。)

他们只是想找藉口,很简单。但他们不知道,如果俄罗斯占领了乌克兰,他们也将不安全。(确实是。)既然俄罗斯已经违背了承诺,北约已经不想接受乌克兰成为成员,那俄罗斯就应该离开,回家去。(是的。)他没有。他变得更大,因为普丁看到世界很软弱。(是的。)我是说北约很软弱。所以,他没有后退。甚至北约已经遵守了他们的承诺,不纳入乌克兰。(是的。)那么他们怎么能相信,如果他们不接纳乌克兰,普丁就不会对他们使用核武器呢?(是。)他们怎么能相信普丁呢?(是的,师父。)

他随时说任何他想说的,甚至说泽伦斯基是纳粹。(是的。)他是个犹太人。大家都知道这一点。(是的,师父。)而且人们喜欢他。现在他已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是,师父。)不管犹太人与否,他都保卫了自己的国家。(是。)和他的小军队,像那样一起孤军奋战。噢,天啊。

如果你对这回答满意,而且还有其他问题,请告诉我。(是的,师父。)

(关于俄罗斯从乌克兰夺走的三个地区,即克里米亚、顿涅茨克及卢甘斯克的分离地区—顿巴斯地区,师父,对于这些地区最好的做法是什么?)

它们属于乌克兰。因此,它们应该被归还给乌克兰,不容置疑。(是。是的,师父。)它们曾经是乌克兰的,那就顺其自然。(对,师父。)(是的,师父。)它们曾经是乌克兰的,而且一直是乌克兰的,直到俄罗斯入侵并夺走克里米亚,(是的,师父。)那时全世界都袖手旁观。而现在他们又在旁观了。他们也袖手旁观两个之后被占领的地区。现在他们看着俄罗斯正进一步蚕食着进入乌克兰,(是,师父。)整个国家。(噢。)各式各样的藉口。

根据新闻上的地图,他们现在正向基辅挺进。(是。是的,师父。)他们现在占领基辅附近更多地区。并非附近,而是最相近。(是,师父。)他们正在前进。(噢。)而全世界就只是袖手旁观,夸夸其谈,找着藉口。蹩脚的藉口、无耻的藉口。所有这些英雄、大人物、将军们,诸如此类。

但我听到一些其他消息。一些两党组成的众议院团体,他们将尽可能地调查乌克兰战争,亲眼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噢。是。)他们非常勇敢。两党联立。不只一个政党。(是,师父。)所以,我喜欢看到这条新闻。但我想知道,他们是否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乌克兰,因为乌克兰已在战争状态。俄罗斯已经在其境内了。(是的,师父。)而且已经离基辅这么近。

噢,天啊。他们已经占领了一些,也许一、两个其他地区,战略上的,(是的。)有利于他们的入侵。很容易闯进去,已经采取行动之类的。几乎已经被包围了。(是的,师父。)所以,只有在遥远的另一个角落的一些地区仍然未受俄罗斯控制。所以,人们从那里逃亡。

而你甚至不能信任普丁。因为他们已经签署了一份停火协议,甚至是停战协议。然后,为人道主义援助及难民开放一条通道,(是的,是的。)让他们走出去。但后来,他们向他们开枪。(噢。)他们射击或轰炸他们。所以,难民的流动现在必须停止。(是的。)[…]

每个国家都在反对俄罗斯。他们正采取一些行动。比如,禁止俄罗斯航空、飞机,并没收他们的游艇或他们所能做的任何事。(是的,师父。)但只在这些小小的部分,就像隔着袜子抓痒一样。(是。)对于搔痒,就只是在袜子外面抓痒一样。

但似乎魔鬼已经掌控了局势,所以把大家搞得头昏脑胀等等。他们不明白。或者他们不听,或者他们很害怕,不管怎样。

看来他们被下了魔咒。(噢,对。)(是的,师父。)因为以前他们都会参与,并早就把俄罗斯赶出那个国家了。就像他们上次那样,在上一次的欧洲冲突。(是,师父。)非常迅速。也许在一个月内。(哇。)或者差不多一个月,他们就把(斯洛波丹·米洛塞维奇)赶出去了。例如像这样,战争就马上结束了。我在欧洲结束巡回演讲的那天晚上,就是他们签署和平协议的那一天,(哇。)(是的,师父。)终结了战争,结束了,如此之快。(是的。)

而现在,每个人,只坐在那里,剔牙什么的。没有做什么。不愿意帮忙。他们被下了魔咒之类的。(是的,师父。)所有恶魔都占了上风。[…]

说吧,还有什么吗?(是的,师父。在俄罗斯,政府告诉人民说:「在乌克兰的行动是一次特殊的军事行动。」而俄罗斯人民不能使用脸书等社交媒体,也不能搜索「战争」这个词,俄罗斯媒体也不能报导在乌克兰的细节。俄罗斯人民似乎不知道乌克兰正在发生什么。师父,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因为普丁会监禁他们,关闭他们的报纸或媒体。他不想让俄罗斯的任何人知道。(对,师父。)而所有在俄罗斯的CNN、BBC或任何新闻机构,他们都在打包走人。(噢,对,师父。)他们说,还有现在甚至有新的法令。他们会监禁他们。(噢,天哪。)他们已经监禁了一些。(是的,师父。)他们自己的人,或外国人。然后,他们让所有人禁言。(是的,师父。)

普丁不想让人民知道他正积极杀害乌克兰人并入侵乌克兰。因为他知道,这场战争是非法的。(对,师父。)而且这场战争是不道德的。所以,如果人们事先知道,他们会阻止他。他们会去抗议,他们现在正在这样做,即使他把他们关进监狱。(是的。)俄罗斯已有数千人因抗议乌克兰战争而入狱。(是的,师父。)所有的报纸都只报导他想让他们报导的东西。那些国际记者正在打包行李。他们说,因为我们的工作人员,我们员工的安全是第一考量,是最优先的。所以他们叫他们离开。这就是他不想让人们知道的原因。他偷偷摸摸地、鬼鬼祟祟地做了这一切。(是的,师父。)

他们甚至不让国际社会知道他要入侵乌克兰,直到他们已经攻进去了。几乎是如此。(是的,师父。)知道又有什么用,反正国际社会在那之前也没有采取什么行动。他们早就知道了。他们可以看得出来。他在乌克兰边境集结军队。若你不想入侵的话,何必这么做?(是,师父。)

然后,发出一些威胁,说这说那。所以人们认为:「俄罗斯。普丁只是在威胁。」他们只是利用边境布防的阵列来威胁人。(是的,师父。)不会入侵。不会打仗。然后在大家都没预期时,就攻进去了。就像这样。或许他们并不想介入,他们只是在观望之类的。光从他们现在的反应,举例来说,从欧盟、北约和美国的反应来看,他们似乎并不想介入。(对,师父。)他们明明知道,但他们却不想采取任何行动,一如我之前告诉你们的。找各式各样的藉口。

所以现在很多俄罗斯人也感到很震惊。他们说自己不知道这些。(是的。)然后他们走上街头抗议。成千上万的人。非常多。普丁把他们全都关起来。然后他们再次上街头,不同的团体等等。甚至所有俄罗斯精英的孩子们也都站出来,以某种方式抗议战争。反对在乌克兰的战争。(是的,师父。)

而普丁许多最亲近的盟友,现在也抛弃了他。(噢,哇。)(那很好。)抛弃了他,抛弃了俄罗斯。这对俄罗斯很不利。我认为他们不应该因为普丁而与俄罗斯闹翻,现在俄罗斯人民在经济上很受苦。(是的,的确。)(对,师父。是的。)

许多企业关闭很多东西,拒绝往来。(是的。)甚至航空公司等等。所以现在我不晓得俄罗斯打算做什么。只有国内飞机继续营运。国际航班现在都停了。(是。)例如像那样。就连土耳其也关闭了水路,所以俄罗斯无法进入那里。但他们早已有一些航道,俄罗斯在克里米亚早已备好这些海军、船只等等的军备。因为他们那里也有水道。(是的,师父。)而且我认为普丁早已准备好一些。

而现在,如果北约不设立禁航区的话,那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乌克兰的问题。北约说,若他们设立了禁航区,如果俄罗斯飞机进来,北约将不得不击落。(噢。)但他们还没飞进来。(对,师父。)若你有个禁航区,他们可能就不想进来,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会被轰炸,他们会死亡。(是的。对,师父。)飞机是很昂贵的,会被击落。所以,飞进去也没用。那么,他们何不使用所能使用的任何手段(是!)来帮忙平息战争。因为若你持续一再让步,那么你永远不知道俄罗斯会不会动用核武。就像无论如何他都要入侵乌克兰一样,即使他没有任何理由,(是。)(是的。没错,师父。)没有任何合逻辑的,真正的理由。[…]所以,这都是胡说八道。美国人会说这都是胡扯。

有其他问题吗?[…](有,师父。乌克兰士兵不是灵性修行人,他们也不是纯素者。)对。(他们只是在为国而战。所以,为什么师父说他们高尚且值得呢?)

他们确实是。因为他们为他人牺牲的精神非常坚强。若一个小学生学习很好,那么,你也要给他最好的证书。(是。确实,师父。)而且祝贺他、赞叹她,说:「真棒!」(确实是。)不会拿他和高中毕业生相比较。(是,确实。)他是一个小学生。他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做到了最好。他勤奋;他聪明;他尽了他的所能。而且对小学来说,他是个优秀的学生。(是,师父。)不能因为他没读高中或大学,你就说:「噢,这没什么。这很容易。等你上了大学,如果你在那里表现很好,那我们才会说你很优秀。」(明白。)不是!每个人,当他们尽己所能时,他们已做到了最好。以能力所及,他们已经很棒。(是,师父。)以他们的处境,以他们的理解。

而且即使他们可能灵性不够高等,但他们做出了牺牲。大家都珍爱自己的生命。(是,师父。)每个人都想活着。可是这些年轻人,他们愿意为他人的生命而放弃自己的生命。(是,师父。)这很了不起。这非常高尚。所以,我只是在讲事实。(是,师父。明白。)即使他们不是纯素者,对灵性修行也不太了解,可他们仍然已有如此高尚的品格,这甚至更优秀。甚至更值得赞叹。(是,师父。)因为他们那样做,只是出于天性,出于自己自然的倾向。那这就意味着那个人是值得赞叹的。他的内在真的高贵。(是,师父。)[…]

可是这个世界怎样都是颠倒。噢,天哪。像北约,这么大的组织。厉害,强大。从世界得到这么多的钱,只为生存,可就是拒绝帮助他人。(是。)你有肌肉,可你只是袖手旁观,看着弱者在你面前被大恶霸殴打。(是。)这算什么绅士?我真的很失望。还有多少乌克兰人会死亡、受伤或失能?还有多少孩子会死去?轰炸和倾泻到乌克兰的各种武器所带来的灾难还会有多少?直到北约会做出什么来帮助—作为绅士,作为英雄。(是,师父。)当然,他们可以找藉口说乌克兰非北约成员国。噢,当然。邻居不是你的家庭成员,但如果他有困难,你会帮助他。不是吗?(是,师父。对。)因为你可以做到。(是。)不是说你很弱或是什么。(对,师父。)所以,我不能理解。我真的对这些人没有任何尊重。真的没有,不再有了。

噢,天哪。上帝,这是个什么世界。竟然如此,不管他们有什么藉口,就这样让乌克兰灭亡?然后下一个是摩尔多瓦,然后下一个是谁,我们无从得知。(对,师父。确实。)看样子,普丁对周围各国都虎视眈眈,而且更甚。然后当他控制了更多的所有这些北约成员国,那就没人能反对他了。(对,师父。)没什么能。(是,师父。)所以,我不知道北约要等多久才会发生这种情况,然后他们才会动用一点肌肉。噢,天哪。所有这些拙劣的藉口。他们应该是将军和军队的指挥官,不只是一只军队,而是各个国际军队。竟如此拙劣?如此软弱,如此没有骨气?[…]

噢,天哪。太失望了。太让人失望了。无论他们找什么藉口,就这样让乌克兰灭亡?因为俄罗斯看上去不会停止。(是。对,师父。)而且他们知道乌克兰不是对手,即使他们精神强大。(是,师父。)乌克兰不是俄罗斯的对手。[…]

这就是自由世界的问题。有时候他们说,他们会保卫自由等等,可是当真正要行动时,看上去并没有人愿意决定去做,去履行诺言。(对的。)于是最后会有共产主义或无论什么联盟。不管是什么,他们想避免的意识形态都会日益壮大。(是,确实。)

就像现在如果他们说,他们不想帮助乌克兰,因为对核武器的恐惧。这太容易了,所以俄罗斯知道,他们将继续侵略乌克兰。(是。)北约和这个自由世界看上去都害怕他的(普丁的)核武器。那么在乌克兰之后,他将入侵另一个国家,然后一个接着一个。事情就是这样,(是。)将会是这样,因为他们总害怕核武器。(是,对的。)他们将不敢做任何事,只是因为核威胁。(是。)若乌克兰会害怕核武器,那他们就会拿下乌克兰,然后下一个国家也如是。(是,对的。)还说:「我们害怕核武器,所以我们不敢做任何。」(是,师父。)

天哪,乌克兰只是要求一个禁航区指令。(是。是的,师父。)而且如果俄罗斯甚至仍在那里飞行,那么这就是未来。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会飞入。他们会害怕飞入。(是,对的。)如果他们知道是禁航区,那他们至少会三思后行。(是,当然。)他们不想只是飞入后就死,飞入就死。(对,师父。)而且即便如是,若他们不想向俄罗斯开火,他们也仍能阻止他们。(是,师父。)

什么都没做,却已经在担心结果了。(是,师父。)那他们的联合有何用?因为所有北约成员国都在乌克兰附近。如果他们侵略其中一国,那他们也会害怕核武器,因核问题到时不会消失。(是。)于是俄罗斯将继续吞噬一个接一个国家。那是他们想要的吗?(是,师父。对。)

这个自由世界必须更加果断,且必须保护他们自己的意识形态。否则,我们不能责怪共产主义的推进。(对的,师父。是。)

这就是为何悠乐(越南)现在遵循共产主义的政策。因为之前,胡志明向美国寻求帮助,(是。对的。)然后美国拒绝了。(哇。)(是,师父。)于是他请求了其他国家。所谓的自由世界拒绝了,所以他必须去请求共产主义国家,他当时必须去问俄罗斯。而俄罗斯立刻就帮忙了。因为他们想扩张领土,(是,师父。)他们的意识形态领土。这就是悠乐(越南)变成共产主义的原因。这就是许多其他国家也变成共产主义的原因。(是,师父。)

所以,一方面自由世界说:「我们将保卫自由,我们将为自由而战,」另一方面,他们只是放任自流,在真正决定帮助其他国家时什么都不做,这些国家和他们同目标。他们说爱是看相同的方向,意味着大家在一起。大家有共同的理想。所以大家应该在一起,就像同一群鸟,或是有着相同羽毛的鸟,在一起飞翔,(对的。)一起飞。

乌克兰在看同一个方向,可自由国家却转过身去,转过头去。(是,确实。师父。)类似悠乐(越南)。而在那之后,又去悠乐(越南)开战,杀害了更多的人。他们之前本来可以防止的。(是。)他们本来可用另一种方式,更好的方式来帮助。(是,师父。)

然后现在,若乌克兰输了,那么我不知道是否其他国家能够留下来,而不加入共产主义或俄罗斯,(是的,师父。)特别是。因为如果其他人不帮助,那么他们当然会输。与俄罗斯相比,他们自己的力量较弱,只能打这么久。(是的,没错。)历史会重演。(是的。)所以,若乌克兰加入他们,自由世界不能责怪俄罗斯。(没错。是的,师父。)若他们没有更多选择余地,他们将会落败。(是的,师父。)如果他们失去自己国家,那就完了。而普丁已经威胁要夺走乌克兰的国家地位。(哇。)这意味着他将把它变成俄罗斯。(是的。)像是俄罗斯的一个地区。(是的,师父。)将成为俄罗斯—乌克兰,类似这样。好可怕,真可怕。(就是这样。是的。)

因为核武不会消失,所以每次俄罗斯入侵另一个国家,普丁会说:「如果你干涉,我们有核武。」(是的。)所以这将会是永远的。(是的,师父。)因为若他们能拿下乌克兰,为什么其他国家不能?(是的。)因为他想扩大他的领土。(是的,没错。)只为了感觉强大。(哇。)没有必要。他为何需要另一个国家加入俄罗斯?为了什么?(是的。)乌克兰不需要他,俄罗斯人民也不需要乌克兰才得以存活。(是的,就是这样。)不,没有人想要它。

这是为何他把它藏起来。对他的人民隐藏它。他没有告诉自己的人民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他让所有媒体闭嘴,不管是谁报导了乌克兰的战争。他们就关进监狱。(是。)找出各种藉口。毒品或我不知道什么。假新闻,或是纳粹,或是任何东西。(是的,师父。)

所以,如果欧盟或北约,或美国不作为,俄罗斯将逐一地占领每个国家。(是的,师父。)看看他们对核武的恐惧有多久。看到了吗?(是的。是的,师父。)

北约也有一点点的一些无意的责任。因他们不断地在俄罗斯旁边扩张自己的领土。所以这给普丁一个入侵乌克兰的藉口。因为他也担心乌克兰会加入北约,那就像紧接俄罗斯的最后一个国家。因此尽管如此,北约并不是要激怒普丁,他们在这场战争中也有一点责任,所以我认为他们应该以任何方式帮助乌克兰。关闭出一个禁航区,这并不像杀死任何人。(是的。)如果俄罗斯甚至想去那里让自己被杀掉,那么这就不是北约的错。(是的,师父。)

但普丁也是充满地域性和贪婪,因为乌克兰不再属于俄罗斯,所以他无权禁止他们加入任何他们想加入的。当苏联解体的时候,那么它就解体出来,很多年了,已经好几十年。(是的。)

就像一个关系,正如我告诉你的。当两个人同意离婚,关系就结束。(是的。)就像他与妻子离婚,为了另一个比他小卅岁的年轻女人。(哇。)而他的前妻不会回来轰炸他的房子或他的妻子,只是说他们不应该做这个,不应该做那个。(不,她不会的。)如果他们这样做,她会威胁他们以什么,什么,什么的。(是的,师父。)所以,在私人生活,我们做我们彼此同意该做的事情,并遵守承诺。而在公共生活,或国际关系也是如此。当亲和力因缘际会因业力或因机运,或因任何原因而了断,即使你无法解释,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它不应该这样,离不开。(是的。)不是,有这样的占有欲和难以割舍。(是的。)好像让人感到窒息。(对的。)

而且即使你想让他们加入你,而如果你使用胁迫或残暴的手段,他们也不再想加入。这就像欺负一个老情人。(是的,师父。)所以,其实,是这个世界很疯狂。政治是疯狂的。我是说,糟糕政治是疯狂。(是的。)

乌克兰人民,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俄罗斯的事情。他们不应该受这种待遇。他们不应该受到如此残酷的攻击。(是,师父,一点也不。)以天堂的评判不行,以人类的标准不行。就连以动物族人的标准来看都不该如此。(是。)

人们常常看不起动物族人,认为他们很愚蠢,他们这样那样,很野蛮,但他们不会做出这种事。(不,不会。)若他们必须以杀戮为食,那是因为他们不得不如此。(是的,师父。)他们被迫这么做。但他们不会像人类这样随便找藉口杀人和大肆杀戮。

我们人类是这个星球上最糟糕的物种,真的如是。(是的。)噢,太可怕了。我是指有些人类。发动战争只需几个或少数人就能做到。(是的。)其余的俄罗斯人,如果你问他们,如果你给他们机会回答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会说:「不,不要战争。不!我们现在这样很好。何必要打仗?」(是的。)战争当然会影响到每个人,让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对侵略国和被侵略国都是如此。(是的,必定如此。)

无论如何。诸天堂、我们都在努力将其伤害减到最低。但是人类的业力是如此沉重,太沉重了。(是的,师父。)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师父,您提到了魔鬼给国际社会下一个魔咒。我想知道,我们怎样打破这个?我们可以祈祷打破这个咒语吗?)

你会去打破它吗?是人类在执行这个魔咒。因为他们暴力的生活方式。不是普丁一个人可以做到这一切的。我已经多次持续地告诉你们。(是的,师父。)这是为何他们位居高座,所有这些魔鬼控制着数百万人。因为人类为他们创造那种可能性。(是的,师父。)

如何打破魔咒?你们知道怎么做。持纯素。(是的,师父。)缔造和平。行善事。

Host:我们深深感谢慈悲的师父令人醍醐灌顶的话语,我们祈祷所有相关当权者立即采取行动,以人道之名保护高贵的乌克兰人以及他们宝贵的土地。愿上天慈悲,时时刻刻引导我们进入和平。祝愿挚爱的师父在所有神圣天神的永久保护下,永远安康。

欲了解更多为何世界必须积极地与乌克兰站在一起,请锁定师徒之间节目,稍后收看这场会议的完整开示内容。

另外,为供参考请查阅先前相关的插播新闻和师徒之间会议,如:

播播新闻:

唤醒我们内在上帝力量所需的成分

创造和平,珍惜他人生命

清海无上师对于当前乌克兰紧张局势的看法

世界让乌克兰独自战斗

师徒之间节目:

清海无上师大无畏的济世工作

人民需要真诚、坚强与明智的领导人

女性必须受到保护和尊重

总统应保护人民生命

复仇永远不会带来和平

真正的圣战

真正的慈悲和道德标准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6-16
2187 次观看
2024-06-16
132 次观看
1:59
2024-06-15
145 次观看
2024-06-15
760 次观看
33:34

焦点新闻

2024-06-14   92 次观看
2024-06-14
92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