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简体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标题
文稿
实时播放
 

要成为有价值的人就要好好修行(五集之四) 2019.04.09

2024-05-19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噢,他们跟我说了一些令人惊讶的事。我说:「你为什么咬她?你知道她很好;她是你的姊妹,是一家人。你为什么咬她?」她说:「我也没办法。」我说:「你说没办法是什么意思?」她说是那个人的能量逼她这么做。我说:「你不能反抗吗?」而这是我引用狗(族人)的原话:「那股力量对我来说太强大了。」她没有说「能量」,她没有说「否定能量」。她说的是「力量」。「她的力量对我来说太强大了」,比方说这样。然后他们一直告诉我:「不要用这个人,不要用那个人。」[…]

所以如果你有这个时间—能来看我,我们能像这样享有和平—请珍惜,好吗?我不能保证什么。这个世界是个非常…复杂的地方。没有什么是我能够一直掌控的,因为这跟世界的业力有关,也跟徒弟的业力有关。成为同修并不意味着你就不会再有业力了。你仍然有—很多业力—这样你才能继续活下去,才能继续施与受。懂吗?因此,有些在我身边工作,或为我工作的人,他们满满沉重的业力,或者是我前世的敌人,比方说这样。他们有很多很多不好的业力。各种不同的业力,甚至会让狗(族人)生病。让狗(族人)出现平常没有的皮肤问题。让我生病。而当我知道时,已经太迟了。事情已经发生了。

因为当有人进来工作时,我从不认为她或他有任何问题。我心想:「噢,很有奉献心。」第一,我从不往坏处想。第二,也许魔王不想让我知道。想让我受苦。所以即使我检查了,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但我并没有检查,通常我不会检查。因为他们看起来都很好,而且…女孩子!你怎么会对这样一个漂亮又可爱的女孩产生不好的想法呢?你怎么会想到任何负面的事情呢?直到它发生,直到事情已经发生了。然后我说:「现在我可以知道了吗?」我又查了一遍,一遍又一遍。我说:「祢们现在到底能不能告诉我真相?就算祢们想让我留下她,也请告诉我真相。」然后祂们告诉我:「那件、那件、还有那件事,皆是因为那个女孩才发生。」

他们的能量有时很冲突、很尖锐。而且他们不好好修行,他们并不想修行。他们进来只是为了靠近,只是为了找份工作,然后大家都会觉得:「噢,真了不起!」或是他们在外面很无聊。有时,他们不想在外面工作。进来在师父身边工作。你还会想要什么?大家都把他们吹捧得很高,他们就以为自己真的是这样。进来扫扫地什么的,他们做的工作不过如此。他们不打坐,不诚心。然后否定能量就不会被稀释。于是能量就集中起来,日积月累后就会伤害到我和我的狗(族人)。

我想过很多次,我应该自己照顾狗(族人),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工作总是堆积如山。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每天都无法逃脱。即使我要闭关三天,我也需要事先准备好一切,赶着做完一切事情。然后再出来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即便如此,这也是做得到的。只是在闭关期间,即使我想见狗(族人),也不被允许见他们。我不能不闭关。我真的进退两难。不像以前,那时候情况没那么紧急,我甚至不需要…当我可以、当我想要闭关时,我就闭关,狗(族人)也可以来。或者说,我已经和狗(族人)有了更多的日常联系。这些狗(族人)是野狗(族人)。他们还是幼犬。我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习惯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和训练他们。所以他们很沮丧,有时会彼此粗暴地玩耍,咬来咬去等等。

但当那个人待在周围时,他们会咬得更凶。我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我才会询问。通常我什么都不会想,直到这种情况总发生在那个人在周围或刚离开的时候。然后他们就开始打斗。于是我问狗(族人)。噢,他们跟我说了一些令人惊讶的事。我说:「你为什么咬她?你知道她很好;她是你的姊妹,是一家人。你为什么咬她?」她说:「我也没办法。」我说:「你说没办法是什么意思?」她说是那个人的能量逼她这么做。我说:「你不能反抗吗?」而这是,我引用狗(族人)的原话:「那股力量对我来说太强大了。」她没有说「能量」,她没有说「否定能量」。她说的是「力量」。「她的力量对我来说太强大了」,比方说这样。然后他们一直告诉我:「不要用这个人,不要用那个人。」他们一直在给我暗示,但我并没有看。

和平时不一样的是,他们会在沙发中间撒尿或随地便便。当然,我就责骂了他们。我会说:「坏女孩。不要那样做。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我想:「他们以前和我在一起时,从来没有这样过」,那时我有一点时间思考了。我必须有时间思考。之前我没有,问题在这里。要赶快,赶快清理干净,然后去做下一项工作。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然后他们告诉我,他们这样做只是想警告我。直到第三次、第四次之后,我才意识到不对劲。我太忙了,没时间思考。如果我不处理任何文件,我就必须打坐。或者要喂狗(族人),或清理狗(族人)制造的脏乱,等等之类的。或者他们把我弄得一团糟:那些助手让我的工作变得更多。

他们也给其他工作人员带来麻烦—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人给很多人添乱。这样就会有很多额外的工作,而不仅仅是顺利的例行公事。事情就像那样。我就这样随它去,由它去,随它去。不过当我确定有人真的在伤害狗(族人)时,我就不会犹豫。伤害我,没关系,我能忍受。我忍受得太多了。有时候,他们的能量是如此骯脏。他们在追捕我。天哪,你不知道。感觉就好像有人向你泼脏水,但你却逃不掉,因为距离太近,又出其不意。噢,我很生气,很生气。但我还是留着他们,因为我想,好吧,为了狗(族人),我必须忍着。但后来,当我知道他们对狗(族人)有害时,我就立刻把他们砍掉了。毫不犹豫,毫无疑问。

你不知道,我必须一直换人,因为这个、那个原因。但总是为时已晚。因为我一直希望他们会因为我告诉他们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而改变。但没有,什么都没有改变。他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只是为了留下来制造麻烦,向人们泼脏水。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你,无知便是福。我现在知道得越多,越能看到人心,越能查到更多东西,我就越是感到受够了。越是感觉…天啊。我付出代价没有关系,但我不希望我的狗(族人)受到伤害。他们是天真、无辜的。

他们告诉我这些事。然后我问说:「为什么其他狗(族人)没有告诉我?」其他狗(族人)也做过类似的事。我没有理会。你知道的,我不晓得。我骂了他们。我把他们放在另一个房间〔达〕十分钟—暂放在隔离区。然后我把它清理干净。十分钟后,他们就出来了;我像往常一样爱他们。他们都试过了,但都没有成功。然后我说:「如果你们再这么做,就不能来了。」他们明白了,没有再这么做。

于是我问了最后一位这么做的狗(族人)。我说:「没有其他狗(族人)这么做。你怎么会这么做呢?为什么不是他们?」她说:「别人都不敢了,因为您骂了他们。」「好吧。」我说:「那你为什么?你怎么敢这么做?」她说:「我也不敢,但师父的安全对我很重要。我只好这么做。」他们告诉我一些令人惊讶的事。这太感人了,我不得不去拥抱他们,并向他们道歉:「对不起,没听你们说话。对不起,错怪你们了。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但我爱你们。」

我只是说:「进房间去。」于是他们试图迂回前进。我说:「不!进房间!」最后他们只好夹着尾巴进去了。(他们真可爱。)「真的要进去吗?」看着我:「真的要进去吗?」我说:「进去!」我不得不把他们关在里面—关个十分钟。他们明白这是错的。不到十分钟,他们就会忘记自己做了什么。十分钟后,如果你继续处罚他们,他们就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会认为你疯了。但通常,我会在那之前放他们出来。这只是为了方便清理。否则,当他们到处乱跑时,他们会踩到一切。然后你就不能只清洁一个地方,你必须打扫整个房子。还得更换床单、毯子什么的。那就更麻烦了。

我不知道我一个人怎么能照顾好我的狗(族人)。我曾经自己一个人照顾五位狗(族人)。我甚至还去购物。所以照顾狗(族人)并没有那么困难。只是我那时并不忙。我没有像现在这么忙。我打扫房子,我去购物,为自己做饭,为狗(族人)做饭,打扫清洁,一点问题都没有。当你独自一人的时候,你知道你必须这么做,你会安排好一切。但当你有很多其他工作要做时,那就十分困难了。

如果我们再有任何打禅—比如在六月或八月之类的—我们就得再次搬家。你们明白吗?有很多规定。在西湖不需要。我们以前在西湖发生过很多次「台风」。整个国家都在报纸、电视上写我的坏话,写了很多很多。业障太重了,我有十年左右都无法回到台湾(福尔摩沙)。我回不来。每次我试着回来时,都会发生一些事。或是不能留下来—只能待个几天,然后就必须离开。不过在西湖,他们已经习惯我们了。所以没有人想再去那里做什么事情了。我们之前盖的东西都被他们拆光了,没什么可拆的了。我想他们没办法拆除树木,因为种树并不违法。

所以如果你们是在那里,事情就容易多了,明白吗?我们在那里打禅很多次。没问题,对吧?我们不必搬到任何地方—反正也没地方可搬。只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是一个全新的地方。我想这里对你们来说是个好地方,因为它很大。有一栋五层楼的建筑,但那栋建筑却毫无用处。看起来很大,但空间不够。而且我们还得遵守许多规定。无论如何,我们尽力而为;我做我所能做的一切。我们必须跟进和采取许多步骤、做许多事情,以使一切合法化,符合法律规定。这是一项繁重的工作,需要大量的文书工作。购买之前就有很多文书工作了。那是最简单的部分。

然后你们的一些师兄师姊…因为本来我想买下这个地方,并支付费用。但天堂说:「不,让他们自己出钱吧。」因为如果很多人出钱,就会有不同的业力,事情会比较容易。但如果只有我出钱,那就只有我有功德,你们都没有。那么它就不会长久,就像我为你们买的很多其他地方一样。都不长久,且会带来麻烦。所以这一次,他们也出了钱。我付了一半左右,然后…本来我说:「你们得付全部的费用,我不再付钱了。我会把这笔钱用在其他地方,用在无上师电视台,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你们人数众多。如果每个人都出点钱,就足够买了,足够了。」

但当时他们还没有足够的钱。而且还有一个最后期限,你必须支付订金,否则将会失去一切。所以订金一定是一大笔钱。第一笔订金可能少一点,但第二笔订金一定会多一点。当时他们没有足够的钱。于是我说:「好吧,我借你们。你们必须再还给我,没有利息。」不过我并没有借,后来也就算了,我给了他们。我不习惯借钱给人。我不知道要怎么借。后来他们说:「慢慢地,我们会还给您的,师父。」我说:「啊,没关系,我只是说说而已。我把它当作礼物送给你们。」怎么能把钱借给自己的徒弟,又要回来呢?我说:「我已经送出去的,不会要回来。没关系。」也许他们现在有足够的钱,比当时有的钱还多,但我们需要更多的经费。我们需要更多经费来建造东西和维修。

照片说明:内在与外表可能大不相同。

下载照片   

观看更多
所有分集  (4/5)
观看更多
最新
41:05
2024-06-22
17231 次观看
33:46

焦点新闻

49 次观看
2024-06-22
49 次观看
2024-06-22
46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