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好丈夫的品质(二集之二) 2019.05.04

2020-06-14
用语:Chinese(正體中文)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我说,因为世界苦难嘛,我才离开啊,让你这么痛苦。我三十年以后,还要跟你道一个歉这样子。我觉得你是很好的一个朋友,你不是我先生而已,你是最好的一个朋友。

 

也不会啦,不是每个婚姻这么那么。我的很好就对了。有时候我看到什么情况的话,还会想念他。不是想念想回去,跟他做什么,就是想他那个温柔的那种品质啦,体贴的,好好的一个先生。我认为没有别人比他好就对了。我还有写一首诗给他啦,三十年以后。(您先生有接到那首诗吗?您怎么给他?)有收到。(您先生好有福报。)我有福报。没有很多人能够结婚,然后这样,那么有好的纪念,多数都相反。(都是不快乐的收场,如果离开的话。)离开就更不快乐,就更讲坏话。

不过,我不记得那个了,如果你要我念我不记得。我意思说,大概就是... 我不记得那个。我就意思说我们认识的时候,我是没什么人的。我意思说,无名嘛,小卒。我是,不是什么人哪。不过你送给我你的全心。然后差不多这样。我说,因为世界苦难嘛,我才离开啊,让你这么痛苦。我三十年以后,还要跟你道一个歉这样子。我觉得你是很好的一个朋友,你不是我先生而已,你是最好的一个朋友。我那个时候年轻,又很有理想。意思说,年轻的人,多数都比较有理想,意思说,做这个、做那个,比较有冲力啦。所以,我不是不喜欢你,才离开啦。我说我随时都会很爱你啦,不过,我爱世界比较多。说对不起这样子。没什么,差不多这样。不过写得很条理啦,跟悠乐(越南)一样嘛,它会有调在一起了。我说,我不能把世界转回去啦,不过,如果我能做什么,对你做什么,我会的。

他女儿很有兴趣。他说我送的,给他书,他女儿赶快抢了,拿回来看。因为她也是那年纪嘛,大概十八岁啦。跟一个谈恋爱,然后就很喜欢那种浪漫的东西。听说她爸爸也有浪漫的那个历史,赶快拿。我说:“你有看了吗?”“没有,女儿抢走了。”他说他刚翻了几张而已,被女孩子赶快抢走。他女孩子很漂亮,他们都很漂亮。就是这样啦。

差不多啦,高兴?高兴了。挖到底了,高兴。她挖底,给我讲出来。因为我那个时候... 我说,我那个时候理想太高嘛。那个理想性太高,所以就想到自己去做的事情,那个时候没有考虑到他的感情、感觉。有考虑一点,不过现在我才了解更多。所以才说,我现在才了解,你那个时候一定很痛苦、很痛苦。比我想像痛苦。所以我才会去跟他道歉。因为那个时候我走,当然我也哭,他也哭啦。不过年轻嘛,很快就忘记了。然后自己有自己的理想,自己创造自己的范围,就没有考虑到他那么多。三十年以后,才觉得有考虑的。才真正地了解,他那个时候的心情。所以,我真的跟他道歉。

不是说,当明师也弄错,就不跟人家道歉,不是这样啊。我不怕跟你们说的啦。我这边没有那首诗,不然我也念给你们听。我没有,我不晓得放哪里。我不晓得放哪里。大概在西班牙什么地方。

如果你们能够结婚这样,才要结的。真的是终身不会忘记。终身还会尊重、疼爱那个对方,才要结的。如果真的找到一个这样人,才要结。不然的话,就找麻烦给自己。没用啦,浪费时间!浪费双方的时间。造出来双方的痛苦。没意思,太浪费时间了,时间宝贵。宁可没有人。

我觉得那首诗很好。如果我再找到的话,就再念给大家听。好好,很从心出来写的。真正了解的,那个时候写的。然后他叫他的小孩子啊,我从来不认识他们,他还叫他们叫我继母、继母。(他的老婆不在旁边?)在、在,都知道。整个家人都对我说,这继母就对了。他太太都知道啊。没什么隐藏的。我说:“你不怕你老婆找麻烦?”他说:“没有,她都知道。你是其中我的生活一个部分。我不会隐藏起来。我不会藏起来哪里。”他说:“我家里满满都是你东西。”我说:“什么满满东西?”他说:“你的食谱,煮饭那些。”(食谱。)还有什么一些别的。我不记得了。我说:“你讲的错了。怎么会继母?”“继母就是,比方说你离婚了,然后我接下去,养你的小孩子,才说继母。”怎么会叫我继母?我根本不认识。我根本从来没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长得怎么样。长得好高、好大,我有看到几个。见我看到一次而已,然后我送礼,他说:“如果你要送礼给他们的话,你要一个一个看他们才行。”我说:“对不起。不要刁难,我没时间。你带回去送给他们就好了。”

他的女孩子很好奇,什么我东西都要看。无上师电视台都看,整个家庭都看,不是她一个人看。我后来才知道的。不晓得,现在新的,有没有看?以前的都看。她说她偶然找到的,没有人跟她讲。她说她偶然找到。然后大家都看。所以女孩子才知道这个、那个。我说,不是继母啦。我从来不知道他们长得怎么样子。我也没有接下来照顾他们。怎么说叫我是继母呢?他说:“本来就讲话、讲故事,然后就跟这个名字都接,就变成这样啊。”因为有小孩他就问:这个人是什么什么啊?他就说:“这以前,是我的第一个太太,是你们的继母。”然后变成...那个名字就变成流传在家庭里面,大家都叫我这样子。因为我听他讲话,电话说:“你的继母来了。你要赶快来看。”我说:“谁是她的继母?哪一个人是继母?继母什么?”他才第一次解释这样一大堆。他好可爱。他不会忘记师父,所以找什么藉口,都一直念、一直提醒。

所以你们如果找到像这种婚姻的对方的话,才值得结婚。不要学我榜样。当然我不好啦,我抛弃他了,不好啦。不是说我不喜欢他,他最好的男孩子。我没找到更好的。如果我找到更好的,我跟你们再见啦。再见,再见。

 

不过,谢谢大家,每个星期都很认真来。如果你们不穿这个衣服,就看起来有时候不一样。我如果不常常... 因为平时我不看你们男孩子。我真的不记得,哪一个、哪一个。那一个平常在旁边,拿麦克风那个,我就比较会记得。如果在后面,我就不会看。平常你们知道,我都不会看你们。你们是在后面,我就看同修而已。我知道“塌鼻”,因为他从两岁我们已经认识了。已经三十多年了。哇!好厉害。三十年过这么快。(前几天无上师电视台,有播到他小时候的样子。)有吗?为什么?(刚好师父您在以前讲故事的时候的那个画面,然后有带到我。)原来如此。(他还是小孩子。)是、是、是。他小的时候很吵,一直吵着要看师父。每次他都跟他父母吵着:“要看师父,”听他父母讲啦。所以我比较认识他,因为他长得跟以前一模一样,就鼻…鼻不塌,鼻不塌而已。然后我不晓得我为什么认识他?因为他常常在旁边。对、对。打禅好几天,我一回头,都是他在后面。意思说,我要交代什么事情的话,都是他在后面。所以就会记得。然后好像也记得他啦,因为他长得比较特殊。不过如果他那天,不自愿说:“我是护法啦,师父。”(您也不会去看他。)我就不会,我会换了过去。我不会知道的。然后我一定不会记得他。他,我不知道。他,一定不记得。他,不记得。他,也许现在记得。(小猴子。)因为他笑那个样子。

我很少看人哪。我看灵魂而已。看人的话太丑了。那个包,那个袋子会好丑。或是很多样那个,很多层。看灵魂就比较漂亮。所以我小的时候都没朋友。很少看什么人,很少看,很少跟谁讲话。现在相反啦,相反跟以前不一样。连结婚的期间,我也很少跟谁讲话,除了打电话给他们问,给那些和尚啊,问那些佛教经典的事情,不然我交代越南(悠乐)难民的事情,不然的话,那个佛教会的事情。佛教会,不是佛教和尚的会。就是学生,佛教学生的会。我是其中一个,会长,所以要工作。

他们自己选我的,我就根本不知道。我不在,他们在后面选,然后就说:“你得选了。”我说:“得什么选?”我没有去。(没有去开会吗?)也不是开会啦。比方你要得选,你要先...(报名。)报名什么的,自愿的,是吗?(对。)像总统那些嘛,或是议员。然后就去发表。(当候选人。)投票选我,投票选我。我就是啦,那个那个。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任何事情。就是我师父们啦,他选几个,然后几个信任的嘛,几个就平常工作很多,有帮助佛教啦,就这样子。

所以我要想出家的时候,他们都说:“不要、不要啦。出家干什么?你在外面工作比较好。”意思说,帮助佛教更多。出家的就没事干了,就每天在那边念经拜佛而已。当在家人有好处,也是对啦,因为比较自在。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你。你当和尚不能这样子,随便出去发传单什么,或是讲来讲去,或是做这些、那些事情。不一样嘛。

不过后来我去...我先在印度当印度和尚,后来又当西藏的和尚,后来才回台湾(福尔摩沙),当台湾(福尔摩沙)的和尚。然后我去剃度的时候,他们都来看师父。在台湾(福尔摩沙)看,然后他们不准那个... 佛教会的护法什么嘛,不能随便进来看。其中一个师父他说:“听到不能看我,就全身都软了。”他说这个意思,他说很彷徨就对了。我看不到他。他来看,不过他们不让进来。然后那个时候,在剃度里面好像两个月了,谁都不能进去。也许有进去的时间啦,可以看。他们吃饭的时候才看而已。不能去参访什么。他就听到就说,他说他手脚都软了。

哇,他从法国来呢!专程来看师父。那位师父他就看到师父几次而已啦。另外那几个师父,在德国是比较多交往。不过他很疼爱师父,他知道师父很好。专程从法国来看,却看不到,当然手脚都软。他这样讲。所以我听到以后,我就去欧洲的时候,我去法国看他,拜访他。他过去了。他是好好的一位和尚,真正地修行。他真的很好的一位修行者。我知道几位很好。我认识都是很好的,真的修、有修行,诚心的。可惜现在只有几位还在世。

我要找一位,我还没找到。我常跟他讲话那个。我先生说,你讲话那么久。事实上我没讲,我听而已。一直挂着电话,挂了很久这样。我没讲话,因为他讲,他解释给我听某某经典什么的。然后他就说,以后师父还比所有的师父都光亮出名的那个。我就找不到他,到目前找不到。我还叫他们继续找。别的有找到了。我有供养一些,给他们生活舒服。寺庙就给他们付钱,就不用欠债等等。

不过那一位,我还没有找到。他真的有修行,他看到好多事情。他就跟我说,我说:“我要出家才行哪,在家里我觉得不适合。”他说:“不会啦。出家、在家都差不多。看你那个心里面是不是很诚心要修行。有一些出家人,他不诚心修行。所以,你不用这样子幻想啦。”我说:“没有,我看你很有修行。我看那一位女士也很有修行,我看某某也都有修行。怎么说没有修行的出家人呢?”他就说:“是你有福报,看到都是那些有修行的。你不知道有一些都不修。穿袈裟衣服而已,不算修行人。”

他是很开朗,他经典背了好多,背了好多经典。好老了,那个时候,他六十多岁。他很有耐心哪。以前他有一位在家人来,想在寺庙里面当和尚。不过他记忆力不好,他不懂怎么念经。如果你当佛教和尚,你要知道这些规矩嘛。你要背很多东西,咒语啊,经典一些才行。还要懂怎么念经。最少有一些要背起来才行,像早课、晚课啊。你不能在那边看书啊。你要背起来,大家一起唱早课、晚课。还有一些咒语,还有很多事情,还有很多规矩。他说他比较不懂,比较没学问,他不能念经啊。然后这位师父,我刚才讲那个,会算当来那个师父,他就跟他一字一字这样念给他。他每天教他一句。比方说:“如是我闻…”然后他背完以后,明天他再教他,他再教他另外:“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打坐。”一句一句这样,每天他教他念,好有耐心、好有爱心啊,让他能够当和尚嘛。他的发愿,他誓愿,是这样,想当和尚。很诚恳哪,就是不能念经。怎么办嘛?没有办法,跟大众没办法早课、晚课念经,不行啊。然后他一字一字这样教他。他跟我说,在悠乐(越南)的时候。所以那个人非常有爱心、耐心。然后他跟师父说,我会比所有师父都伟大的,我就笑了。(讲对了。)我跟他笑。我认为他开玩笑。他脸好严肃嘛。他那个人很严肃。我从来没看他笑过的。所以我认为他开玩笑也是这种脸。我认为他不知道怎么笑。我认为他当难民比较苦嘛,我是看很多人,难民苦难哪。所以他闷哪,笑不起来。

 

OK了啊?这是什么?也要吃一下,不然他们会…(这是温开水。)开水也要喝啊?(好。)好,遵命。啊!没什么。(她被吓到。)讨你开心而已。多谢大家啊!(谢谢师父。)好吃,很好吃!好吃、好吃。你们还没有时间吃啊?(有、有。)有吃一点啊?太好了,太好了。他呢?好像没有吃。有吃吗?有啊?(有、有。)太好了。多谢大家。改天见!

 

啊,我知道为什么今天那么慷慨了,我心情快乐嘛。因为我把那个屋顶推上去了。它现在没水了。水全部都掉下、溜下来。然后现在就平常了。以后下雨它就会下去,它不会沉在那个凹下去的… 没想到可以救。我不用什么,我用那个扫把,不是扫把,拖…(拖把。)拖把。把它推上去就好了。我也没想到,前几天我想不到,今天才想到的。有时候时间到了,你才能想到。然后我就推上去。哇!果然。(成功了。)“砰”就上去了。砰这里,砰这里,全部都上了。我高兴死了,我说我今天一定会告诉大家,要帮我庆祝。(重大的好消息。)啊,好消息。噢,这个对我是很大的消息。

你不知道,我每一次进来,出去忘记一关门,开门。门也可以关、可以开。比较紧一点,不过可以啦。就是开的话,它会把那个屋顶(水就会流。)弄下去一点嘛。那碰到屋顶了,“咔咔咔”这样子,然后它就水就跑下来,像瀑布一样。哇!(要小心。不然衣服都湿掉。)头稍微全部湿掉。然后重新再换。我忘了,等一下又忘记。(再一次。)就麻烦。(然后师父怎么那么慢才出来。)如果不是正式衣服没关系,没打扮的话还好。如果已经准备好,要出去的话。(哇!又重头再来。)要整个头发又弄干,然后还有要涂来涂去。要洗完以后,重新再涂。还有鞋子什么都要换。(男众还是比较方便。)不会啦,你们也要每天要刮胡刀。(喔,对。)

 

这个山洞蛮好的。冬天也不会这么冷。冷也不觉得冷。不晓得为什么?大概我现在厉害了。像昨天什么十九度而已。平常十九度,我就会已经开始冷了。我记得冬天还在这里嘛,十七度、十六度也有呢。我不觉得怎么样。那个时候连窗帘什么都还没有。那个时候就空空的,纱窗,一点纱窗。还不觉得冷呢。当然也穿多一点衣服啦。套一个棉被什么那种外套,这样而已,不觉得冷。不会冷什么。那个时候,我连这些机器什么都没有。这个可以弄热气的。(是。)不是啦,电风扇。(这个。)(电风扇有暖器。)嗯,冷热都有。不过,也不是说整个房子就会凉。这个是电风扇呢。然后热气的话就热一个人,在帐篷里面够。以前我没有这个,冬天没有。现在夏天就有,刚刚没有多久来。我记得,“噢,有这种嘛。”叫他们买,或是从西湖带来的。不然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冷气、热气呢。以前记得没有,连那个什么…棉被,那个热的棉被也没有呢。

奇怪!我现在才记得。好厉害呢,铜皮铁骨什么的。每天进来、出去也都是这样子啊,没有什么特别。穿比较那种…像那种衣服啦,就这样而已。不过在帐篷里面,就不用穿了。太热,晚上穿衣服,不好睡觉。特别那些很厚,会限制人。

 

我喜欢看动物的影片。动物会让我很高兴。(推起来。)(还帮他翻身。)谁教他呢?没,没人教他。自己来的啊。狮子怎么懂得做啦?他们就跟我们一样啊。(嗯。)就是看起来不一样。大家看不起动物而已。能不能想像,你就是他,然后更大的人都看不起的。事实上,你什么都懂啊,什么都会啊。就是因为你看起来比较小,比较不一样。是这样,动物也是一样。什么都会,什么都懂的,比我们懂多了。他们会心灵沟通啊,跟天堂可以沟通。我们多数都不会。(你不要欺负他,因为他的绰号,是“猴子”。)(他什么都懂。)他已经那么弱小了。(跟小动物一样。)是不是运动所以才变瘦?(从以前小时候到现在都是瘦的。)这样子啊。(没有胖过。)OK,我不是说胖才好。而是说,怕营养不够。怕一个人不懂啦。(所以你要多吃一份巧克力。)没关系,娶一个太太,然后你就帮她吃掉。你们两个人就可以帮她煮。就像两个杯子一样。(那两个杯子。)(那两个杯子的故事。)或是要缝衣服。(结果我又配合要弄两份。)(就太太,把你的食物一起吃掉。)(帮你吃了,(帮我吃了。)你要帮她运动。)(多好!)洗碗筷也是一种运动。洗衣服也是。特别洗两个的话,运动更强。(变多了。)(要变强壮。)还好吗?大家,要不要走了?(好。)可以了吗?(可以,谢谢师父。)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