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清海无上师的密集闭关打坐守护着世界(五集之三) 2020.11.29

2020-12-15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所以我说:「是,谢谢至高慈悲的明师,原本宇宙守护天神,恳请您们帮助贫苦的人与无助的动物。帮助可怜的人类与无助的动物,拜托,拜托。终结他们可怕的苦难,感谢您倾听我的请求。」

你们还好奇什么事?或想到任何我跟你们说过的事或其他问题,有吗?(师父,您的日记里还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们分享?)我去拿日记,我才放到一旁,稍等。我放到哪里了?等一下,好吗?(是,师父,好的。)我有些来自天堂的预言,不过,你们明白我不能透露。(是,师父。)等时机到了,你们就会知道,我就能告诉你们了。很多事情我不能透露,我看看哪件事能说。噢,好多事都不能说。写了很多其他的事,像是有时候,我很担心我的安全。(是,师父。)因为我做的许多事,我说过的许多话,(是,师父。)牵涉到政治议题等等之类的。(是。)

我还在闭关。(是,师父。)完全没外出,除了走到十公尺远去喂一些野生动物。(是。)(是,师父。)喂臭鼬。这只臭鼬很爱吃(纯素)狗粮,所以必须有人带(纯素)狗粮过来。我也喂其他食物,像是面包。我不知道臭鼬吃什么,但他只选(纯素)狗粮。刚开始时,他吃了面包,因为我没给其他食物。他吃面包,也吃些点心。我意思是说,知道对他无害,我才给。像干(纯素)蛋白颗粒,像那样的东西。(是。)他刚开始会吃,但后来我连同(纯素)狗粮一起给时,他只吃(纯素)狗粮。他咬了几口面包后,就丢在那里。所以我就给(纯素)狗粮。很有趣,而且他好美,他应该是臭鼬族王子。(噢!)(哇。)他们都有这种皇家系统。(噢。)他们没有像是美国或其他国家民选的总统。

他们有国王和皇后,公主与王子,鱼也是一样。(噢。)(哇!)任何海里或河里的动物都有这种系统,陆地上的动物也有。(是,师父。)所以有时候他们看起来会跟其他一般的臭鼬、天鹅或鱼不同,因为他们是王子、公主或是国王。(哇。)(哇。)举例来说,大部分捕捉到的鱼都不是国王或皇后。但很可能是公主或王子,因为他们比较年轻,喜欢探险。他们会溜出宫殿,只为了到处瞧瞧。(是,师父。)然后就可能被网子捕到。(噢。)所以他们有一些看起来很特别。我在苹果手机新闻上,看过一些被捕捉的很奇特的鱼或类似的照片。我觉得很难过,替他们祈祷。我对着萤幕加持他们,让他们不再受苦,让他们灵魂解脱。

像那只臭鼬,我近看过他两次,他的白条纹非常美。他晚上会准时来吃东西,有时候我太忙就忘了,我觉得很抱歉。但现在我会确认好,到处贴了纸条。(是。)提醒我自己别忘记。我贴在电脑上,写着:「臭鼬的食物与水。」也贴在门上,这样打开门帘就会看到。让我想想,…有时候他们告诉我:「别担心,我们会保护您。」

我不知道为何讲到臭鼬。噢,因为我说到,我不会外出到任何我会感到害怕的地方。(是,师父。)因为在闭关期间,本来就不该到处跑。(是,师父。)应该待在受保护的区域,所以天使们与所有守护天神就可以履行其职责。(是,师父。)如果跑出保护区域,祂们比较难工作。(噢。)因为保护区外能量不同。比如说走高速公路,能量一直在变,因为有其他车辆与人,房子。(是,师父。)会比较困难,因为闭关期间我对所有事物都很敏感。(是,师父。)就像是一个婴儿,袒露身体与皮肤,没有太多保护。(是,师父。)新生儿很娇弱,而且很敏感。(是,师父。)所以我如果走到外面,外面的能量可能会造成比平常还要严重的麻烦,这就是为何其他人不能靠近。(是,师父。)现在好多了,因为我需要的不多,就没人再靠近我。(是,师父。)

所以我说:「是,谢谢至高慈悲的明师,原本宇宙守护天神,恳请您们帮助贫苦的人与无助的动物。帮助可怜的人类与无助的动物,拜托,拜托。终结他们可怕的苦难,感谢您倾听我的请求。」

好,这则我写着:「十一月廿日,再度思念狗儿们,随时都很想念我的狗。」有时候…有时候怎样?「有时候思念比较多,有时候思念多一点。」我看不懂我的字迹。「内外都有好多工作,无法置信。所以要像这样度过人类的一生?无法逃脱?」我指的是我的人类生活。然后…

我说过,无论我预言什么,可能都会变得不准。否定力量会找麻烦,延迟或使预言内容无效。懂吗?(懂,师父。)他们集中所有力量,要达到那个目的。(噢。)只为达到目的。(哇。)懂吗?他们能那样。(是,师父。)我意思是说,忽略其他所有事,只专注在那个目的,直到事情延迟或无效,然后再做其他事。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们。(懂,师父。)

再说…那是什么?好,别管它,我有时看不懂自己写了什么。因为我必须写得很快,赶在境界消失之前或在头脑遗忘之前,头脑总是无法记得境界或讯息太久。(是,师父。)因为能量不一样,当它来到这个世界,能量会改变。(是,师父。)它可能会失真,所以我必须写得很快,所以有时我看不懂。

「十一月十日,周二。」我想我能看懂吧?「你们全都说…」我正在一个会议中,跟天堂讲话。就如同现在,我跟你们开会。(噢!)然后我只写了些东西。我无法全部写下,因为他们正在说话,我们正在交谈,正在讨论一些事情。(是,师父。)最后,我说:「你们全都对我说:『要快乐,大家爱您。』我不在乎有没有人爱我。我哭着恳求所有人要爱动物,不要吃他们,不要再折磨他们,让他们自在。」还有一些圣灵也跟我说话,了解我说的吗?(噢,了解,师父。)我说:「无须爱我,请爱所有动物,拯救他们,帮助他们。」那就是我要说的。

我写了有关围绕在人们身旁有多少个飞行天使,但不是每个人都在内,我没时间为每一个人写。(是的,师父。)那些与我们之前讨论过相关的话题,了解吗?(了解,师父。)我无法写整个世界。

有些人没有天使,但他们有这种黄色。不是光圈,只是色彩。光圈对我来说应该是闪耀明亮的,像阳光。(是,师父。)像光一般。但色彩,仅是颜色而已,并不明亮。(对,师父。)光圈是明亮的,但有些人没有光圈,他们仅有色彩围绕而已,像是有不同的色泽,像是红、蓝、绿。深浅不一的绿影,深浅不一的红影,深浅不一的粉红影,深浅不一的蓝影,都代表着不同事物。(是的,师父。)现在没时间解释那个,也许改天再说。(是的,师父。)反正这不怎么有趣。只足以告诉你们,有些人内心深处充满某一种色彩,像是他们很有野心,他们很热情,他们内在不太平静。比方环绕着红颜色的人,那意味着战争。(哇。)

我的有些狗儿,他们会害怕一些人。他们会突然跑掉,尽量跑远,冲到山上。我问他们:「怎么了?为什么?」他们回答:「我们得躲避这两个人。」我问:「为何那样?」我还没看过这两人呢,而他们已看到。并告知我,我也该避开。我说:「没关系,我不怕。」我问他们:「告诉我你们看到的。」我知道,但我问他们看到了什么,因为我想要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然后他们跟我说:「噢,他们全身都是红色的,烈火还在他们双腿间和肚腹上燃烧着。」(噢。)因为内在能量会像那样显现于外。(噢。)那真是危险的事。(是,师父。)那个人可能会伤害你,若他或她有机会的话,可能会骚扰你。有时候生活在这世上,让人非常害怕。甚至是狗儿,都很害怕。(哇。)

我的一些狗,他们有天眼通。他们全都看得见,只是有一些比其他的狗对不同的主题或问题更有洞察力。(是,师父。)有些能看到更远的距离。像是,他们甚至知道关于川普总统的事。(哇。)他们其中有一个知道,不是每个都知道,并非所有的狗都知道。其他狗知道别的事。但是这最小的一个,她知道很多事。(哇。)甚至她没看到那本人,但她可以透过我的内心投射而看到。(是,师父。)就像是,当我谈到川普总统,那么他的形像也会出现在我的能量场中。(嗯。)(是。)(哇。)狗儿就能看见,并能据此回应我或大家。懂吗?(是,师父。)但我没时间一直去查看,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是的,师父。)但我的狗儿知道一切。

他们比任何人都更爱我,胜过你们任何人,抱歉。并非小看你们或什么,你们无法有那么多爱力。(是,师父。)因为人类的大脑被许多事物干扰。(是。)(是。)狗儿只专注在基本的事物上,他们不管其他许多事,像赚钱、出名,穿更好的衣服或接下来要吃什么。(是,师父。)他们几乎都活在当下,仅在当下。(是,师父。)发生在十分钟前的事,他们早就忘了。所以,他们能保持单纯,并能专注于上帝的能量或一切必要的事。这就是为何他们知道那么多的事,远超过我们。

他们非常灵通,并且很有力量,远超过我们许多人。远超过许多人类,(是,师父。)因为他们是如此专注和单纯,心灵又如此洁净,没太多像人类有的垃圾。(是,师父。)好,现在你们懂了。这是为何他们能够比人类爱得更深刻,真的是像那样。那就是为何人们那么喜爱狗、猫或动物。因为他们如此专注,纯真又不复杂。(对,师父。)纯粹而毫无阻碍。(是。)他们专注集中在好的、正向能量那方面,完全专注。(是,师父。)他们与天堂的连系比人类更多,修行人除外。(是,师父。)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