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人们内心的毒蛇(十二集之十二) 2021.02.18

2021-04-11
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谢谢你们表达你们的同情心,那对你们有好处,表示说你们的爱心品质因为情况而增加。这就是为何能发展我们的爱心。就像无家可归的游民、战争的难民是如此绝望,他们的存在也是为了唤醒我们的爱心。

以前我训练所有出家人,甚至是做饭和打扫卫生。他们什么都能做。女众也一样会做电工,修理电话和开卡车等等。他们现在都在爱家工作,或在莱明富公司,或在万岁灯工厂工作,在非洲各地开餐厅。他们正在发展!他们管理自己的生意,也赚一些钱。我是指,至少没有亏损,没亏损钱。他们没亏钱,因为他们生活节俭,他们按照我训练他们的方式来生活,他们不要求太多,不要求没必要之物。(是的,师父。)我们也全都节俭生活,我也节俭生活,我希望你们知道这一点。(是的,师父。)(是的,我们知道。)

证据就是天堂称我的房子是「您的工作箱」。我很惊讶。我找遍了所有的箱子,那些箱子放在木板底下,用来当桌子,在床底下。我没找到它,我问:「哪个箱子?」祂们说「您站在里头。」然后我才明白!「啊!祢称这为箱子!」祂们不仅称呼这为箱子,祂们是说「工作箱」。非常精确。因为祂们这样告诉我,我想:「不是吧。」我以为我听错了,所以我一直告诉祂们:「祢们拼错字了吧?」这就是为什么我想错了,我一直注视着所有箱子。也因为我放了一些工具在箱子里。(是。)一两个箱子,你们知道那种小型的塑胶收纳箱。(是。)两个箱子用来收纳衣服、化妆品等等。另一个箱子存放工具,有时候放其他用品,像是细绳或金属丝可以拿来挂衣服。(是。)杂物。或是存放我拥有的「灵性法宝」。每天会用到的物品,或干净的拖鞋等等之类的东西。

还有…好吧,告诉你们,我生活中的这些事并不太有趣,毕竟不多。但很有趣的是,祂们说这是「工作箱」。我一直告诉你们,这是我的「房子」,祂们却称之「工作箱」。真是非常非常的不友善。对吧?有时祂们的表达是种冷嘲式幽默,或是说冷幽默。祂们开我玩笑,寻我开心,我不介意。如果祂们说的是实话,我不介意。但我从没想过房子是个工作箱。我们会说是间工作室或工作区、工作间,对吧?祂们却称之为箱子!现在知道为何我个子小。我挑了一个娇小的身体,适合住在任何地方。

你们那里会太挤吗?你们可以去那间空的办公室工作,因为你们人高马大。(这里很好,空间足够。)够用吗?其他人也是,有些空的办公室,如果你们想要的话,也可以从你们的住处搬去那里工作。(谢谢师父。)尤其在冬天,因为那里安装了可逆循环空调系统,很暖和,这样了解吗?总之,所有的女孩子都在暖和的办公室工作,对吗?(是的,师父。)如果不够暖和,就去隔壁的办公室,还有很多空房间,里头有暖气,(是。)有冷暖空调,(是。)四季通用吗?如果有足够的房间,你们不必待在同一间。有一辆拖车,之前我请你们女众清理当作办公室使用。(是的。)起初是用来打坐的地方,但后来你们将办公室当成打坐的地方,所以你们就用新的拖车,清理后当办公室吧。(是。)

我也开过玩笑。我请某位师姊告诉你们,现在你们在新的地方有很多粉丝。(是。)意思说崇拜者,(是。)但其实我的意思是你们有很多电扇(音同粉丝),因为天气很热,(是。)所以给你们很多电扇用来降温。(是。)我说:「还不错!跟她说她现在有很多粉丝。」知道吗,粉丝像追随者。(是的,师父。)这也是事实,但你们不必待在那里,可以去另一间办公室,如果要的话就一起去,(好的,师父。)当夏天更热时就搬去。尽量照顾好自己。需要什么,就请他们买给你们,好吗?像往常一样送货到府。

还有问题吗,亲爱的?你们一直提问,然后你们很快地就得去共修了,因为…因为时间差不多了。我并不惊讶,习以为常了,没关系。还有问题吗?亲爱的。或是想听别的故事?不想?该去休息一下了,不是吗?没有问题了吗?(没有,师父。)(没有了。)

每次我进行会议,或有新的事情时,蚂蚁就会蜂拥而至。现在得好好清理一番了。他们很爱我。若可以我会拒绝这份爱。我在外面放了许多防蚁之物,但他们还是找到路进来。我无法避免这种业力。我跟他们说:「你们在外头到处都有空间,你们不需要很多空间,我需要这个地方,这个小角落来工作,所以请不要来打扰我。」但他们不听。就像许多人类一样,就是不听话。我怎么能责备蚂蚁,连人类,和我同物种的,说同样语言的,都不愿意听了。好吧,所以我必须想尽办法处理。没问题了?(是,师父。)

我会尽量举行更多经常性的会谈,这样我才会记得英文。不是为了你们,你们只是无奈的听众,只能忍受。勉强自己听师父说话,是吗?真抱歉。(我们爱听故事,师父。)偶尔讲可以,也许吧。而且不只是讲给你们听,也是为了其他人,(是的,师父。)为那些其他的师兄师姊,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来看我或听我讲话。我不会打电话给任何人,明白吗?只打给你们。这也是让他们听听新的东西,也许是些趣事,让他们暂时忘记痛苦的事情。

每天过着苦闷的日子,只能凭窗眺望,哪里也不能去。太多人都像这样。许多国家仍在封锁状态,问题是他们甚至不知道这种情况何时才会终止。了解吗?没有期限,即使囚犯也有刑期,他们知道「好,再三年就能出狱了,」当然,无期徒刑犯除外。但即使是无期徒刑犯,有时他们也能获得赦免。如果他们表现好,或是真心想悔改,评审团感受到了,也会赦免他们,让他们出狱。但关于新冠疫情,我们甚至不知何时结束。

除此之外,到处都出现恶劣的天气。(是。)糟透了,人们从未经历过的!像在德州,我看新闻,噢,毁灭性的天气!数百万人没有电力可用,他们受寒受冻,因为持续的暴风雪。他们不曾有这样的天气,我不知多久没听过了。他们说是「史无前例的天气。」(是。)许多人冻死了。有些人也丧命了,是由于吸入了汽车排放的废气,因为他们发动车子来让家里暖和。(噢!)或利用暖炉等等。(是。)他们没电可用,所以就用瓦斯暖炉,却因此丧命,或因而生病就医,或死亡,依情况而定。

有一群很善良的人,你们看到吗?你们看到处都有好心人。他们为那些人提供住处,让他们保暖,当然在某些地区也有无家可归的人。所以其实你们说得对,大多数人都是很善良的,只是他们没有机会表达,或是没有机会或情况来唤醒他们内边慈爱的品质,包括对动物的爱心。若他们得亲自宰杀动物,并目睹动物受苦及疼痛的哀号声,我认为他们下不了手。

在屠宰场工作的人,他们大概必须狠下心,泯灭良知,才能那么做,只是为了谋生,因为他们没别的工作做,在如此偏远的地区,比方说这样。因为多数屠宰场都设立在偏远地区,以掩人耳目,而且全都封闭起来,因为他们造成的污染臭气冲天。血流成河,积血成泊。动物的排泄物也是汇聚成池、堆积如山,诸如此类。全都是污秽、鲜血和痛苦。当他们宰杀动物时,整个地面上鲜血淋漓。他们是不得已而做。没有人会愿意做这种事。为了养家餬口,他们别无选择。

事实上,我们可以选择行善与否。在某些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会昧着良心,当我们可能别无选择,或想不出其他选择,或认为自己别无选择,就不去看看,不去探究,或是没时间查看。或者太急着要赚钱养家,否则整个家庭可能会陷入无家可归的境地。在某些国家,如果没有工作,你就是无家可归者。而且若你无力偿还房贷,就会失去一切。没人关心,无人在意。即使是在富有的国家,最富裕的国家,像美国,有好多无家可归的人!你们知道的,对吧?(是的,师父。)

当我在那里时,我看到好多街头游民。他们的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在麦当劳外瑟瑟发抖。即使我给她钱,他们却不提供食物给她,直到我得进去并介入,有一次是这样。其他的情况则是,我邀请他们用餐,或我把食物带出来,让他们在外面的长椅上享用食物。我不想有争论之类的事。(是的,师父。)这是该国不公平的现象。

而且有些人身家数十亿,数兆美元,在疫情期间变得更富有,因为他们的生意更兴隆。他们卖得更多。由于疫情变得更加富有。有些人则因疫情而变得越来越穷。我不是在责怪有钱人。只是为穷人感到难过,我觉得贫富悬殊太大了,让我无法漠视我的感受。我无法只说我不…我无法阻止我的感受,我每天都在受苦。每当我有机会,或制作我们的节目时,看到这些情况,我就心碎了,天天如此。没有一天不心碎。

好吧,今天就到此为止。下次吧。我会尽量更常举行会谈。也许尽我们所能,好吗?(好的,师父。)而且你们也愿意牺牲你们的睡眠。(谢谢师父。)因为白天,他们让我工作很多,我也必须清理屋内的昆虫,并清理户外,以及喂食野生动物。你们醒来后,你们就…我有好多工作要做,我独自一人包办一切,洗衣服和各种事情。

好,亲爱的,谢谢你们出席。(谢谢师父。)谢谢你们表达你们的同情心,那对你们有好处,表示说你们的爱心品质因为情况而增加。这就是为何能发展我们的爱心。就像无家可归的游民、战争的难民是如此绝望,他们的存在也是为了唤醒我们的爱心。如同很久以前,我告诉你们的一个故事。有一名男子每天醉酒且坐在角落,另一个人经常来来去去。那名醉汉在那里是为了唤醒那个人的爱心与灵性渴望。(是的,师父。)让他产生疑问。所以如果帮助无家可归及有需要者,那也是帮助我们自己,因为我们会发展更多的慈悲心。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是的,师父。)

好吧,再见。上帝爱你们。(谢谢师父。)(谢谢您。)我爱你们。亲吻一下额头。(谢谢师父。)上帝保佑。(谢谢师父。)爱你们,晚安!(晚安,师父。)(早安,师父。)晚安,晚安,亲爱的。现在我要关上窗户了,下次见。(再见,师父。)下次见。在此期间,蒙受祝福,保持健康,保持良善。(谢谢师父。)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