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重播)打禅的莫大利益(二集之一)2019.04.10

2020-11-14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出去讲经时,听经的人如果诚心的话,也会得到解脱,如果他们也想解脱的话。这些数目只是在地狱或某个恶道受苦的往生者。如果不容易处理,打禅期间可以处理。所以得度的灵魂总共约七亿三千一百一十一万四千一百廿三。

大家好吗?(很好,师父。)我要念另一部经,你们要听吗?(要。)这部经叫「我的日记」。我不知道明天是否还会回来,所以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我意思是,暂时来说。我没有很多时间写东西,我只是很快简短地记下。

今天是四月十号吗?反正,我的页面现在全都…看到了吗?你看,比方说,我每天通过多少新境界。(哇!)这还不是最多的时候。如果我有时间写,就会像那样。所以我没有机会记下别的。以前很少。看到了吗?但那已经很好了。在那之前,好多天才一个境界,或者有时几个礼拜才一个新境界。而最近总是如此,我没有时间写。你看,都是满的,而且越来越多,只是我自此好长一段时间没写。都看到了吗?(看到了,师父。)新境界。这是我最后一次写的。只有境界的名字,没有时间写力量的名字。这里,我念这里,「噢,天啊,根本没时间写下通过的新境界名字。」我通过的。最近有很多,所以这个我只能写下名字。

之前,我可以写下名字,我已经写了。但之后,我写境界的名字,但没有写力量。然后从那时起,看,我没办法再写。看到了吗?我只是记下多少个,像三月一号,现在有很多了。现在已经是四月。三月十三号,我只有写SMP的数量,灵性功德点数的缩写。已经无法计算了,多如恒河沙数。

所以,从那时起…我知道有多少。所以像那天通过卅三个新境界,一页都还写不下。然后隔天,八十三个新境界,要看有多忙,有多少人来吵我。然后隔天,十五号,廿三个新境界;十六号,廿三个;十七号,只有十个。我写「只有十个」。

之前,我曾经一百天约只通过十个,或是两、三个月。损失好多时间和内在的旅行哩程,因为我做了些…那天我在忙什么?十七号…啊,是韩国新视讯会议。我起码少通过十三个新境界,因为那场会议的关系,比方说这样。隔天,我没有参加会议,三月十八号,廿三个新境界;每天至少廿三、廿一、廿二、廿六个;十九号,廿四个新境界。我只能记下多少个,你们看到记载数量,但我无法写下名字,根本没有时间。只是让你们知道我真的很忙。即使在晚上,通常我回家,即使再晚再累,我都会写下来。但像廿三,卅个新境界,我无法写名字,没时间。三月廿号,廿九个新境界。「如果我关在山洞里,灵性会提升。」那是我解释为何我无法记下来。三月廿一号,星期四,我通过廿七个新境界。三月廿二号,廿四个;三月廿三号,廿六个。

我只能在上方写下数字,希望能有时间补上,但从未如愿。三月廿四号周日,廿三个;三月廿五号,周一,通过卅五个新境界。我就说吧。廿六号九点四十二分,可以的话,我也会记下时间,那是晚上九点四十二分。那一天,我通过廿八个新境界;然后在廿七号,通过廿九个新境界;廿八号,通过廿八个;廿九号,我什么都没写,没时间。只写下赚了多少灵性功德点数,我懒得告诉你们,因为那已经无法计算。不是兆亿,不是超兆亿,不再是超超兆亿,而是字母再循环,像是A1,然后Z2,然后,又全部重来一次,不一样的。要加上一些字母才知道,这个A1不同于上次的,这是新的A1或是其他的,或XA1,或者类似那样。

这没什么,等一下还有更好的。我只是告诉你们,我真的很忙。对我而言,没有记下新境界和我累积的灵性力量,真的很痛苦。我真的想要知道,我是说,我真的想要记得然后写下来。否则太多了,有好几百个,我怎么可能全都记得?我想要记下来,偶尔可以拿出来看,才不用坐在那儿几个小时,重新数算…知道我在说什么吗?那并不容易。三月卅号,五十六个新境界;四月一、二、三号,完全没有写什么,只有蒙古和台湾(福尔摩沙)艺术家节视讯会议。然后是四号,也没写任何东西,那天是儿童节,开始打禅。

我是说,你们已经来了,还未正式开始。然后五号,「打禅开始。」五、六、七号,都没有写任何数字,因为真的没时间。即使没有照顾狗狗,打禅时,时间很紧凑。所以五、六、七号,没写什么,只有「打禅开始。」

九号,也是写那样而已,完全没时间。十号,今天,一大早,大概早上五、六点,我写下这几天以来,没有记录的总结:两百三十三个新境界。没有时间记录,我就写那样。今天,当然还没有。今天已经是十号?好,十号,我还没有写任何东西,我仅在清晨写下那些,我以为已经又过了一天。

我的时间有时会混乱,因为我整晚工作,到了清晨才写些东西,我以为「就这样,一天又过了。」我通常在晚上写,所以如果在清晨写,比方四、五、六点,我会以为是晚上,因天色仍是暗的。所以我会以为,今天是新的一天了。工作太多,我没想到已是隔天。我是想告诉你们,打禅的利益。(谢谢师父。)只是许多其他的事,不是给你们知道的,是来自另一个…我这里写着「不能写」,三月廿六、廿七号我被告知的事。「不能说。」「不能说,不能写。」有些事仅限我知道。我希望能和你们分享,但我记在这里,免得忘了。

要是我忘了然后说出来,你们会追问详情。然后我就得告诉你们,有时是在对话中透露,像是和洛杉矶或和你们。你们很敏锐。所以我在这儿写着,「不能说。」甚至「不能写」,所以我完全忘了,这样就不能告诉你们。甚至「不能写。」那就算了。好多事我也不能写。但有时你们可以猜到,然后就在电视上播出,结果带来了困扰。

但这是打禅时发生的事,我个人的或是和你们的,自然而然如此。有时打禅会这样。不包括徒弟在内,有多少灵魂得救。不包括你们,不包括追随者,不包括许多其他人等。因为还活着已得救的人并不算在内,灵魂被拯救,但他们还在人世。所以这些是只计算已经往生的,总结最近几次打禅的。因为这么多年,我记不得了,一些最近的打禅,自然的结果。

因为在打禅期间,我回去时,即使我的眼睛睁开或是闭上,都会有许多面孔浮现。这不是第一次了,不只是在这次打禅,经常这样。他们的脸会变小,缩小到只有这般大小,像我小指的指尖。但他们出现,哇!不断地出现,轮流在我面前出现,我放眼看去,目光所及都是。他们只是来感谢我度他们解脱。因为打禅期间,更能密集帮助别人。他们来感谢SM(无上师),只出现头和脸部,不是全身,像我的指尖那么小。

不包括听我讲经的观众。我出去讲经时,听经的人如果诚心的话,也会得到解脱,如果他们也想解脱的话。这些数目只是在地狱或某个恶道受苦的往生者。如果不容易处理,打禅期间可以处理。所以得度的灵魂总共约七亿三千一百一十一万四千一百廿三。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告诉你们,我还没问就告诉你们了。没关系,那我就继续说。这里面也有一些你们的份,所以我想我可以说。他们在打禅期间自动得到解脱。不是自动,而是,我意思是在那段时间,比较容易带他们上来,他们全都去新乐土。(哇!)我是指,Tim Qo Tu的灵性新乐土。

因为我的徒弟,任何与我有关连的人…之前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可以上去,所以我问一些第五界的明师:「可以帮我带他们上去吗?」「他们是您的徒弟。」「我不管谁是谁,您能接引他们吗?」「不」他们不愿意。后来我问:「为什么?请发慈悲带他们上去。」他们说:「不,他们是您的人,他们可以上去更高。」然后我查了一下,「啊!噢,好吧。他们现在可以去我的新乐土?我原本以为这一世业障深重,不能去。」结果在那之后,我查了一下,我说:「噢,他们可以去。」你们可以去。

那么这些人是谁?这七亿三千一百多万人是谁?你们知道吗?(我们的亲戚?)是,一些也是我的。一些难处理的特例,像目犍连那类的情况。很少是来自我这边,我是说,久远以前,已经不记得了。懂我在说什么吗?(懂。)你甚至不认识他们。不是新近的亲友和熟人,这些在你们印心时,已经受到照顾了。他们是更早以前的,久远以前,难处理的。可能已经在地狱待了久远劫,好几千年了,他们以前犯下罪无可赦,像是杀害佛或是诸如此类的事。

他们说:「一些是您的和徒弟的亲戚。」是您的究竟明师,所以…我担心我弄错了,所以我请他,或她确认,是指「亲戚,您经常见到的人,」是指我,「五次。」经常是指五次,那就算是经常了。

「看无上师电视台或是您影片的人,至少三次,就已足够,每次三分钟。」那就足以让他们上去。从一开始至今。当然包括来自地狱的人等等。不包括徒弟,不包括印心的人,不包括不是徒弟的信众。尚未计入,他们不用被计入这类。这只是打禅的利益。所以,我还没有讲其他许多方面。「以上所算的人数仅限往生者。」过世的人…我写得很短,我没有写往生的人或灵魂。我说,「上述仅算亡者。」我写给自己看的,所以我不是都写完整的文法,没时间。有时我只说「好,坏。」我没写是什么好,什么坏。

「他们前来谢谢SM(无上师),外形只有这么小。不包括来听经的人,听了十七分钟的人。」如果他们聆听明师。我是说,我不知道其他的明师,我的演讲,如果他们听了十七分钟,那就有足够藉口拯救他们。你们很羡慕。你们在想,你们打坐到屁股都要掉下去了,他们只要听十七分钟就可以上去。他们比你们好,我猜啦。「等等。(现在没时间检查。)」可能以后吧。我写给自己用括号,「(现在没有时间检查。)」以百分之百为比例…他们有一些之后会转到Tim Qo Tu的区域,新乐土。其实也不算是新的,有一千年之久了,但对他们,对那儿,对我,就像是几分钟。所以我说新乐土。我们不像这里有时间的概念。

观看更多
剧集  1 / 2
1
2020-11-14
4186 次观看
2
2020-11-15
3427 次观看
观看更多
最新
2024-05-17
263 次观看
2024-05-16
196 次观看
1:36

香港爱家

310 次观看
2024-05-16
310 次观看
31:42

焦点新闻

53 次观看
2024-05-16
53 次观看
2024-05-16
41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