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焦点新闻

清海无上师致谢所有帮助她使命的人 2021.06.20

2021-06-22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Host:二○二一年六月廿日,我们最挚爱的清海无上师尽管仍在为世界密集闭关打坐,自己录制了一段真情流露且衷心的讯息感谢在她的人生使命中,在天堂及地球,所有帮助她的人。有感于过去及现今忠诚拥护她的许多众生的爱心和支持,师父表达了她深深的谢意,并谈及灵魂在三界内时,所遭受的不必要的痛苦。

各位好,我们时代的英雄。我只是得立即跟你们说话。对不起,我无法现身让你们看到,但至少我想亲自对你们说我还在这里,我仍然非常感谢你们透过我们无上师电视台为世界所做的一切。世界上很多人感谢你们。我们得继续这项工作。在这短短的几周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必须经常搬家,这消耗了我的一些精力。另外,我的大狗生病了,他一直在对抗否定力量,也是为了要保护我。

噢,很多动物都是如此不可思议的善良,不仅仅是我的狗。甚至今天,在我的门外有一只蜘蛛。他在我晾衣服的地方织了一张网,我试图把他抖开,他不走,他又回来了,再次修补了他的网,所以我觉得很奇怪,为何他这么坚持要在那里盖房子。于是我说:「好吧,算了。我会试其他的办法把它挂在别的地方。然后我想弄明白为什么他这么坚持要在我门前「搭帐篷」,那里是我晾衣服的地方。

我问他:「你为什么坚持要在这里搭帐篷?在我门前建这样的房子让我很难出去,也很难晾我的衣服。」我没有烘干机,只有一个小小的机器,我必须挂出来晾干。其实我不需要烘干机。然后他告诉我:「因为您需要保护。」一只蜘蛛怎么保护我?想像一下,那就是无形的东西。

上帝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创造奇迹。无论何时遭遇麻烦,我都心存感激。动物王国,无形的天神之国,天神的国度,所有这些天堂众生帮我很多,即使它是肉眼不可见的。虽然有时我仍然必须承受一些打击,但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情况会更糟。本来我甚至不能留在这里,坐在这里和你们说话。

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感激之情给宇宙中的所有众生,那些保护我的宇宙众生:原本宇宙的天神、诸天神和其他所有的不断地帮助我的众生。尽管有时祂们不被允许帮忙,只能站在一旁流泪。祂们的眼泪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安慰。知道有人能理解,有人对我的使命和困难表示同情,这也是一种安慰。无论我是否能得到帮助,就算同情,也能宽慰我心。

所以他(那只蜘蛛)说:「因为您需要保护。」天啊,这么小的生物,我真的好感动。我说:「对不起,我之前吓到你了,因为我突然遇到这情形,你房子就在我门前。」

于是我道歉了。我给了他些许小海苔片吃,我想他就不用吃其他东西。但他把它们都拿了下来。他不想要这些东西。他说:「网是用来捕捉邪恶能量的,不要放东西在上面,把它弄乱。」噢,我感到很羞愧。我想:「天啊,为什么我之前不查一下呢?」但我忙于很多其他事情。而且我的思绪也没有全部集中在一个点上。我应该是要更一心一意,但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甚至不能告诉你们或向你们解释,因为很多事是无形的。

就像我的狗,当他与沉重能量对抗时,他在桌下颤抖。然后几天之后,他病倒了,病得很厉害,我甚至不能和他在一起。我把爱与能量送给他,让他痊愈。当然,我用其他身体和他在一起,我必须花时间陪他集中精力去想还能为他做什么,因为他几乎就要往生了。他无法进食也走不动。最后我找了一些医生,针灸师去帮助他,他们说他看起来好多了。希望如此。我也一直在为他祈祷。这也占用了我的一些时间和精力。

我也一直在威胁天堂和地狱,我说:「亲爱的天堂,我的狗在为你工作,因为他保护我。」我没有要求被保护,我叫他永远都别保护我,但你知道狗狗,他们就是这样的。这只狗并非一直是狗。他曾经是我的前夫,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天我问他:「你为什么牺牲那么多,对我那么好?」他说:「因为你是我的妻子。」天啊,这是怎样一种爱。永恒之爱,看到了吗?但我不觉得…我对他说:「抱歉,我无法想像你是人类,我的丈夫等等。但我真的很爱你,非常爱,非常爱。我愿意为你移山倒海。」任何时候他生病了,我就威胁神灵,如果他们不做点什么,我就毁掉他们所有宫殿。

因为我的狗狗很善良。他为肯定的一方工作。为我工作,为上帝工作。我说:「你为何只是袖手旁观不做任何事来帮助他,就让他独自和否定力量对抗?」我严厉责怪他们。看到他虚弱并承受病痛,我感到很痛苦且无助。我用我的力量疗愈他等等,但我们需要的不只这些。我们最终得以控制病况,希望他会安然无恙。他确实多次救过我的命,不只一次。

今天,我的思绪很多时候都徘徊在过去的时光中。我看着一些你们送来让我编审的节目,当然我得写一些东西,评论之类的,还有你们送来给我的许多其他节目。我的思绪回到了过去,我们那时东躲西藏,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艰难情况下工作。我回想起我以前的助手们,我们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大约两平方公尺大小,是拖车里的边间,我们挤在一起制播所有这些讲经开示,并透过网路与世界连线。他们的工作很出色,我现在看着它,看到那么简陋的设备和非常狭小的空间。他们挤在一起,跪在地上,因为我们没有桌子之类的。我只有一把椅子,他们铺上布让它看起来美观。他们买了些窗帘挂在我身后,很好看。但除此之外,我们别无他物。他们必须睡在隔壁的储藏室里,因为我不想让男孩子们和我睡在同一间屋子里。他们确实就挤在狭小的储物空间里,他们两个人甚至在冬天没有暖气等取暖设施。

我现在想起这些就哭了,想起他们一直都这么好。现在因为生活中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和他们分开了,不再待在一起了,但我们仍然以某种方式一起工作,远距的方式。但我想起他们,他们在我东躲西藏、躲避麻烦、躲避危险时,对我是那么忠诚。他们总是待命行动。我只想对这些人说谢谢,感谢我生命中前一时期的助手们,他们一直都在尽最大努力,无论遇到何种情况、处境和困难都是如此。我永远感恩。愿上帝保佑你们。愿上帝也保佑你们,我目前的助手。

我今天真的很感激,想起过去所有的困境和我那时的助手们,无论何种情况,他们都竭尽全力助我达成使命。对我们所有人而言,并非总是那么容易。现在情况偶尔也是如此。像我们刚把系统建立好。现在我却无法再做一次,有很多原因。但我想我们下次再做。

所以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发自内心的情感,不必经过所有的步骤,像化妆、装扮等等。因为我担心我的想法,我真正深刻的情感在那之后会消失。当我感到平静,在轻松的状态下是不同的,我可以从容且悠闲地为录影做准备,把录影机设置好。我现在仍然独自一人。你们知道的。

但有时我想,我要对你们所有人,以任何方式帮助我的人,表达出我的感激之情,谦卑、深切的感激之情。我想我只想表达出来,你们不必见到我,不必为见我而做准备,或我不必为了见你们而为录影做准备等等。所以…因为这方式也是真实的。当我想给你们读故事或讲有趣的笑话,或类似情况时,那就不一样了。但是…今天我只是不想等到所有的准备完成,也许我的感觉会消失,就无法像现在这样真情自然流露。所以,没关系,你们可以只听我说,听我的声音,并且知道我讲话时是真诚的,诚心诚意地感恩我得到的所有帮助。

我也感谢所有无形众生,不仅是动物王国,还要感谢这些天来尽力安慰我的所有众生。他们每天都告诉我,不要担心,会过去的。不要担心,狗狗会没事的。但即使这样,我也很难相信狗狗会好起来,我看到他的照片和影片,他不能走路、不能进食。只是躺在那里,也不能顺畅地呼吸,非常困难。我努力祈祷,然后还恐吓诸天堂里的众神,当然是较低等的天堂。我只希望他能好起来。

我也非常感激他,这样一只狗甚至为我舍弃他的生命。不只一次,也不只有他。其他的狗狗也是这样,很久以前我和你们讲过其他故事。当时我在看你们寄来的「真爱」音乐剧影片,只是为了过目,我就想起了狗狗,他说他会为我做任何事,因为我以前是他的妻子,他仍然那么想。很多世已经过去了,因业力、动荡而分离,他对我的爱依然还在。

他这一世帮过我许多次,两次转生为狗狗,不只这一次。他死了,又转世为另一只狗来保护我。所以,我们前几天谈了一次话,当然是透过心灵感应,我潸然泪下。我说:「天哪,多真挚的爱!」我甚至不晓得如何表达对这种爱的感激之情。天哪,他受那么多苦。我告诉天堂:「请让我受苦,不要让我的狗狗受苦。他只是一只狗,而且为您工作,为肯定的一方工作,因为他在帮助我。因为我为肯定的一方工作,我在为上帝工作。您为何只让所有善良、肯定的众生受苦?这不公平。」

所以我说:「我会对抗。我不接受这种事。」当然,无论如何,我一直都在对抗,但每次我都更加坚定。每次都更有决心要奋战到底且更加坚强,因为我讨厌不公义。我讨厌世上所有对任何人及对任何事物不公平的事。尤其是对那些温顺柔弱、毫无防备的众生。我无法告诉你们我与我的狗与天堂的所有对话,天堂就只是无视人类和这星球上其他众生的痛苦。很多时候,我非常生气。我非常愤怒。如果你认为我是一个愤怒的师父,例如,对腐败的政府,或对道德沦丧的教会神职人员,噢,那不算什么。与我和上面那些制造麻烦又不帮忙的低等天堂对话时相比,那不算什么。你们无法想像我是怎么与他们交谈、威胁他们,并对他们生气的。

我说:「你们有很多力量,却白白浪费它。甚至面露微笑地看待我们在这里受的苦难。如果你们不采取任何行动,我会摧毁你们所有人,还有你们的宫殿及一切。」但我现在无法表达我当时说话的方式,我当时说了很多,所以这只是浓缩版,我跟他们说的一小部分,经常如此,不只一次。每当情况激怒了我,我就把一切扔给他们,以及那些躁进鬼魅,当然,还有恶魔。那些所有鬼魔。我对他们说了很多话。我不想让你们也听到这些─不是什么好听的话。我真的对这世上的不公义和没有多少援手感到愤怒。当然他们现在比较合作了。但我还是没看到足够快的结果。一些比较低等的神祇,三界的天神,对其他众生说:「你必须下去凡间,必须去学习,这样你才会知道这个,知道那个。」

「何必呢?」我说:「何必这么做呢?灵魂本来就是洁净、单纯、明智、仁慈且善良的,他们没有必要再透过这些苦难和痛苦再学习什么!是你们造成所有这些麻烦。所以停手吧!」但我不是这么形容的,那时我内心真的感到愤怒,并且感到十分悲痛,对于所有人类与动物及其他众生所受的苦难,就我所见到的抒发出来。只是让你们知道一些我向那些天神宣泄愤怒时的情况。不过当然,现在我告诉你们的时候,能量已经不同了,因为已经结束,过去了。但我的火苗并没有在任何一处熄灭。我确信它会继续延烧,当我之后再看到我不能容忍的事情时。但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那些受害者。

我讨厌这种三界的系统。全都是压迫性的。全是有关法律和命令。令人很容易犯错。在这世上很容易堕落,甚至在另一个世界,像阿修罗界也是如此。在三界之内,很容易堕落。即使你已在三界顶端,若你回来,转世为人,必定会有一天,当你功德耗尽之时。你将转世为人或动物,并再次堕落,而你只会变得更低。这就是交易。那就是问题所在。这就是我讨厌它的原因。

这就是为什么无论他们和我争论什么,都没有用。我说:「全都是虚伪。我不接受这一切,我不接受这样的事情。你们把灵魂困在你们的这种系统中,然后折磨他们、批评他们,还吹毛求疵。无论他们怎么做都是错的。他们永远无法做对任何事。即使他们做对了,你也会设下一些陷阱或诡计,以减少他们的功德和制造更多的麻烦,或以不同的方式继续下去,于是他们必须继续享受这份功德,然后他们又再次堕落!」

因为在这世上很难不堕落,而我看到了这一切,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切。所以有时候我真的对他们很生气,真的如是。

你们不曾看到那些时刻,但与你们所看到的我对这个星球上的一些人类生气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你们看到那种能量,会使他们颤抖。这样就很清楚说明了。不晓得我为什么讲这么远,从天堂讲到地狱…

我只想告诉你们,感谢你们所有人,过去和现在,也许还有未来的助手们,以任何方式帮助减轻这个星球及接下来的苦难。尤其是那些受害者,人类受害者,还有动物以及孩子们。我的心一直都挂念着这些温顺柔弱且脆弱的众生。我的心永远向着他们。我的悲悯,我的爱心,永远与他们同在。无论多少次,当我看到类似或相同的情况,我的心总是难以忍受,我会哭好几个小时,或者许多天,视情况而定。

无论如何,请继续做下去。你们每天都已从我这里学到一些东西,透过我的评论和指示,或者我给你们的讯息。当然,只要我可以,我们会继续在一起。但即使我不能,我告诉你们很多次,你们必须继续帮助这世界。我的能量将一直与你同在,并围绕着你。只要有足够的能力接受,就可以将工作做好或更好。我信任你们所有人。

如果你们,之前的助手,碰巧听到我说的话,我很感谢你们、爱你们。并怀念一同度过的时光。你们许多人都帮忙我很多。我无法在此一一列举,但希望你们明白,我很感谢你们,无论何时只要你有需要,我都会在你身边。我爱你们大家并赞美你们。我尊敬你们所有的人,所有帮助我的人,所有帮助地球,帮助世上一切众生的人。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牺牲奉献,你们的恩惠、爱心,及对这个使命的真诚贡献,帮助缓解这个世界的苦难。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将永远在你身边。愿天堂永远对你的努力微笑,以任何高雅的方式在你生命中努力帮助自己、帮助你的家人、你的国家及所有其他陌生人和朋友之类的。我爱你们,直到永远。

Host:最慈爱的师父,我们谦卑感谢您一直维护世界上苦难的众生,理解他们的烦恼,英勇地尽您所能安抚他们。这是我们最大的荣幸能够参与您最无条件与慈悲的使命,为实现更和平的世界,那里唯有上帝和美德才得崇赞。愿挚爱的师父在所有神圣众生和神圣天神的持续帮助下,享有长久的健康和安宁。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