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清海无上师的密集闭关打坐守护着世界(五集之四) 2020.11.29

2020-12-16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说:「额外的身体与一般化身在物质界的原本宇宙天神们,两者的差别是额外的(身体)力量更强大。(哇!)在灵性上,由M及终极明师直接指挥。」

这是八日…我用了一些颜色来记录。比方说,黄色意思是如果是领导人,属于躁进的领导人。他们会毫不犹豫参战,只为了取得一块土地。(是的,师父。)有时我会颁赠和平奖或爱心奖给某人。因为我在他身上看到优点,想奖励他,但后来他们还是变改了。他们没有专注在自己爱心或善良的本质。(是的,师父。)当时他们值得奖励,但事后却不值得。不过没关系,没关系。他们是受到魔和部下的影响,受到周围的人影响。那就是问题所在,所以我们说:「要谨慎选择朋友。」(是。)(是。)但是人们是盲目的,他们不知道究竟谁是谁。他们看不见人的颜色,看不见人的光圈,看不见代表内边的任何东西,所以他们无法分辨。(是的,师父。)

顺便一提,他们太靠近那个人,他们的能量会变得混杂,而如果他们太长时间与那个人接近,他们就会变成那个人或至少变得像他一半坏。然后他们就变改了。在这个世界上很难避免,就像中国有位大哲学家,他说社会是个大染缸。大染缸,知道吗?(是的,师父。)意思是,人们随时会互相染,染成类似的颜色。

这是为何有时候你外出看见某个人,你就觉得很不舒服,你根本不认识那个人。(是。)或你对某些人感觉很好。或是你跟动物相处愉快,因感受到动物爱的能量。虽然动物没跟你说话,你甚至不能以心灵感应来交流,但你感受到爱力,所以会喜欢动物远多于你喜欢许多人。(是的,师父。)

这里我写了什么?好,「十一月八日周日,挂念着可怜的臭鼬,他得大老远跑来这里,为了吃一餐。但我不确定他住哪里。他很好,他知道且每天都来,到同样的地方吃喝,至少如此。」我向天堂抱怨:「这里,不管如何,总是有苦难。我希望这一切都结束,让地球成为天堂吧。」当我有时候,跟祂们说话时,那就是我说的话。(是的,师父。)

十一月七日,我说:「天气越来越冷,又潮湿,可怜的臭鼬几乎是爬行的方式…」因为他的腿很短,而他晚上必须在灌木丛里迂回前进。我不知道他如何找到路,我替他感到难过。「几乎是靠爬行来移动,因为他的腿很短。在高高的草丛或杂草中,或只是为了觅食,想到他就让我难忍泪水。」

「只看过他两次。第一次,看到他全身,但只有侧面,他走进灌木丛。第二次,他在黑暗中几米远处,只有眼睛在夜色中闪烁,闪闪发亮地对着我,是如此纯净,当时他为了我的安全,来向我传达讯息。真的好爱他!希望他安好,但对他感到诸多抱歉。天啊,所有众生都…在地球以某种方式受苦,无处可逃。这一切何时会结束?快让地球成天堂吧。」这就是我所写的。

还有一次,「十一月六日。」都是关于这里的臭鼬。「喂食臭鼬,他喜欢纯素狗粮,小颗粒的,不是大颗粒。如果没选择,他会吃,不过他比较喜欢…」如果小颗粒狗粮没了。「还是留下大颗粒狗粮,以免他第二天没得吃。」所以我改喂他小颗粒的,这样他每天都有新鲜的,每天也都有新鲜的水。我清洗他的碗。我把碗放在外面,不过我每天清洗,这样对他而言很干净。我把碗放在外面,不过上方有遮盖,这样才不会弄湿或弄脏。

这里,天堂再次告诉我,川普总统赢了。他们告诉我很多次,我也一直跟你们说,但说一次就够了。

还有这里;「要开心,您的徒弟百分之百爱您。(是真的,师父。)所有人都爱您。」

另外这里,「别伤心,和平会占上风。」(噢!)我好几次都这么说,但这我以前说过了。

还有这里,「要开心,您早期的徒弟其中四万人回归了,四万多人!!!」(哇!)三个惊叹号。(哇。)等等等。

这很有趣。说到我的狗欠我东西,例如一八一美元。这只、那只欠我,而我也欠其中一些狗,只欠他们食物。因为前世他们借给我一些食物,我没机会还给他们。可见你们的师父有时很穷困,没食物,必须去借食物。(噢。)记得纳斯鲁丁的笑话吧。穆拉‧纳斯鲁丁大师,(记得,师父。)他有时必须借食物。有时他得去邻居的菜园采摘食物,他会取笑自己。当邻居出去抓到他时:「你在这里做什么?」他说:「不知道耶。」所以他们检查他的袋子,看见一些食物在那里,也许是红萝卜或水果。邻居说:「你说你不知道,没做什么,那这些水果和蔬菜怎会在你的袋子里?」他说:「我也觉得奇怪,它们怎么会在那里。」有些明师出身贫穷,例如像卡比尔。他甚至得去借粮食,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那些向他寻求灵性建议的人。(是的,师父。)记得他为了食物几乎卖掉妻子吧。(是。)(是的,师父。)事情没发生,不过卡比尔愿意这么做,而妻子也愿意遵从。你们知道吧?(是的,师父。)我说过这个故事。

有时我责怪天地,你们不需要知道。我对祂们说许多别的事,现在不能告诉你们。(好的,师父。)

有时我写下一些东西,像是躁进鬼魅逼我的狗来伤害我,比方说推我。躁进鬼魅逼狗儿来推我,所以有时我摔倒了,打破东西或弄断手指,诸如此类。(噢。)是主要的、关键的手指。(噢。)你知道,是大拇指,右手大拇指。(是的,师父。)它非常重要,不是吗?我没时间去想它。只是现在你们要我读日记上的事,所以我看到了,我还记得拇指的事。有时我甚至伤到头,有次伤得很严重。(噢。)因为脑震荡,我必须休息一段长时间。(噢,天啊。)(噢。)曾经有一次。我必须吃药、休息等等。若不戴太阳眼镜和帽子,就不能外出晒太阳。(噢。)它康复得很快,(噢,师父。)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有时我能自助,有时则必须请天神协助。但痊愈需要时间,即使很快,但仍需时间。如果我记得不去用它,它就会好得更快。

天堂不停告诉我,和平之类的事。我对祂们说:「人们每秒钟都在受苦,因疾病、流行病、战争,其他各种灾难及情况,动物仍被当作食物而备受虐待。」我这样对祂们讲。(是的,师父。)在我们开会时,我就是抱怨这些。(是,师父),这则是十月廿三日周五。

「十月廿日,周二,名叫De的鸟,来花园,我一叫她,她就朝我跑来。」喔,之前告诉过你们了,所以我不再重复。「他仍记得老朋友,见到他很惊喜,」他后来也来了几次,「但不得不疏远他,因为我的生活是牢狱,我不希望他因为我的爱而同样被束缚。(噢。)为了避开他,我的心沉了下去,远远的爱对他会更好。」我在这里说「她」,因他向我展现的举止像个柔柔弱弱的女孩。那时,他表现得像女孩,所以我在这儿说「她」。「远远的爱对她更好。」我指的是他。「不要对人类太友好。当我不再靠近他,她…他意识到了这点。」现在我说「他」,「他也停了下来。」(是。)意思是他停下来,他停止跑向我,我也没有跑向他。(是。)「他也停了下来,他意识到…他知道…我告诉他别靠太近。」

「我用心灵感应说的。噢!心灵感应有用!我们是朋友,无论如何,永远爱你。为他诵念礼物。(噢。)(哇。)我们将永远在一起,永远爱你!」(哇!)这就是我和鸟儿的对话。人们有些关于与上帝对话的书,我只有和动物的对话。当然,我也会与上帝,与天神…交谈。这是什么?

我说:「额外的身体与一般化身在物质界的原本宇宙天神们,两者的差别是额外的(身体)力量更强大。(哇!)在灵性上,由M及终极明师直接指挥。」(哇!)我写这个只是给自己看。又是「要快乐」之类的。

这里,祂们告诉我,因为某种原因,必须把谁和谁送走,我不想告诉你们。这也是我狗狗的要求。否则,她会继续咬身边的所有东西。她不玩玩具,这不像是她需要玩具。她把沙发、毯子之类的东西咬出洞,还到处撒尿,直到我按照她的要求做。

因为她说,那个人和那个人非常坏,很糟糕,等级低。于是我说:「好吧,但不要一直咬沙发,我不能一直买沙发。我得订购,知道吧?」但当她想对我说或告诉我一些事时,她还是在房子里撒尿。因为我总是忽略她,我说:「哎,算了吧。」

原本宇宙的保护者也告诉我同样的事。我说:「听着,天神们会告诉我,你不必像那样撒尿或咬屋里的每样东西。」上帝也告诉我了,所以我说:「好,我照做了,希望…」我的狗狗,名为…「不要打扰我。也希望那个人不要打扰我,那人有非常丑陋的能量,低等且不干净的能量。」我不想说不好的字词,所以我说「不干净。」

因为有时那个人,如果一个人很坏,他或者她迷恋你身体上的,或者比方不仅仅是情感上的爱恋,还有身体的,(是,师父。)像是性方面,这能量可能在你周围绕成一圈,会让你感觉很不舒服。令人窒息,感觉像被往下拖。(了解,师父。)

特别是,若他们等级低,而他们还有一些灵性的力量在其中,这是印心带来的连结。因为这些人没有长大,只停留在低等级和这种生理欲望。我有时告诉你们,我的一些徒弟来自地狱,仍保有类似地狱的等级。差不多如此,只高一些。(是的,师父。)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