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其他节目

人心可使地球化险为夷 2020.11.06

2020-11-10
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多数美国人也会问你们问的这些问题。(是的,他们想知道。)许多世人也想问你们所问的问题。(是。)但愿我的答覆能厘清他们的思绪,对他们有所帮助、安慰。

 

师父,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许多美国人民对此忧心忡忡。他们该担心吗?

当然该担心气候变迁,而非担心那份协定。我读过了。大略读过。我读得想睡觉,因为平淡无奇,文笔精湛却内容空洞。完全没提到具体做法,比方说,制造电动车。推广有机农业。(是。)禁止畜牧业以避免产生甲烷。因为甲烷是热吸附最强的气体,甲烷目前是地球升温最主要的因素。(是。)这些都没提到,就像在敷衍小孩一样,「要乖喔,要告诉我,你有多乖。」就这样,类似这样。读了就知道。(是的,师父。)也许你们读过,而且跟我有同感。难怪美国人要退出协定。毫无用处。(是。)我觉得没有用处。(懂。)不过一篇文章而已。也许可以赢得文学奖,如果在文学方面颇具价值的话。天啊,我觉得好挫折。(噢。)不晓得签署协定的人是否了解所签署的内容,因为内容华而不实,对于该怎么做毫无实质指示,也毫无具体建议。(是的,师父。)只说:「尽量减少气候变迁排放。」诸如此类的话。到底排放什么?(是。)

我以前讲过。以前在某次会议中我告诉过大家。我说可以保留一切飞机。(是的,师父。)可以保留一切船舶,可以保留一切汽车,可以保留一切火车、铁路、公车,甚至原有的一切都照旧。只要遏止畜牧业产生的甲烷。因为排放二氧化碳固然不利于空气,却不如遏止甲烷般急迫。(是的,师父。)因为甲烷是热吸附最强的气体,消失的速度也最快。遏止甲烷,气候就会降温。(是的,师父。)在此同时我们也能处理二氧化碳。(是。)否则,二氧化碳可存在空气中一千年,再加上甲烷的话,噢,你们谈论、问我这个,我就感到不寒而栗。

我不该感到胆战心惊。我应该镇定冷静、从容安详,我做不到。我无法平静,因为攸关现在、过去和未来数百万人、数十亿人的生死,因为吃肉,因为吃肉造成的苦难,因为折磨导致的痛苦,以及,天啊,对动物的虐待。(是。)你们看过所有影片。(是的,触目惊心。)看过所有剪辑就知道。我什么都不必再讲。因为再说的话,我会尖叫。(是,懂。)

我不晓得世界是否还能救。老实说,我很心灰意冷,对牛弹琴,又哑又盲的「牛」。记得有位犹太拉比,有本著作《面对盲者》。盲者什么都看不见。你们懂我的意思。(是的,师父。)站在盲人面前,他们看不见你。(对。)多数世人就是如此盲目,包括所有政府和领导人,抱歉。我实话实说而已。说实话何必感到抱歉?(了解,师父。)我知道你们不常看到你们的师父这个样子或听到我口气如此焦虑。(是的,师父。)我并非焦虑,只是很挫折,对地球状况难过不已,对人类在新冠疫情期间的绝望、落寞和无可奈何感到很心痛。(是的,师父。)政府的政策却毫无帮助、毫无改变。

我讲过这个世界的系统表里不一。我确实讲过。(是的。)假仁假义。因为他们一边签署保护动物法,禁止人们伤害动物、禁止造成动物恐惧,或造成任何痛苦。另一边却在做什么?每天大量屠杀动物。每天屠杀数百万动物。每天要动物的命,也要人类的命。我跟你们讲话的每分钟,有数百万动物被杀,包括鱼、空中的飞鸟、蛋里未出生的小鸡等等。(是,师父。那很可怕。)我怎么能坐在这里告诉你们:「噢,他们很英明。他们正尽力而为。」他们根本毫无作为。相信我,他们是伪君子。我甚至想起诉他们违反自己订定的法令。但我是修行人。我不该提出诉讼。但是我痛苦不堪。我好痛苦。(是的。)内心痛苦万分。一部分的我已然垂死,因为这些苦难的世界、无助的动物和人类沦为战争和屠杀的受害者,无故被虐待和折磨。我一想到这些,胃就不舒服,懂吗?(是的,师父。)我已经欲哭无泪,因为每天都哭。我每天泪流满面甚至想离开这个世界,(噢,师父。)因为这个所谓的世界无异就是个血海。有人类流出的血,有动物流出的血,由于人类各种暴行、各种疯狂恶行而汨汨流出的淋漓鲜血。

我是指,我不怪美国人退出这个所谓的《巴黎气候协定》。(是的,师父。)协定内容自相矛盾。毫无具体行动,白纸黑字都是理论,不告诉人们怎么做。只说:「必须尝试。」给个摘要就了事。(是的,师父。)而且一再老调重弹,所以我才说我几乎睡着,因为十分枯燥乏味。(是的,师父。)索然无味又毫无用处。我对此协定不予置评。他们搭乘飞机或其他运输工具去巴黎,只是浪费时间又制造更多污染而已。到巴黎后,吃肉喝酒,口若悬河。更写得头头是道。真的令我生气。所以我在这里讲话才不客气。(是的,师父。)

这个世界太虚伪了。(是的,师父。)虚伪的世界,还有统治各国的伪君子。我不说抱歉。连半句都不说。(是的,师父,了解。)我终究要说出这项事实。我不想再保持沉默了。我不想再客气了。(是。)因为这些都没有用,以前都没效果。人们似乎既盲又聋且哑。(希望他们会听师父的话。)你希望如此。在你梦里会吧?在我梦里也会,是。我们只能做梦和希望。(谢谢师父的鼓励和帮助。)我尽力而为,亲爱的。我尽力而为不然该怎么办?

我们只能继续,只能继续抱持希望,希望事情会改变。(是。)已稍有改变,是人们有所改变,而非立法者。(是。)他们自己写下法令。本身却不依法行事。他们自己每天违法让动物受苦,准许屠杀、虐待,并折磨无辜、无助且无害的动物,动物是人类和众生最好的朋友,真正的朋友。(是。)是。因此,缔造改变的不是政府,唯有人心才能使岌岌可危的地球化险为夷。(是的,是的。)人们看影片,看无上师电视台,会了解其中的道理和慈悲的意涵,他们可能因而改变内心,从而改变在地球的生活,并拯救我们的世界。政府,没有用。我这么说绝无歉意。

政府在某些方面有用,在这方面却毫无用处。最重要的重点和问题是,我们必须保住这个星球和星球上的人类与众生,全都要保住。必须确保他们都平安,那就要藉由使气温如气候变迁前一样正常。至少也要遏止气候变迁恶化。我没看到任何政府以实质行动阻止气候变迁导致的一切灾难。阻止畜牧业导致的疫病之苦,禁止监禁畜养动物、禁止杀害畜养的动物。政府应该禁止这些,一切自会早日好转无恙。(是,师父。)

除了其中有些缔造和平。缔造和平已经很了不起。(是的。)这些人爱好和平的努力将使他们备受赞扬。确实下了功夫,纵然处境或传统艰难,他们仍跨出传统框架做自认为正确的事。我赞叹并为这些人喝采,也祈祷天堂多帮他们。(是的,师父。)至少他们做到我的一半要求。纯素世界,世界和平。其他人则毫无用处。真的没有用。浪费纳税人的钱。(是。)我是这么认为的。(是的,师父。)

(师父,畜牧业是排放甲烷的元凶,)是。(也是气候升温的罪魁祸首,)是。(《巴黎气候协定》对此为何只字不提?)啊!因为他们放不下鱼、肉、蛋和乳制品。他们当然不会提。因为他们尚未遭逢灾难。也许有些已历经灾难却非多数。因为他们住在受保护的安全环境。他们全都受到政府法规和特权的保护。所以不在乎他人的苦难。你们了解吗?(是的,师父。)所以我才说政府没用,或假仁假义。现在明白了吗?(是的,谢谢师父。)好,不客气。

还有问题吗?(是的,师父,川普总统阁下在一场记者会中谈到这次的选举舞弊。)是。(仅少数主要新闻媒体报导这件事。为什么?)就是尽可能在反对川普总统阁下,你们提到有人出书抨击他,许多媒体反对他,连网路社交平台也反对或打压他,删除他的贴文,或隐藏他的推文。媒体在最后一刻转而支持前副总统拜登阁下,因此,川普总统若落选谁都不该惊讶。全国半数人民支持他已经是奇迹了。我不晓得他怎么有勇气出去演讲、造势、竞选连任。男众真的很坚强,是吧?(是的,师父。)

师父,这次总统选举真有舞弊情事吗?)我无法向你们证明。(是的,师父。)别人关起门来背地里秘密行事,谁都不得而知。(是的,师父。)不过,也许美国的宪法体制能提供帮助。可能会进行相关调查。好吗?(是,师父。)真相可能水落石出。即使我知道,也不能置喙。(是的,师父。)我未必有时间查看这些新闻。我也没有新闻应用软体。我只有几个应用软体浏览主要、著名的频道。好吗?(是,师父。)我主要是必须追踪疫情。所以不晓得美国其他频道或新闻是否会刊登什么事。目前报导不多。我看到他们并未刊登或报导有关拜登先生和他儿子贪腐事件的声明,(是。)媒体也把言论压下来了。(是的,师父。)他们所作所为自有理由。他们握有刊登大权。报导与否,他们说了算。我们无能为力。然而川普总统阁下的多数政绩,他们却压制言论不太刊登或报导。不提他所做的许多事。比方说,新冠肺炎防疫方面,媒体说他没做什么。但是他做了很多。比方我读到报导,他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与美国企业界人士商讨,指示他们迅速改变方向,生产口罩和个人防护设备。(是的,个人防护设备。)我平常不晓得多少年没看新闻了。但是为了疫情,我关心民众的安全、关心小孩和老年人,所以必须持续浏览新闻,因而顺便看到这些。

媒体压下许多川普总统阁下的良政。(是。)他们也压下关于对手拜登先生与其家族的一切丑闻。可是他们却刊登川普总统阁下的传闻,即使是空穴来风,或就算是不好的事,但也只是些芝麻小事。懂我的意思吗?(是的,师父。)即使是芝麻小事,媒体却只刊登或报导他的负面传闻。他们对于拜登先生的事却着墨不多。(是的,确实如此。)虽然我们不知道事情是真是假,但是他们提出许多证据,书面证据或电脑佐证、网路等等。媒体报导了一部分。(是的,师父。)福斯新闻报导了,其余,多数却都噤声不语,甚至在网路社群媒体将报导压下来。(是。)媒体不让川普总统发文,甚至删除他的言论,批评总统先生提出的选举舞弊是所言不实。他在得知选举结果前就提出来了。(是的,师父。)而非他知道大势已去才阻止计票。他下令停止计票。即使如此也没人知道,没人能证明川普总统阁下所言是否属实。懂我的意思吗?(是的,师父。)至于媒体,他们对国家元首的言论,应该如实刊登、报导。因为他们无法证明总统所言是否属实。他们的工作是记者,报导新闻就好,是吧?(是的,师父。)但是他们有时反而散播假新闻。

川普先生有许多好事,媒体都没怎么报导,不为他加油打气。比方防疫这方面。媒体说他没有建树。把美国的染疫死亡人数怪到他头上。但他为防疫做了许多事。他在疫情之初就立即召集商界人士,指示他们改变生产方向。改变以往的生产方向,(是的。)无论做毛毯或衣服,现在必须改做口罩,改做个人防护设备供医院的医护人员使用。是。(是的。)他也下令制造许多呼吸器,让需要的人不会被拒绝。这是根据美国副总统彭斯的说法。他说川普总统先生让他感到与有荣焉。(是的。)忧心人民并照顾人民。当时,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院」院长佛奇医生表示不需要发口罩给人民。总统先生要给。(是。)佛奇医生却说不需要。佛奇医生阻止这件事。

川普总统关闭边境杜绝境外移入染疫病例。拜登先生还嘲笑他,说他是胆小鬼,意指他没勇气。畏首畏尾、胆小如鼠。拜托,他照顾人民而已。(是的。)结果遭到全面抨击。佛奇医生应当是美国最顶尖的医生才能在其位、司其职。(是的,师父。)如果这些报导属实,我听说彭斯先生表示川普总统先生为防疫做了许多事。他打算在全国各地发放数十亿个口罩。每个人民应该可以免费获得五个口罩。结果口罩却遗失,因故被阻拦了。(是。)也许有人和佛奇医生持有相同的看法,阻拦了口罩的发放。已经运出去了。却遭阻拦。(是,师父。)如果这都是事实,如副总统彭斯所言,川普总统的新冠肺炎防疫举措让他与有荣焉。许多人没什么防疫建树,甚至强迫所有病患回养老院,导致更多虚弱无助的老人遭感染。老人家已经又病又虚弱。相关单位不希望这些老人留在医院。不想负责任。是某州的州长。这是正式报导的新闻。(是的,师父。)我在某处看到的,他后来好像为此道歉。

总统先生还做了很多事。他召集所有制药厂商即刻进行研究,并裁拨大笔经费请他们研发疫苗。(是的,师父。)而且亲自不断敦促。持续追踪进度并敦促。(是的,师父。)许多这类的事,有些媒体加以报导,有些则没有。(是。)也许因为他们有偏见,也许仰赖另一个政党所做的承诺,表明他们会有种种作为,因应气候变迁。

不过就像我说的,你们的第一个问题关于《巴黎气候协定》,这协定对我而言就像水。(是的。)随时都会蒸发,因为并没有提出必须采取的具体措施。(是的,懂。)如果我是与会者,我会说首要之务就是杜绝一切畜牧业,因为畜牧业伤害地球,是排放甲烷的元凶。而且日益恶化。气候一直在持续恶化,所有证据都显而易见。连五岁的小孩都知道气候变迁深深伤害我们的星球,伤害我们的同胞,对一切都造成伤害。

『别再漫不经心地伤害我们的星球,这世界是我们唯一仅有。』

也不要怪那个产业。不要怪石油相关产业。只要人类不再养殖牲畜就不会再排放甲烷。(是的,师父。)如果不再排放甲烷,气候很快就会降温。(是。)然后我们就有时间处理二氧化碳的问题。(是的,师父。)不过,他们的做法却像隔靴搔痒。避重就轻,比如禁止开采煤矿 或是停止采油等其他产业。做这类的事。即使飞机、船、火车、汽车…所有运输工具的碳排 加起来都不算什么,比起甲烷的暖化效应那些只占很小的百分比。这些你们都知道吧?(是的,师父。)我只是再次提醒你们以及外面可能会听的人。这样明白我所说的吗?好吗?(是,师父。谢谢您。)

所以,川普总统阁下真的是好人,更可以说是好总统。他很关心人民,(是。)他做的事,有许多并未见诸网路,或是被压下来而未报导。(是的,师父。)这样有失公平。所以无论他说什么,他们根本不在乎。有些人只凭表象判断,或事情并未投其所好就不喜欢他,有些人则是支持另一个政党。(是。)或者他们相信另一党候选人会守诺言。噢,竞选诺言我看多了。这种诺言听多了。你们不也是吗?(是。)从未兑现过。至少川普先生是诚实的。他信守诺言,说到做到。(是。)

他执政的短短四年尽忠职守。在反对者环绕的情况下。受到种种无情、无止境地抨击。(是的,师父。)他仍然做了很多好事。我盛赞他,也为世界和美国感谢他。即使他落选,我仍感谢他,我依然认为他是史上称职的总统。希望我们有更多这样的总统。我相信要是他更深入了解气候变迁或肉品业,就会废止这类产业。一如他几乎立即就终止其他不好的事。(是的,师父。)所以若是他落选,我会觉得很遗憾。我无法向你们或任何人证明他所声言的事。他那么做必然有理由。(是的,师父。)

我们不能奢望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人都诚实公正。(是的,师父。)所以我们只能眼观美国和世界的业障会带给这选举什么结果,及发生在世界上的一切。懂吗?(是的,师父。)我也很难过。他们是世界第一强国,经济首屈一指,对吗?美国是第一强国吧?(应该是,是的。)还有中国。但我很遗憾,这个在经济、政治和所谓自由民主方面都是世界第一强的国家,也做不到公正公平。就从媒体开始说。媒体理当不偏不倚,坚定道出真相,报导真相。(是的,师父。)但我认为媒体并未克尽职守。有些媒体兢兢业业,我感谢并赞扬他们。有些做得不好,大多如此。许多都有失本分。这是很可悲的事,因为美国应是民主国家。应该是民主国家。首屈一指的民主国家。却仅仅为了「空想」,为了「空中之花」等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就像空头支票一般;或由于偏颇的判断而须击垮对方…或击垮一个好人,真正善良且有爱心的人。

我很难过。但愿尚有转圜余地,也许川普先生会胜选,因为这世界需要他。需要这样的人。(是的,师父。)是他主张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对吗?(是的,师父。)他率先这么做,对吗?政府对此也表示同意。他并非「不关心气候」,而是他「不在乎」这种「如水般的」协定。(是的,师父。)随时会「蒸发」。内容对我而言也没意义,空谈罢了。

就像保护动物的法律也没落实。(是的,师父。)也许执行了一点点,各方面执行比例约一%,○‧五%,还有野生动物等等。仅此而已。(是,师父。)少之又少,而其余的…只是间接地允许、鼓励,或容许屠宰场和畜牧业进行这些残酷、不人道和野蛮的行径。你可以看到猪必须躺在那种笼子。(对,很惨。)十五或廿公分宽。整天整晚,毕生如此。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是的,师父。)能想像若那换作是你?设身处地想想?想想看,你受得了吗?(受不了。)他们还用电棒戳动物、踢动物、割喉还有…天啊。还把动物活活剥皮等等。你们都知道那些。所以我想我们无法相信任何这类政治制度了。我要看到行动才会相信。我不相信任何承诺。(是的,师父。)我也不相信任何成文法那类的法律。他们没按照自己制定的法律行事,而那些法律是国家的法院、律师、立法者所拟定、同意签署并盖章的。(是的,师父。)从保护动物法讲起。噢,天啊。这些法律对所有天地、所有的天使,以及所有识字和正常理解力的人而言都是笑柄。(是,师父。)

我忘了你刚问我什么?天啊,我说个不停。因为每次我想到动物就…我可能会痛苦不已而死。懂吗?(是的,师父。)彷佛如此受苦的是我。天啊,好。问我别的问题或是还有问题吗?你刚刚问什么?我回答了吗?(师父,您回答了。是关于选举舞弊的事。)喔,好,会的。即使目前没人能证明。(是,师父。)我无法证明这些。我人不在美国。我在美国没有权力。只是我多次获颁荣誉公民,对此我很珍惜,也很感激。(是的,师父。)也因此我有时才会稍微谈谈你们国家。(是,谢谢您。)因为贵国给我莫大荣耀。(是的,师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值得,但是我很感激。所以我尽己所能在各方面都帮贵国一点,不过仅止于此。(是的,师父。)

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政治权力。除了无上师电视台,我无法改变什么。我们日以继夜辛苦工作。我们只有那个工具。除了我的开示,还有我们做的其他事。发传单、贴海报。

好,还有吗?(师父,我听新闻报导有人在烧选票。您听说了吗?)我在浏览疫情标题时也看到那则新闻。我看到那些新闻的画面。(是的,师父。)光看标题就知道了,根本不必看内容。我刚才讲过了。(是,师父。)如果属实,总统先生的声言当然就多少获得证实。因为无法确定被烧了多少选票。而且是投给谁的选票。我还看到记者和川普先生的一些支持者也被禁止进入计票区,所以他们根本无法监票。(是的,师父。)而拜登先生的支持者却在场,(是的,师父。)他们正在计票之类的,然后不让川普先生的支持者和媒体记者进去监票。(是的,师父。)我也看到一些重复计票。因为他们想要邮寄投票,类似那样,(是的,师父。)比方,不亲自投票,就可邮寄投票,可填写表格后邮寄选票。他们起初告诉民众,先寄出选票看系统是否正常。(噢。)所以那是第一批。等他们说「没问题」,一切正常时,选民就可再邮寄一次。那意谓重复投票。(是。)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是的,师父。)事后他们当然可以丢弃不想要的,保留想要的。那也可能导致重复计票。也许因而才会烧选票,重复计票,并禁止所有记者和川普先生的支持者去监督计票。

我在新闻中看到,(是的,师父。)宾州也有一些可疑的舞弊事端。(是的,师父。)宾州,「宾州州议员要求该州最高选举官员辞职。」(哇。)还有,他们说,「据报导邮政人员发现未送达的缺席选票。」(哇!)有人没送达缺席选票。我想是邮寄选票。(是的,师父。)有一位邮务人员发现有人没把选票寄出去。了解吗?(是。)所以,川普总统所言可能是真的。是吗?(是的,师父。)我并未指出是否属实,但是极有可能,因为很多证据显示,就如我们刚刚所提到的。(是的,师父。)

还有另一则新闻。等一下。好。在内华达州,他们对选票舞弊的案例也有些疑虑,他们说,「内华达共和党已将案件转给AG巴尔…」「AG巴尔」,那是什么意思?(AG是指司法部长。)啊,好。(司法部长巴尔。)啊,好。「内华达州共和党已将案件转呈司法部长巴尔,他们已收到至少三○六二起选举舞弊的报告。」很难说。我们只能为总统祈祷。(是的,师父。)为现任总统祈祷,祈祷他能幸运翻转结果。(是的,师父。)也许川普总统因而宣称其中有舞弊。有可能。(是的,师父。)(了解,师父。)目前的态势是有可能。藉由媒体,以及社群网站的压制。(是的,师父。)还有焚烧选票以及重复计票,如果这些全部属实,还有阻止记者核实计票工作,诸如此类。选举舞弊有可能是真的。只是我无法向你们证明这一点。(是的,师父,了解。)我也没有职权,你们很清楚,我只是美国荣誉公民。我真的只能尽力而为。(是的,师父。)

我为你们的国家祈祷,(谢谢师父。)也为现任的好总统祈祷。(是的,师父。)无论如何,都是美国人民的共业。(是的,了解。)还有上帝的旨意,我是指因果教主会根据情况调整。所以我们只能祈祷。(是的,谢谢师父。)我们不会责备任何人,无论输或赢。了解吗?(是的,谢谢师父。)都是因果业障,贵国人民的业障,因果律依据业障来执行。好了,现在高兴了吧!现在都好了吧?(是的,谢谢师父。)很遗憾,美国人处于如此混乱的局面,甚至可能面临法院诉讼这类问题。对人民、国家而言,这不是很稳定的局势。让人忧心、焦虑,也许经济也会受到冲击。还有疫情和许多重症多少也会被忽略。(是的,师父。)

   

因此我也鼓励大众戴口罩保护自己。因为如果染疫者过多,许多其他疾病患者就会受到忽略。(是的,师父。)攸关他们生死的问题会被忽略,因为医院不堪负荷,医生、护士与医护人员会筋疲力竭或过劳致死。许多人已经殉职,许多有才华、经验丰富、好心的医生、护士、医院工作人员等已经殉职。(是的,师父。)这也会波及超级市场和许多其他企业,那些员工必须整天与顾客频繁互动的企业,尽管有各种保护措施还是面临着可怕的风险。(是的,很可怕。)总是有疏忽的时候。有时他们忘记,会抓挠自己的脸。只是自然的反应。(是的,师父。)或是揉自己的眼睛,而病毒就从那里侵入。

病毒传播很快。你们已经从一些已知的证据中得知,无上师电视台也播过。因此我不明白为什么人民不戴口罩,不保护他们自己。(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了保护每个人,为了保护地球,因为患病的人很多,我们也耗尽了地球的资源,中断了所有的商业活动。然后国家会破产。许多国家无法继续负担失业人民的补助。(是的,师父。)几十万、几百万人失业甚或数十亿人。(是,师父。)这会拖垮经济,和国家储备资源等等。(是,师父。)

总之,不能永远坐在那里光吃不做。悠乐(越南)有句话说,「坐吃山空。」意思是,吃光了,(是。)连山也会被吃光。(是的。)这很合逻辑。天啊!真担心我们世界,但我能做什么呢?(谢谢师父所做的一切。)我们尽力而为,但我希望我能做更多。(是的,师父。)(谢谢师父。)

谢谢你们问这些问题。我认为这很重要。(是。)对大众而言,多数美国人也会问你们问的这些问题。(是的,他们想知道。)许多世人也想问你们所问的问题。(是。)但愿我的答覆能厘清他们的思绪,对他们有所帮助、安慰。希望你们现任的总统,万事如意,得到天地司法系统的最佳援助。(是的,谢谢您。)上帝保佑。(谢谢师父。)上帝保佑你们。上帝保佑总统。上帝保佑美国。(谢谢师父。)上帝保佑我们的世界。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