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内在一切彰显于外(四集之三) 2020.11.12

2020-11-18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有些人有特殊能力。(了解,师父。)有些人看得到或远或近的过去和未来。比方,好几年或几十年,或几百年前的事,或未来几百年的事。有些人能读你的心,有些人在远处就能听到你的谈话。

现在你们知道了。所以我告诉你们,如果我跟你们说川普总统是好人,你们应该相信我。(是的,师父,我相信。)若你问强‧沃特先生,他也会这么说。(是。)因为他看到了,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师父。相当令人讶异,强‧沃特竟会那样说,通常美国人不会那么说。)也许他不是美国人,他是美国人吗?(是,据我所知。)他是演员,也许他是美国人或好莱坞明星,对吧?(是。)好,怎么说呢?有些人有特殊能力。(了解,师父。)有些人看得到或远或近的过去和未来。比方,好几年或几十年,或几百年前的事,或未来几百年的事。(哇。)许多人像诺斯特拉达姆士,懂吗?(懂。)或你们在古预言节目中播出的预言家。(是的,师父。)有些人办得到。有些人能读你的心,有些人在远处就能听到你的谈话。人们有不同的能力。

(师父,如果川普总统是好人,为何他并未明确胜选而且至今仍一片混乱?)我也问同样的问题。业障,懂吗?天堂告诉我他早就赢了。(噢,哇。)但我当然不想告诉你们,通常我不想这么做。我只为他祈福,懂吗?(了解,师父。)因为即使大选声称有舞弊,但现在也很难证实了,懂吗?(懂。)而且任何原因都有可能。可能是人为的,也可能是机器故障,懂吗?(是,了解。)机器就像我的电脑一样,因为我对电脑不在行,所以有时它会找我麻烦。(了解,师父。)有可能是非专业人士造成机器故障,懂吗?(噢,了解。)后来机器已修复,但所有选票已杂乱无章,混在一起了。(是,师父。)好,当时我也想:「为什么?」天堂那样告诉我,现在却是这种状况,懂吗?(喔。)

但这就是业障,懂吗?(懂,师父。)能怎么办?(是,我很担心我的国家,我知道师父不想评论拜登先生,但请师父多告诉我们川普总统的事,好吗?)并非我不想说,而是通常我不想谈论别人不好的事,你们了解吗?(是的,了解,师父。)因为对那个人不公平,懂吗?(懂,师父。)每个人都有机会,即使是坏人也如是。情况改变时,人也会变。好。(是的,对。)每分钟都有可能,有时人们只要一悔改,马上就变成好人,了解吗?(了解。)

有些人生来就是好人。或是有好心肠,或这已然存在于他的命运蓝图中。有些人天生如此,有些人却不然,懂吗?有些人天生也是好人,后来因为受到不良影响才变坏。(是。)所以我从来不愿斩钉截铁地评论任何人。(是的,我知道,师父。)因为人总是有机会改变。等一下,我会回来,别关掉。(好,师父。)风扇太吵,我关了它。头痛,(噢。)稍微而已。不用担心,我会好的,不用担心。所以你们了解,不是我想隐瞒什么,或不给你们满意的答覆,了解吧?(是,师父。)

关于川普先生,你们还想知道什么?还有其他有关他的事,但我不便透露。我讲过,等我们有空喝茶的时候会私下告诉你们,好吗?(关于川普总统,您是否还有其他可透露的?因为您曾提到他是好人,而且他周围有五位天使。)对。(还有吗?)有天眼通或灵力的人都看得到,这很容易。(了解,师父。)有天眼通的人也看得到人们的气场,以及此人是否有天使或魔鬼围绕或陪伴。(噢。)就是这样。你们知道吧?(知道。)

若事实证明某人一直在行善,你有看到吧。(是,师父。)他停止对伊朗报复行动是何时的事?因他想营救约一五○位战争受难者,该行动若持续进行,那些人就会丧命?他是何时停止行动的?何时发生的?(是二○一九年。)二○一九年,好。(是。)所以那可能是非常临时的决定,因为它并非受大选影响。(对。我想大约在展开行动的十分钟前,他下令终止行动。)噢,天啊。(是的。)噢,感谢上帝。(是的。)感谢上帝帮忙,是。杀生万万不可,我一直都这么说,无论如何都是如此。(是,师父。)我们永远都能设法找到拯救生命的方式。我不知道还要讲什么。因此从他所做的事就看得出他是好人,他也始终致力于和平,那对世界也有好处。不只对贵国好,懂吗?(懂,师父。)因为如果贵国卷入战争,人民也会丧命(是。)或在某方面受到伤害,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师父。)有战争必有死伤,伤者失去手臂或双腿痛苦不堪,变成残废,还有种种不幸,懂吗?(懂,师父。)不仅士兵受害,家人、妻儿、父母或朋友也都会受影响。噢,会牵连到很多人,懂吗?(懂。)而且业障会持续运作。然而若能终止战争,业障就会停止,不会有更多因果循环的报应,懂吗?(懂,师父。)由此可见,他是一个良善之人。(是的,师父。)不仅是一位总统。一位总统若将其权力用于良善之处,就是一个良善之人。不被荣耀和权力游戏(是的,师父。)或金钱蒙蔽双眼。(是的,师父。)当权执政还能悲悯他人,很难做到吧?(是。)不论你们是否相信我,他必定是一个善良的人,证据一目暸然。(是的,的确。)

有时你们感到纳闷,为何一个好人无法一生顺遂。就像那样。这个世界的灵性发展还未达到高等意识,能让一切平安顺逐。(了解。)是啊!相较于耶稣或佛陀的时代,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是。)是啊。或是其他先知的时代,是啊。(是的,师父。)好。(谢谢师父。)不客气。

师父,关于这次选举我读到一些报导,因其备受争议,或许川普总统无须承认败选。)哦?(一旦选举有问题,可以诉诸最高法院或国会众议院,他们会投票选出总统。)喔,好。(而且每州会有一张选票。目前挺共和党的州较多,我想川普总统可能会赢。)好,好。(所以他还有机会,他无须就此让步。)是啊,或许是那样。也许这是为什么在大选计票前,天堂告诉我他会赢,懂吗?(哇。)天堂告诉我,他赢了,在人们得知计票结果前,天堂就告诉我,他赢了。我心想:「好,这很好,非常好,非常公平公正。」(是。)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我睡得安稳,也吃得好。本该如此,是吗?(是的,师父。)

即时新闻快报!

为我欢呼!为我欢呼!舞弊!舞弊!舞弊!

什么?!

由清海无上师编导,匿名者制作插图。世界会会员都吃纯素,全持纯素!

(事实上赢得三大奖,三大类别:无关紧要、胡说八道及不幽默的喜剧。一致由清海无上师亲自投票!)

但后来消息对他不利。事情有可能会翻转。(是,我仍抱着希望。)一位好总统值得赞许,值得拥有更多机会来造福世界。(是的,师父。)当然你担心你的国家,很多人也担心。(是的,师父。)投票给各候选人的数千万人民会担心。(是。)至少我没投票给任何人。我不太担心。只是顺便讨论这些事,不论结果为何,都是依天堂的旨意与人们的业力而定,好吗?(是的,师父。)当然,我们可以祈祷。(是,师父,谢谢您。)好。

很多美国的灵媒,他们也都看到了。(是。)有些政治人物会让灵媒帮助他们应对情况,做某些决定,知道如何赢得选战,或谁会赢之类的事。藉此而选择某人而非其他人。(是的,师父。)比方说在一个政党之中。这不只是在华盛顿特区,许多国家都如此。(是。)他们自己无法分辨,所以仰赖灵媒,好的灵媒,来告知他们未来之事。很多灵媒真的有这本事。(是的。)有些真的不错,并非江湖术士。

我因缘际会遇过几位。就像有一次我在…椰林在哪里?是在美国吗?对,在迈阿密!(对,应该是。)就在那附近,对吗?椰林,大概半小时车程。非常有名,(是,我听过。)你听过吧,在佛罗里达州。我有时会经过那里。不记得原因了。也许只是去看看,吃点东西,或去看电影。有时徒弟们带我去那里,他们来为我介绍,做观光导览。我跟他们同行,途中被两位灵媒逮到。对方说:「来,让我看看您。」我说:「噢,不,女士,我真的不需要。」但我的友人想要。(是。)我的徒弟友人大概想测试我什么的。「走吧,走吧,去瞧瞧。」(是。)我说:「在这里,不要叫我师父。称呼师姊就好,或随便一个名字。」但那位灵媒都知道。她没多说些什么,之后我们就付钱离开了。

然后隔天,或是另一次,我遇到另一位。只是经过而已,她也说同样的话:「喔,您是…天啊!您是…让我看看您?」我说:「不必啦,我没什么好看的。」她说:「不,没关系,您不必付钱,请过来一下。」于是我就过去。那时另一位灵媒经过,她告诉我,那位正在看着我的手,用塔罗牌帮我占卜的人,她小声告诉我:「她想要接近您,偷您的能量来获得利益。」但我什么也没说。我还年轻,(是,师父。)不太深究这些东西。所以也就听听而已,不太在意。(是。)但后来她继续说出,我过去和现在做些什么,以及我是谁,天啊!我非常地惊讶、震惊。她甚至说:「喔,请您来我的办公室。」我问:「要做什么?」她说:「人们喜欢您,我想邀您来我的办公室,我可进一步帮助您。可以告诉您更多,请您加持我的办公室。」我说:「喔,我不确定,我无法承诺,好吗?现在我们要去赶场电影,也许下回再见。」她说我有写书,我很出名,有好多天使环绕在旁。我无法说什么,我说:「谢谢,谢谢你的夸奖。」她说:「这不是夸奖,不是恭维。」我说:「我们该走了。」我不太在意这类事情。(是,师父。)实际上当时,我也没写什么书。那时候我刚开始我的使命。(了解,是。)我说:「我没写书。」她说:「也许不是您亲自写,但别人会为您写,或有人已经为您写了,或者就是您。即使还没有,之后您将会写一些书。您会有一些著作,会写一些书。而且您会非常出名。」还有其他等等,讲了很多事。(是。)彷佛对我认识得很透彻。所以我需我的同伴友人,说:「走吧,迟到了。」我们付了钱,然后离开。

后来,我又再碰到她!她刚好在附近走动,我在外面看鹦鹉玩一些把戏,给他们一些钱,(是。)用一些藉口帮助他们,懂吗?然后她来找我,说:「噢!我记得您,请一起走吧,我们聊一下。」她那么热情又真诚,我不知道如何拒绝。那时候我独自一人,没有其他人。(是。)没有藉口,我也不想说谎。我没要看电影,没什么要做…我不知道为何会去,不记得为何去那里,也许是美味的披萨,纯素的玛格丽特披萨。她说:「我请您喝点东西。」我说:「不,不,应该我请你,我们走吧。」她那么慷慨仁慈。(是。)她看起来很仁慈,不像是黑神通巫婆。我之前遇到的第一个,就比较怪异。(是。)还有她说话的方式,她想叫我的朋友到旁边,私下告诉她一些事,而不让我知道。但我没问,我一点也不在乎。我当时很年轻,并不在意。因为徒弟不多,我的想法很单纯。(是,师父。)我的头脑还很单纯。(是。)不复杂,没有愤恨,毫无怀疑、猜忌、心无罣碍。

所以我们去了一家餐厅,她点了一杯饮料,我想帮她买单,但她不让我付。她说:「好。」然后她说:「我要为您做一些事。我无法在办公室做,因为您没来我办公室,所以我就在这里进行。」我说:「你要做什么,你手边什么都没有,你要做什么呢?用秘咒吗?」她说:「别担心,我不会对您做不好的事。放心,我向上帝发誓。」我很相信上帝。我不怎么相信她,但我相信上帝。(是。)我说:「前几天,我遇到的另一个灵媒,也说同样的事。」她说:「不,那是我母亲,我和我母亲不是同道人。我比较…」意思是她比较好。(是。)她比较正直、善良。「…而我母亲不一样。」我说:「喔,我懂了。」好。

然后她请服务生拿一瓶水给她,干净、未开封的水。(是。)全新的。她叫我拿着那瓶水,摇一摇瓶子,摇一摇。我们去洗手间做这件事,因为她不想在餐厅客人的面前施展这个法术。(是,师父。)我们去女士洗手间,她叫我摇一摇瓶子,我摇一摇,她也摇一摇,然后她叫我自己打开。那个瓶盖还很紧。(是。)我必须用力打开,就像是你打开密封的瓶装水。我打开瓶子,里面的水全是黑的。(噢。)在我们摇之前一分钟,水还是清澈的。(是。)我没有看到她手里有任何东西,她并不知道她会遇到我,我们没有约定时间,什么都没有。只是偶遇。我看她手上没有东西,而且是当着我的面摇,懂我的意思吗?(懂。)我一直拿着那瓶水,然后她叫我打开。我打开瓶子,水全黑了。我说:「怎么回事?」她说:「我施法,延长您的寿命十二年。」我说:「为何对我这么好,你为何要这么做?」她说:「因为您会利益这个世界」。(噢。)噢,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但我认为那变黑的水也许是从徒弟来的业障。

然后她就离开了,她不想拿钱或任何东西。她甚至付了小费,给服务员五块美金,我记得很清楚。我想是因为,她只喝了一杯水,我也喝了果汁之类的,那些她已经付了。但她付了五美元小费,我当时想,她真的很慷慨。(是。)所以我才会记得。(是,师父。)就我所知,不是很多人会给五美元小费。我在餐厅看到的,也许给一美元小费,或什么也没给。有些甚至给五十美分。有时他们把找零都收下,没给服务员小费。我不是怪他们,不是说他们很坏,也许他们没有多的可给,懂我的意思吗?(懂,师父。)不是每个用餐的人都会给五美元、十美元当作小费。(是的。)我的意思是,因为这样,我认为她很慷慨。所以我才会记得,然后她就离开了。(哇。)祝福她,祝福她。(太神奇了。)若她往生,我一定会帮助她上天堂,至少到第四界,解脱。(哇。)许多帮助我的人都到第四界去了。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