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英国君主制应受到尊重与赞赏(八集之二)2022.09.19

2022-10-04
开示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他并没有干涉英国的政治制度。英国人自行决定由谁来管理他们的事务。他们能投票,他们也有能选择领导人的政党。(是的,师父。)所以他们不应该太担心查尔斯国王。而现在女王才刚刚离世,他们应该表现出更多一点同情,多一点支持,让他有力量好好思考,去做符合他们利益的好事,你们不觉得吗?(是的,师父。)

好了,有什么麻烦吗?有什么问题吗?有什么我可以为你们做的,或帮助你们的吗?(我们都很好,师父。谢谢您。)你们都好吗?(是的。)好吧。

(我们确实有一些问题要问,不过要等师父准备好才问。)好,说吧,说吧。(那么,第一个问题是:由于查尔斯三世国王的登基,有些人抗议说他们不想要国王来统治他们。)是。(师父对人们的抗议有什么看法?)

他们当然有权抗议。他们有权表达自己的意见,因为英国是个自由的国家。(是的。)不过他们应该想到—英国是世界上最适合居住的国家之一,不管有没有国王。对吧?(对,是的,师父。)而且可能由于是君主制,英国一直很稳定,并且受到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尊重。英国女王陛下才刚离世,世界上所有的领导人都前来吊唁。(是的,确实,是。)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Sept. 19, 2022 Reporter(f):没有单独的车队,而是用大巴来接送,甚至是世上的王子们和总统们—以确保能准点到达。日本天皇和皇后,由于他们的神道教信仰而很少在葬礼上露面,所以与不丹国王和王后共用一辆巴士。有哪一次世界性的活动在安排列席这么多前来向女王致敬的外国政要和皇室成员时,会考虑得如此周到?离开西敏寺—皇室成员等待巴士和排队的罕见场景。而这也标志着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应得的举世尊崇,世界各国领导人齐聚一堂愿她安息。」

他们所有人。甚至连普丁也想前来,他们不让他来。我在新闻上看到,他们说他的一个盟友在女王的灵柩前面摆姿势—而他们发出抗议,他们对此感到愤怒。(是的。)

所以这些人,如果他们想抗议的话…反正我没有看到很多,不过当然,他们可以表达自己的意见。但如果他们不喜欢英国,不喜欢女王的话,他们可以去别的地方—他们可以移民。我们现在可以移民到任何地方。(是的。)如果他们认为没有国王的其他国家更好,那么他们可以去。也许他们更喜欢俄罗斯呢?也许他们应该在普丁的统治下生活。你们觉得呢?(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比方说这样。你们觉得他们会喜欢吗?(不会喜欢。)不会。

也许查尔斯国王,当然,从人的角度来说,在他们眼中并不完美。但他并不是这世界上最糟糕的领导人。你们不觉得吗?(不,师父,他不是。)顺带一提,这只是象征性的,他并没有干涉英国的政治制度。英国人自行决定由谁来管理他们的事务。他们能投票,他们也有能选择领导人的政党。(是的,师父。)所以他们不应该太担心查尔斯国王。而现在女王才刚刚离世,他们应该表现出更多一点同情,多一点支持,让他有力量好好思考,去做符合他们利益的好事,你们不觉得吗?(是的,师父。)

你们有什么看法吗?(还有一些笔签事件。当他被正式宣布为查尔斯三世国王的时候,他在签署重要文件时,似乎对墨水盘没有在正确的位置而感到不高兴,便示意别人赶快把它移开。他说:「那些仆人应该要把这些东西移开。不应该是由我来把这些东西移开。」所以发生这些事情是仆人的错吗?

这就是当你依赖别人为你工作时所要付出的代价。你不可能总是能让所有事都按照你想要的方式来做。首先,如果我是你,我不会用「仆人」这个字眼,因为我们都是在服务。他们在服务,但他们不是仆人。如今的「仆人」,就他们使用「仆人」的方式而言,是非常有辱人格的。了解我的意思吗?(了解,师父,确实如此。)

我们都在服务,而国王是比他们所有人还大的仆人,因为他必须为他国家的所有人民服务—如果他概念正确的话。(是的。)「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好吗?(是的。)我们都有一些难题,国王的身分对我来说,并不是个令人羡慕的地位。那是很重大的责任,涉及无数的麻烦。当然,就像佛陀所说的:「没有人绝对会受到完全的指责或称赞。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不管怎样,总有一天,都会受到指责或称赞,但并非始终都完全是其中的一方。」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明白,师父。)

所以,你看,我认为那是女王的错—(哦?)不是仆人的错,不是王子的错。有些人说:「噢,我们因此了解到他是如何对待他的仆人的。」并非如此。也许他以前并未这样对待过他所谓的仆人。只是因为女王突然去世,让所有人内心感到混乱不安。你们懂我的意思吗?(懂,师父。)

他们所有人都爱女王。王室的所有员工都爱女王。而且他们已经为王子服务了几十年。他从未抱怨过。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都非常伤心、难过。所以,他们可能忘记了要怎么做才对。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是的,明白,师父。)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他们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事。这是他们首次为王子准备一个托盘,以便他签署如此重要的文件。(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是,没错。)所以,他们都很困惑。(对,师父,是。确实如此。)太伤心了,根本无法集中他们的精神。他们只是人类。

那也不是王子的错。当然,他刚失去自己的母亲,他最挚爱的母亲。(是的,师父。)他甚至没有时间悼念她,或做类似的事情。他不被允许—他必须立即上任英格兰最责任重大的职位。他的内心很痛苦。明白我的意思吗?他痛苦,他哭泣。(是。)某种程度上,他觉得他需要每个人都做他的父亲和母亲,以弥补他的损失。他也刚失去父亲,不久前,记得吗?(是的,确实如此。)菲利普亲王殿下不久前也刚离世。

现在,他失去了母亲,所以他成了「孤儿」。他感到这给他的生命带来一个巨大的空虚感,某种程度上,不知不觉中,他试图抓住所有人对他的喜爱和关爱来填补这个空缺。(对,是的。明白,师父。)我了解这种心情,因为我失去了我的父母。当然,我从来没告诉过你们,但这并不是说我像石头一样。查尔斯三世国王尤其如此。(是的,师父。)他在父母的怀抱中被疼爱、娇惯和宠爱。突然间,他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地失去了他们。他的悲伤藉由生气爆发出来。你们懂我的意思吗?(懂,师父。)

他感觉很失落,很无助。他不自觉地期望他周围的人会理解这一点,并在每一个精微的细节上给予他所有的关爱—向他展示他们所有的爱,以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他失去的东西。(是。)但所谓的仆人,他们也很失落,因为女王去世了。(是,是的,师父。)所以,双方都需要关爱,双方都遇到了困难,而不能帮助彼此。这是他们唯一的问题。(了解。)所以,这不是任何人的错。只是他们太爱女王了。(对。)当你太爱一个人,而你失去他们时,你就有大麻烦了。你无法正常思考。你们懂吗?(是的,师父。了解,师父。)

「Courtesy of Buckingham Palace Sept. 10, 2022 King Charles(m):致我最亲爱的妈妈,当您开始您最后的伟大旅程与我亲爱的已故爸爸会合时,我只想说这句—谢谢您。感谢您对我们家庭的爱和奉献,以及这么多年来孜孜不倦地服务国际大家庭。愿飞翔的天使们为您歌唱,让您安息。」

好,现在,在我继续哭之前,还有其他问题吗?(是的,师父。您怎么称呼在您家里为您工作的人?

你听过我称他们为仆人吗?(没有,师父。)好。琳恩·温特斯泰勒,好莱坞的一位著名歌手,当有人问她时,她甚至宣称我为他们服务。我从厨房拿食物来给他们。我没有仆人。记得吗?记得吗,在坎昆?在他们上台演唱之前,我邀请他们到我的旅馆房间,并招待他们吃些东西,和他们交谈。(是。)因为我喜欢艺术家。(是。)

「Acclaimed Soprano & Actress United States, Lynne Wintersteller(f):我爱她[清海无上师]。我称她为『心爱的妈咪』。我们受到特别款待来见她。我猜是一顿早午餐,她让我们去她的房间,她为我们做饭。我意指,那是铺满的食物,在后面还有更多她带来的食物,她想要每个人都带一袋食物回家。所以她相当了不起,她确实是。『心爱的妈咪』,我爱您。能见到她是一种荣幸。我的意识被提升了,确实如此。

Cary Brown(m):我今天早上第一次见到她[清海无上师],她居然还为我们上菜,并不像她有仆人或什么的。她太棒了!她就像一位母亲。她是世界的大地之母。她对我们的态度就像她今晚在这里一样。那真是太棒了,当你可以和几个人在一起,或者你可以和几百个人在一起,并且有那种温暖,有那种真诚,有那种爱。她是一位伟大的女士。世界的伟大榜样!希望我们的未来在她的梦想和我们的梦想中,希望我们拥有一个更美好、更安全、更洁净的世界。」

并不是因为他们为那个场合演唱。他们为来宾演唱—贵宾和所有那天来到那家旅馆参加环保典礼的人,颁发环保奖给一些拥护纯素和绿色世界的人。还记得吗,在坎昆?(是。)不是因为他们来为我们的受邀嘉宾献唱,而是因为我爱他们,我很高兴有机会见到他们。所以我邀请他们来我的房间,并把当时我们所有的食物都给了他们。他们非常开心。(是。)她说:「她没有仆人,」意思是师父没有仆人。

不管怎样,我称他们为助手,我的助理。你们听到过很多次,对吧?(是,是的,师父。)而且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不在我家里工作,总之,他们为狗狗工作。所以即使有时我需要他们来帮我搬运重物,我自己一个人搬不动,我也必须等待。因为他们说:「噢,我们现在和狗狗在一起。我们正在喂狗。我们正要带狗狗出去。我们要确保狗狗很舒服。您可以等一等吗?」所以我该怎么办?是的,女士!我会等,女士,或者,我会等,先生。我经常和他们开玩笑。我从不称他们为「仆人」。天啊。我不记得这样说过。

我不记得曾这么说过。你们听我这么说过吗?(没有,师父。)我和你们谈到他们时,我说他们是狗狗的管理员,或是狗狗的照护者。(是。)狗狗的保护者,狗狗的监护人,但我从未称呼他们为仆人。我不敢。我从未那么想过。我从没想过要给他们那个称呼。我从未那么想过。

因为,他们都是上帝的子女。我怎么敢用那种称呼。(是的,师父。)这个世界上没有仆人,只有上帝的小孩被分配不同的职责来维持世界的运转。懂我的意思吗?(懂,师父。是的,师父。)假若国王治理英格兰,或任何国王治理任何国家,没有这些所谓的仆人,他们还能治理吗?(不能,师父。)或者我不知道,也许他们能。(没那么好。)也许他们可以,但他们必须再次接受训练,与他们以前受训练的方式完全相反。(是,是的,师父。)

比如,查尔斯王子,不要过分责备他。他接受了不同的训练。他一直被培养要成为国王。按照古老的传统,国王统治国家—地位最高的顶级人物,高于其他所有人。国王的命令,所有人都必须服从。所有人都必须为国王工作,而不是相反。但他们忘记了,国王也必须工作,只是不同的工作。(是的,师父。)

观看更多
剧集  2 / 8
观看更多
最新影片
4:23

爱是健康之道

728 次观看
2022-12-07
728 次观看
33:26

焦点新闻

22 次观看
2022-12-07
22 次观看
17:58
2022-12-07
17 次观看
2022-12-06
537 次观看
2022-12-06
647 次观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