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爱与宽恕(四集之四) 2006.10.01

2020-09-25
用语:English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因为讲话也会消耗元气。我们跟别人讲话,就是一种桥跟他沟通。这个话是像桥一样沟通元气,所以他有什么,等一下也会来你那边喔。(对。)有沟通一点,所以有影响一点。

 

我希望各国都能在无上师电视台看到自己母语的字幕。但我们正在努力…像是我们有很多种语言字幕,然后观众可用机器选择任何自己想看的本国母语字幕。但我们必须先为此翻译,我们必须有翻译人员。无论提供何种语言字幕,我们都必须先提供给机器才行。所以如果你们谁能翻译自己的语言,如果认为自己能胜任,那你就跟工作团队联络。不用跟我说,直接去那里工作,或联络他们,帮忙翻译。你尽力而为。或许一开始翻得很烂,但总比没有好。等之后我们找到更好的翻译人员,就可以接手。如果你们有意愿的话。因那是弘法的最佳管道。

不管你有多少邻居,你能说服多少邻居改吃(纯)素?但在电视台上有几百万人会收看,至少数十万的人会收看,然后经由他们会招来更多观众。知道吧,会口耳相传,人们就会收看,观众会越来越多。邻居们会收看!老实说吧,我们又能拜访多少邻居,使他们改吃(纯)素呢?所以即使你想帮忙拯救动物,翻译就是一种救世工具,你就是以此来拯救世界,完全不必出去高谈阔论,只要用你的笔就够了。我们可用很多方法帮忙,你们这样做就是在帮忙,能做什么就去做。也要做你觉得自在的事,当然不能强迫自己。但若你们真心想做些事,想想你能帮助世人的最佳之道。别总想着尽量向世界拿取最大的好处,这道理你们都知道了。

 

现在我们先讲中文,他们悠乐(越南)人最后。就两个,中文跟悠乐(越南),是不是?好,你们现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中文,就不用翻译了。

 

(师父您好,我是从法国来的,我想问师父一个问题。我的孩子已经印心了,但是他十六岁,由于他学业的问题,就在家里边打坐的时间比较少。联络人他说他打坐不够两个半小时,不允许他来小中心打坐。)没关系嘛!他还小嘛,跟他们讲要谅解一点,好吗?(好,谢谢师父。)不过不能鼓励他偷懒。就是能最多,能够最多。能够多少就做最多,好吗?(好,谢谢师父。)说好了,师父允许他,不过也要尽量,好不好?还很小嘛。

 

(师父您好,谢谢您一直照顾我的生活,我觉得生活很开心,谢谢师父。师父,就是我想问一下师父,我觉得好像头脑有些…或者有些生活中有很多坏的习惯,但是我觉得就是比较难去克服。师父,我应该怎么样去把这些坏的习惯或者是我执全部都克服呢?师父。)要慢慢。(要慢慢。)打坐,它就会好一点。(会好一点。)不会那么快。(但我觉得好像不会完全去除,我打坐也蛮多。)不会那么快,不会完全。(不会?)(师父,那怎么办呢?受苦?还是怎么样?)不管它嘛!(但是我有时候很自责。有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比如说要是有时用了些我执,或者是比较自私自利的想法,过后我就会很自责很自责。)当然!当然!尽量嘛!你们怎么都有那么多坏的想法?干什么?好想法不行吗?(就是有的时候觉得,师父好像把灵魂照顾得很好,觉得头脑总是跟不上灵魂的进度,就这样觉得。)比方说什么坏的?(不是,有时候生活处理就比较自私自利那种,就是对自己比较好的事。就这样,差不多就是用我执这方面,没什么大坏,反正都是些小坏。)那没事吧,你尽量做嘛,好不好?(尽量,好。)(师父,如果多打坐会不会克服吗?)会好,当然会好!会好,长大了也会好。我们长大了,我们身体精神,也会改变一些。每隔七天,我们的身体、血液都会改变。所以要好的话,自己跟自己讲,说:「我不要你做这种东西,我要你做这个。」慢慢来教训自己的头脑。(这样我知道了。)(谢谢师父,谢谢您。)不客气。

你那么年轻,不会做很多坏事,别自责那么多嘛。这么痛苦干嘛?又吃素又打坐,很善良啊,自责那么多?看起来也蛮好看,表示说做好事的。偶尔那个脑袋它被电视影响,被隔壁影响,被朋友影响,没什么。我们收进去,然后它发出来。有时候没有人讲什么话,不过空气里面满满都是很多复杂的概念复杂的元气跑来跑去,到处都有。所以如果忘记五圣号,它就进来一下这样,然后影响我们。所以有时候我们坐一坐没什么,突然间就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不晓得从哪里来。又不是说刚刚联想什么东西,没有,它突然来。让它自然去,自然去。下一个。

 

(哈啰,我是从德国来的,我有一个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我在放暑假的一个月总是跟同修在一起的,我很多的不好的习惯也都通过这些,光是跟印心的同修在一起,都没掉了这些不好的习惯。但是我一回校上学一个星期以后,我的不好的习惯差不多又都回来了。我不希望有这些不好的习惯。)什么种类的坏习惯?你这样讲我不知道。(就好像我特别爱多说话。有的时候跟我的同学,就感觉打坐不太好了,然后修行不特别好了。)懂,懂。(所以我也不是那种特别精进的同修,所以我希望能好好修行。)那以后讲少一点,行不行?(好。)如果记得的话,就觉得讲这些有什么用?回去打坐嘛!因为讲话也会消耗元气。我们跟别人讲话,就是一种桥跟他沟通。这个话是像桥一样沟通元气,所以他有什么,等一下也会来你那边喔。(对。)有沟通一点,所以有影响一点。而且讲话消耗元气。讲话多,如果没有用的话,又更没用。(对,很多都是没用的话。)如果讲闲话的话,又收业障,所以能讲少一点也许比较好。然后浪费时间不打坐。(好,好,谢谢。)不过你还是很年轻啦,已经很好了啦!(因为很多同修在我的年龄里面,慢慢修行以后都不修了,我希望我能永永远远跟您修行,所以,我希望更好。)问题外面影响太深了,太多坏影响。(谢谢师父。)好可怜!我期望你也不会这样。继续修行,好吗?这么漂亮,要小心啦!

 

(我首先,千谢万谢,谢师父给我的爱心。我经过了人世间的甜酸苦辣、悲欢离合,师父还给我这样的爱心,非常谢谢。)不客气,不客气。(我有一个问题,这次来西班牙打坐,因为看很多…这样多的同修吃饭,我们德国的同修想捐一点钱给西班牙的同修,不知道可不可以?)不是捐什么钱啦,付钱啦。(付钱,对啦。)可以啊,当然。他们吃饭他们可以付嘛。什么人没钱就不要付,什么人有钱要付就付,没什么。付一点钱而已,算什么,大家公平嘛。有一些人没有钱的话,拜托不要付。有钱要付就付,自由自在,好吧?可以吗?(可以!)好。(还有一个…)我等一下也要付一点钱。下一个。

 

(如果在欧洲开全素餐馆是非常非常难的,我有一个建议是做半成品,去交给一些荤餐馆。假如简单举个例子,德国人喜欢吃炸鸡炸鸭,我们可以做素鸡、素鸭。如果两碟素鸭就可以免掉一只鸭的生命。所以这次我们也是很…我们的餐馆…)好,那你们可以做(纯)素食...(半成品去送给这些荤餐馆。)送免费的?(不是。)(就好像给这些有很多的…)我了解,不然我们可以卖给他们大市场。(对,超市去送给他们。)不是说送给啦!要「卖给」他们,不要讲「送给」。(卖给他们以后,他们…)了解,了解。(如果他们能够接收一碟,因为我们两碟救一只生灵,就少了一只生命。)要多人力哦,也要多人来。这个你们自己弄嘛,何必烦到我。老天!

我做别的事情。我忙死了。你没有听到吗?即使交给他们弄,不过我自己也要管哪!他有问题他来问谁?来问你吗?来问你,你说:「我退休了。我以前也做不成功,我现在不想做了。」然后那去问谁?等一下也丢给师父。你不知道啦!做很多工作,然后什么都给师父,什么都师父做,我忙不过来啊!没空吃饭,没空睡觉。吃饭的时候也要听电话、工作、打工。看无上师电视台看看有什么事。而且顺便吃饭,也看狗,不然他认为我丢他。一边工作,一边也让狗跑来跑去在旁边,「嘿,不是那个,来这边!噢!不,不,别叫,别叫。过来,过来,过来!」然后一边工作一边管他,这跟小孩一样,很忙啊!什么人都要师父做这个、做那个。你们自己做就行了嘛!你们人那么多,又不帮我做什么。在那边一直问我一个小的人,这个样子,那么小!那又老了。什么都「师父啊!做这个,师父啊!做那个。」听起来是很好,有一些计画是很好,不过人的能力有限,不是师父而已。你们等一下做不好:「我不要做了!」然后丢在那边给我。我自己要去弄三明治哦,客人来了怎么办?全部都跑光了。一个是恋爱,走了。一个是跟那个另外同修不合,走了。另外一个说有别的更好的工作,更有理想,「我去跟无上师(电视台)工作了,我不在这里。」「啊,我想念台湾(福尔摩沙),我走了。」「这个狗我不喜欢,我走了。」「客人这么不礼貌,我走了。」「工作太无聊,每天一样,弄三明治,我也走了!」多少人跑了,你不晓得。

(这些都需要我们自己去做,这是上帝的恩典。)你们自己做就好了嘛。(好像广告素食或者素菜馆,做什么…这些都是我们要去做,这是师父的恩典,我们才有这个机会。而我们杜易斯堡这次能够去发传单,也是师父的恩典。谢谢师父。)不客气。即使不直接,不过师父也有工作啦。其实我也有一些计画。比方说叫他们在飞机场开(纯)素馆什么的。不能开。那边是最多人来来去去,不同国家的人,大家都可以吃到素食嘛。不过不好开,没有空的饭店给我们。你们开在大城市也可以。不过我们开在马德里,也要开在伦敦。开在伦敦,也要开…很多事情做不完。我就管修行方面,你们管(纯)素食的事情。(对,这次我们能够发素食传单,就是师父恩典,能够加持世界上欧洲的众生。)管不完。好,下一个。

 

师父,我问一个关于作梦。作梦,譬如说,看到什么光或听到什么,跟实际打坐看到什么「内在天堂的」光有什么不同?)有时候不同,有时候同。(就是很难辨。)不过有看到(内在天堂的)光的话就表示说不是作梦,这就跟打坐一样。(因为我自己修行很烂,我觉得从来没有清清楚楚地看到(内在天堂的)光或是听到什么。但有时候打坐突然回来,就回神过来,)对。(觉得好像有个太阳或是有盏灯在那里。)对,对,对,对。(那个算是作梦还是算是…)不,不,这是你在境界的时候那个头脑没接收到,回来就剩下…(还有一件事,听(内在天堂)声音也是因为我觉得…)懂。(我觉得修行十四年了,都没什么进步(内在天堂的)声音。当然有时候会突然也比较少,因为我喜欢玩乐器,有时候也会听到我自己吹笛的声音或什么的,那算不算体验?还是算我自己的梦?)你欣赏就好了嘛,何必问那么多?对你好就好。(就是我想确认一下,因为我不太清楚。)也是一种体验。(也算一种体验?)是,是体验。体验不是说有时候,不是说打坐很直的时候它才来,不是这样子。(因为我好像一直期待...)自己专心的时候会来。有时候我们在工作也专心,它就来。有时候我们玩琴,它就会来。有时候,他们这样想一想而已,它就会来。也不一定是在打坐的时候来。每个人不一样。(所以这个我也是因为我是搞电脑的,我有时候弄电脑很累了,突然之间也会好像觉得太阳一闪。)懂,懂。也是为了专心的问题。(然后有时候我觉得因为自己事实上…我觉得不匹配跟自己…就很对不起师父。)没关系。(修行很烂。)不会啦,不会啦,没有关系!不会啦,你尽量,不会啦!(谢谢师父。)不管你从什么情况有(内在天堂的)光,就是有(内在天堂的)光,好吗?(好。)也许你这种打坐就是这样,坐的时候不定,就是做电脑的时候才很定。反正有(内在天堂的)光就好。(谢谢师父。)有(内在天堂的)声音,有(内在天堂的)光就好。(谢谢师父。)有进步,生活有进步,精神有进步就好了。你那个也是这样子。看起来很高兴,高兴就好了嘛。(我知道所以我不讲。)别讲啦!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